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夫妻反目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66章 夫妻反目

王雨来把脸一沉,用警告的口气说:“五柳,你看你像个啥样子,在外人面前哭哭啼啼吵吵闹闹的,你就不嫌害臊啊,你要是再这样胡搅蛮缠的话,我可就要翻脸了。” 燕五柳用力地把王雨来的手甩开,不甘示弱地说:“王雨来,嘴长在我身上,我想说就说,我想骂就骂,你就是翻脸我也不怕。” 王雨来捋胳膊挽袖子,气势汹汹地说:“我看你是疯了,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你现在就跟我回家去,看我咋样收拾你。” 燕五柳的情绪变得更激动了,她怒声说:“王雨来,有能耐你就弄死我,要不然我今天跟你没完,你这个丧尽天良的狗东西。” 王雨来气急败坏地说:“臭娘们,我看你是给脸不要脸,你马上给我滚回家里去,别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 燕五柳委屈地说:“我不走,你今天就是把我打死我也不走,我看你能咋样。” 秦俊鸟一直在旁边冷眼看着,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因为这是燕五柳和王雨来夫妻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他一个外人根本没有资格插手,也不好多说话。 王雨来高高地把手抬起来,瞪大眼睛说:“臭娘们,看我不打死你,跟你好说好商量你听不进去,还敢跟我叫板,我看你就是欠揍。” 燕五柳把脸送到王雨来的面前,流着眼泪说:“你打啊,我让你打,你有种就把我打死,你要打不死我,你就不是男人。” 王雨来被燕五柳的话给彻底激怒了,他骂骂咧咧地说:“臭娘们,这可是你让我打的,你可别怪我。” 王雨来的话刚说完,抬起来的那只手猛然往下一落,就冲燕五柳的脸打了过来。 秦俊鸟看到王雨来动手要打燕五柳,急忙伸手抓住王雨来的手腕,大声地说:“雨来大哥,你这是干啥,你有话说话,咱能动手打人呢,五柳嫂子可是你的媳妇啊。” 王雨来白了秦俊鸟一眼,口气生硬地说:“这是我家里的事情,你一个外人少管闲事儿,你快把我的手放开,要不然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秦俊鸟没有松手,他强忍着怒火说:“这事情是跟我没啥关系,可是你也不能打人啊,你有没有想过,你要是把五柳嫂子打伤了咋办,她跟你结婚这么多年了,你咋一点儿情分也不念呢。” 王雨来撇着嘴,大放厥词说:“她是我媳妇,我愿意打就打,我愿意骂就骂,就是天王老子也管不着,更别说你了,你算哪根葱啊,赶紧把手松开,要不然我可要对你不客气了。” 秦俊鸟真想狠狠地暴打这个王雨来一顿,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搞破鞋被他媳妇逮到了,他不仅一点儿愧疚的意思都没有,反而还理直气壮的,就好像他做的事情是光明正大的事情一样。 秦俊鸟冷冷地说:“你就是对我不客气,我也不会让你打五柳嫂子的,这事情本来就是你不对,你不能不讲道理。” 王雨来蛮横地说:“老子今天就不讲道理了,你能把老子咋样,别自找不痛快。” 燕五柳这时接话说:“俊鸟,你不用拦着他,你就让他打好了,像他这种男人除了会欺负自己的媳妇还有啥能耐。” 王雨来冲着秦俊鸟翻了翻眼睛,说:“小子,你听到了没有,是这个女人自己犯贱,愿意让我打她,你就别替她强出头了。” 燕五柳气愤地说:“王雨来,你这个畜生,你在外边野找女人搞破鞋,我就去找野男人,我给你戴一百顶绿帽子,让你当活王八。” 王雨来这时候突然抬起脚,对着燕五柳的左边胯骨处重重地踢了一脚,破口大骂:“你这个不要脸的骚货,我看你敢给我戴绿帽子,我他妈的弄死你,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我看谁敢碰你,我一刀骟了他。” 燕五柳被王雨来踢得身子“噔”“噔”向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秦俊鸟见状急忙放开王雨来的胳膊,快步走到燕五柳的面前,伸手把燕五柳拉了起来。 燕五柳绝望地看着王雨来,泪流满面地说:“王雨来,你竟然敢踢我,咱俩的情分今天彻底断了,我现在就出去找男人,我找一百个一千个男人,你看我敢不敢给你戴绿帽子。” 燕五柳说完转身跑出了旅馆,秦俊鸟怕燕五柳想不开,会出啥意外,紧跟着追了出去。 燕五柳跑出旅馆后一路向东边狂奔而去,秦俊鸟跟燕五柳的身后边追边说:“五柳嫂子,你等等我,我有话要跟你说。” 可是不管秦俊鸟咋说,燕五柳就是不停下来,反而加快了脚步。 秦俊鸟没有办法,只好跟在燕五柳的身后紧追不舍,很快两个人就跑到了一个小山坡前,这个时候燕五柳的体力有些不支了,速度也渐渐地慢了下来。 