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以身相报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71章 以身相报

锤子低头想了想,皱着眉头说:“蒋老板,这件事情你容我再好好地想一想,这不是小事情,我不能轻易就下决定。” 赵德旺有些急了,说:“锤子,你还想啥呀,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啊,你可不要打错主意,这么好的机会一旦错过了,到时候你就是后悔都来不及了。” 蒋新龙这时冲着赵德旺使了一个眼色,赵德旺马上会意,闭上嘴不说话了。 蒋新龙笑着说:“锤子大哥,那好吧,你再好好地想一想,人这辈子要想出人头地,就不能太瞻前顾后了,你可要把握住这次难得的机遇啊。” 锤子说:“蒋老板,你说的有道理,我是想挣大钱,可是我不能挣昧良心的钱,我在俊鸟的酒厂干这么长时间了,俊鸟从来没做过啥对不起我的事情,我要是为了钱把酒厂的人都拉走了,那以后村里人还不得骂我的祖宗啊。” 秦俊鸟在门外悄悄地听着,心想这个锤子还算有点儿良心,蒋新龙和赵德旺给他灌了那么多迷魂汤,又给他开了那么优厚的条件,他还能保持头脑清醒,不上他们的当,也算非常难得了,这要是换了别人早就答应了。 蒋新龙说:“锤子大哥,我刚才也是在跟你商量,你不用太为难,这种事情要你心甘情愿才行,我不会勉强你的。” 锤子有些过意不去地说:“蒋老板,我知道你都是一片好意,我打心眼里非常感激你,等我想好了再给你回话。” 蒋新龙的脸色微微一变,说:“锤子大哥,你既然这么说了,我也就不好多说别的了,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赵德旺这时插话说:“锤子,蒋老板跟你说的事情,你千万可不要跟别人说,这件事情我们们三个人知道就好了,绝对不能让第四个人知道,就是对你媳妇都不能说。” 锤子点头说:“德旺舅,你放心吧,我不会跟别人乱说的。” 赵德旺端起酒杯,说:“你知道就好,来咱们喝酒,今天咱们把这几瓶都喝了。” 就在这时,从小院东边不远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秦俊鸟向东边看了一眼,只见一个人向这边走了过来,秦俊鸟也没来得及细看来人,快步离开了小院。 秦俊鸟沿着原路返回了冯寡妇的食杂店,他刚走到食杂店的门口,就看到孟玉双从食杂店里走了出来。 秦俊鸟有些意外地看着孟玉双,说:“玉双嫂子,你咋回来了?” 孟玉双笑着说:“我回来拿几件换洗的衣服,明天一早还得回医院去。”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你自己回来了,谁在医院照看金清大哥啊?” 孟玉双说:“我婆婆今天早上去了医院,有她在医院里照看着金清我才回来的。” 秦俊鸟说:“金清大哥的伤好的咋样了,他啥时候能出院啊?” 孟玉双说:“他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再过几天就能下地走路了。” 秦俊鸟高兴地说:“那太好了,看来金清大哥就快要出院了。” 孟玉双抿嘴说:“俊鸟,你能跟我去我家一趟吗,我有话要跟你说。”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你有啥话就在这里说吧,不用去你家里。” 孟玉双向四处看了几眼,说:“还是去我家里说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秦俊鸟说:“那好吧,我得先去食杂店里打酱油,你等我一下。” 孟玉双点了一下头,说:“那你快点儿。” 秦俊鸟走进食杂店里,让冯寡妇给他打了二斤酱油,然后拿着酱油跟孟玉双去了她家。 秦俊鸟这一路上心里一直在犯嘀咕,不知道孟玉双到底要跟他说啥事情,还非得要去她家里说。 到了孟玉双家后,孟玉双从秦俊鸟的手里拿过酱油瓶子放到一边的桌子上,说:“俊鸟,你看我这么长时间不在家,家里连口热水都没有,我这心里真是过意不去。” 秦俊鸟笑着说:“玉双嫂子,我到你家里来又不是来喝水的,你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吗,你快说吧。” 孟玉双走到炕边坐下,挺直了腰杆说:“俊鸟,这次金清出车祸,要不是有你忙帮的话,金清的这条命能不能保住还不好说,你是我们们全家的大恩人,我今天把你找来,就是想报恩的。” 秦俊鸟摆了摆手,说:“玉双嫂子,你可别这么说,啥报恩不报恩的,我又没有帮上你多大的忙,你就别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了。” 