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不知悔改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62章 不知悔改

冯寡妇摸了摸陆雪霏的头顶,抿嘴说:“雪霏,你想咋样吃就咋样吃,只要不把肚皮撑破了就成,婶子我跟谁要钱也不会跟你要钱的。” 陆雪霏说:“婶子,有你这句话,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冯寡妇说:“婶子从来都没把你当外人,你到了婶子这里就跟到了自己的家里一样,你想吃啥东西随便你吃。” 陆雪霏伸手搂住冯寡妇腰,把脸贴在冯寡妇的脸上,亲昵地说:“婶子,你对我可真好,比我的亲婶子对我还要好。” 冯寡妇在陆雪霏的屁股上轻轻地拍了一下,笑呵呵地说:“雪霏,今天是食杂店开业的第一天,我准备了一桌酒菜,一会儿你和俊鸟都留下来,咱们三个人好好地喝上几杯。” 陆雪霏说:“好啊,不过婶子我可不白喝你的酒,你这里要是有啥活计需要我干的,就跟我说一声。” 冯寡妇说:“那好,你要是闲着没事儿,就帮我择菜洗菜吧。” 陆雪霏挽起衣袖,说:“婶子,那我去厨房干活了。” 陆雪霏说完向厨房走去,厨房就在冯寡妇住的屋子的旁边,原本厨房和冯寡妇住的屋子是一间房,冯寡妇为了日常生活方便一些,就找人砌了一堵墙,隔出了一个小厨房。 秦俊鸟一看陆雪霏走进厨房帮冯寡妇择菜洗菜去了,不好意思闲着,说:“婶子,你这里还有啥活计要我干的吗?” 冯寡妇笑着说:“我这里没啥活计了,就算有活计也不用你伸手,你现在是大厂长了,我咋好劳烦你呢,要是把你给累坏了,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秦俊鸟笑着说:“婶子,你就别跟我说笑话了,我可不是啥大厂长,我还是以前的我,那厂长的称号都是厂里的人瞎叫的,你可千万别当真。” 冯寡妇说:“我咋能不当真呢,你现在跟以前可不一样了,我可不能再拿以前的眼光看你了。” 秦俊鸟低头在自己的身上看了几眼,说:“我跟以前没啥不一样的,我不还是我吗,又不比以前多只眼睛多张嘴。” 冯寡妇说:“你还是你不假,不过你现在可是有钱人了,这男人只要一有钱,身价马上就上来了。” 秦俊鸟说:“婶子,我可不是啥有钱人,我那点儿钱根本不算啥。” 冯寡妇说:“俊鸟,跟我你就别谦虚了,要说你跟那些城里的有钱人比是不算啥有钱人,可是在咱们棋盘乡就不一样了,现在在棋盘乡谁不知道你秦俊鸟的名字啊,不管咋说你也是个名人了。” 秦俊鸟说:“婶子,你就别拿我寻开心了,我可不是啥名人,我也不想做啥名人。” 冯寡妇说:“俊鸟,这可就由不得你了,这年月男人有钱就是天大的本事儿,你开酒厂的事情不仅棋盘乡的人都知道,而且还传到外乡去了,昨天我去乡里的批发部上货的时候,还有外乡的人跟我打听你的事情呢。” 秦俊鸟说:“婶子,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我能开这个酒厂还不都是全靠了七巧姐吗,要不是有七巧姐在,我哪有这个本事啊。” 冯寡妇说:“俊鸟,你可不能小看你自己啊,要说开这个酒厂七巧是出了不少力,不过要不是有你在,七巧她一个女人想把这个酒厂支撑起来也难。” 秦俊鸟说:“婶子,我没有小看我自己,我说的都是实话。” 冯寡妇这时看了一下手表,微笑着说:“俊鸟,我不跟你说了,你要是想吃啥东西就自己去货架上拿,我得做饭去了。” 秦俊鸟说:“婶子,让你受累了。” 冯寡妇说:“啥累不累的,不过就是炒几个菜,你在这里稍等一会儿,菜饭一会儿就好。” 冯寡妇说完转身也走进了厨房,很快厨房里就传来了炒菜的声音。 秦俊鸟走到食杂店门口的长条木椅前坐下来,抬头向货架上看了几眼,只见货架上摆放的各色货物,有香烟有白酒,有肥皂洗衣粉,还有油盐酱醋,冯寡妇的食杂店虽然不算大,不过货物的种类倒是很齐全。 就在这个时候,从食杂店的门外传来了一阵男女的ji烈争吵声。 食杂店的门开着,秦俊鸟好奇向食杂店的门外看去,只见燕五柳正在和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向村外的树林走去,两个人边走边争吵着,互不相让。 秦俊鸟一看到这个男人,心里不免替燕五柳担心起来,这个男人就是臭名远扬的赵德旺,在棋盘乡女人们要是看到了赵德旺这个丧门星都绕着走,谁都不愿意招惹他。 