小山坡的后面有一个绿色的废旧铁皮房子,燕五柳跑到铁皮房子的门口就跑不动了,她停下脚步,弯下腰去,双手捂着胸口,“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秦俊鸟跑到燕五柳的面前也停了下来,他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满脸通红,脸上全是汗水。 秦俊鸟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说:“五柳嫂子,你别跑了,你听我说几句话好不好。” 燕五柳走到铁皮房子的门前,把身子靠在铁皮房子的门上,表情悲伤地说:“俊鸟,你啥都不用说,我现在啥都不想听。” 秦俊鸟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说:“五柳嫂子,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无论是谁遇到这种事情心里都会非常难过的,我知道我现在说啥都白费,我只想跟你说一句,不管咋样,你都要保重自己的身体。” 燕五柳眼中含着泪水说:“我跟王雨来那个挨千刀东西结婚这么多年,我跟他一心一意过日子,给他生儿育女,他今天竟然为了一个野女人用脚踢我,我真是白跟他过了这么多年,我当时真想一头撞死。” 秦俊鸟劝慰燕五柳说:“五柳嫂子,你可千万别这么想,你为他那种男人去死根本不值得,再说你要是死了的话,你那两个孩子可咋办啊。” 燕五柳抽泣了几声,说:“要不是为了两个孩子,我早就跟王雨来那个王八蛋拼命了。”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事情到了这一步,你要想开一些,可不能钻牛角尖。” 燕五柳说:“王雨来这个没良心的畜生,他这么对我,我不会让他有好日子过的,他背着我跟野女人乱来,我就去找野男人,我要找的比他还多。” 秦俊鸟急忙说:“五柳嫂子,你可不能这样干,那会毁了你的。” 燕五柳说:“我咋不能那样干,就许他王雨来睡女人,难道就不许我睡男人吗?”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你这样做只能害了自己,也会害了孩子的,你就算再恨那个王雨来,也不能自己糟践自己啊。” 燕五柳说:“我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心里的这口气憋得难受,我一定要出这口恶气不可。” 秦俊鸟说:“你现在可不能因为一时冲动干这种傻事儿,将来你肯定会后悔的。” 燕五柳用手擦了擦眼泪,态度坚决地说:“我没啥可后悔的,事情到了这一步都是王雨来那个混蛋逼的,是他先对不起我的,就别怪我无情了。”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你一定要冷静,要想清楚事情的后果啊。” 燕五柳冷笑了几声,说:“啥后果不后果的,我现在啥都不愿意想了,我就想找个男人好好地快活一些,常常这偷汉子到底是个啥滋味。”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你有没有想过,你要是真那样干了,那你跟那个王雨来有啥区别了,你可不能因为一时赌气,就做下悔恨一辈子的事情啊。” 燕五柳这时挺了挺她那丰满傲人的胸脯,伸手理了理额头上的碎发,眼神有些迷离地看着秦俊鸟,用一种挑逗的语气说:“俊鸟,你觉得我咋样,你想不想跟我快活一下,你要是想的话,我现在就脱衣服,你想咋样就咋样,我都依着你。” 燕五柳说完就解开了衣领处的衣扣,要把衣服脱掉。 秦俊鸟急忙抓住燕五柳的手,向左右看了看,说:“五柳嫂子,你不能这样,” 燕五柳眼睛直直地盯着秦俊鸟,胸膛起伏地说:“俊鸟,你是不是嫌弃我生过孩子,年纪比你大,所以看不上我啊?”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我不是那个意思,这里是路边,你要是在这里脱衣服的话,让路过的人看到了可咋办啊?” 燕五柳向四处看了看,抿嘴说:“你有的有道理,弄这种事情咋好在路边呢,那我们们找个没人的地方吧。”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你误会我的话了,我……” 不等秦俊鸟把话说完,燕五柳忽然站起身来,把脑袋趴在铁皮房子的窗户上向屋子里看了看,只见屋子里空无一人,地面上乱糟糟的,看样子这个铁皮房子已经闲置很久了。 燕五柳说:“俊鸟,我看这铁皮房子里正好没人,咱们到里边去吧,今天你想咋样快活就咋样快活,我这身子任凭你耍弄。”去分享

下一篇   第267章 被逼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