孟玉双说:“俊鸟,这件事情对于你来说没啥,可是对于我来说那就是大恩大德,我一定要报答你。” 秦俊鸟有些无奈地说:“玉双嫂子,我跟你说过了,我不用你报答,只要金清大哥能尽快好起来,我也就安心了。” 孟玉双的眼圈一红,眼中蓄满泪水说:“俊鸟,你越是这样说,我这心里越难受,你在我们们家最困难的时候借钱给我,这份恩情不管我咋还都还不清的。”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你现在不要想那么多,只要金清大哥的身子能康复,你们一家人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就好了。” 孟玉双说:“俊鸟,你想让我报答你都成,不管你提出啥样的条件,我都答应你。” 秦俊鸟苦笑着说:“玉双嫂子,我啥条件都没有,也不用你报答,时候不早了,我得回家吃饭去了,你也早点儿歇着吧,明天你还要回医院去呢。” 秦俊鸟说完转身就要走,这时孟玉双急忙站身起来拦住了秦俊鸟。 秦俊鸟愣了一下,有些不解地看着孟玉双,说:“玉双嫂子,你这是干啥呀?你快把路让开。” 孟玉双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挺起高高的胸脯,鼓足勇气说:“俊鸟,我现在要钱没钱,要东西没东西,我现在就有这个身子,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现在就把这个身子给你。” 秦俊鸟急忙摇了摇头,说:“玉双嫂子,这可不成,你以后可别再说这种话了。” 孟玉双用手捋了捋挡在眼前的碎发,说:“俊鸟,我是心甘情愿要把身子给你的,你不用多想,屋子里就我们们两个人,你现在想咋样我都随着你,不会有人知道的。”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刚才的这些话我就当你没有说过,你把路让开,我要回家去了。” 孟玉双没有把路让开,她说:“俊鸟,我知道我个结过婚的女人,还生过孩子,身子不干净了,可是我想来想去,这家里家外也就是我这个身子还值几个钱。”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你让我咋说你才明白呢,我当初帮你的时候,就没想过要你报答我,我是不会干这种趁人之危的事情的。” 孟玉双这时张开双臂拦在门口,咬着嘴唇说:“俊鸟,你啥都不用说了,不管咋样,今天你都不能走。” 秦俊鸟一脸苦恼地说:“玉双嫂子,你就别逼我了,这种事情是勉强不来的。” 孟玉双表情妩媚地笑了一下,柔声说:“俊鸟,我不逼你,我现在让你看看我的身子,等你看完之后,你就不想走了。” 秦俊鸟慌忙说:“玉双嫂子,这可不成,我咋能看你的身子呢。” 孟玉双说:“俊鸟,这身子是我的,我说你能看你就能看,别人谁也管不着。” 孟玉双说完就伸手开始解上衣的衣扣,很快就把上衣给脱掉了,露出了里面的黑色胸罩,她那两个丰满雪白的肉峰被两个圆形的布罩紧紧地包裹着,两个肉峰中间被勒出了一条深深的肉沟。 秦俊鸟这时急忙把头低了下去,把手挡在眼前,说:“玉双嫂子,你快把衣服穿上,我真不能看你的身子,你别这样好不好。” 孟玉双说:“俊鸟,你咋说也是一个有媳妇的人了,咋还跟那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样害羞呢。” 秦俊鸟说:“正因为我是有媳妇的人了,所以我才不能看你的身子,要不然我还有啥脸去见我媳妇啊。” 孟玉双这时把手伸到背后,把胸罩的卡扣解开,然后把胸罩从她的两个肉峰上拿了下来,她那两个浑圆坚挺的肉峰完全暴露在了空气里。 孟玉双接着又把裤子和裤衩全都脱掉了,全身一丝不挂地站在秦俊鸟的面前。 孟玉双伸手把秦俊鸟的手从眼前拿了下来,声音微微地颤抖着说:“俊鸟,只要我不说,你媳妇她是不会知道,你跟你媳妇该咋样就咋样,没啥大不了的。” 秦俊鸟这时把孟玉双的身子看了一个全乎,虽然孟玉双是生过孩子的女人,不过她的身子比那些没结婚的姑娘还勾人,两条修长笔直的大白腿,纤细的腰肢,平坦的小腹,还有那两座高海拔的肉峰,任何正常的男人看到了如此诱人的风光,都会忍不住要多看几眼的。 虽然孟玉双的身子显得略显丰腴一些,不过胖瘦恰到好处,既不显得肥胖也不显得枯干,非常有肉感,摸起来一定弹性十足。 孟玉双的脸颊绯红,有些羞涩地看着秦俊鸟说:“俊鸟,你睁大眼睛好好地看看我的身子,虽然你媳妇比我年轻,可我的身子一点儿也不比她的差。”去分享

上一篇   第270章 钱最实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