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丧门星上门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69章 丧门星上门

眼看着两个人女人就要动手打起来,秦俊鸟急忙拦住燕五柳,劝她说:“五柳,你消消气,这种事情又不是啥光彩的事情,你这么一闹,要是让别人都知道了,你的脸上也不好看啊。” 燕五柳怒气未消地说:“俊鸟,你别拦着我,你看我不打死这个不要脸的骚货。” 秦俊鸟说:“五柳,你就算打死她又能咋样,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你把她打死了也不能解决啥问题啊。” 燕五柳气哼哼地瞪了马晓娥一眼,大声地说:“便宜你这个贱女人了,今天我先放过你一回,下次要是再让我遇到你,看我不把你的脸给撕碎了。” 马晓娥也不甘示弱,梗着脖子说:“别以为我怕你,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汗毛,我就把你送到局子里去,让你把牢底坐穿。” 燕五柳勃然大怒,挥舞着双手就要去打马晓娥,并且破口大骂:“臭婊子,我让你嘴硬,不知死活的狗东西,我今天就让你知道老娘我的厉害。” 马晓娥气势汹汹地冲到燕五柳的面前,双手十指弯成鹰爪的形状,向燕五柳的脸上抓来,想要把燕五柳抓成一个满脸花。 秦俊鸟这时慌忙把燕五柳拉到一边,用身体把两个人隔开,以免两个人交上火。 秦俊鸟看了一眼天色,压低声音说:“五柳,眼看着天就要黑了,咱们还是回村里去吧,你跟这种女人较劲是自贬身价,她是啥东西啊,你要是跟她一般见识的话,还不让人笑话啊。” 燕五柳觉得秦俊鸟说的有几分道理,把火气压了压,微微点头说:“好吧,我听你的,不跟这个臭不要脸的女人一般见识,咱们回村里去吧,以后我再找这个骚狐狸算总账。” 秦俊鸟笑着说:“你能想这样就对了,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要是真闹得全乡的人都知道了,对你也没啥好处不是。” 燕五柳冲着马晓娥翻了翻眼睛,故意很大声地吐了几口痰,然后撇了撇嘴,脸上露出一种很轻蔑的表情。 马晓娥冲着燕五柳吐了一口痰,羞恼地说:“别以为老娘怕你,咱们走着瞧,有你哭的那一天。” 燕五柳冷笑了几声,说:“好,那咱们走着瞧,到时候看谁哭。” 秦俊鸟骑上自行车,燕五柳一抬屁股坐到了后面的货架上,秦俊鸟用力一蹬脚蹬骑着自行车走了。 马晓娥看着两个人的背影,跳起脚来一阵痛骂,把燕五柳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一个遍。 秦俊鸟骑着自行车载着燕五柳回到了村子里,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秦俊鸟先把燕五柳送回家,然后一个人回到了家里。 这一天都要把秦俊鸟给累死了,他在铁皮房里跟燕五柳折腾了那么长时间,害得他腰酸背痛的,就跟得了一场大病一样。 秦俊鸟进到自己的房间后,连衣服都没有脱,就一头栽倒在床上睡着了。 到了第二天早晨,秦俊鸟起来后拿着牙刷和水瓢到院子里去刷牙,这时正好看到丁七巧抱着孩子从屋子里走出来。 秦俊鸟笑着说:“七巧姐,你起来啦。” 丁七巧也笑了笑,说:“是啊,你也刚起来吧。” 秦俊鸟说:“七巧姐,昨天我没去酒厂,厂里没啥事情吧?” 丁七巧说:“厂里没啥事情,昨天你干啥去了啊?我咋一天都没有看到你的人影呢?” 秦俊鸟说:“我昨天去了趟乡里,走的时候比较急,忘了跟你打招呼了。” 丁七巧好奇地问:“俊鸟,你去乡里干啥去了?” 秦俊鸟当然不能把燕五柳的事情告诉丁七巧了,他编了一个瞎话说:“没干啥,去见了一个朋友。” 这个时候丁七巧的孩子忽然哭闹了起来,丁七巧哄了哄孩子,可孩子还是哭个不停,两只小手挥舞着,两个小脚乱踢乱蹬的。 丁七巧说:“俊鸟,我不跟你说了,孩子可能是饿了,我去给孩子喂奶了。” 秦俊鸟说:“那你快去吧,别把孩子给饿坏了。” 丁七巧抱着孩子进到了屋子里,秦俊鸟这时也松了一口气,要是丁七巧追问下去的话,他还真不知道该咋自圆其说了。 秦俊鸟刷完牙后,吃了点儿早饭,就跟陆雪霏出了屋子,打算到酒厂去。 就在这时,孟水莲叫住他说:“俊鸟,家里没有酱油了,你晚上回来的时候,顺便到食杂店打二斤酱油回来。” 秦俊鸟说:“我知道了,晚上我去打。” 秦俊鸟说完就跟陆雪霏出了屋子,然后叫上丁七巧,三个人一起去了酒厂。 厂里的事情并不多,秦俊鸟在办公室里几乎睡了一天的觉,昨天他跟燕五柳在铁皮房里弄得有些过度了,秦俊鸟睡了一天还是觉得浑身无力,呵欠连天,打不起精神来。 