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铁皮屋内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68章 铁皮屋内

秦俊鸟认识燕五柳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很了解燕五柳的脾气,她可是说到就能做到的人,秦俊鸟当然不能眼看着她用木棍子戳自己了。 燕五柳现在是被怨恨冲昏了头脑,为了报复王雨来,她啥事情都能干得出来,这个时候秦俊鸟不能跟她硬顶着,只能顺着她的心意来。 秦俊鸟点头说:“好吧,五柳嫂子,我不走了,你快把手里的木棍子扔掉吧,你想咋样就咋样好了,我全都听你的还不成吗?” 燕五柳高兴地说:“这就对了,这种事情可是很多男人做梦都梦不着的好事儿,你看你刚才那个畏畏缩缩的样子,就跟要你的命一样,你要是早答应的话,也就不会有这些事情了,我就没见过你这么不开窍的男人。” 秦俊鸟苦笑了一下,说:“五柳嫂子,我真是不知道该跟你说啥好了,刚才是我不对还不成吗。” 燕五柳把手里的木棍扔到了一边,说:“你啥都不用说了,赶快脱衣服吧,咱们抓紧时间多弄几次,他王雨来可以搂别的女人睡觉,我燕五柳也不是吃素的,我也会找别的男人快活。” 秦俊鸟看了一眼铁皮房子的门,伸手把房门关好,说:“五柳嫂子,你等一下,我先把门闩上,这样能保险一些。” 燕五柳笑了一下,说:“你要是不说,我还把这件事情给忘了,要是一会儿咱们俩亲热的时候,有人突然闯了进来,让他看到了我的身子,那还不便宜他了,还是你想的周到。” 秦俊鸟把铁皮房子的门用木棍闩上,然后用力地推了几下,房门纹丝未动,秦俊鸟这才放下心来。 燕五柳把秦俊鸟拉到沙发旁边,双手搭在秦俊鸟的肩膀上,妩媚地一笑,说:“俊鸟,还是我来帮你脱衣服好了,这种事情不用你动手,你就好好地享受好了,其余的事情都交给我来干。” 秦俊鸟红着脸说:“不用了,五柳嫂子,我自己脱就成了。” 燕五柳说:“俊鸟,还是让我来吧,今天就让我好好的伺候你一回,就像电视里演的那些后妃伺候皇上那样伺候你,保证让你快活得跟神仙一样。” 燕五柳把手伸到秦俊鸟的衣领处,把他的纽扣一个挨着一个地解开,然后把他的外衣脱了,接着又把内衣、裤子、裤衩都一一脱掉了。 很快秦俊鸟就脱得一丝不挂了,秦俊鸟有些害羞地用双手挡住双腿间的隐秘部位,把头低了下去,不好意思去看燕五柳的眼睛。 燕五柳向秦俊鸟的双腿间看了一眼,身子微微地抖动了几下,胸膛高低起伏着。燕五柳轻轻地喘息着说:“俊鸟,不知道你的功夫咋样,一会儿你有啥本事儿就全都使出来吧,让我也知道你到底有大能耐,你可别让我失望啊。” 秦俊鸟这时把头抬了起来,在燕五柳那两个硕大的肉峰上扫了几眼,咽了几口唾沫,说:“男人弄这种事情能耐还不都一样吗,再咋样弄也弄不出啥花样出来。” 燕五柳这时把裤子和裤衩都脱掉了,然后坐到沙发上,把双腿分开,咬着嘴唇说:“俊鸟,你来吧,你想咋样耍弄就咋样耍弄,我受着。” 秦俊鸟看着燕五柳那白嫩丰腴的身子,下身的东西一下子就来了精神,高昂地抬起头来。 秦俊鸟再也按捺不住了,他走到沙发前,双腿跪在沙发上,把燕五柳的两条腿搭在他的肩膀上,双手抱着燕五柳的腰,身子就跟抽动的活塞一样有节奏地动了起来。 燕五柳一开始只是轻声地呻吟着,后来随着秦俊鸟的动作越来越猛烈,她的叫声也越来越大,而且一浪高过一浪,叫得惊天动地的。 秦俊鸟这时慌忙停了下来,伸手捂住燕五柳的嘴,一脸担忧地说:“五柳嫂子,你小声一些,我们们这是在路边,要是让过路人听到了咋办啊?” 燕五柳在秦俊鸟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喘着气说:“咱俩都这样了,你咋还叫我嫂子呢,以后你就叫我五柳好了,你要是再叫我嫂子,我可不饶你。” 秦俊鸟皱了皱眉头,说:“好,我答应你,不过你可得小声一些,你叫的这么大声,会把屋外的人招来的。” 燕五柳满不在乎地说:“你的胆子咋这么小啊,我都不怕你怕啥,这里附近没啥人,不会有人来的,你就放心地弄好了,用不着怕东怕西的。” 秦俊鸟没好气地说:“你要是再这样扯着嗓子喊,我可停下来不弄了,人家别人弄这种事情都是悄悄的,你倒好叫的就跟大喇叭广播一样,好像生怕别人听不到。” 