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无事不来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59章 无事不来

秦俊鸟说:“妈,您老累了一辈子了,如今生活好了,您老也该好好地享受一下了。” 孟水莲欣慰地说:“俊鸟,你能有这份孝心,妈就知足了,我都这把年纪了,啥也享受不了了,我就希望你能和秋月赶快给我生个大孙子,如今你新房子有了,媳妇也有了,还开了酒厂,现在家里就缺一个孩子了。” 秦俊鸟笑着说:“妈,您老不用着急,我保证给你老多生几个孙子,到时候您老别嫌烦就好了。” 孟水莲笑着说:“妈咋会烦呢,你放心,不管你生几个孩子,妈都帮你照看,保证把你的孩子养得白白胖胖的。” 秦俊鸟说:“妈,您老想吃啥东西尽管跟我说,明天我让人给你买去,现在我有钱了,咱们也尝一尝山珍海味是啥味道。” 孟水莲说:“俊鸟,妈啥都不想吃,你就不用为我费心了,只要你有出息,妈就是吃糠咽菜也愿意。” 秦俊鸟说:“妈,要不明天我让人去多买点儿大虾和螃蟹回来吧,您老没吃过海鲜,这回就让你老吃个够。” 孟水莲摆摆手,说:“算了,俊鸟,你花那些钱干啥,我这牙都快要掉光了,你就是把海鲜买回来了,我也咬不动啊。” 秦俊鸟说:“有我在,您老就是咬不动也没关系,我把皮都给您剥掉,您老就是牙口不好,也不影响您老吃虾肉和蟹肉。” 孟水莲高兴地说:“俊鸟,你要是买的话我也不拦着,不过别买太多了,你挣钱也不容易,要节省一些,别大手大脚的。” 秦俊鸟说:“妈,您老就不用操心了,买点儿海鲜花不了多少钱,难得您老能来住几天,我不给您弄点儿好吃的东西,要是让村里的乡亲们知道了,还不得戳我的脊梁骨啊。” 孟水莲说:“俊鸟,我还要回家去喂猪,就不跟你说了,我回去跟你大嫂二嫂交代一下家里的事情,明天我就搬过来住。” 秦俊鸟说:“妈,你回家把东西收拾一下,明天我去接你。” 孟水莲说:“那好,咱们说好了,明天我在家里等着你。” 孟水莲说完后转身走了。 孟水莲前脚刚走,陆雪霏和丁七巧就从丁七巧的屋子里走了出来,丁七巧的怀里抱着孩子,身上穿着一套新衣服,胳膊上还挎着一个黑皮包。 秦俊鸟好奇地问:“七巧姐,你要出门啊?” 丁七巧笑了一下,说:“俊鸟,今天我想和雪霏去乡里的集市买些东西,这厂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怪不得陆雪霏刚才吃完早饭就去了丁七巧的屋子里,原来两个人今天要去乡里的集市上买东西。 秦俊鸟说:“你们去吧,用不用我找个车送你们去啊?” 陆雪霏说:“不用了,一会儿我们们还要去找冯婶,冯婶已经找好车了。” 秦俊鸟说:“那好,你们路上小心一些。” 丁七巧说:“俊鸟,那我们们走了。” 丁七巧和陆雪霏一起出了院子,秦俊鸟看着两个人走远了,把房门锁好,一个人去了酒厂。 秦俊鸟刚走到酒厂的大门口,就看到酒厂的门口停着一辆小轿车。 秦俊鸟觉得这辆小轿车有些眼熟,可是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就在这个时候二猛子从酒厂门口的房子里走了出来。 二猛子见秦俊鸟来了,笑着跟他打招呼说:“俊鸟哥,你来了。” 秦俊鸟点了点头,说:“二猛子,这小轿车是谁的啊?” 二猛子说:“我正要跟你说这个事儿呢,刚才有一个叫蒋新龙的人来找你,这车就是他开来的,他说跟你是老朋友了,想找你谈点儿事情。” 秦俊鸟一听是蒋新龙的车,心想怪不得他觉得这么眼熟呢,他在苏秋月见就见过这辆小轿车,去乡里蒋新龙的大酒店吃饭时也见过几次,算起来秦俊鸟见过这辆小轿车的次数比他见蒋新龙的次数还多。 秦俊鸟问:“二猛子,他人呢?” 二猛子说:“我也不知道你啥时候能来,就让他去你的办公室等你了。” 秦俊鸟又跟二猛子说了几句话,就向办公楼走去。 秦俊鸟刚走到办公楼的门口,就看到蒋新龙正在办公楼的走廊里抽烟。 蒋新龙一看秦俊鸟来了,急忙把手里的烟掐灭了,皮笑肉不笑地说:“秦老板,你可算来了,想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啊。” 秦俊鸟也笑了笑,话里有话地说:“我说今天早晨出门的时候树上的喜鹊咋叫个不停呢,原来是有贵客登门啊。” 