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葡萄架下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86章 葡萄架下

陆雪霏轻轻地叹了口气,说:“俊鸟,我有些不太想在你家里住下去了。” 秦俊鸟愣了一下,有些不解地问:“雪霏,你为啥不愿意在我家里住了?你以前不是住的好好的吗?” 陆雪霏咬了咬嘴唇,有些伤感地说:“我一看到你和秋月住在一个房间里,我这心里就难受的要命,我也不知道为啥。” 秦俊鸟笑着说:“雪霏,你不用难受,等将来你结了婚,你还不是也得和你的男人住在一个房间里吗。” 陆雪霏深情地望了秦俊鸟一眼,说:“俊鸟,我没想过结婚的事情,因为我还没有遇到过我想嫁的男人。” 秦俊鸟慌忙避开了陆雪霏的目光,说:“雪霏,你不用着急,像你这么好的姑娘,一定会遇到一个好男人的。” 陆雪霏说:“俊鸟,其实我的心里一直都有一个人,不过他已经结婚了,他要是没有结婚的话,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嫁给他的。” 秦俊鸟说:“雪霏,既然人家已经结婚了,那就不要再想着他了,这个世界上好男人多得是,你有文化,人又长得这么漂亮,你想找啥样的男人都能找得到的。” 陆雪霏说:“可是我一直都忘不掉他,每天晚上只要我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他。” 秦俊鸟说:“雪霏,你就是忘不掉也得忘,人家都是结婚的人了,你就是再想他也没有用,你和他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劝你还是对他死心吧。” 陆雪霏抿嘴一笑,两只大眼睛扑闪了几下,说:“俊鸟,你知道我说的这个人是谁吗?” 秦俊鸟说:“雪霏,你说的人是谁啊?” 陆雪霏眼神炽热地盯着秦俊鸟的眼睛,伸出手来,用手指了指秦俊鸟的胸口,柔声说:“我说的这个人就是你。” 秦俊鸟摆了摆手,说:“雪霏,你别跟我说笑话了,你说的人咋会是我呢,我是啥样的人我自己心里清楚,你咋会看上我呢,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陆雪霏说:“俊鸟,我没有跟你说笑话,我说的每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真的,其实我的心里一直都有你,难道你以前一点儿都没有感觉到吗?” 秦俊鸟当然感觉到了,他又不是傻瓜,他们住进新房第一天的晚上,秦俊鸟差一点儿就没控制住自己,险些就跟陆雪霏把生米煮成了熟饭,陆雪霏的心思他咋会不知道呢。 秦俊鸟说:“雪霏,你可不能有这种念头,我是结了婚的人了,你不能在我的身上浪费自己的青春。” 陆雪霏说:“就算你结了婚也没啥,你还可以离婚吗,现在跟过去不一样了,婚姻自由,这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就是要有感情,而不是那一张结婚证书。” 秦俊鸟一脸认真地说:“雪霏,不管别人咋样想咋样做,我是不会和秋月离婚的。” 陆雪霏说:“俊鸟,我知道你一个难得的好男人,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喜欢你的,如果你是一个喜新厌旧的坏男人,我根本连理都不会理你的。” 秦俊鸟说:“雪霏,我可算不上啥好男人,我没你说的那么好,我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山里农民。” 陆雪霏这时把胸脯一挺,笑盈盈地说:“俊鸟,你觉得我长得有秋月好看吗?” 陆雪霏的这个问题实在不好回答,秦俊鸟有些为难地说:“雪霏,你长得挺好看的,秋月也长得挺好看的,你俩都不相上下。” 陆雪霏一脸妩媚的表情说:“俊鸟,既然你觉得我和秋月都长得差不多,那你有没有对我动过心?” 秦俊鸟神情很不自然地笑了笑,说:“雪霏,我对你从来都没有啥非分之想,我一直都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看。” 陆雪霏笑了笑,说:“俊鸟,你别自欺欺人了,刚搬进新房子里的那天晚上,你敢说你对我一点儿也没有动心吗?” 秦俊鸟这一下被陆雪霏给问住了,他有些心虚地说:“雪霏,那天的事情都过去了,你就别再提了。” 陆雪霏说:“俊鸟,平时看你胆子挺大的,可一到关键的时候你的胆子咋就变小了,女人可不喜欢胆子太小的男人。” 秦俊鸟苦笑着说:“雪霏,这种事情跟胆子大胆子小没啥关系,男人就算胆子再大,也不能胡来不是。” 陆雪霏这时把嘴巴凑到了秦俊鸟的嘴边,慢慢地闭上眼睛,说:“俊鸟,你亲我一下吧,我想知道被你亲是一种什么感觉。” 