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夜宿破庙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7章 夜宿破庙

等大火被彻底扑灭之后,秦俊鸟家的房子已经被烧得一塌糊涂了,屋顶也烧得塌了下来,房子根本不能再住人了。 秦俊鸟和田黑翠只好把从屋子里搬出来的东西搬进仓房里去,两个人忙着整理没有被火烧的东西,谁都没有心思睡觉了。 还有一件事情更麻烦,原本田黑翠住在秦俊鸟的事情除了他和苏秋月没有别人知道,救火时那些来救火的人已经看到田黑翠了,有的人还向秦俊鸟打听田黑翠是谁,栗子沟村离龙王庙村这么近,这个消息肯定能传到刘秃子的耳朵里。 秦俊鸟思来想去,决定不能让田黑翠再在他的家里住下去了,刘秃子迟早会找上门来的,田黑翠要是再在他家里住着的话,很可能会被刘秃子抓回去的。 早晨天一亮,秦俊鸟就对田黑翠说:“黑翠,你不能在我家里住下去了。” 田黑翠听了一愣,说:“为啥,俊鸟哥,昨晚你还对我好好的,现在咋要赶我走啊。” 秦俊鸟说:“不是我想赶你走,昨晚房子一着火,来了那么多人救火,人多嘴杂,你住在我家里的事情肯定会传出去的,刘秃子说不上哪天就会找来的,我这也是为了你好。” 田黑翠一想秦俊鸟说的也有道理,她虽然舍不得秦俊鸟,但是她更不想被刘秃子抓回去。她点点头说:“俊鸟哥,我听你的。” 秦俊鸟说:“你收拾一下,我一会儿带你走山里的小路,大路上肯定会有刘秃子的人,走小路能安全一点儿。” 田黑翠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了一下,其实她也有什么东西,就是拿了几件衣服,这几件衣服还是苏秋月给她的。 田黑翠收拾完后,秦俊鸟已经背着猎枪站在门口等着她了。 田黑翠问:“俊鸟哥,小路好走吗?” 秦俊鸟说:“不太好走,要翻好几道山梁,不过有我在你放心,我一定把你安全地送出去。” 田黑翠笑了一下,说:“俊鸟哥,你对我可真好,将来有一天我一定要好好地报答你。” 秦俊鸟也笑了笑,说:“啥报答不报答的,要是换了别人,我也会这么做的。” 田黑翠说:“那你在前边带路,我跟着你走。” 秦俊鸟说:“你可要跟紧了,山里头有狼,小心把你给叼了去。” 田黑翠一听说山里有狼,脸色一变,随即又恢复了正常说:“俊鸟哥,有你在,就算有狼我也不怕。” 秦俊鸟带着田黑翠向山里走去,山里非常崎岖,田黑翠一开始还能跟得上秦俊鸟的脚步,等翻过了一道山梁之后,田黑翠的体力就渐渐地有些支撑不住了。 在路过一片松林时,田黑翠停下脚步,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喘着气说:“俊鸟哥,我走不动了,我们们停下来休息一下吧。” 秦俊鸟一看田黑翠的确是有些累了,他点点头说:“好吧,我们们就在这休息一会儿,在天黑之前我们们必须得翻过对面的那座山,那座山后面有个破庙,我们们今晚得在那里歇脚。” 田黑翠看了看对面的那座山,皱着眉头说:“这山太高了,我怕我爬不过去。” 秦俊鸟拿起随身背着的一个军用水壶,打开壶盖,喝了几口水,然后把水壶递给田黑翠说:“放心,有我在你一定能爬过去的,先喝口水吧。” 田黑翠接过水壶喝了几口水,又把水壶还给了秦俊鸟,抬起头一脸忧虑地向远处的山峰看了看。 两个人休息得差不多了,秦俊鸟站起身来说:“我们们得走了,要是再不走的话,天黑之前就到不了那个破庙了。” 田黑翠虽然一脸的不情愿,可不得不起身跟着秦俊鸟向对面的那座山走去。 这段通往山顶的山路非常的陡峭险峻,田黑翠几次险些从山上滚落下去,幸好秦俊鸟及时地拉住她,她才没受一点伤。 在秦俊鸟的鼓励和帮助之下,田黑翠和秦俊鸟终于在天黑之前翻过山到了破庙。 进了破庙之后,田黑翠累得几乎都快要虚脱了,她一屁股坐在一个破旧不堪的供桌上,大口地喘着气。秦俊鸟倒是没有觉得太累,他从小就在山里生活,经常翻山越岭,所以已经习惯了。 秦俊鸟一进破庙之后,就来到了破庙的后院,破庙的后院以前是和尚住的地方,所以有很多遗弃不要的生活器具。秦俊鸟找到了一口生锈的大铁锅,又找到了几个破碗。 秦俊鸟将大锅用石头架起来,开始生火烧水,等水开了之后,他又将随身带的大米下到锅里煮粥喝。 粥煮好了之后,秦俊鸟先给田黑翠端了一碗,让喝点儿热粥补充一下体力。 田黑翠接过热粥,用鼻子在粥上闻了一下,笑着说:“真香,我早就饿了,一会儿我得多喝几碗。” 