第288章 示威来了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88章 示威来了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有你高副乡长的大力支持,我一定会把这个酒厂办得有声有色的,绝对不会辜负高副乡长的一番好意的。” 麻有良这时插话说:“秦厂长,你把这个酒厂搞好了,我和高副乡长的脸上都有光,咱们棋盘乡是个穷地方,只有多发展一些民营企业,才能拉动乡里的经济,你可一定要带好这个头啊。” 秦俊鸟说:“麻乡长,你放心好了,我是不会让你和高副乡长失望的,今后我会再接再厉,给你和高副乡长争光。” 麻有良微微点了一下头,说:“秦厂长,这俗话说的好,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咱们乡的经济能不能发展起来,可就全都看你们酒厂的示范带动作用了,你可别把大话说的叮当响,到时候把酒厂弄得一团糟,给我和高副乡长丢脸。” 秦俊鸟说:“麻乡长,我可从来不说大话,我说到就一定能做到,我要是做不到,到时候乡长你咋样罚我都成。” 麻有良哈哈一笑,说:“好啊,年轻人就要有志气,这样才能干出一番大事业来。” 高怀民这时看了一眼秦俊鸟,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说:“秦厂长,咱们还是去生产车间里看一看吧,到时候还得麻烦你给我介绍一下你们厂里的具体情况。” 秦俊鸟说:“好啊,高副乡长,你请这边走。” 秦俊鸟带着高怀民他们几个人向生产车间走去,麻有良没有跟着一起去车间,他不愿意花时间去看车间里的那些机器,他把村长单独拉到一边不知道说啥事情去了。 秦俊鸟带着高怀民他们几个在车间里转了转,并且让陆雪霏给他们详细地讲解了一下车间里的生产情况,高怀民他们几个人只是走马观花地随便看了看,虽然有陆雪霏在旁边给他们解说,不过几个人都是听的云里雾里的。 高怀民他们几个人耐着性子听完了陆雪霏的讲解,又在车间里跟工人们随便聊了几句就出了车间。 到了车间外,高怀民冲着几个人说:“你们几个人先去找麻乡长,我去一下厕所,一会儿就回去。” 几个人去找麻有良了,高怀民快步向厕所走去,秦俊鸟紧跟在高怀民的身后也向厕所走去,两个人先后走进了厕所里。 秦俊鸟知道高怀民是故意把他引到厕所来的,现在高怀民的身份变成了棋盘乡的副乡长,秦俊鸟很想知道他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秦俊鸟和高怀民刚才当着众人的面前是在逢场作戏,现在厕所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两个人也就没有必要继续演戏了。 秦俊鸟开门见山地说:“高怀民,你到底在搞啥鬼?你现在咋摇身一变成了副乡长了?” 高怀民耸耸肩膀,说:“我可没有搞啥鬼,我是光明正大当上这个副乡长的。” 秦俊鸟皱着眉头说:“高怀民,你到底是咋当上这个副乡长的,那个麻乡长可不是啥好东西,你跟他搅和在一起不会有啥好结果的。” 高怀民说:“我跟谁搅和在一起那是我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我劝你还是多操心一下自己的事情吧。” 秦俊鸟板起脸说:“高怀民,你说这话是啥意思?” 高怀民冷笑了几声,说:“我说这话到底是啥意思,以后你会慢慢知道的。” 秦俊鸟瞪起眼睛说:“我看你根本就没安啥好心,你跑到棋盘乡来当这个副乡长是为了秋月吧?” 高怀民说:“没错,我当这个副乡长就是为了秋月,秋月是我看上的女人,我一定要得到她,如果得不到她,我这辈子就是活着也没啥意思。” 秦俊鸟说:“高怀民,你别做梦了,秋月是我的媳妇,有我在,你别想把她从我的身边抢走。” 高怀民得意地说:“秦俊鸟,这可就由不得你了,你的小命现在攥在我的手里,我劝你还是识相一点儿,不然的话有你的苦头吃。” 秦俊鸟说:“高怀民,别以为你当了个副乡长我就怕你,为了秋月我啥都不在乎,我看你能把我咋样。” 高怀民说:“那咱们就走着瞧,我当这个副乡长官虽然不大,不过权利还是有一些的,我看你能嘴硬到啥时候,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的。” 秦俊鸟冷哼一声,说:“高怀民,你有啥能耐就尽管使出来好了,我是不会向你低头的。” 高怀民皮笑肉不笑地说:“看来咱们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了,以后我们们会经常见面的,你可要有个心理准备。” 