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着火了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6章 着火了

田黑翠说:“俊鸟哥,我知道我比不上秋月嫂子,我也知道我不该有这种想法,可我就是管不住我自己,我就是喜欢你,我也没有啥办法。” 秦俊鸟说:“黑翠,你不能喜欢我,再说我也没有什么地方值得你喜欢的。” 田黑翠说:“你有。” 秦俊鸟说:“那你说说,你喜欢我什么地方?” 田黑翠一掀自己的被子,身子像泥鳅一样钻进了秦俊鸟的被窝,她微微喘着气说:“你什么地方我都喜欢。” 秦俊鸟说:“黑翠,快回去,你不能钻我的被窝。” 田黑翠伸出手搂住他的脖子,笑着说:“我都不怕,你怕啥。” 秦俊鸟说:“快把手松开,你还是一个没结过婚的姑娘,这要是传出去,你以后可咋嫁人啊。” 田黑翠不仅没有松开,反而搂得更紧了,说:“在这又没人认识我,再说屋里就咱们两个人,你要是不说谁能知道。” 秦俊鸟说:“黑翠,你是个好姑娘,以后你肯定能找到一个好男人来疼你爱你的,你可千万不能因为一时冲动做出什么糊涂事来。” 田黑翠将自己的一对肉峰不停地在秦俊鸟的身上蹭来蹭去的,弄得秦俊鸟有些心猿意马的。 田黑翠说:“我现在很清醒,就算是跟你做出什么事情来,那也是我心甘情愿的,以后我也不会后悔的。不过就看你敢不敢了。” 秦俊鸟叹了口气,柔声说:“黑翠,你的心意我知道,有你对我的这份心意我就知足了,可是我不能碰你,我要是碰了你,你让我咋跟你秋月嫂子交待。” 田黑翠忽然抓住秦俊鸟的手,说:“俊鸟哥,你跟在一起的时候能不能不提你媳妇,你媳妇是女人,我也是女人,你媳妇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你摸摸我的身子,一点也不比你媳妇秋月的差,难道你就一点也不动心吗?” 秦俊鸟想把手从田黑翠的手里挣脱开,可是田黑翠紧紧地抓着他的手根本不松开。秦俊鸟有些无奈地说:“黑翠,我不能摸你,我要是摸了你,我可就成了该天打雷劈的畜生了。” 田黑翠有些不快地说:“畜生还知道找个母的乐呵一下子呢,可我跟你说了半天了,还是说不通,你的心肠咋就这么硬,难道是铁石做的不成。” 秦俊鸟说:“不是我心肠硬,我是为了你好。” 田黑翠一翻身,把身子压在秦俊鸟的身上,盯着他的脸说:“我不用你为我好,你要是还我把当成女人的话,你就要我了。” 秦俊鸟一脸为难地看着田黑翠说:“黑翠,你别逼我了。” 田黑翠双腿骑在秦俊鸟的身上,坐直了身子,咬着牙说:“我今天就逼你了,我想看看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 田黑翠伸手去解自己衬衣上的纽扣,解开纽扣后将衬衣脱掉扔在了一边,然后又将里面的胸罩也脱了扔在了秦俊鸟的脸上,眼神逼视着秦俊鸟说:“俊鸟哥,你看看我的身子,我的身子是干净的,从来没有男人碰过,就是刘秃子那个老杂种我都没让他碰,我愿意让你做我的第一个男人。” 秦俊鸟没想到田黑翠年纪不大,对男女这种事情却这么看得开。秦俊鸟不是那种不解风情的,放着苏秋月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放在眼前又不能碰,秦俊鸟早就憋坏了。这几天几乎每天晚上他都能梦到自己在苏秋月的身上做那种事情,弄得他心里头火烧火燎的。 田黑翠在自己的浑圆白嫩的肉峰上摸了几下,抿嘴说:“俊鸟哥,你好好看看我的身子。” 秦俊鸟慌忙把眼睛闭上了,他不敢看田黑翠的身子,他怕会控制不住自己。 秦俊鸟把田黑翠的胸罩从自己的脸上拿掉,说:“黑翠,你还是把衣服穿上吧,你要是再这样的话,我就不在这炕上睡了。” 田黑翠忽然把光溜溜的上身贴在秦俊鸟的身上,把脑袋贴在秦俊鸟的胸膛上,一边用脸隔着衣服摩挲秦俊鸟的胸膛一边说:“你现在就是想走也晚了,我哪也不让你去。” 秦俊鸟说:“黑翠,听话,我是为你好。” 田黑翠把自己的肉峰凑到秦俊鸟的眼前,说:“你们男人不都喜欢摸女人的胸脯吗,我让你随便摸,你摸啊。” 秦俊鸟把眼睛闭得死死的,说:“黑翠,你别为难我了。” 田黑翠说:“好,你不摸我,那我可就要就摸你了。” 田黑翠敢说敢做,伸手在秦俊鸟的身上抚摸起来,秦俊鸟被她摸得身子微微颤抖起来。 田黑翠笑着说:“俊鸟哥,我摸得咋样,有没有秋月嫂子摸得舒服。” 秦俊鸟拦住她的手说:“黑翠,你要是再摸下去,我怕我会管不住我自己,到时候会害了你。” 