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早些睡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79章 早些睡

孟水莲在厨房里又是炖又是炒的,很快就把菜饭都做好了。 秦俊鸟帮着孟水莲把菜一一端上了桌子,并且把碗筷都摆放好了。 苏秋月和陆雪霏在客厅正说的起劲,女人碰到一起似乎总有说不完的话。 孟水莲这时走到客厅里,一边用围裙擦手一边笑着说:“秋月,雪霏,吃饭了,你们有啥话吃完饭再说吧。” 苏秋月有些不太好意地说:“妈,我只顾着跟雪霏说话了,都忘了帮您老干活了,您老可别生我的气啊。” 孟水莲说:“我咋会生你的气呢,你大老远的从县城回来,咋说也得喘口气,咋能让你一进家门就干活呢。” 陆雪霏嗅了嗅鼻子,抿嘴说“真香啊,水莲大娘做菜的手艺真不错,我在客厅里都闻到菜香了。” 孟水莲说:“你要是觉得香,那一会儿就多吃一点儿,我做了好几个菜呢。” 陆雪霏说:“水莲大娘,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孟水莲说:“咱们快去吃饭吧,要不一会儿菜就凉了。” 三个人先后走到了餐厅里,秦俊鸟这时已经坐在饭桌前等她们了,三个人拉过椅子坐了下来。 苏秋月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菜,孟水莲做的几个菜都是她平时爱吃的。 苏秋月看着孟水莲,有几分感动地说:“妈,本来是应该我这个儿媳妇伺候你的,现在反倒让你这个老人家伺候起我来了,我这心里真是过意不去。” 孟水莲笑呵呵地说:“秋月,这一家人不说那两家话,咱俩谁做还不都一样吗,等将来我走不动爬不动的时候,你再伺候我也不晚啊。” 苏秋月点头说:“妈,你放心,将来我一定好好地伺候你。” 陆雪霏这时接话说:“水莲大娘现在身子骨这么硬朗,我看大娘活到一百岁都不成问题,咋会走不动爬不动呢。” 孟水莲乐的嘴都合不上了,摆摆手说:“我可不想活那么大年纪,那不成了老不死了,到时候会拖累儿女的。” 秦俊鸟插了一句说:“妈,能活那么大年纪是福气,你咋能说是老不死呢。” 孟水莲说:“我可不想要那种福气,我只要能看着你们兄弟几个娶妻生子,成家立业,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我也就心满yi足了。” 四个人一边吃一边聊,欢声笑语不断。 吃完饭后,苏秋月和陆雪霏把碗筷收拾干净了,两个人又到厨房里去把碗和盘子都洗了。孟水莲毕竟年纪大了,忙活着做了这么大桌子的菜也累得不轻,所以两人就把剩下的活计都干了。 到了天黑以后,四个人在客厅里看了一会儿电视剧,电视剧演的是一部香港拍的武打片。 陆雪霏觉得电视剧里打打杀杀的没啥意思,看了半集就没有耐心看下去了。 陆雪霏打了一个哈欠,说:“秋月嫂子、水莲大娘,你们看吧,我有些困了,上楼去睡觉了。” 陆雪霏说完就起身上楼去了。 苏秋月这时冲着秦俊鸟使了一个眼色,说:“我也有些困了,我先回房间了。” 苏秋月说完进了秦俊鸟住的那间卧室,以前两个人都是分房睡的,即便是在一个屋子里睡,也会用布帘子一类的东西隔开。现在当着孟水莲的面,两个人当然要把戏演得逼真一些了,苏秋月既然名义上是秦俊鸟的媳妇,那么理所应当跟秦俊鸟睡一个卧室。 秦俊鸟这时也假装打了一个呵欠,说:“妈,我也回屋了,您一个人看吧,您要是看完了,就把电视关了。” 孟水莲冲着卧室的房门努了努嘴,小声说:“俊鸟,你快去吧,好好陪陪你媳妇,你们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了,肯定有话要说有事情要办,妈懂。” 秦俊鸟知道孟水莲的话里隐含的用意,他没有多说啥,转身向卧室走去。 秦俊鸟推门进到了卧室里,苏秋月正坐在沙发上梳着一头光亮乌黑的头发。 看到秦俊鸟走进来,苏秋月放下手里的木梳,微蹙双眉说:“俊鸟,今天晚上咱俩咋睡啊?” 秦俊鸟冲着苏秋月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示意她说话不要太大声。 秦俊鸟回身走到门口,趴在门上听了听,确认门外没啥动静,回头压低声音说:“今晚,你睡在这个房间里,我去隔壁的屋子睡。” 苏秋月有些担忧地说:“可是妈在客厅里看电视呢,要是被她看到了咋办啊?那咱俩的事情不就露馅了吗。”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这不要紧,等一会儿咱妈看完了电视,回屋睡觉了,到时候我再出去,保证不会让妈知道的。” 