蒋新龙说:“秦老板,跟我你就别这么客套了,咱们也算是老相识了,我可不是啥贵客,你就别给我戴高帽了。” 秦俊鸟说:“蒋老板,你可是咱们棋盘乡的头面人物啊,平时想见你一面都难,你今天能到我这个小酒厂里来,那可是给我的脸上贴金啊。” 蒋新龙说:“秦老板,你这个酒厂可不小啊,在我面前你不用这么谦虚,谁不知道你的酒厂在棋盘可是这个啊。” 蒋新龙说完竖起了大拇指,脸上勉强挤出一丝虚伪的笑容,脸上的五官都快要拧到一起去了。 秦俊鸟虽然在心里非常厌恶这个蒋新龙,恨不得一拳头把他的鼻子给打歪了,不过他今天突然来找秦俊鸟肯定没安啥好心,秦俊鸟想知道他到底要耍啥花招。 秦俊鸟说:“蒋老板,你过奖了,我这个小酒厂没你说的那么牛气,不瞒你说,这酒厂的生意最近不太好,我正发愁呢。” 蒋新龙说:“秦老板,你就别跟我说笑话了,我知道你这酒厂最近挣了不少钱,这个事情不光是我知道,全乡的人都知道。” 秦俊鸟说:“蒋老板,你别听乡里的人瞎说,这乡里的人你还不知道吗,没影儿的事情都能给你说的神乎其神的,他们说的话不能当真的。” 蒋新龙眯起眼睛看着秦俊鸟,说:“秦老板,咱们当着真人不说假话,跟我你就别藏着掖着的了,你酒厂的底细我知道的一清二楚。” 秦俊鸟有些意外地看着蒋新龙,说:“我酒厂的事情你是咋知道的?” 蒋新龙说:“我是咋知道的,你就别管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就不请我去你的办公室里坐一坐吗。” 秦俊鸟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说:“你看我这脑子,只顾着跟你说话了,都忘了让你到我的办公室里喝杯茶了,快请。” 蒋新龙跟着秦俊鸟进到了他的办公室里,秦俊鸟给蒋新龙倒了一杯茶,虽然他跟蒋新龙是死对头,不过一码是一码,这礼数还是不能少的。 蒋新龙手里端着茶杯,向四处看了看,说:“秦老板,你这里可真不错啊,比我的办公室可强多了。” 秦俊鸟说:“蒋老板,我咋敢跟你比呢,你可是财神爷啊,你从身上拔下一根汗毛来都比我的腰粗,你就别取笑我了。” 蒋新龙说:“秦老板,我可没有取笑你的意思,我这次可是来找你谈正经事情的。” 秦俊鸟笑了笑,说:“我就知道你这个大忙人不会平白无故地跑到我这个小酒厂里来的,蒋老板,你有啥事情就直说好了。” 蒋新龙说:“秦老板,那我也就不跟你说那些废话了,我今天来找你,是想跟你谈谈合作的事情。” 秦俊鸟愣了一下,说:“合作?咋合作啊?” 蒋新龙笑了一下,说:“还能咋合作,当然是咱们一起合作开酒厂了。” 秦俊鸟眼睛直直地盯着蒋新龙,他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蒋新龙竟然说要跟他合作开酒厂,这也太出人意料了。 秦俊鸟打了一个哈哈说:“蒋老板,你就别逗着我玩了,你在乡里开了那么大的一个酒店,每天日进斗金,咋会看上我这个利润微薄的小酒厂呢。” 蒋新龙说:“秦老板,我说的每一个字可都是认真的,就是不知道你是啥意思?” 秦俊鸟当然不会答应跟蒋新龙合作了,这个酒厂又不是他一个人的,他不能擅作主张,再说了谁知道蒋新龙在打啥鬼主意,他不得不防。 秦俊鸟微微一笑,说:“对不起,蒋老板,这个酒厂不是我一个人的,我说了不算,你说的事情恐怕希望不太大。” 蒋新龙喝了一口茶,然后把茶杯放下,说:“秦老板,我知道你还有一个合作伙伴叫丁七巧,这个酒厂是你们两个人开的。” 秦俊鸟说:“你知道就好。” 蒋新龙阴笑着说:“秦老板,那个叫丁七巧的女人是个外乡人,你就没想过把她赶走,然后自己一个人开这个酒厂吗?” 秦俊鸟把脸一沉,说:“我咋会干这种事情呢,要不是有七巧姐,也不会这个酒厂,我也就不会有今天,我是不会做对不起七巧姐的事情的。” 蒋新龙说:“秦老板,这男人要想挣大钱,心就不能太软了,俗话说的好无毒不丈夫,只要你想办法把那个姓丁的女人赶走,然后跟我合作,我保证你挣到的钱是现在的十几倍甚至是几十倍。” 秦俊鸟有些不高兴地说:“你别说了,不管你说啥都没用,我是不会答应的。”去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