秦俊鸟说:“我身上的包里还有煮好的咸鸡蛋,你拿两个就着粥吃。” 田黑翠说:“我不爱吃鸡蛋,你还是自己留着吃吧。” 秦俊鸟说:“你就是不爱吃也得吃一个,这粥里没放盐,要是不吃咸的东西,你明天哪来的力气去爬山。” 田黑翠说:“那好吧,我吃一个。” 田黑翠吃了一个咸鸡蛋喝了三碗粥,秦俊鸟吃了三个咸鸡蛋喝了五碗粥,就是这样秦俊鸟也只是吃了个半饱。不过由于秦俊鸟出来的匆忙,没带多少吃的东西,更何况他要爬山带太多东西身体也受不了,所以他只能将就一下委屈一下自己的肚子了。 吃完饭后,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秦俊鸟和田黑翠破庙的后院找了一间能住人的房子,秦俊鸟先到灶台前生了火,把屋子的火炕烧热了。 山里寒湿,再加上现在天气寒冷,如果睡凉炕的话人会得病的。 秦俊鸟在破庙里了找了半天,才找到一个破烂不堪的被子,他把被子放到炕上,说:“黑翠,这被子脏了点儿,你就凑合着盖吧,山里头冷,不盖被的话会着凉的。” 田黑翠说:“俊鸟哥,被子给我盖了,你盖啥呀?” 秦俊鸟说:“我是男人,身体比你好,我扛一个晚上没啥。” 田黑翠说:“要不咱们两个人盖一个被子吧。” 秦俊鸟有些为难地看着田黑翠,搓着手说:“黑翠,咱俩盖一个这不太好吧。” 田黑翠板着脸说:“你怕啥,咱俩又不是没钻过一个被窝,就这么定了,咱们两个人盖一个被子。” 秦俊鸟没办法,在田黑翠的坚持下只好跟她盖一张被子睡,幸好田黑翠没有像昨晚那样跟他动手动脚的,秦俊鸟闭上眼睛后很快就睡着了。 这一觉秦俊鸟睡得很香,等到第二天醒来时,秦俊鸟发现自己的怀里正搂着田黑翠,而且更让他心跳加速的是自己的右手正握着田黑翠的一个饱满的肉峰。 田黑翠还没有醒,她的脸颊贴在秦俊鸟的胸膛上,一脸憨态,双手紧紧地抱着秦俊鸟的腰。 秦俊鸟慌忙把手从田黑翠的肉峰上拿下来,昨晚睡觉前他明明记着自己是非常规矩的,可是一觉醒来竟然跟田黑翠搂在了一起,而且自己的手还握着人家的肉峰,这种动人情景他就是做梦也没有梦到过。 秦俊鸟躺在炕上,看着田黑翠的睡态,心想如果不是自己已经娶了苏秋月的话,他一定会让田黑翠当他的媳妇的。 不久之后田黑翠也醒了,当她发现自己搂着秦俊鸟的睡姿之后,也有些不好意思,急忙把手松开,红着脸说:“俊鸟哥,你早就醒啦?” 秦俊鸟说:“没有,我也是刚醒。” 田黑翠说:“那你为啥不叫醒我。” 秦俊鸟说:“我看你睡得挺香的,想让你多睡一会儿。” 田黑翠坐起身来,看着秦俊鸟,笑着说:“你是想让我多抱你一会儿,所以才没叫我醒的吧。” 秦俊鸟连忙解释说:“不是的,看你想哪儿去了,我真是想让你多睡一会儿才没叫醒你的。” 田黑翠冲着他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说:“别以为我不知道,我睡着的时候,你的手一直握着人家的胸脯,都把人家给握疼了。” 秦俊鸟听完,脸立刻就红了,就连耳根子都跟着红透了。他低下头去,不敢去看田黑翠,样子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孩子。 田黑翠笑着说:“你放心,我不会生气的,我的身子别人不能摸,你可以随便摸,其实昨晚你睡着的时候我也偷偷地摸你了。” 秦俊鸟不想再谈论这个话题,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对田黑翠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他坐起来,岔开话茬说:“我去找些木头,一会儿生火做饭,吃了饭我们们还得爬山呢,争取下午赶到牌楼村坐去县里的客车。” 田黑翠说:“正好我有些饿了,我帮你做饭。” 秦俊鸟又用昨晚煮粥的那个大铁锅煮了一锅粥,跟田黑翠就着咸鸡蛋吃了起来。 吃过饭后,两个人又出发了,这次要爬的山坡比较平缓一些,两个人爬了半天,终于到了棋盘乡的另一个村子牌楼村,从牌楼村有直通县里的客运汽车,只要坐上去县里的客车田黑翠也就安全了,因为刘秃子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敢在众人睽睽之下把田黑翠给抓回去。去分享

上一篇   第26章 着火了

下一篇   第28章 同一屋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