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兽性发作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63章 兽性发作

赵德旺走到燕五柳的面前,眯缝着眼睛看着她高耸丰满的胸脯,说:“五柳,你男人都是那么大的人了,你不用为他担心,我给他找的地方有吃有喝的,他过的快活着呢,过几天他就会回来的,你就耐心等上几天好了。” 燕五柳表情厌恶地瞪着赵德旺,说:“赵德旺,你别拿这些鬼话糊弄我,我赶快告诉我男人现在在啥地方,我可没工夫跟你磨牙。” 赵德旺嬉皮笑脸地说:“你要是真想知道你男人在啥地方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不过你得让我亲几口,我一看到你这张勾人的小脸蛋,就眼馋得要命。” 燕五柳非常恼火地说:“赵德旺,你这个流氓,你嘴巴放干净点儿,你要是再敢说这些不三不四的话,我可要跟你翻脸了。” 赵德旺说:“五柳,你别这样吗,我不过是跟你说几句笑话而已,你咋还当真了呢。” 燕五柳没好气地说:“赵德旺,你别叫我‘五柳’,我听着恶心。” 赵德旺死皮赖脸地说:“五柳,你别生气吗,我就是想跟你好好说说话,叫你‘五柳’这样听起来不是显得亲切吗?” 燕五柳双手叉腰,冷冷地说:“赵德旺,你跟你啥关系都没有,你少跟我套近乎,你也不看看自己是啥东西,‘五柳’也你叫的吗。” 赵德旺嘿嘿一笑,说:“五柳,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不管咋说我也看过你的身子了,你咋能说我跟你啥关系都没有呢,我想这个世上除了你男人看过你身子,也就是我看过你的身子了吧,要是说起来,我跟你的关系仅次于你跟你男人的关系。” 燕五柳愤怒地说:“赵德旺,你这个流氓,把你的臭嘴给我老实闭上,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看我不把你的嘴给撕烂了。” 赵德旺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不怀好意地说:“五柳,你的身子可真好看啊,又白又嫩的,真是让人大饱眼福啊,看得我直流口水。” 燕五柳被气得脸色铁青,她把银牙咬的咯咯作响,火冒三丈地说:“赵德旺,你要是再敢提起你偷看我洗澡的事情,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当泡踩,把你的舌头割下来喂狗。” 赵德旺说:“五柳,现在也没有别人在旁边,我说说怕啥,我看都看过了,我说说也没啥大不了的,你不要生气吗,气大会伤身的。” 燕五柳说:“赵德旺,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我看你把我找来就没安啥好心,我走了,要是三天之内我还看不到我男人回来的话,我就跟你拼了。” 燕五柳说完转身地向树林外走去。 赵德旺一看燕五柳要走,急忙伸手拉住燕五柳的一条胳膊,说:“五柳,你别走啊,你男人把我打伤了,这事情还没解决好呢,你咋能走呢。” 燕五柳挣扎了几下,想把赵德旺的手甩掉,不过赵德旺的手抓的死死的,燕五柳费了好大的力气,也没能把胳膊从赵德旺的手里挣脱出来。 燕五柳气喘吁吁地说:“赵德旺,你爱咋样就咋样吧,这事情我不管了,你去找我男人吧,是他动手打的你,你有啥能耐就冲着他使好了。” 赵德旺色迷迷地看着燕五柳的脸蛋,说:“五柳,其实这件事情很好解决,只要你让我好好地痛快一下,我和你男人的事情就一笔勾销,你看咋样?” 燕五柳顿时勃然大怒,厉声说:“赵德旺,你到底是不是人,这种不要脸的话你也能说出口,你跟你说明白了你想都别想,你是不会让你碰我一根手指头的。” 赵德旺说:“五柳,只要你跟了我,我保证让你过上比现在好上一百倍一千倍的日子,你那个男人他有啥好的,要钱没钱要权没权的。” 燕五柳冷哼一声,说:“赵德旺,你别做白日梦了,我就是跟狗睡跟猪睡,也不会跟你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赵德旺的目光落在了燕五柳的胸脯上,他咽了几口唾沫,说:“五柳,我就喜欢你胸前这两个大东西,看着我就心痒痒,我好久都没摸过女人的这两个东西了,今天你就让我好好地摸摸吧。” 燕五柳急忙用手护住自己的胸脯,说:“赵德旺,你这个披着人皮的畜生,你给我滚,我不想再看到你,也不想再跟你说话。” 赵德旺喘着粗气说:“五柳,我受不了了,你一看到你就跟你弄那种事情,你就答应我吧,我保证把你弄得舒舒服服的。” 燕五柳冲着赵德旺的脸狠狠地啐了一口,说:“赵德旺,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碰我的,你这个断子绝孙的强奸犯,你不得好死。” 