秦俊鸟说:“我啥都准备好了,大不了我跟你拼个鱼死网破。” 高怀民撇了撇嘴,说:“你的这条烂命根本不值钱,我要不是为了秋月,像你这种人我连理都不会理的。” 高怀民说完背着双手嘴里哼着小曲出了男厕所,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秦俊鸟真恨不得把高怀民按在粪池里呛死,不过高怀民现在是副乡长了,秦俊鸟就算心里再生气,也得有所顾忌,要是把事情闹得太僵了,对他和酒厂都没啥好处。 高怀民和麻有良他们一行人跟着村长去村里了,麻有良他们这几个乡里的干部难得能来村里一次,村长自然要好好地招待一下,现在正是拍马屁的好时候,村长咋会错过这个好机会呢。 高怀民他们几个人前脚刚走,秦俊鸟把苏秋月叫到了他的办公室。 苏秋月进来后,走到沙发前坐下,说:“俊鸟,你找我来有啥事情啊?” 秦俊鸟眼睛直直地盯着苏秋月看,说:“你应该知道我找你来是为了啥事情。” 苏秋月被秦俊鸟看得有些心里发毛,她慢慢地把头低了下去,说:“你找我来是为了高怀民的事情吧。” 秦俊鸟说:“你事先难道不知道高怀民来棋盘乡当乡长的事情吗?” 苏秋月说:“我当然不知道了,我也是刚才知道的。” 秦俊鸟说:“你知道高怀民为啥要到棋盘乡当这个副乡长吗?” 苏秋月板起脸说:“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我咋知道他为啥要到棋盘乡来当这个副乡长。” 秦俊鸟气恼地说:“他是为了你才来棋盘乡当这个副乡长的,这个混蛋对你一直都没有死心,你难道看不出来吗,他今天来摆明了就是向我示威来了。” 苏秋月没好气地说:“不管他今天是干啥来了,都跟我没有关系,又不是我让他来的。” 秦俊鸟说:“秋月,我要给你提个醒,你最好不要跟这个高怀民往来,他不是啥好东西,你小心吃亏上当。” 苏秋月语气生硬地说:“我又不是小孩子,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我能分得清。” 秦俊鸟见苏秋月用这种态度跟他说话,火气一下子就窜到了脑门,可是他又不好冲着苏秋月发火,这时从办公室门外的走廊里传来了一阵吵闹声。 秦俊鸟正憋着一肚子火,听到办公室外边闹哄哄的,他怒冲冲地走到办公室的门口,猛地一脚把办公司的门踢开,大声呵斥说:“谁在外边胡闹,也不看看这里是啥地方,都给我老实点儿。” 秦俊鸟这一声叫喊不仅没有起到作用,相反走廊里的人闹得更厉害,男人的打和女人的骂声哭喊声交织在一起,震得秦俊鸟的耳膜嗡嗡作响。 秦俊鸟愤怒地走出办公室,看到几个人正在走廊里厮打着,其中一个打得最凶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大哥秦俊山。 杜红喜在秦俊山的身后死死地抱着他,姚核桃也在一旁拦着他,可秦俊山就跟疯了一样,挥舞着一双拳头,向一个高个子的年轻人的身上打去。 秦俊鸟快步走到秦俊山的面前,把他的双手给控制住,怒斥着说:“你这是干啥?大白天的,你耍啥酒疯?” 秦俊山气哼哼地说:“俊鸟,你别拦着我,我今天非把这个王八蛋打死不可。” 秦俊鸟说:“你不在车间里好好干活,跑到这里来胡闹啥,你还想不想干了。” 秦俊山说:“俊鸟,我可没有胡闹,你问问这个畜生,他刚才干了啥?” 秦俊鸟说完怒视着那个高个子的年轻人,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看样子恨不得一口把年轻人给咬死。 这个年轻人秦俊鸟认识,他叫刚子,平时挺老实的,干活也挺卖力气,为此秦俊鸟还给他发过奖金。 刚子一脸委屈地说:“我刚才啥也没干,是你误会了,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秦俊山咬牙切齿地说:“你还敢不承认,我亲眼看到你把手伸进我媳妇的衣服里了,我要是晚去一会儿的话,就让你给得手了。” 秦俊鸟抬高嗓门说:“你们两个人都把嘴给我闭上,我不让你们说话,你们谁也不准说话。” 秦俊山和刚子只好把嘴闭上不说话了。 秦俊鸟这时看了姚核桃一眼,说:“你跟我说说这到底是咋回事儿?” 姚核桃犹豫了一下,有些为难地说:“俊鸟,这种事情我不好说。” 秦俊鸟说:“这有啥不好说的,你快点儿说,别吞吞吐吐的。”去分享

上一篇   第287章 高副乡长

下一篇   第289章 意外滑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