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冯寡妇开店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61章 冯寡妇开店

秦俊鸟过了西梁河,来到了栗子沟村,向孟水莲的住的屋子走去。 秦俊鸟走进孟水莲的屋子里时,孟水莲正在叠衣服,杜红喜和姚核桃也在旁边帮忙,两个人见秦俊鸟来了,脸上都露出了巴结的笑容。 秦俊鸟虽然在心里很讨厌她们两个人,可是当着孟水莲的面他又不能表现出来,毕竟她们是他的嫂子,不看僧面还得看佛面。 秦俊鸟硬着头皮跟两个人打了招呼,两个人都兴高采烈的样子,又是给秦俊鸟端茶又是给秦俊鸟倒水的,热情的有些过分,她们越是这样,秦俊鸟就越反感。 孟水莲用一块蓝布把叠好的衣服包起来,笑着说:“俊鸟,你来了,快到炕上坐。” 秦俊鸟说:“妈,您老人家的东西收拾好了没有,眼看着天就黑了,咱们还是别耽搁了。” 孟水莲把蓝布包系好,挎在胳膊上说:“俊鸟,我都已经收拾好了,咱们走吧。” 秦俊鸟看了一眼孟水莲挎在胳膊上的蓝布包,说:“妈,你咋就拿这点儿东西啊?” 孟水莲说:“我到你那里又不是长住,拿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就成了,我要是用啥东西的话,你家离我的老屋这么近,我现回来拿就好了,反正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秦俊鸟点头说:“这样也好,你要是缺啥东西就跟我说一声,到时候我给您老回来拿。” 杜红喜这时接话说:“俊鸟,有我和核桃在,让能你来回跑腿呢,妈要是要用啥东西的话,你让人捎个信儿过来,到时候我和核桃给咱妈送过去。” 姚核桃也说:“是啊,俊鸟,你一天忙到晚多累啊,妈要是想要用啥东西,你就让人给我和大嫂带个话过来,我和大嫂给妈送去就好了,不用你跑来跑去的。” 孟水莲说:“俊鸟,你大嫂和二嫂说的没错,你把心思都放在酒厂上就好了,这些小事儿不用你操心,我有手有脚的,咋能啥事情都靠你呢。” 秦俊鸟说:“妈,你把包给我吧,我帮您老拿着。” 孟水莲说:“俊鸟,不用了,这包里就几件衣服,一点儿也不重,我自己能拿动,咱们快走吧。” 秦俊鸟搀扶着孟水莲的胳膊,说:“那好,咱们走。” 秦俊鸟和孟水莲出了屋子,向龙王庙村的方向走去。 到了第二天的晚上,秦俊鸟让丁七巧帮忙做了一桌子非常丰盛的菜饭,孟水莲第一次来秦俊鸟的新房住,秦俊鸟当然得好好地孝敬一下她了。 秦俊鸟让刘镯子到乡里给食堂买菜的时候顺便买了一些大虾和螃蟹,要说这大虾和螃蟹在城里也不是啥新鲜玩意儿,可是在龙王庙村这种环境闭塞经济落后的小山村那就算是稀奇的好东西了,村里吃过海鲜的人没有几个,能吃得起海鲜的人就更少了。秦俊鸟以前虽然吃过海鲜,不过这海鲜该咋做才好吃他就不知道了,还好有丁七巧在,丁七巧从小在县城长大,知道螃蟹和大虾该咋样做吃起来味道才好。 丁七巧把大虾和螃蟹分别放到两个锅里,然后在锅里放上作料,把灶台下的火点着煮了起来。 很快香喷喷的螃蟹和大虾就出锅了,丁七巧的做法其实很简单,保持了螃蟹和大虾的原汁原味,这样吃起来味道才鲜美。 秦俊鸟和陆雪霏、丁七巧、孟水莲几个人围着桌子坐好,秦俊鸟给孟水莲夹了一个大虾放到饭碗里,说:“妈,你吃这个大虾,这大虾是早晨从乡里买来的,可新鲜了。” 孟水莲看着满桌子的菜和碗里冒着热气的大虾,有些心疼地说:“俊鸟,你咋做了这么多菜啊,这得花多少钱啊,咱们这几个咋能吃了这么多菜啊。” 秦俊鸟宽慰孟水莲说:“妈,你就别管钱的事情了,吃一顿两顿好吃的东西,花不了几个钱,不会把我吃穷的。” 孟水莲说:“俊鸟,妈知道你现在有钱了,可妈还得跟你唠叨几句,这钱不能乱花,你把钱都攒起来,将来要是遇到啥难事儿了,正好可以用在刀刃上。” 秦俊鸟说:“妈,我听您的,我把钱都攒起来,保证以后不乱花一分钱了。” 孟水莲说:“俊鸟,你现在也是有媳妇的人了,干啥事情都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得想得长远一些才行。” 秦俊鸟说:“妈,这大虾和螃蟹可是很有营养的东西,您老多吃一些,保证能让您老延年益寿,身子骨比我还硬朗。” 