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被逼无奈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67章 被逼无奈

秦俊鸟慌忙向路上张望了几眼,幸好这个时候路上没有啥行人,没人听到他们两个人说的话。 秦俊鸟苦口婆心地说:“五柳嫂子,我知道你现在恨死那个王雨来了,所以想报复他,可你不能用这种办法报复他啊,这样对你自己一点儿好处都没有,你可要想清楚啊。” 燕五柳说:“俊鸟,我啥都想清楚了,女人这一辈子不能太苦了自己,不能把心思全都放在孩子和过日子上边,过去我没想明白这个道理,现在我想明白了,这女人该乐呵的时候就要乐呵,该享受的时候就要享受,不能太委屈自己了。”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我还想劝你几句,王雨来找野女人胡搞是他混蛋,可你不能自暴自弃啊,你家里还有孩子,这日子还得过不是。” 燕五柳这时忽然抓住秦俊鸟的胳膊,身子微微地颤抖着说:“俊鸟,你啥都不用说了,我是心甘情愿地把身子给你,我已经想好了,王雨来既然已经跟那个姓马的狐狸精好上了,我也就没必要给他守着这个身子了,身子是我自己的,我想跟哪个男人好就跟那个男人好,只要我愿意就成。” 秦俊鸟急忙说:“五柳嫂子,我看咱们还是回村里去吧,我知道你现在心里难受,等一会儿回到村里你的气也就消了,你一个人出来这么长时间了,你就不担心你那两个孩子啊。” 燕五柳的手抓得牢牢的,生怕秦俊鸟跑了,她抿嘴笑了一下,说:“昨晚我就把两个孩子送回娘家去了,孩子有他们的姥姥照看着,不用我担心。” 秦俊鸟现在是有苦说不出,早知道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就不跟燕五柳一起来乡里了,可是到了这个时候就算后悔也没用了,眼下最紧急的事情就是赶紧脱身,要是再耽搁下去他就走不了了。 秦俊鸟想到这里,找了一个借口说:“五柳嫂子,我酒厂里还有一些事情等着我去处li,咱们还是回去吧,我酒厂里的事情很重要,耽误不得。” 秦俊鸟说完就想把燕五柳的手从他的胳膊上拿开,可是燕五柳的双手死死地抓着秦俊鸟的胳膊,秦俊鸟试了好几次,都没能把燕五柳的双手从他的胳膊上拿开。 燕五柳的眼圈变得通红,颤抖着声音说:“俊鸟,我知道你是在说假话骗我,你要是就这么走了的话,我现在就脱光了衣服,要是有哪个男人从这里路过,我就把他拉过来,随便让他折腾我。” 燕五柳说着就伸手把外衣的纽扣全都解开了,随即就把外衣脱掉了,露出了里面的白色带蓝色碎花的贴身背心,她那两个高耸浑圆的肉峰都快要把背心给撑破了,脖子下边那片白花花的皮肤在太阳的照射下愈发显得刺眼,看得秦俊鸟的身上下一阵燥热。 秦俊鸟把目光从燕五柳的胸口移开,脸上滚烫地说:“五柳嫂子,你快把衣服穿好,这要是让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把你咋样了呢。” 燕五柳又从新把衣服披上,说:“俊鸟,反正现在这里也没啥人,就算咱们有啥事情,你不说我不说,没人会知道的,你不用害怕。” 秦俊鸟苦着脸说:“那也不成,五柳嫂子,你现在是被猪油蒙了心了,我不能干这种事情,你就别逼我了。” 燕五柳挺了一下她那丰满诱人的胸脯,笑着说:“俊鸟,我知道你脸皮薄,不好意思,你不用有啥负担,你就把我当成你媳妇好了,你跟你媳妇在一起咋亲热的,就跟我咋亲热。” 秦俊鸟哭笑不得地说:“五柳嫂子,我咋能把你当成我的媳妇呢,那样一来不就乱套了吗,这可使不得啊。” 燕五柳有些不耐烦地说:“俊鸟,你就别扭扭捏捏的了,要说你也是过来人了,有啥不好意思的,我都跟你磨了半天的嘴皮子了,你咋还油盐不进呢,这要是换了别的男人,早就跟那饿狼似的扑上来了。” 秦俊鸟还想说话,燕五柳这时推了推铁皮房子的门,铁皮房子的门没有上锁,她很容易就把铁皮房子的门给推开了。 燕五柳也不管秦俊鸟愿意不愿意,就生拉硬拽地把秦俊鸟拉进了铁皮房子里,然后她回手就把铁皮房子的门给关上了。 秦俊鸟向四处看了看,铁皮房子里面的面积不算太大,也就只有农村里民房的半间房子大小,铁皮房子的地上横七竖八地放着一些木头竹竿之类的东西,屋子的东北角还放着一个暗红色的单人沙发,不过沙发上落满了灰尘,而且有些破旧不堪的。 燕五柳在地上捡了几张报纸,用手轻轻地掸了几下,把报纸上的灰尘都掸掉了,然后将报纸铺到了沙发上。 