秦俊鸟急忙向后退了几步,皱起眉头说:“雪霏,你别闹了,我咋能亲你呢。” 陆雪霏这时睁开了眼睛,快步走到秦俊鸟的近前,伸手牢牢地抱住了他的腰,微微喘息着说:“俊鸟,我现在就在你的怀里,你想咋样都成,只要你别把我推开就好。” 秦俊鸟说:“雪霏,你别这样,你快把我放开。” 陆雪霏不仅没有放开秦俊鸟,反而把身子紧紧地贴在了秦俊鸟的身上,尤其是她那两个丰满坚挺的肉峰正好顶在秦俊鸟的胸口上,秦俊鸟的浑身顿时有一种触电的感觉。 秦俊鸟本来打算推开陆雪霏,可是他一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苏秋月对他的那种态度,他的心里就像刀割一样难受。 反正这是陆雪霏的主动的,他又何必拒绝呢,他又没有强迫她。 秦俊鸟想到这里,忽然拦腰将陆雪霏抱起来,把她的身子放到葡萄架旁边软绵绵的草地上。 秦俊鸟顺势把身子压在她的身上,然后把嘴巴凑到她的嘴边,将嘴唇贴在了她的嘴唇上。 秦俊鸟只觉得陆雪霏的嘴唇有一种温润湿软的美妙感觉,这种感觉顿时让他变得兴奋起来,身上的血液顿时加速流动起来。 秦俊鸟动作舒缓地把陆雪霏的衣扣一一解开,把嘴贴到陆雪霏那雪白光滑的脖子上,然后从她脖子一直亲到肩膀处的锁骨,又从锁骨亲到了胸口…… 秦俊鸟用牙齿轻轻地咬着陆雪霏搭在肩膀上那根的胸罩带子,想用嘴把她的胸罩给脱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从山坡下边传来了一阵“汪”“汪”的狗叫声。 秦俊鸟顿时吃了一惊,急忙从陆雪霏的身上爬起来,神色慌张地向山坡下看去。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只见山坡下边有两个人影闪过,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秦俊鸟被狗叫声吓了一跳,已经没有心情跟陆雪霏继续下去了,他动作麻利地把衣服整理好,说:“雪霏,天已经黑了,我们们还是快些回去吧。” 陆雪霏这时候站起身来,把衣服的扣子全都扣好,又把有些凌乱的头发理顺了,又羞又怕地说:“俊鸟,刚才是谁啊?” 秦俊鸟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好像是过路的人。” 陆雪霏有些担忧地说:“俊鸟,他们不会是看到我们们了吧?” 秦俊鸟有些底气不足地说:“应该不会,他们在山坡下边,我们们在山坡上边,中间还有葡萄架挡着,他们应该看不到我们们。” 陆雪霏有些懊恼地说:“这两个人啥时候路过不好,偏偏在这个时候路过,真是可恨透了。” 秦俊鸟和陆雪霏一起回到了家里,苏秋月这个时候正在客厅里看电视,两个人看到苏秋月都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 苏秋月看两个人走进来也没有多想,说:“雪霏,你干啥去了?咋吃完饭就不见你的人了?” 陆雪霏笑了一下,说:“我刚才出去走了走,吃饭的时候吃的太饱了,肚子有些难受,现在舒服多了。” 就在两个人在说话的时候,秦俊鸟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苏秋月这时说:“雪霏,我们们住的这个地方比较偏僻,你以后出去不要走得太远,那样不安全。” 陆雪霏点头说:“我知道了,我以后一定不会走远的。” 陆雪霏顿了一下,接着又说:“秋月,我有个问题不知道该不该问?” 苏秋月微笑着说:“跟我你还客气啥,有啥话你就问好了。” 陆雪霏犹豫了一下,说:“秋月,你跟俊鸟结婚这么长时间了,就没想过要生个孩子吗?” 苏秋月的愣了一下,她没想到陆雪霏会问这个问题,她拉起陆雪霏的手,说:“雪霏,你咋想起来问这个问题了?” 陆雪霏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这是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情,我一个外人本不应该问这个问题的,我只是有些好奇。” 苏秋月眼珠子一转,说:“雪霏,既然你问到这个问题了,我也就不瞒你了,你也知道俊鸟的酒厂现在才刚刚有了起色,他现在把所有心思都放到了酒厂上,咋还能分心想生孩子的事情呢,这个时候正是关键的时期,他根本就不能照顾家里的事情,要是家里有了孩子,会影响到他的,所以这生孩子的事情只能往后拖一拖了,等将来酒厂挣了大钱,那个时候再生孩子也不晚啊。” 陆雪霏说:“秋月,你说的有些道理,酒厂现在的确是处在一个爬坡的时期,马虎大意不得,反正你们还年轻,想生孩子啥时候都能生。”去分享

上一篇   第285章 不像夫妻

下一篇   第287章 高副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