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小别胜新婚”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78章 “小别胜新婚”

秦俊鸟双手拿着东西,和苏秋月一起走到了路口,秦俊鸟在路口找了一辆改装过的专门用来拉客的三轮摩托车。 秦俊鸟跟司机谈好了价钱,然后和苏秋月两个人坐上三轮摩托车,一路向村子里驶去。 在这个时间里,从乡里到村里只有这种改装的三轮摩托车,人坐上了之后,一旦在山路上剧liè地颠簸起来,都能把人的屁股给颠成好几瓣。 在三轮摩托车行驶的时候,秦俊鸟偷偷地打量着苏秋月,他发现苏秋月比在村里的时候变得好看了,皮肤也比在村里的时候白了很多,头发看样子也烫过了,身上穿的衣服也很时髦,打扮得就跟城里的姑娘一样,跟在村里的时候相比完全就是两个人。 三轮摩托车就跟脱缰的野马一样一路狂奔,秦俊鸟和苏秋月被颠的晕头转向的,浑身的骨头都快要散架了。 等到三轮摩托车在村口停下来,秦俊鸟和苏秋月昏头晕脑地从三轮摩托车下来,走起路来左摇右晃的,险些没跌跟头。 秦俊鸟付了钱,拿上苏秋月的东西,和苏秋月一起向村里走去。 秦俊鸟这时说:“秋月,那个高怀民咋会送你回来呢?” 苏秋月看了秦俊鸟一眼,抿嘴说:“我本来不想让他送的,是他非要送我回来,我看他是一番好意,也就答应了。” 秦俊鸟说:“秋月,你回来的时候咋不往村里打个电话呢,我也好来乡里接你。” 苏秋月笑呵呵地说:“我没给你打电话,你不是也接到我了吗。” 秦俊鸟看着苏秋月那甜甜的笑容,心中一阵荡漾,眼睛不禁向她脖子下边的那片雪白的皮肤瞄了几眼,暗自咽了口唾沫。 秦俊鸟说:“秋月,我又把家搬了回去,厂里最近新招了一些工人,这些工人没有住的地方,所以我就把酒厂门口那两间房子让给工人们住了。” 苏秋月有些不解地问:“你搬回去住了,那七巧姐去哪里住啊?你们要是住在一起也不方便啊。” 秦俊鸟解释说:“七巧姐当然还住在原来的地方,我搬回去后先住在仓房里,后来我把仓房拆了,重新盖了一个二层的楼房。” 苏秋月点了点头,说:“是这样啊,七巧姐她还好吧?我走了这么多天,一直没见她,挺想她的。” 秦俊鸟说:“七巧姐她走了,如果你早回来几天的话,说不定还能见上她一面。” 苏秋月愣了一下,看着秦俊鸟说:“走了,七巧姐她去啥地方了?” 秦俊鸟有些伤感地说:“她去县城了,她把这个酒厂交给我了,以后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苏秋月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说:“这酒厂开的好好的,她为啥要走啊?” 秦俊鸟说:“还不是为了孩子,都是她那个前夫和妹妹害的,要不是他们,七巧姐也会走,是他们把七巧姐逼走的。” 苏秋月一脸困惑地问:“为了孩子,我咋听不明白呢,到底是啥回事儿,你跟我好好地说一说。” 秦俊鸟叹了口气,说:“这事要是说起来话可就长了,你听我给你慢慢地说。” 秦俊鸟就把贾明凯和丁七妙来偷孩子的事情给苏秋月说了一遍,苏秋月听完后,气愤地说:“七巧姐的那个前夫真可恨,七巧姐这辈子都让他给害惨了,真是个猪狗不如的混账东西。” 秦俊鸟说:“我把那个不要脸的男人打了一顿,也算是给七巧姐出了一口气。” 苏秋月说:“俊鸟,你知道七巧姐搬到啥地方去了吗?” 秦俊鸟摇了摇头,说:“我只知道她去了县城,至于她搬到啥地方我就不知道了。” 苏秋月有些遗憾地说:“我有好多心里话要跟七巧姐说呢,七巧姐这一走,让我跟谁说啊,不知道我以后还能不能再见到她。” 这时两个人走到了院子的门口,苏秋月抬头看了一眼新盖的二层小楼,有些惊讶地说:“俊鸟,这就是你新盖的楼房吗?” 秦俊鸟得意地笑了笑,说:“没错,这就是咱们的新家。” 苏秋月揉了揉眼睛,简直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是真的。 苏秋月睁大了眼睛,嘴巴张的大大的,愣了好一会儿,说:“这房子可真好,就跟城里人住的别墅一样。” 秦俊鸟说:“别看了,快进去吧,你以后可以天天看。” 苏秋月这时才缓过神来,跟着秦俊鸟走进了院子里。 孟水莲正在院子里洗菜,她看到苏秋月回来了,急忙把手里的菜扔到盆里,快步走过来,拉起苏秋月的手,眉开眼笑地说:“秋月,你可回来了,你这一走就是三个多月,可想死我了。” 