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真心还是假意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60章 真心还是假意

蒋新龙微微一笑,说:“秦老板,我劝你还是再好好地想一想,这年月有钱不挣那是傻瓜,你跟我合作比跟那个姓丁的女人在一起有前途多了,你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做人不太死板了,有时候得学会变通才是。” 秦俊鸟说:“我是想挣大钱不假,可是我不能干昧良心的事情,七巧姐对我那么好,我要是把她给赶走了,那我还是人吗。” 蒋新龙说:“秦老板,你要是觉得心里过意不去的话,可以给那个姓丁的女人一笔钱吗,她跟你一起开这个酒厂不也是为了钱吗,她拿到钱了,也就不会跟你计较了。” 秦俊鸟说:“这不是钱的事情,再说了七巧姐也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这种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的事情我干不出来。” 蒋新龙说:“秦老板,这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事儿,我提醒你一句,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想跟我合作的人多着呢,我看你就是顾虑太多了,男人要想干大事业,就得横下一条心来,不能瞻前顾后的。” 秦俊鸟摆了摆手,态度很坚决地说:“蒋老板,你不用劝我了,钱这东西挣多了就多花,挣少了就少花,以前我没钱的时候,日子过得虽然紧巴一些,可是咬咬牙也就挺过来了,如今我挣了一些钱,虽然不算太多,不过吃穿是不愁了,能过上现在这种日子,我已经很知足了。” 蒋新龙说:“秦老板,我真是弄不懂你,你跟钱又没有仇,放着大把的钞票你不挣,你这心里究竟是咋想的?” 秦俊鸟目不转睛地盯着蒋新龙的眼睛,说:“蒋新龙,我想问你一句,希望你能跟我说实话,你想跟我合作开酒厂到底是为了啥?” 蒋新龙被秦俊鸟看得眼神有些慌乱,他急忙避开秦俊鸟的目光,说:“我来找你合作开酒厂当然是为了挣钱了,你这样问可就不对了,我可是好心好意,听你话里的意思咋跟我要害你似的。” 秦俊鸟说:“棋盘乡有这么多人,你为啥偏偏要来找我合作,咱们无亲无故的,你不觉得这点儿太让人想不通了吗?” 蒋新龙说:“我来找你合作,当然是看上了你们酒厂的实力,这棋盘乡酿酒的小作坊倒是不少,可上规模的酒厂也就你们这么一家,我不来找你合作,难道还能去找那些小作坊合作吗。” 秦俊鸟冷笑了几声,说:“蒋新龙,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你说这些话骗不了我,我看咱们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的好,你找来我究竟是为了啥目的?” 蒋新龙这时板起脸说:“秦老板,既然你不想跟我合作那就算了,刚才的那些话就当我没有说过,我这一片好心全都被你当成了驴肝肺,以后有你后悔的时候。” 秦俊鸟冷哼一声,说:“这没啥可后悔的,我跟你可不一样,你的脑子就想着钱,一点儿人情味儿都没有,我是不会为了钱干那些不是人的事情的,你来找我是找错人了。” 蒋新龙没好气地说:“那咱们走着瞧,你不跟我合作,你这家酒厂早晚有一天会被挤垮的。” 秦俊鸟笑了笑,不以为然地说:“酒厂要是垮了,也只能怪我没本事儿,不过要想挤垮我的酒厂可没那么容易。” 蒋新龙狠狠地瞪了秦俊鸟几眼,冷笑着说:“我看你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以后有你哭的时候,我今天给过你机会了,是你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以后不讲情面了。” 秦俊鸟说:“我这个人从来都不喜欢哭,就喜欢笑,到时候哭的人肯定不会是我的。” 蒋新龙冷冷地说:“那好,看咱们谁能笑到最后,既然你把话说到这个地步,那咱们也就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了。” 秦俊鸟说:“我还别的事情,就不送你了。” 秦俊鸟已经下了逐客令了,蒋新龙也就不好再厚着脸皮不走了,他一甩胳膊,气哼哼地出了秦俊鸟的办公室。 