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一路相送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77章 一路相送

丁七巧带着孩子走了,把酒厂留给了秦俊鸟,秦俊鸟现在是这个酒厂的唯一主人了。 丁七巧突然之间就走了,秦俊鸟还真有点儿不太适应,以后酒厂的事情都得靠他一个人了,这让秦俊鸟觉得肩头上的胆子有些沉甸甸的。 虽然丁七巧带走了厂里的所有现金,不过并不影响酒厂的正常生产,秦俊鸟这几天正打算要去乡里的信用社找牛红旗,让他帮忙想办法再贷些款出来。再过几天就要到月末了,到时候他要是拿不出钱给工人开工资,工人们谁还愿意干活。 秦俊鸟粗略地算了一下,单给工人们开工资这一笔钱就要十多万,他必须得把这笔钱提前准备出来。 这天中午的时候,秦俊鸟在厂里的食堂吃过了午饭,把厂里的事情跟陆雪霏交待了一下,就一个人去了乡里的信用社。 秦俊鸟进了信用社后径直来到了牛红旗的办公室门前,办公室的门半开着,办公室里牛红旗的手里正拿着一个小水壶给窗台上的一盆水仙花浇水。 秦俊鸟这时抬手敲了一下门,笑着说:“牛主任,你可真清闲啊。” 牛红旗看到是秦俊鸟来了,把手里的小水壶放到窗台上,笑着说:“这不是秦老板吗,快请进。” 牛红旗把秦俊鸟让进了办公室,秦俊鸟走到沙发前坐下,牛红旗给他倒了一杯热水。 牛红旗这时走到门口把门关好,转过身来说:“秦老板,咱们可有些日子没有见面了,是什么风把你这个大企业家给吹到我这里来了?” 秦俊鸟摆了摆手,说:“牛主任,你就别笑话我了,在你牛大主任的面前,我可不敢自称啥企业家,我就是一个平头小老百姓。” 牛红旗哈哈一笑,说:“秦老板,你就别谦虚了,现在在棋盘乡一提起你的大名谁不知道啊,我听说你还盖了一栋非常豪华阔气的二层小楼,真是让人羡慕啊。” 秦俊鸟说:“牛主任,你千万别听那些人胡说,我不过就是盖了一个二层的新房子,里面装修的好一点儿,没有外边传说的那么过分。” 牛红旗说:“秦老板,你的钱都是光明正大挣来的,就算你把房子盖得跟皇宫一样也没啥大不了的,这说明你有能耐,这年月国家就提倡农民发家致富,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嘛。” 秦俊鸟听着牛红旗打官腔,恶心的差点儿没吐出来。 秦俊鸟笑了笑,说:“牛主任,你还是别叫我秦老板了,我听着别扭,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叫我的名字好了。” 牛红旗点了一下头,说:“那好,我听你的,还叫你俊鸟老弟。” 秦俊鸟说:“还是叫名字好,叫名字我听起来舒服,你刚才一口一个秦老板的叫着,让人听起来觉得浑身不自在。” 牛红旗无奈地摇摇头,微笑着说:“你啊,让我咋说你好呢,你虽然开了一个酒厂,可是这骨子里还是一个农民,你得学会适应你这个企业家的身份,不管咋说,你现在也是一个有钱人了。” 秦俊鸟摆了摆手,说:“我可不是啥有钱人,我要是有钱人的话,今天也就不会来找你牛主任了。” 牛红旗说:“这么说你今天来找我是为了钱的事情了?” 秦俊鸟说:“牛主任,我跟你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我今天来找你,是想让你再帮忙贷些款。” 牛红旗问:“俊鸟老弟,你想贷多少钱啊?” 秦俊鸟说:“我想贷十万。” 牛红旗说:“俊鸟老弟,按理说你上次帮了我,让我度过了难关,我应该帮你这个忙,可是你贷的那十五万块钱还没有还上,这次还想贷十万,这恐怕有些困难,这不符合我们们信用社的规定。” 秦俊鸟陪着笑脸说:“正是因为有困难,所以我才来找你牛主任,你牛主任在这信用社里一言九鼎,只要你点头同意,别人谁敢反对。” 牛红旗叹了口气说:“俊鸟老弟啊,我也就不瞒你了,自从上次我被人举报以后,上边一直在调查我的事情,我现在干啥事情都得小心翼翼的,不能让他们抓到了把柄。你说的事情要是在平时的话,我可以帮你,可是现在是特殊时期,我也是有心无力啊。” 秦俊鸟有些沮丧地说:“牛主任,你就不能再想想办法吗,酒厂现在急需这笔钱渡过难关,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牛红旗一脸爱莫能助的表情,微微摇了一下头,说:“现在我一点儿错都不能犯,如果我给你贷了这笔钱,那我这个主任的位置就保不住了。” 