苏秋月笑着说:“妈,这么多天没见,您老的气色可比以前好多了。” 孟水莲高兴地说:“秋月,你这些天在县城过的咋样,我看你都有些瘦了,你一定是吃不惯县城里的饭菜吧。” 苏秋月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微笑着说:“妈,你说我瘦了,我咋觉得我胖了呢,我在县城里吃的好住的好,这些天过得挺好的。” 孟水莲说:“你快进屋歇着吧,一会儿我给你做几个爱吃的菜。” 就在这时,陆雪霏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她打量了苏秋月几眼,笑着说:“你就是秋月嫂子吧,你可真漂亮,比相片上长得还漂亮,俊鸟能娶到你,真是俊鸟的福气。” 苏秋月愣了一下,仔细地端详着陆雪霏,问:“你是?” 秦俊鸟这时给苏秋月介绍说:“秋月,她就是陆雪霏,现在是我的助理。” 苏秋月恍然说:“哦,你就是那个大学生吧,俊鸟以前跟我说起过你。” 陆雪霏点了一下头,说:“秋月嫂子,我现在暂时住在你家里,给你和俊鸟添麻烦了。” 苏秋月说:“一点儿也不麻烦,七巧姐走了,我正愁没有跟我说话呢,如今你住进来了,我又有说话的人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陆雪霏一脸兴奋地说:“七巧姐走了,我也是一肚子的话没人说,正好你回来了,我一定要跟你好好地说说,把我肚子里憋着的这些话全都说出来。” 苏秋月和陆雪霏的年纪差不多,两个人又都是开朗大方的性格,所以一见面就对彼此产生了好感,有种一见如故相见恨晚的感觉。 苏秋月走过来拉着陆雪霏的手,兴高采烈地说:“以后我们们就是好姐妹了。” 陆雪霏点头说:“那是当然了,而且还是那种无话不说的好姐妹。” 孟水莲这时插嘴说:“你们有啥话还是去屋子里说吧,客厅里有水果和瓜子,你们一边吃一边聊。” 苏秋月说:“好吧,我们们去屋子里说。” 苏秋月和陆雪霏一起走进了屋子里,两个人在客厅里叽叽喳喳地说笑起来。 秦俊鸟把苏秋月的东西拿到了卧室里,然后去厨房里帮着孟水莲做饭。 孟水莲向客厅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走到秦俊鸟的身边,用胳膊肘碰了秦俊鸟的胳膊一下,小声说:“俊鸟啊,现在秋月回来了,晚上你可要抓紧啊,争取早点儿给我生个大孙子出来。” 秦俊鸟皱了一下眉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妈,我知道了,你别整天念叨这生孩子的事情,这种事情咋好天天挂在嘴边上呢。” 孟水莲说:“俊鸟,我也是替你着急啊,你们都结婚这么长时间了,按理说那秋月的肚子早就应该有动静了,可是现在都多长时间了,她那肚子咋就怀不上呢,你要是娶了一个不会下蛋的女人回来,那这亏可就吃大了。” 秦俊鸟没好气地说:“妈,这种事情就是急也没有用,再说了秋月是人,她咋会下蛋呢,您说话也不过过脑子,咋啥话都乱说呢。” 孟水莲笑了一下,说:“这传宗接代可不是小事,你可要多上心,这男人成了家就要生孩子,要不然这个家就不是一个完整的家,你懂吗?” 秦俊鸟有些不耐烦地说:“妈,我知道了,这事儿我会留心的。” 孟水莲说:“我看今天晚上你就跟秋月好好地用用功,俗话说的好小别胜新婚,你可要多卖卖力气,把那种子多种上一些,弄不好今天晚上秋月就能怀上了。” 秦俊鸟的脸一红,说:“妈,你咋连这种话都能说得出口呢,你就不嫌害臊啊。” 孟水莲不以为然地说:“你看你这孩子,你妈是过来人,啥东西没见过,这有啥好害臊的,男人和女人在一起不就是那点儿事情吗,你也是结过婚的人了,脸皮咋就那么薄呢。” 秦俊鸟有些无奈地说:“妈,我知道了,你别再说了,小心让她们听到。” 孟水莲说:“俊鸟,你可别嫌妈唠叨,这生孩子可是头等大事,要是没有孩子,你就是挣再多的钱,也没有人继承你的财产,到时候你这些钱还不是白挣了吗,你可要想清楚了,不能稀里糊涂地过日子。” 秦俊鸟说:“妈,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你再容我些日子。” 孟水莲说:“那好,妈不说了,你明白就好。”去分享

上一篇   第277章 一路相送

下一篇   第279章 早些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