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钱最实惠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70章 钱最实惠

锤子看着袋子里的酒菜,兴奋地说:“太好了,正好这几天我馋酒喝了,一会儿我一定要喝个够。” 赵德旺笑着说:“锤子,今天你想咋喝就咋喝,我保证酒肉管你够,你只要别撑破肚皮就成了。” 锤子咽了几口唾沫,说:“德旺舅,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赵德旺说:“锤子,跟我你还客气啥,谁让我是你舅呢,这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锤子说:“是啊,德旺舅,还是你对我好,有啥好事儿都想着我这个外甥。” 赵德旺虚伪地说:“谁让我是你舅呢,以后只要你跟着我好好地混,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还有花不完的钞票。” 锤子的眼睛一亮,满脸期待地说:“还是舅你有本事,以后你要是飞黄腾达了,可别把我给忘了啊。” 赵德旺看了蒋新龙一眼,说:“眼下就有一件好事儿找上门了,我今天来找你就是为了这件好事儿,锤子,你可要时来运转了。” 锤子高兴地说:“德旺舅,那咱们还是快点去村里吧,你跟我好好地说一说到底是啥好事儿啊。” 秦俊鸟没想到锤子竟然跟赵德旺和蒋新龙混在了一起,其实这也并不奇怪,赵德旺跟锤子他妈有些偏亲,虽然两家已经多年不走动了,不过锤子是个见钱眼开的人,只要是有好处的事情,他可不管赵德旺是好人还是坏人,他肯定要捞上一把。 三个人先后出了食杂店,慢悠悠地向村子里走去。 秦俊鸟这个时候从后边的屋子里走了出来,他向门外看了几眼,出门跟了上去。 冯寡妇急忙说:“俊鸟,你要干啥去啊?你不打酱油了啊?” 秦俊鸟回头看了冯寡妇一眼,说:“婶子,我先去村里一趟,酱油等我一会儿回来再打。” 冯寡妇不解地问:“俊鸟,你去村里干啥呀?” 秦俊鸟说:“没啥,我去村里边转一转,一会儿就回来。” 秦俊鸟说完就出了食杂店,这个时候锤子他们三个人已经走进村里了。 秦俊鸟快走了几步,跟在三个人身后的不远处,三个人边走边说话,并没有注意到秦俊鸟在跟踪他们。 三个人进了村子后,来到了锤子家后面的一个小院里,这个小院原本是锤子的父母住着,后来老两口先后去世了,小院也就空了下来。 赵德旺站在小院的门口向左右看了几眼,说:“锤子,这里说话方便吗?蒋老板要跟你说的话可不能让旁人听到。” 锤子拍着胸脯说:“德旺舅,你放心好了,这里没人来的,方便得很。” 赵德旺说:“那就好,你开门吧。” 锤子把小院的大门打开,把赵德旺和蒋新龙让进了院子里,而后又把院门关上。 院子的东北角有一个凉棚,凉棚里有一张老旧的八仙桌,八仙桌上积满了灰尘和蛛网。 赵德旺走到凉棚里看了看八仙桌,用脚踢了几下桌腿,八仙桌虽然老旧,不过还算结实。 赵德旺说:“锤子,我看咱们就在这里喝酒吧,你去找几把椅子来,再把桌子擦干净了。” 锤子点点头,说:“好嘞,你们稍等。” 锤子去屋子里找了三把椅子,又拿抹布把八仙桌上灰尘和蛛网擦干净了,然后把酒和下酒菜摆上,三个人一边吃喝一边聊了起来。 秦俊鸟轻手轻脚地走到小院的门口,透过大门的门缝向院子里看去,只见赵德旺拿起酒瓶给锤子倒了一杯酒,笑着问:“锤子,你在秦俊鸟那个酒厂干得咋样啊?还顺心吗?” 锤子端起酒杯,浅浅地喝了一口,咂咂嘴说:“还算顺心,俊鸟对我挺好的。” 赵德旺又问:“锤子,你在酒厂里一个月能挣多少钱啊?” 锤子说:“挣不了多少钱,不过养家糊口是够用了。” 赵德旺说:“锤子,你想不想挣大钱啊?” 锤子笑了笑,说:“我当然想了,这男人有几个不想挣大钱的,不过这大钱可不是那么好挣的,像我这种没有本事的人,也就只能挣点儿小钱了。” 赵德旺说:“锤子,现在就有一个挣大钱的机会,你看你愿意不愿意干了。” 锤子把酒杯的酒一口喝光了,说:“能挣大钱,我当然愿意干了。” 赵德旺说:“锤子,我就跟你实话实说吧,蒋老板打算开一个大酒厂,而且比秦俊鸟的那个酒厂还要大,现在正缺人手,这可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啊。” 锤子有些意外地看着蒋新龙,问:“蒋老板,你也想开酒厂?” 