秦俊鸟说:“牛主任,那咋办啊,现在兄弟我遇到难处了,你得拉兄弟我一把啊。” 牛红旗想了想,说:“秦老板,你既然求到我的面前了,我也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我看要不然这样吧,我个人借你十万块钱咋样?” 秦俊鸟高兴地说:“那太好了,牛主任你可是帮了我的大忙了,你就是我的贵人啊。” 牛红旗摆了摆手,说:“秦老板,跟我你就别说这些话了,上次你帮了我,这次我帮你,咱们也就算是扯平了。” 秦俊鸟说:“牛主任,你放心,这钱我不白借,我会给你利息的。” 牛红旗说:“利息我看就算了,我听说你们酒厂生产的白酒不错,我这个人没别的毛病,就是平时喜欢喝上几口,哪天你给我拿几瓶酒来尝尝就好了。” 秦俊鸟说:“牛主任,你既然好这口,那明天我让人给你送二十箱过来。” 牛红旗说:“那可不成,二十箱太多了,你忘了我现在是啥情况了,你一下子给送这么多酒,那不是往枪口上撞吗,不要那么多,你给我少拿几瓶,我尝尝味道就好了。” 秦俊鸟点头,说:“那好,我听牛主任你的,等这阵风声过去了,我再给你多送几箱。” 牛红旗说:“那都是后话,以后再说吧,你现在跟我去拿钱吧。” 牛红旗把秦俊鸟带到了他家里,从家里的保险柜里拿出十万块钱交给了秦俊鸟。 秦俊鸟把钱收好后,笑着说:“牛主任,你看我要不要给你打个欠条啊,我就这么把钱拿走了不太好吧。” 牛红旗说:“欠条就算了,我知道你不是那种赖账的人。” 秦俊鸟说:“牛主任,你放心,这钱我一定会尽快还给你的。” 牛红旗说:“不着急,我又不等着钱用,你不用急着还给我。” 秦俊鸟拿着钱出了牛红旗家,他走到一个路口向四处看了看,打算找一辆车回村里去。 就在这时,一辆由县城通往乡里的客车在离路口不远处停了下来。 客车的车门一开,几个客人先后从客车上走了下来,最后下来的两个人是一男一女,男人先走了下来,然后回身去帮后下来的女人拿东西。 秦俊鸟无意中在女人的脸上看了一眼,他一看不要紧,心里顿时一阵激动,目不转睛地盯着女人的脸。 最后下来的女人竟然是苏秋月,秦俊鸟没想到苏秋月会在今天回来,不过算起来三个月的时间刚好到了,秦俊鸟正打算过两天去县城里接她,谁知道她自己先回来了。 秦俊鸟又看了看那个帮她拿东西的男人,秦俊鸟对拿东西的男人也不陌生,拿东西的男人就是苏秋月的同学高怀民。 苏秋月从客车上下来后,高怀民抢着把她所有的东西都拿在了自己的手里,生怕苏秋月累着似的。 高怀民跟苏秋月两个人有说有笑地向一个小饭馆走去,看样子两个人是要进去吃饭。 秦俊鸟看着高怀民一脸巴结讨好的表情就火大,恨不得冲过去把他那张小白脸给撕烂了。 秦俊鸟急忙快步走到苏秋月的面前,笑着说:“秋月,你回来咋也不打个电话啊,幸好我今天来乡里才遇上你了。” 苏秋月没想到秦俊鸟会突然出现在面前,愣了一下,表情很不自然地笑了笑,说:“俊鸟,你咋来乡里了?” 秦俊鸟说:“我来乡里办事情,正好你回来了,咱们一起回家吧。” 秦俊鸟说完把苏秋月的东西从高怀民手里夺了过来,并且狠狠地瞪了高怀民几眼。 高怀民表情尴尬地看着秦俊鸟,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秦俊鸟冷冷地说:“你就是高怀民吧,我们们认识。” 高怀民急忙点头,勉强在脸上挤出一丝笑意,说:“没错,我就是高怀民,你好。” 高怀民说完就伸出右手要跟秦俊鸟握手。 秦俊鸟看了看自己的两只手,说:“对不起,我的手里拿着东西呢,不能跟你握手了,请你多担待。” 高怀民只好把手收了回去,讪讪地说:“没关系,没关系。” 苏秋月这时说:“怀民,正好我在这里遇到俊鸟了,你就不用送了,这一路上辛苦你了,你还是回去吧。” 高怀民有些不太情愿地说:“那好吧,我一会儿就回去,你们先走吧。” 秦俊鸟知道这个高怀民的心思,要不是有苏秋月在旁边,他早就赶他走了。 秦俊鸟催促着说:“秋月,咱们走吧,前边的路口有车,咱们去那里坐车。” 苏秋月向前边的路口看了一眼,说:“那咱们走吧。”去分享

上一篇   第276章 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