蒋新龙是带着笑脸来的,结果却怒气冲冲地走了。因为苏秋月的缘故,所以秦俊鸟对蒋新龙一直怀有敌意,而且他知道蒋新龙对他也肯定不会有啥好感,他今天来秦俊鸟绝对不只是为了合作开酒厂这么简单。 蒋新龙这个人在商场上打滚多年,比狐狸还狡猾,他突然跑来说要跟秦俊鸟一起挣大钱,这让秦俊鸟不得不产生怀疑。以蒋新龙的实力,他根本就不需要跟秦俊鸟合作,他自己完全可以开一个比秦俊鸟的酒厂规模还大的酒厂,而他假惺惺地来找秦俊鸟,还花言巧语地要拉秦俊鸟入伙,这实在有点儿太反常了,这其中不是有圈套就是有陷阱。酒厂有今天这种局面不容易,秦俊鸟不得不谨慎小心一些。 这一天酒厂里一切都很正常。 晚上到了快下班的时候,秦俊鸟把办公楼的大门锁好,然后出了酒厂向栗子沟村的方向走去。 今天秦俊鸟要去栗子沟村接孟水莲,所以他特意绕了一个远道,打算从村东口的小木桥过西梁河,过了西梁河不远就是孟水莲住的老屋了。 在走到村口的时候,秦俊鸟忽然看到冯寡妇迎面走了过来,他急忙转身向一棵高大的杨树后走去,他想躲开冯寡妇。 自从那晚和冯寡妇有了那种事情后,秦俊鸟就再也不喝酒了,而且能不跟冯寡妇见面就不跟她见面。 虽然武四海已经被抓进去了,麻铁杆也不敢把他和冯寡妇的事情张扬出去,可秦俊鸟的心里总觉得有些不踏实,尽管村里人根本不会把他和冯寡妇扯到一起去,不过寡妇门前是非多,为了避嫌,他尽量不跟冯寡妇往一起凑合。 冯寡妇急忙叫住秦俊鸟说:“俊鸟,你站住,我又不是吃人的豺狼,你咋看到我就想躲呢。” 秦俊鸟知道自己没法躲了,只好硬着头皮冲着冯寡妇笑了一下,有些心虚地说:“婶子,我没有躲你,我就是想到树后边去解个手,是你误会了。” 冯寡妇瞪了秦俊鸟一眼,咬着嘴唇说:“你少说这些话哄我,我可不是那么好骗的。” 秦俊鸟急忙岔开话题说:“婶子,你这是要干啥去啊,我听七巧姐说你今天跟她雪霏一起去乡里的集市买东西,你咋没跟七巧姐她们在一起啊,她们去啥地方了?” 冯寡妇说:“我们们这不是刚从乡里回来吗,七巧和雪霏回家去了,估计这会儿已经到家了。” 秦俊鸟看了看冯寡妇的双手,只见她两手空空的,他好奇地说:“婶子,你不是去乡里买东西了吗,你这手里咋啥东西也没有啊?” 冯寡妇笑着说:“我买的东西都让我送回家了。” 秦俊鸟问:“婶子,你这是要干啥去啊?” 冯寡妇说:“我要去食杂店跟食杂店的老板说点儿事情。” 秦俊鸟说:“婶子,既然你有事情,那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 秦俊鸟说完抬脚要走,冯寡妇这时叫住他说:“俊鸟,你先别走,我想跟你说个事情。” 秦俊鸟说:“婶子,你有啥事情就说吧。” 冯寡妇说:“俊鸟,是这样的,村口食杂店的老板想把食杂店转手外兑出去,我想把食杂店接手过来,我去食杂店就是要跟食杂店的老板说这个事情的,可是食杂店的老板开口就要三万块钱,我跟他软磨硬泡才讲到两万多块钱,我手里现在只有一万多块钱,还差一万,所以我想跟你借一万块钱,等我有钱了马上就还你。” 秦俊鸟说:“婶子,这是好事儿啊,不就是一万块钱吗,明天晚上你来我家里来拿钱,这钱你先用着,啥还不还的。” 冯寡妇说:“那可不成,亲兄弟还得明算账呢,你能借给我钱就是帮了我很大的忙了,等这食杂店开起来了,我手头宽裕了,一定把钱还给你。” 秦俊鸟说:“婶子,钱的事情好说,等我以后去买东西的时候,你给我价钱便宜一些就成了。” 冯寡妇话里有话地说:“那是当然了,就咱俩这关系,你就是去食杂店白吃白拿,我都愿意。” 秦俊鸟干笑了几声,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不太自然,他知道冯寡妇说的关系指的就是那晚两个人睡在一起的事情,虽然秦俊鸟很想把这件事情给彻底忘了,就当完全没有发生过,可是每当他看到冯寡妇就会不经意地想起这件事情,这让他感到很懊恼。 秦俊鸟说:“婶子,我咋会去你那里白吃白拿呢,你那些货又不是白来的,我总不能让你赔本啊。” 冯寡妇说:“俊鸟,等食杂店开业了,你可一定要过去啊,到时候给我捧捧场。” 秦俊鸟说:“婶子,你放心,我到时候一定去,不过我可不白去,你可得把好酒好菜准备好了。” 冯寡妇说:“我一定把酒菜给你准备好了,到时候保证让你满yi。” 秦俊鸟说:“婶子,我就不跟你多说了,我还要去栗子沟办事儿,有啥话等咱们明天你去拿钱的时候再说。” 冯寡妇说:“那好,你快去吧。”去分享

上一篇   第259章 无事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