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嫁个白眼狼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65章 嫁个白眼狼

秦俊鸟和陆雪霏离开了冯寡妇的食杂店,两个人回到家里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这个时候孟水莲已经睡下了,秦俊鸟推门进了自己的屋子,陆雪霏也上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秦俊鸟在屋子里看了一会儿电视,不过电视里演的是啥东西他却一点儿都没有看进去,他的脑子里一直在想着小树林里的事情。 秦俊鸟有些不太放心燕五柳,从赵德旺的嘴里听说了她男人和那个叫马晓娥的女人的事情后,燕五柳的情绪就有些不对头。秦俊鸟很想去燕五柳的家里看看,可是他转念一想,现在都天黑了,他这个时候跑到燕五柳家里去不太好,还是明天再去比较好。 到了第二天早晨,秦俊鸟吃过了早饭,跟孟水莲打了一声招呼,就出了家门向村子里走去。 秦俊鸟来到燕五柳家的大门前,燕五柳家的大门敞开着,看样子燕五柳应该在家里面。 秦俊鸟迈步刚要进院子,这时燕五柳正好推着一辆自行车从院子里出来。 燕五柳一看秦俊鸟来了,停下脚步问:“俊鸟,你咋来了?”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我昨天一晚上一直都在为你担心,所以今天过来看看你,你没啥事情吧?” 燕五柳一脸感激地说:“俊鸟,我挺好的,你不用为我担心,我活到现在啥事情都经历过了,没啥事情是我承受不了的。” 秦俊鸟看了一眼燕五柳推着的自行车,好奇地问:“五柳嫂子,你这是要干啥去啊?” 燕五柳迟疑了一下,咬牙切齿地说:“我要去乡里找那个挨千刀的王雨来,我要找他算账。” 王雨来就是燕五柳的男人,要说这王雨来也算是一表人才,脑袋瓜子也灵通,而且还是村里的会计,能写会算的。不过这个王雨来也有个不大不小的毛病,就是心眼太小,整天疑神疑鬼的,燕五柳要是跟别的男人多说一句话,或是冲着别的男人笑了一下,他都会嫉妒,因为这种事情他和燕五柳没少吵架。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我可千万别听信那个赵德旺的话,你男人咋会是那种人呢,赵德旺他就是想挑拨离间,让你们两口子不得安宁,这个缺德的狗东西,下次要是让我再遇见他,你看我咋收拾他,我非打得他满地找牙不可。” 燕五柳苦笑着说:“俊鸟,你不用安慰我了,我知道你是好意,那个马晓娥我早就知道,她和那个挨千刀的王雨来是中学同学,两个人曾经在一起谈过对象,后来因为那个马晓娥的家里人反对,他们两个人就分开了。” 秦俊鸟说:“这么说你早就知道王雨来和马晓娥的事情了。” 燕五柳点了点头,说:“那个马晓娥原来嫁了一个村长的儿子,后来她跟那个村长的儿子离婚了,就自己一个人到乡里开了这个迎宾旅馆,王雨来听说了这件事情后就经常往乡里跑,一开始我还蒙在鼓里,后来有些风言风语传到了我的耳朵里,我一直想把这件事情弄个明白,可是一直没有找到好的机会,这次正好是个机会。” 秦俊鸟想了一下,给燕五柳泼凉水说:“五柳嫂子,就算你去了又能咋样,这俗话说的好,捉贼捉赃捉奸捉双,你又没啥确凿的证据,你男人要是给你来个死不认账,你不是白费力气吗。” 燕五柳的眼圈一红,眼睛有些湿润地说:“我想好了,不管用啥办法,我一定要把王雨来和那个狐狸精堵在被窝里,到时候他们就是想不承认也不行。”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你还是再好好地想一想,这件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弄不好你这个家可就毁了,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你那两个孩子着想啊。” 燕五柳说:“俊鸟,你不用劝我了,我已经下定决心了,大不了我跟王雨来那个没良心的东西离婚,到时候我带两个孩子回娘家,我就是吃糠咽菜也会把孩子拉扯大的。” 秦俊鸟看燕五柳的态度这么坚决,也不好再说啥了,叹了口气说:“好吧,五柳嫂子,既然你一心要去乡里,那我陪你去吧。” 燕五柳说:“俊鸟,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能解决,你跟这件事情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你还是别去了。”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你就让我去吧,谁让我碰到这件事情了呢,到时候你要是遇到啥意外的话也有个照应。” 