苏秋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也只能这样了,不过你可要小心一些,妈可不是那么好骗的。” 秦俊鸟这时把从牛红旗那里借来的十万块钱交给苏秋月,说:“秋月,这是十万块钱,你先收着,这笔钱是给工人开工资的钱,你千万要保管好了。” 苏秋月犹豫了一下,说:“俊鸟,我这才刚从学校回来,对厂里的事情两眼一抹黑,你把这么多钱交给我不合适吧。” 秦俊鸟说:“没啥不合适的,现在七巧姐走了,以后厂里的钱都由你来管,你现在也学完会计了,这钱不交给你来管还能交给谁来管。” 苏秋月点头说:“那好吧,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暂时先替你管着。” 秦俊鸟笑了笑,说:“不是暂时,是以后厂里的钱一直都由你来管着。” 这时只听见房间外传来了孟水莲的声音:“俊鸟、秋月你们两个早些睡吧,你们有啥心里话明天早晨再说。” 孟水莲把“睡”这个字咬得很重,而且故意拖了一个长音。 秦俊鸟当然能听得出来孟水莲所说的早些睡吧是啥意思,她是在提醒秦俊鸟,让他别忘了刚才说过的话,抓紧时间跟苏秋月生孩子。 秦俊鸟应了一声说:“妈,我知道了,我们们这就睡了。” 孟水莲说:“那好,我就不影响你们睡觉了,我回屋去了。” 孟水莲说完,门外就传来了一阵开门关门的声音,看情形孟水莲是回屋去了。 秦俊鸟又在卧室里待了一会儿,确定门外一点儿动静也没有了,才轻轻地打开门,小心翼翼地向门外看了看,然后快步走到隔壁房间的门口,推门走了进去。 到了第二天的早上,秦俊鸟穿好衣服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碰巧孟水莲这个时候正好走到门口。 孟水莲伸着脖子向屋里看了看,有些意外地问:“俊鸟,你咋在这个房间里啊?” 秦俊鸟很不自然地笑了笑,掩饰着内心的慌乱,说:“妈,你起来啦,我到这屋子里找点儿东西。” 幸好秦俊鸟起床的时候把被子都叠好了,要是被孟水莲看到被子乱糟糟的样子,那他可就说不清了。 孟水莲又向苏秋月睡的那间屋子看了一眼,话里有话地说:“俊鸟,你昨晚睡的还好吧?” 秦俊鸟急忙避开孟水莲的目光,含糊地回答说:“还好。” 孟水莲笑着说:“那就好,我就等着听你和秋月的好消息了。” 秦俊鸟说:“妈,你还没吃饭吧,我这就让秋月给做饭去。” 孟水莲说:“俊鸟,饭我已经做好了,你就别叫秋月了,妈想跟你说个事情,秋月现在回来了,我也该回家去了,一会儿吃完饭我就走。” 秦俊鸟说:“妈,你才住了几天,咋就急着要走呢,你再住几天吧。” 孟水莲说:“我不住了,如今秋月在家里,我就没啥可担心的了,你们好好地过日子,我这个老婆就不跟着瞎搅合了。” 秦俊鸟说:“妈,你咋说走就走呢,你就安心地在我这里住着好了。” 孟水莲说:“妈离你这么近,如果哪天我想你了,还会过来看你的。” 秦俊鸟说:“那好吧,等吃完饭了,我送你回去。” 孟水莲说:“不用了,你要忙厂里的事情,一会儿我自己走就好了。”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燕五柳的声音:“俊鸟,你在家里吗?” 秦俊鸟急忙走出去,看到燕五柳站在门外,他发现燕五柳的半边脸高高地肿了起来,头发乱糟糟的,眼角还带着泪痕,衣服上也沾满了泥土。 秦俊鸟有些意外问:“五柳嫂子,你这是咋了?” 燕五柳没有回答秦俊鸟的问话,她吸了一下鼻子,说:“俊鸟,我想给你借点儿钱。” 秦俊鸟说:“借钱?你借钱要干啥呀?” 燕五柳说:“我要带着孩子离开村里,这钱我以后会还给你的。” 秦俊鸟不解地说:“五柳嫂子,你为啥要离开村里啊?” 燕五柳说:“我跟那个挨千刀的王雨来没法过下去了,我要跟他离婚,可他不同意,我只能带着孩子离开这个家了。”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你不能走,我看你还是回娘家住几天吧。” 燕五柳说:“我不能回娘家,我要是回娘家去了,那个王雨来会去我娘家闹的,我不想连累家里人。”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我劝你还是好好地想一想,这离婚可不是小事儿,你可不能因为一时生气就离婚,你得为孩子着想才是。”去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