赵德旺冷笑了几声,恼怒地说:“燕五柳,你他妈的别不知道好歹,老子能看得上你是你的福气,你今天落到老子的手里就由不得你了。” 赵德旺说完就把燕五柳的两只手给控制住了,然后把嘴巴凑过来要亲燕五柳的脸。燕五柳当然不会让他亲了,她拼命地反抗着,双腿又蹬又踹的,脑袋也不停地向左右晃动,嘴里不停地叫嚷着:“赵德旺,你快放开我,你要是再不放手的话,我可要喊人了。” 赵德旺阴笑着说:“你想喊就喊好了,这里是村外,没人会来的。” 燕五柳趁着赵德旺说话的时候精神没有集中在她的身上,猛地抬脚向赵德旺的裤裆狠狠踢去,这一脚要是踢到赵德旺的话,赵德旺的下半辈子就得当太监了。 不过赵德旺的反应还是比较快的,他一看燕五柳的脚踢来了,急忙松开燕五柳,用双手护住裤裆,燕五柳的这一脚正好踢到了赵德旺的手上,赵德旺痛的一咧嘴,身子向后仰了一下,差点儿没坐在地上。 燕五柳见这一脚踢在了赵德旺的手上,赵德旺的身子有些立足未稳,她又一挥手要去扇赵德旺的耳光。 赵德旺的身子虽然在摇晃着,不过他手疾眼快,一把就抓住了燕五柳的手,吹胡子瞪眼地说:“燕五柳,你别给脸不要脸,你以为你是啥东西,你又不是黄花闺女,老子没嫌弃你生过孩子就不错了,你还跟老子装啥贞洁烈女。” 燕五柳说:“赵德旺,我可不是好惹的,快把你的脏手放开,今天我就是跟你同归于尽,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赵德旺恶狠狠地说:“妈的,燕五柳,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铁了心要跟老子叫板到底,我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老子的厉害,你就是愿意也得愿意,不愿意也得愿意,老子睡定你了,你别想跑出我的手掌心。” 赵德旺说完就开始疯狂地撕扯着燕五柳的衣服,燕五柳也不示弱,跟赵德旺扭打在一起。可燕五柳毕竟是女人,力气不如赵德旺,她跟赵德旺厮打了一会儿,很快就有些力不从心了,渐渐地就让赵德旺占了上风。 赵德旺见燕五柳体力不支了,更来了精神,趁着燕五柳一个不注意,就把燕五柳的衣襟给撕开了,燕五柳的衣服里边只穿了一个白色带着蓝色碎花的背心,她那两个丰满的肉峰高高地把背心顶了起来,浑圆高耸的轮廓清晰可见。 赵德旺看着燕五柳那两个被包裹在背心里的肉峰,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硬生生地把燕五柳按在了一棵柳树上,然后把脸压在燕五柳的胸脯上又磨又蹭的。 燕五柳扭动着身子想反抗,可是双手都被赵德旺牢牢地控制住了,根本就反抗不了。 赵德旺觉得有些不过瘾,把头缩了回来,伸手把燕五柳的背心给拉了上去,燕五柳那两个雪白诱人的肉峰就如两只小兔子一般跳了出来。 赵德旺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燕五柳那两个炫白的东西,眼中闪动着兽欲的光芒,伸手就向燕五柳白花花的胸脯摸了过来。 燕五柳这时有些绝望地大声地哭喊起来:“来人啊,救命啊,有人耍流氓了。” 秦俊鸟这个时候不能再看下去了,眼看着燕五柳就要被赵德旺给糟蹋了,他当然不能袖手旁观了。 秦俊鸟从地上捡起一根鸭蛋粗的木棍,飞快地冲到了赵德旺的身后。 赵德旺这个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那些肮脏的事情,根本没觉察出身后有人来了。 就在赵德旺的手刚要碰到燕五柳的身子的时候,秦俊鸟已经到了赵德旺身后的一米远处了,他高高地举起手中的木棍,对着赵德旺的后背就砸了下去。 赵德旺这时感觉到身后有一阵冷风袭来,他知道事情不妙,可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只听“砰”的一声,赵德旺的身子就跟折断的枯草一样歪倒在了一边,他的嘴里随即就发出了一声刺耳的惨叫声。因为用力过猛,秦俊鸟手里的木棍顿时就断成了两截。 赵德旺的身子在地上不停地翻滚着,秦俊鸟一脚踏在了赵德旺的肚子上,赵德旺的身子立刻就不动弹了,不过四肢就跟得了羊癫疯一样抽搐着。 秦俊鸟冲着赵德旺的脸吐了一口痰,愤然说:“赵德旺,你这个禽兽都不如的东西,你信不信我今天打死你。” 赵德旺吓得面色如土,他痛苦地呻吟了几声,心虚地说:“秦俊鸟,你想干啥,你快把我放开,这是我跟燕五柳之间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去分享

上一篇   第262章 不知悔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