秦俊鸟不知道燕五柳为啥会跟赵德旺这个强奸犯搅和到一起去了,不过这个赵德旺可是啥坏事儿都能干得出来,燕五柳跟他在一起弄不好会吃亏的。 秦俊鸟起身出了食杂店,悄悄地跟在两个人的身后,想看看两个人究竟是为啥争吵。 燕五柳和赵德旺边走边吵,而且越吵越厉害,根本没有注意到跟在身后的秦俊鸟。 只听赵德旺语气强硬地说:“燕五柳,你男人把我给打伤了,这笔账我今天一定要跟你算清楚。” 燕五柳生气地说:“我男人打你,那是你这个老王八活该,谁让你那天在西梁河的河边偷看我洗澡。” 赵德旺冷笑了几声,说:“燕五柳,谁说我偷看你洗澡了,你不要诬陷好人好不好,是你不要脸,大白天的就把衣服脱了在西梁河里洗澡,我正好在那里路过,就顺便看了几眼,这件事情说起来都是你不对,要不是你把衣服脱了,我能看吗。” 燕五柳指着赵德旺的鼻子,愤怒地说:“赵德旺,你不是人,你这个挨千刀的强奸犯,我男人打你都是轻的,他就该一刀把你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给骟了。” 赵德旺说:“燕五柳,就你男人那个熊样,你问问他,他敢跟我动刀子吗,到时候恐怕他连刀都拿不稳吧,像他那种男人我见得多了,装相吓唬人还成,动真格的时候就怂了。” 燕五柳怒视着赵德旺说:“赵德旺,你到底想咋样?” 赵德旺说:“其实我也不想咋样,你男人把我打伤了,我得让你们赔偿我的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我不能让你男人就这么白打了。” 燕五柳破口大骂:“赵德旺,你就是一个无赖,你别想让我赔你一分钱,你要是把给我逼急了,我就到派出所去告你,把你干的那些丑事儿都给你捅出去。” 赵德旺说:“你想去告我,得拿出真凭实据来警察才会相信,你有证据吗?你男人把我打伤了,我可是有证据的。” 赵德旺这时从上衣兜里掏出几张有字迹的纸,在燕五柳的面前晃了几下,一脸得意地说:“这是县医院给我开的医疗证明,这就是我被打的证据,我只要拿着几张纸片就能把你男人送到局子里去,不信你就试试。” 燕五柳说:“赵德旺,我可不是傻瓜,你以为你拿了这几张破纸片就能把我给吓住吗?你也太小看我了。” 赵德旺说:“我可没有吓你,不信咱们现在就去派出所,你看警察是相信你说的话,还是相信我说的话,警察办案都是讲证据的。” 燕五柳见赵德旺说的理直气壮的,口气不像刚才那么强硬了,她强忍着怒火说:“赵德旺,你别太欺负人了,狗急了还跳墙呢,更何况人了?” 赵德旺说:“我想你也不愿意把这件事情闹大吧,反正我是没啥,我的名声本来就不好,可你男人要是真被送到监狱里关上个一年半载的,到时候我看你咋办?” 燕五柳有些害怕了,口气软下来说:“赵德旺,我劝你还是别把事情做得太绝了,你要是把我男人逼到绝路了,对你也没啥好处。” 赵德旺一看燕五柳有些害怕了,笑了笑,说:“正是因为我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僵了,所以我才会把你找到这里来商量该咋样解决这件事情。” 燕五柳说:“你要跟我商量事情,把我带到这种地方来干啥呀,我看我们们还是去我家里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赵德旺说:“像这种事情咋能在村子里说呢,我可是为了你着想啊,如果这种事情让村里人知道了,你的脸往哪里放啊?我们们还是前面的树林去说吧。” 燕五柳觉得赵德旺说的有些道理,只好跟着他走进了村口的小树林里。 秦俊鸟跟在两个人的身后也走进了小树林里,然后躲到一棵杨树后面,偷偷地听着两个人说话。 燕五柳走到一棵小树前停下来,眼睛盯着赵德旺说:“赵德旺,你刚才说你知道我男人去啥地方了,你到底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你要是敢说假话骗我的话,我可不饶你。” 赵德旺笑嘻嘻地说:“你男人不赔我钱,还跟我嘴硬,所以我就给他找了个好地方,让他好好地反省一下自己的做的错事儿。” 燕五柳说:“赵德旺,你要是敢把我男人咋样的话,我就跟你拼命,大不了咱们来个鱼死网破。” 赵德旺说:“你放心,虽然你男人打了我,不过我跟他没啥深仇大恨,我不会把他咋样的。” 燕五柳说:“赵德旺,你到底把我男人弄到啥地方去了?”去分享

下一篇   第263章 兽性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