燕五柳看到秦俊鸟有些不高兴了,急忙说:“好了,我答应你就是了,你快弄吧,你刚把我的火给拱上来了,你这就停电了,我都要难受死了。” 秦俊鸟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调整了一下身体的姿势,笑着说:“好了,我这就来了,一会儿你就不难受了。” 燕五柳急不可耐地说:“俊鸟,你快一点儿,别磨蹭了,都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说笑。” 秦俊鸟又动了起来,不过他还是有些提心吊胆的,生怕燕五柳再大声喊叫出来。 燕五柳把双腿夹得紧紧的,竭力地配合着秦俊鸟的动作,不过秦俊鸟因为心里有压力,没动多长时间就败下阵来了。 秦俊鸟伏在燕五柳的身子上“呼哧”“呼哧”粗气,虽然他对自己刚才的表现很不满yi,不过能马马虎虎应付燕五柳就成了。 燕五柳这时推了秦俊鸟几下,说:“俊鸟,你咋了,刚才你还生龙活虎的呢,现在咋就不成了呢,你别歇着,我刚有了一点儿感觉,你继续弄。” 秦俊鸟苦着脸说:“五柳,我累了,刚才我那么卖力气,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你就让我喘口气吧。” 燕五柳说:“俊鸟,现在不是歇着的时候,你再加把力气,趁热打铁,让我好好地痛快一回。” 秦俊鸟摇了摇头,说:“五柳,你咋这么厉害啊,我这样拼命都喂不饱你,再弄下去我这条小命就得交待在你的肚皮上了,你还是饶了我吧。” 燕五柳说:“你要是不听我的话,我可就要大声喊了,到时候把外边的人招来,你可别怪我。” 秦俊鸟慌忙从燕五柳的身上爬起来,不太情愿地说:“你别喊,我听你的话还不成吗,从现在开始你让我咋弄我就咋弄,你不让我停我就不停。” 秦俊鸟没有办法,只好又硬着头皮动了起来。直到燕五柳心满yi足了,秦俊鸟才停了下来。 后来秦俊鸟都不记得自己到底跟燕五柳弄了几次,等到他从燕五柳的身上下来的时候只觉得头重脚轻浑身无力,就跟喝醉酒了一样。 燕五柳帮着秦俊鸟把衣服穿好,然后把自己的衣服也穿上,一脸满足地说:“俊鸟,你再陪我去一趟乡里吧?” 秦俊鸟不解地问:“你还去乡里干啥啊?我看我们们还是回村里吧,这时候也不早了,眼看着就要天黑了。” 燕五柳说:“你忘了我的自行车还在那个贱女人的旅馆门口呢,那辆自行车是我跟别人借的,明天我还得还给人家呢。” 秦俊鸟说:“你看我这记性,我咋把自行车的事情给忘了呢,好吧,我陪你去取自行车。” 秦俊鸟和燕五柳出了铁皮房子,一路向乡里走去,等两个人到了迎宾旅馆的门口时已经是黄昏时分了。 自行车还停在旅馆的门口,秦俊鸟走过去推起自行车刚要骑上,就在这时马晓娥推门从旅馆里走了出来。 燕五柳看到马晓娥走了出来,怒气冲冲地走到马晓娥的面前,愤然说:“王雨来那个王八蛋呢?” 马晓娥有些心虚地看着燕五柳,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意,说:“他早就走了,你走后不久他就走了,他说怕你出啥事情,回家去找你了。” 燕五柳这时忽然抬起手,重重地扇了马晓娥一个耳光,咬牙切齿地说:“臭婊子,你给我记住,我不会就这么放过你的,这笔账我以后跟你算。” 马晓娥捂着被燕五柳打过的半边脸,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她抽咽着说:“你为啥打人啊?你还讲不讲道理?” 燕五柳冷笑了几声,说:“你说我为啥打你,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竟敢勾引我男人,我打你都是轻的,惹急了我,我一把火烧了你这个骚哄哄的狐狸窝。” 马晓娥气愤地说:“你也太欺负人了,你有啥证据说我勾引你男人?你没真凭实据的,可不能乱往我的身上泼脏水。” 燕五柳冲着马晓娥的脸上啐了一口,瞪着眼说:“我亲眼看到你坐在我男人的大腿上了,你还不承认,我看你的脸都让狗给舔去了。” 马晓娥顿时火冒三丈,她张开双手向燕五柳扑过来,气急败坏地说:“臭娘们,你也太欺负人了,今天我跟你拼了。” 燕五柳也捋胳膊挽袖子,愤怒地说:“你这个千人骑万人跨的贱货,还敢跟我动手,看我不打死你这个专门勾引男人的狐狸精。”去分享

上一篇   第267章 被逼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