蒋新龙点了点头,说:“老赵说的没错,我打算在乡里投资开一个比秦俊鸟的酒厂规模还大的酒厂,厂址我都已经选好了。” 锤子说:“蒋老板,你听说你在乡里开了一个大酒店,咋又想起要开酒厂呢?” 赵德旺接过话茬说:“蒋老板想开酒厂当然是为了挣钱了,这还用问吗?” 蒋新龙说:“老赵说的没错,我开酒厂就是为了挣钱,现在做白酒生意利润大,正好我手里有些闲钱,所以就想也开一个酒厂。” 锤子说:“蒋老板,你都那么有钱了,开了酒店还要开酒厂,你一个人能忙得过来吗?” 蒋新龙笑了笑,说:“我现在还年轻,累一点儿没啥,你没听人说吗,钱是王八蛋,越多越好,这钱多了又不咬手,有挣大钱的机会当然不能错过了。” 锤子点头说:“蒋老板,你说的有道理,这钱虽然不是啥好东西,可它就是招人喜欢,这女人和钞票,男人永远都不嫌多。” 蒋新龙给锤子倒了一杯酒,说:“锤子大哥,你说的没错,这年月大家伙忙忙碌碌的,还不就是为了那几张花花绿绿的钞票吗。” 锤子叹了一口气,说:“是啊,可惜像我这样的人,一年到头累个半死,也挣不到几个钱,在你的面前我都没脸说自己的事情。” 蒋新龙端起酒杯跟锤子轻轻地碰了一下酒杯,说:“锤子大哥,你咋能这么说呢,你可不能太小看自己啊,你是没有遇到好机会,所以把自己的才干给埋没了。” 锤子摆了摆手,笑着说:“蒋老板,你可别夸我了,我是啥东西我清楚,要说才干我可没有,要说力气我还是有一些。” 蒋新龙说:“锤子大哥,我说的都是实话,依你的能力,只要有好的机遇,你一定能发达的,说不定到时候我跟你都没法相比。” 锤子说:“蒋老板,我跟你可不能比啊,你是有钱的大老板,我啥都不是,我就是一个出苦力的,我就是累死也赶不上你的。” 蒋新龙说:“这话可不能这么说,锤子大哥,我听说你现在可是厂里的负责人,你也算是专门的管理人才了,将来肯定是大有前途的。” 锤子说:“我可不是啥管理人才,我就是带着工人们干活的工头,厂里的事情都是秦俊鸟说了算,他让我干啥我就干啥。” 蒋新龙说:“锤子大哥,跟我你就别这么谦虚了,我在外边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也算是见过一些世面,我看人不会错的,将来你一定会大有作为的。” 锤子被蒋新龙这几句说的心花怒放的,他一仰头把酒杯里的酒喝干了,笑着说:“蒋老板,你能看得起兄弟我,我打心眼里高兴,你这几句话说的我心里舒服。” 蒋新龙一口把酒杯里的酒喝干了,眼珠一转,说:“锤子大哥,今天咱们能认识,也算是咱们有缘分,有个事情我想跟你说说。” 锤子说:“蒋老板,你有啥事情就直说好了,我这个人一向都是直来直去的。” 蒋新龙说:“那好,锤子大哥,我也就不跟你拐弯抹角了,我的酒厂等建好了之后还需要一些懂酿酒技术的工人,你能不能想办法在秦俊鸟的酒厂里给我拉几个人过来,我出双倍的工资。” 锤子的脸色一变,摇了摇脑袋,说:“这不是挖俊鸟的墙角吗,这种缺德的事情我可不干,要是让俊鸟知道了,轻饶不了我。” 蒋新龙说:“锤子大哥,这可不是挖墙脚,你没听人说过‘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句话吗,这人才流动是很正常的事情,你们厂里的工人又没卖给秦俊鸟,如今有了好去处,又能挣更多的钱,大家换个地方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锤子面露难色说:“话虽然这样说,可是俊鸟对我不薄,我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情。” 蒋新龙说:“锤子大哥,只要你能把秦俊鸟厂里的工人拉过来,到时候我的酒厂就由你来当厂长,而且我还给你两成的干股,你看咋样?” 锤子有些被蒋新龙说动了,他看了看赵德旺,犹豫着说:“蒋老板,按理说你开的条件非常优厚,可是我跟俊鸟这么久了,俊鸟对我也不错,让我在背后拆他的台,这种丧良心的事情我实在干不出来。” 赵德旺这时插话说:“锤子,你可得想好了,这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事儿啊,你要是错过了,以后可就没机会了,这年月只有钱最实惠,其他的都是扯淡。”去分享

下一篇   第271章 以身相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