秦俊鸟站在原地看着燕五柳把这些事情干完,他当然知道燕五柳的用意了,这屋子里没炕又没床,她是想把单人沙发当炕。 燕五柳这时冲着秦俊鸟表情暧昧地笑了笑,双眼中摇曳着春情,她说:“俊鸟,你还站在那里发啥呆呢,都这个时候了,你咋还跟个木头桩子一样。” 秦俊鸟急忙向后退了几步,身子靠在了门板上,一脸不情愿地说:“五柳嫂子,这不合适,我看还是算了,我们们两个人都是成了家的人,做事情不能由着性子里,先得为家里人着想一下。” 燕五柳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把披在肩头的外衣拿下去,微笑着说:“俊鸟,我知道我没有你媳妇年轻,也没有你媳妇好看,可是我今天就想把身子白给你,以后你要是想要我的身子的话,我也给你,你啥时候想要都成,我保证不会拒绝你的。” 秦俊鸟万分无奈地说:“五柳嫂子,你要我咋说才好呢,我不能做对不起我媳妇的事情,我要是真跟你干了那种事情了,你也不好好想一想,那我跟王雨来还有啥不一样了。” 燕五柳说:“你跟王雨来当然不一样了,王雨来比你老,他就是个该死的混账王八蛋,你不一样,你又年轻,又比他有钱,你比他好多了,我把身子给了你也不枉我当一回女人。” 秦俊鸟愁眉苦脸地哀求说:“五柳嫂子,我对你从来都没有啥非分之想,我实在是没法跟你弄那种事儿,你就饶了我吧。” 燕五柳“扑哧”一笑,说:“这有啥没法弄的,这种事情我懂,你们男人有的时候得需要我们们女人刺激一下才行。” 燕五柳说完就把外衣放到了沙发上,然后伸手把紧贴在身上的背心也脱了,她那两个雪白饱满的肉峰也随即呈现在了秦俊鸟的眼前,两个圆滚滚的肉峰随着燕五柳的动作微微地颤动着,就连皮肤下那淡青色的血管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的。 秦俊鸟的心跳顿时就开始加速,一股热血直冲脑门和小腹,浑身上下更是火烧火燎的。 燕五柳这时慢慢地站起身来,媚声说:“俊鸟,你觉得我的身子咋样,你还满yi吗?虽然我生过孩子,不过我跟那些没生过孩子的女人比过,我的身子一点儿也不比她们的差。” 秦俊鸟眼神直勾勾地看着燕五柳光溜溜的上身,脑子里一片空白,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咋办好了。 燕五柳扭动着腰肢走到秦俊鸟的面前,轻咬着嘴唇说:“俊鸟,你还看啥呀,我的身子就在眼前,你伸手就能摸到,剩下的事情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秦俊鸟这时才缓过神来,他急忙摆了摆手,说:“五柳嫂子,你快把衣服穿上吧,你这样子也太不像话了。” 燕五柳有些不太高兴地说:“俊鸟,你就别端着了,我都脱成这样了,你也把衣服脱了吧,别磨磨蹭蹭的。” 秦俊鸟这时有些左右为难,他一把拉开铁皮房子的门,说:“五柳嫂子,我先走了,你也早点儿回家吧,这种事情做不得,我是为你好。” 燕五柳看秦俊鸟要走,马上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眼中含着泪水说:“俊鸟,你今天要是敢离开这里的话,我就一棍子把自己戳死。” 秦俊鸟有些无可奈何地看着燕五柳,叹了口气说:“五柳嫂子,你这又是何必呢,你快把棍子放下,你要是把自己给弄伤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燕五柳语气非常坚决地说:“俊鸟,你可要想好了,今天你要是跟我好了,你舒坦了,我也出了心里的这口恶气,咱俩都得了好处了,你要是走了的话,我就把自己给废了,反正我也生过孩子了,我啥都不在乎了。” 秦俊鸟只好又把铁皮房子的门关上,说:“五柳嫂子,你这是干啥呀,你咋能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呢,你听我的话,快把棍子给扔了。” 燕五柳不仅没有扔掉手中的棍子,反而一把拉掉自己的裤子,里面露出了贴身的花裤衩,她用棍子对着自己两腿间的部位比划了几下,用一种警告的口气说:“俊鸟,我可不是在跟你开玩笑,我说的都是真话,你前脚走,我后脚就动手,我绝不含糊。”去分享

上一篇   第266章 夫妻反目

下一篇   第268章 铁皮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