田黑翠说:“那你就害我吧,你想怎么害就怎么害,我不怪你。” 秦俊鸟咽了几口唾沫,一脸无奈地说:“黑翠,让我说你啥好……” 田黑翠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说:“你啥都不要说,只要做就行了。” 秦俊鸟虽然很想把田黑翠压在身下痛痛快快地发泄一下,可是一想到苏秋月他就忍住了,他总觉得自己不能做对不起苏秋月的事情,就算是苏秋月从心里往外没看上他,他也不应该动别的女人。 就在秦俊鸟的心里在ji烈地斗争的时候,田黑翠突然把手伸进了他的裤裆,秦俊鸟的心里一惊,说:“黑翠,你这是干啥。” 田黑翠说:“我想看看你究竟是不是个正常的男人,要是别的男人这个时候早就扛不住了,你不会是有什么毛病吧。” 秦俊鸟面红耳赤地说:“黑翠,快把手拿走,我没啥毛病……” 秦俊鸟的话还没有说完,田黑翠的手已经碰到他下身的那个东西了,田黑翠轻轻地拨弄了几下,秦俊鸟的东西一下子就昂然挺立起来。 田黑翠虽然胆大,可毕竟是个姑娘,当她感受到秦俊鸟的东西已经有反应了,闭着眼睛红着脸说:“俊鸟哥,你要是忍不住的话,就不要忍着了,你想把我怎么样都行,我受得住的。” 秦俊鸟的呼吸一下子粗重起来,田黑翠已经把他心里的火给点着了,他的理智在一点点地消失。 秦俊鸟一把抓住田黑翠伸进他裤裆的手,牵引着她的手在他的大腿上来回磨蹭起来。 田黑翠轻哼了几声,说:“俊鸟哥,我身上热,你热不热?” 秦俊鸟说:“我也热,身上就跟火烤一样。” 田黑翠说:“那我帮你把衣服脱了吧,衣服脱了,你就不热了。” 田黑翠帮着秦俊鸟把外衣脱了,秦俊鸟这时睁开了眼睛,看着田黑翠的一对微微颤抖的肉峰,还有那两点如黄豆大小的蓓蕾,一颗心开始狂跳起来。 田黑翠也发现了秦俊鸟的眼神有些异样,她在秦俊鸟的赤裸的胸膛上摸了几下,笑着说:“俊鸟哥,你还看啥,这个时候难道还要我教你不成。” 秦俊鸟眼睛直直地盯着田黑翠的胸脯,猛地一把握住了田黑翠雪白的肉峰,胸膛剧liè起伏地说:“黑翠,我受不了了。” 田黑翠的身子一颤,呻吟了几声,说:“俊鸟哥,你轻一些摸,人家还是第一次让男人摸,你温柔些。” 秦俊鸟这个时候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一双手粗鲁地在田黑翠的肉峰上揉捏起来,田黑翠被他弄得身子一抖一抖的,有时还发出有些痛苦的叫声。 秦俊鸟的手慢慢地从田黑翠的胸脯滑向了她的肚子,接着是肚脐眼,最后向田黑翠的腰间摸去。 田黑翠被秦俊鸟摸得身子一弓一弓的,双腿就像两条蛇一样绞缠在了一起,嘴里不时地发出一种让听了骨头都能酥了的叫声。 这时,窗外忽然照射进来一闪一闪的火亮,秦俊鸟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因为他的注意力都在田黑翠的身上。等到火势渐大,烧到了窗户前的柴堆和狗窝时他才突然发现,看着窗外的熊熊大火,秦俊鸟大叫了一声:“不好了,着火了。” 秦俊鸟光着上身就下了炕,在厨房拎起一个水桶就跑了出去。 田黑翠一看着火了,也急忙穿上外衣,光着脚就跑了出来。 屋外的火势很大,火苗都已经窜上房顶了,秦俊鸟想用水桶打水救火,可是火烧得太快,已经来不及了。 田黑翠看着四处乱窜的火舌,吓得脸色煞白说:“俊鸟哥,这可咋办呀。” 秦俊鸟说:“火太大了,就凭我们们两个根本扑不灭,现在趁着屋里面还没有着起来,我们们得赶紧把屋子里有用的东西往仓房搬,能搬多少就搬多少。” 田黑翠点点头,说:“俊鸟哥,我听你。” 田黑翠和秦俊鸟两个人又跑进屋子里,把屋子里的东西往外搬,两个人搬了几回,把屋里有用的东西几乎都搬出来了,这时火也烧到了屋里。 田黑翠还向进屋去搬东西,秦俊鸟拦住她说:“黑翠,不能进去了,火已经在里面着起来了,你进去会有危险的。” 田黑翠一脸焦急地说:“那咋办啊?” 秦俊鸟说:“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村里叫人,让村里人帮忙。” 田黑翠说:“事到如今,只有这个办法了,你快去吧。” 秦俊鸟飞快地跑到了村子里,叫醒了几个平时跟他关系不错的年轻人,大伙拿着铁锹笤帚等一些东西跟着秦俊鸟跑到他家救火,大伙忙活了大半夜才把火给扑灭了。去分享

下一篇   第27章 夜宿破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