燕五柳想了想,说:“好吧,既然你坚持要去的话,我也不拦着你。” 秦俊鸟说:“那好,你把自行车给我,我载着你去乡里。” 燕五柳把自行车交给了秦俊鸟,秦俊鸟骑车载着燕五柳直奔乡里而去。 两个人到了乡里后很快就找到了迎宾旅馆,乡里一共也没有几家旅馆,而是都是在乡里唯一的一条街道两边,所以找起来很容易。 要说这棋盘乡原来是一个偏僻闭塞的地方,一家旅馆都没有,后来乡里通了公路,外边的客商进来的人多了,而且很多客商都是来收山货的,因为要在乡里住宿吃喝,所以就把乡里的经济给带动起来了,很多有经济头脑的乡里人瞅准机会在乡里的街道两边开了旅馆饭店,主要就是为了挣那些来收山货的客商的钱。 秦俊鸟把自行车停在迎宾旅馆的门口,然后和燕五柳一起走进了迎宾旅馆。 迎宾旅馆的门口有一个柜台,柜台后坐着一男一女两个人,秦俊鸟不认识那个女人,不过那个男人他可认识,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燕五柳的男人王雨来。 女人看样子有三十多岁,她正坐在王雨来的大腿上吃瓜子,王雨来一只手搂着女人的腰,另一只手摸着女人的大腿,两个人亲密的样子就跟年轻人谈恋爱一样。 要说这女人的模样长得倒是挺勾人的,一双大大的杏核眼,睫毛长长的,眼角眉梢带着撩人心弦的春情,看人一眼都能把人的骨头给看酥了,想必这个妩媚的女人就是马晓娥了。 女人看到秦俊鸟和燕五柳走了进来,急忙从王雨来的腿上站起来,笑呵呵地说:“两位,想住店啊?” 燕五柳没有说话,而是瞪大眼睛冷冷地看着王雨来,她的身子在不停地抖动着,双手紧握拳头,满脸都是怒容。 王雨来没想到燕五柳会突然走进来,他的脸色顿时大变,眼神慌乱,不敢直视燕五柳,脸上的表情就跟小偷看到了警察一样。 王雨来冲着马晓娥挤了挤眼,又努了努嘴,示意她赶紧走开。 马晓娥并不认识燕五柳,也没有领会王雨来的意思,她有些不解地看着王雨来,皱着眉头说:“雨来,你这是干啥呢,挤眉弄眼的,你是不是撞邪了啊?” 王雨来故意大声咳嗽了几声,有些尴尬地说:“马老板,你可别胡说,我啥时候跟你挤眉弄眼了。” 马晓娥一脸困惑地说:“雨来,你这是咋了,刚才你还好好的,现在咋还说上胡话了。” 燕五柳这个时候终于忍耐不住了,她愤怒地大声质问:“王雨来,你不是人,你竟然在外边跟别的女人胡搞,你还有没有良心?你对得起我和孩子吗?” 燕五柳的问话把马晓娥吓了一跳,马晓娥立刻就明白了王雨来和燕五柳的关系,她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燕五柳,手里的瓜子顿时撒了一地。 王雨来干笑了几声,有些心虚地说:“五柳,你咋来了?” 燕五柳冷笑着说:“你说我咋了,我要是不来的话,咋能看到你和这个狐狸精的丑事儿,你现在还有啥话说。” 王雨来不停地搓着双手,硬着头皮狡辩说:“五柳,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千万别误会,我刚才是跟马老板开玩笑呢,不信你问马老板。” 燕五柳说:“我一点儿也没误会,你和这个姓马的女人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你别想说这些话骗我。” 王雨来依然嘴硬地说:“五柳,我没有骗你,我和马老板真的啥事情都没有,你别听别人瞎说,咱们做夫妻这么多年,你咋就不能相信我呢。” 燕五柳说:“王雨来,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你背着我在外边跟别的女人乱来,现在还死不承认,你根本就不是男人,你就是个畜生。” 王雨来看了秦俊鸟一眼,脸色非常难看地说:“五柳,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有啥话咱们还是回家去说吧。” 燕五柳说:“我不回去,我今天就要把你和这个狐狸精的事情宣扬出去,我要让全乡的人都知道你们干的好事儿,你们这对挨千刀的狗男女。” 王雨来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他从柜台里走出来,拉起燕五柳的胳膊,没好气地说:“燕五柳,你这是干啥呢,你还让不让人家马老板做生意了,咱们回家去,到了家里,你想咋骂我都成,就是不能骂人家马老板,人家是无辜的。” 燕五柳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她抽泣着说:“王雨来,你这个王八蛋,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护着这个女人,我当初真是瞎了眼了,才嫁给你这个没良心的白眼狼。”去分享

下一篇   第266章 夫妻反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