还不容易到了工人们下班的时间,秦俊鸟让丁七巧和陆雪霏先回家去,他一个人绕道了去了村口冯寡妇的食杂店。 秦俊鸟走进食杂店时,冯寡妇正在低头记账,她听到脚步声后抬头看了一眼,看到是秦俊鸟来了,抿嘴一笑,说:“俊鸟,你咋来了?” 秦俊鸟走到柜台前,笑了笑,说:“我来当然是买东西了。” 冯寡妇放下手中的笔,向货架上的货品看了一眼,说:“说吧,你要买啥东西?” 秦俊鸟说:“我要打二斤酱油。” 秦俊鸟的话音刚落,屋外传来了一个男人沙哑的声音:“老板娘,老板娘,快出来接客啊,有贵客上门了。” 冯寡妇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后,微微地皱了一下眉头,自言自语地说:“这个丧门星咋来了,真是晦气。” 秦俊鸟也听出了这个男人的声音,说话的人正是赵德旺。 门外的脚步声渐渐近了,而且听脚步声还不是一个人。 冯寡妇这时对秦俊鸟说:“俊鸟,你先去后边屋子里坐一会儿,等我把这个冤家打发走了,再给你打酱油。” 秦俊鸟点头说:“那好,我去后边的屋子里了。” 秦俊鸟转身刚走到后边的屋子里,赵德旺就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秦俊鸟躲在后里边屋子的门后,透过门缝悄悄地向食杂店里偷看着,赵德旺就是一头披着人皮的恶狼,冯寡妇又是一个很有姿色的寡妇,秦俊鸟怕赵德旺来找冯寡妇没安啥好心,心里暗自替她捏了一把汗。 而让秦俊鸟想不到的是蒋新龙跟在赵德旺的身后也走进了食杂店,蒋新龙竟然和赵德旺这个强奸犯搅合到一起去了,这让秦俊鸟着实有些感到意外。 赵德旺眯缝着一双色迷迷的眼睛,嬉皮笑脸地说:“月季,几天不见,你又变漂亮了,你都快要把我给馋死了,你啥时候改嫁啊,到时候我好找媒人上门提亲。” 冯寡妇瞪了赵德旺一眼,说:“我啥时候改嫁是我的事情,不过我就是改嫁也不会嫁给你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赵德旺盯着冯寡妇的胸脯看了几眼,说:“这是为啥?难道我不是男人啊?” 冯寡妇没好气地说:“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啥德性,三分好像人七分就像鬼,你就别在这里恶心我了。” 赵德旺振振有词地说:“月季,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咋能以貌取人的,你别看哥哥我丑,可是哥哥我很温柔。” 冯寡妇“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些俏皮话,少跟我油嘴滑舌的,我这里是食杂店,你要是不买东西的话,就给我滚蛋,别在我的眼前晃悠。” 赵德旺笑嘻嘻地说:“月季,我来你这里当然是来买东西的,你别赶我走啊。” 赵德旺的话刚说完,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只见锤子快步走了进来。 赵德旺看到锤子来了,笑着说:“锤子,你来了。” 锤子看了看冯寡妇,说:“德旺舅,你找我来有啥事情啊?” 赵德旺看了一眼蒋新龙,说:“锤子,你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个蒋老板吗?这位就是蒋老板,今天就是他让我把你找来的。” 锤子上下打量了几眼蒋新龙,笑着说:“你就是蒋老板啊?咋这么年轻呢,真是长得一表人才啊。” 蒋新龙伸出手去,微笑着说:“你好,锤子大哥。” 锤子也急忙伸出手去,跟蒋新龙握了握手,说:“蒋老板,你太客气了,你叫我锤子就成了。” 蒋新龙说:“你比我年纪大,我叫你大哥很正常吗。” 锤子挠了挠脑袋,憨笑着说:“蒋老板,你今天找我来有啥事情啊?” 蒋新龙说:“现在先不着急说事情,咱们一会儿边喝酒边细说。” 蒋新龙说完冲着赵德旺使了一个眼色,赵德旺马上会意,说:“月季,你这里都有啥好吃的下酒菜啊?” 冯寡妇说:“我这里有花生米、猪头肉、猪耳朵、香肠,你想要啥呀?” 赵德旺说:“给我一样来点儿,然后用袋子装好,再给我来三瓶好酒,要白酒。” 冯寡妇按照赵德旺说的,把酒和菜用袋子装好。 赵德旺付了钱,拿起酒菜,然后说:“锤子,咱们去村里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有啥话一会儿咱们到酒桌上去说。”去分享

上一篇   第268章 铁皮屋内

下一篇   第270章 钱最实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