孟水莲眉开眼笑地说:“俊鸟,你就别说这些好听的话哄我高兴了,你妈我可不想延年益寿,人的寿命都是天定的,吃几个大虾起不了啥作用。” 秦俊鸟又给孟水莲夹了一个螃蟹,说:“妈,您老快吃吧,这吃山珍海味总比吃那窝头咸菜要好,要不然人家城里人咋都吃山珍海味,不吃这窝头咸菜呢。” 孟水莲在丁七巧和陆雪霏的脸上扫了一眼,说:“俊鸟,你别只顾着让我吃啊,让这两个闺女也吃,咱们一起吃,你们这些年轻人多吃一些,我这个老太婆少吃一些没啥关系。” 孟水莲以前虽然很少吃海鲜,不过她年纪大了,牙口不太好,所以对吃海鲜没啥太大兴趣,只是吃了一个螃蟹和几个大虾,剩下的大虾和螃蟹都让秦俊鸟他们三个人给吃了。 几个人吃完了饭,丁七巧和陆雪霏忙着收拾碗筷,秦俊鸟和孟水莲进到屋子里。秦俊鸟和孟水莲也有一段日子没有见面了,娘俩当然要好好地说说话了。 到了晚上七点多,孟水莲有些困了,早早就躺下睡了。 秦俊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打开刚买了不久的进口彩电看起了电视剧。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敲响了,门外传来了冯寡妇的声音:“俊鸟,你在家里吗?” 秦俊鸟一听是冯寡妇来了,走到门口说:“婶子,门没锁,你进来吧。” 冯寡妇推门走了进来,笑着说:“俊鸟,昨天我跟你说好的事情,你没忘吧?” 秦俊鸟说:“婶子,你说的事情我一直放在心上,咋会忘了呢。” 冯寡妇说:“你没忘就好。” 秦俊鸟说:“婶子,你跟我进来吧。” 冯寡妇跟在秦俊鸟的身后进了屋子。 秦俊鸟把冯寡妇带到了他的房间,然后从床头柜里拿出一沓百元钞票交给冯寡妇,说:“婶子,这是一万块钱,你收好,要是不够的话,你再过来拿。” 冯寡妇从秦俊鸟的手里接过那一万块钱收好,高兴地说:“够了,够了,我这手里还有一些钱,再加上你借我这一万块钱,足够把村口的食杂店给盘下来了。” 秦俊鸟说:“婶子,你这食杂店啥时候开业啊?” 冯寡妇说:“等我回去把食杂店收拾一下,然后再去乡里上一些货,过几天就能开业了。” 秦俊鸟说:“婶子,你要是还有啥需要我帮忙的就说一声,我一定随叫随到。” 冯寡妇说:“俊鸟,你能借钱给我就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了,我咋好再麻烦你呢,你现在是大忙人,我这点儿鸡毛蒜皮的事情我自己就能解决了。”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婶子,你跟我就别见外了。” 冯寡妇说:“俊鸟,我也就不跟你客气了,时候不早了,我得回家去了,等食杂店开业的那天,你可一定要来啊,别忘了把雪霏也带来。” 秦俊鸟说:“婶子,到时候我和雪霏一定去,雪霏就在楼上,要不要我把她叫下来跟你说说话啊。” 冯寡妇说:“不用了,让她歇着吧,我得走了。” 冯寡妇乐呵呵地拿着钱走了。 没过几天冯寡妇的食杂店就开业了,冯寡妇让村里的老木匠给做食杂店重新做了一个招牌,又请村里的小学的语文老师用毛笔在招牌上写了五个字:月季食杂店。 食杂店开业的时候,村里的很多人都来了,不过大部分都是村里的女人和孩子,不管咋说冯寡妇也是一个寡妇,村里的男人怕别人说闲话,所以都不敢跟冯寡妇走的太近了。 秦俊鸟和陆雪霏是下午的时候来的,这个时候食杂店里的人都已经散了。 冯寡妇的食杂店就在村子的村口路边,食杂店的房子是前后两间,前边一间卖货后边一间住人,虽然不算宽敞,不过冯寡妇一个人住也足够了。 秦俊鸟和陆雪霏刚走进食杂店,冯寡妇就给陆雪霏抓了一把水果糖,笑着说:“雪霏,快吃糖。” 陆雪霏从冯寡妇的手里接过水果糖,剥掉了糖纸,把糖球放进了嘴里,说:“婶子,这糖可真甜啊,吃一口都能甜到心里头。” 冯寡妇伸手轻轻地捏了一下陆雪霏白皙的脸蛋,笑着说:“你这个小馋猫啊,啥时候都改不了这个馋嘴的毛病。” 陆雪霏说:“婶子,你现在开了食杂店,以后我可不会少来的,到时候你可别嫌我烦啊。” 冯寡妇说:“我咋会嫌你烦呢,以后你想吃啥就跟婶子说,婶子保证让你吃个够。” 陆雪霏笑盈盈地说:“婶子,我身上可没有多少钱,你要是让我吃可就是白吃。”去分享

下一篇   第262章 不知悔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