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月色撩人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57章 月色撩人

秦俊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他忽然觉得一阵肚子疼,想要拉屎。 秦俊鸟迷迷糊糊地从木板床上爬起来,捂着肚子下了床,摸黑跑出了帐篷。 厕所在大门外,离秦俊鸟住的帐篷还有一段距离,秦俊鸟这个时候已经有些憋不住了,他解开裤带,在离帐篷不远的一个土堆旁蹲了下来。 等秦俊鸟把肚子里的东西都拉干净后,他站起身来,把裤子提好,一边系着裤带一边向帐篷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从不远处的一段一人来高的土墙后边传来了一阵女人的说笑声,秦俊鸟竖起耳朵仔细地听了听,听声音好像是丁七巧和陆雪霏的声音。 秦俊鸟心想这么晚了陆雪霏和丁七巧不好好地睡觉,深更半夜的跑到土墙后边搞啥名堂去了。 这段土墙原来是石凤凰家养马用的马棚的山墙,后来石凤凰她爸死了,石凤凰就把马给卖掉了,这个马棚也就废弃不用了,因为天长日久风吹雨淋,马棚的顶棚早就坍塌了,只剩下了几段光秃秃的土墙。秦俊鸟搬来住以后,他原本打算把这个马棚改成猪圈的,不过后来因为各种原因就没有改成。 秦俊鸟好奇地走了过去,他蹑手蹑脚地来到土墙前,踮起脚尖,眼睛顺着土墙的缺口向土墙后面看去,他这一看不要紧,浑身的血液顿时沸腾了起来。 虽然天黑着,不过月亮明晃晃地挂在天上,把大地映照的就像白昼一般。 银灰色的月光就如同水银一样洒在丁七巧和陆雪霏的身上,两个人的身上一丝不挂,诱人的胴体在月光的返照下就如同两尊用羊脂白玉精雕细琢而成的艺术品。 秦俊鸟睁大眼睛,屏住了呼吸,目光不停地在两个人的身上游走着,秦俊鸟此刻真恨不得自己能长两双眼睛,虽然秦俊鸟对两个人的身体并不陌生,不过两个人都光溜溜地站在他的面前让他大饱眼福,这还是第一次,有这样难得的好机会,他当然不能错过了。 两个人的身前放着一个大洗衣盆,洗衣盆里装满了水,洗衣盆里的水还在冒着丝丝热气。 丁七巧的手里拿着一条白色的毛巾正在擦拭她那雪白修长的大腿,陆雪霏正在用手指梳理着她那一头乌黑的长发。 陆雪霏上下打量着丁七巧的身体,笑着说:“七巧姐,你生了孩子,身材都能保持得这么好,真让人羡慕啊。” 丁七巧说:“雪霏,你就别跟我说笑话了,我这身子都走形了,没啥可羡慕的。” 陆雪霏说:“七巧姐,你可别这么说,你看你的身材多漂亮啊,比我的好看多了,我保证要是我们们两个人就这样站在一个男人的面前,那个男人肯定会盯着你的身子看的。” 七巧姐抿嘴笑了笑,说:“我都一把年纪了,跟你可不能比了,男人都是喜欢年轻的女人,他咋会看我呢,要看也是看你的身子。” 陆雪霏伸手在丁七巧的左侧胯骨处摸了几下,说:“有啥不能比的,咱们都是女人,身上的物件都是一样的,你又不比我缺啥少啥。” 丁七巧拧了拧毛巾,说:“我都是生过孩子的女人了,不像你还没有结婚,你现在就是一朵含苞欲放的花朵,像你这个年纪才是女人一生中最好的时候,女人到了我这个年纪就没人要喽。” 陆雪霏说:“七巧姐,你可不能这么想,我看你挺有魅力的,我要是男人的话,我一定把你这个大美人给娶了做媳妇。” 丁七巧说:“可惜啊,你不是男人,就算你是男人,年纪也太小了,根本不合适。” 陆雪霏说:“七巧姐,我觉得这两个人在一起,年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个人心里都有对方。” 丁七巧说:“我是过来人,这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有些时候年纪是很重要的,女人最好还是找比自己年纪大一些的男人,这样的话女人有安全感,日子也能过得长久。” 陆雪霏说:“七巧姐,你的想法也太老旧了吧,这男人可以找比自己小的女人,女人同样也可以找比自己小的男人,这样才公平吗。” 丁七巧说:“你说的是没错,不过这女人的年纪要是比男人大太多的话,生活上会有很多麻烦的。” 陆雪霏不解地说:“那会有啥麻烦的,还不是该咋样生活就咋样生活。” 丁七巧伸手在陆雪霏白嫩的大腿上拍了一下,微笑着说:“你还是太年轻,没有结过婚,不知道男人是咋回事儿,等你结了婚就知道了。” 陆雪霏更糊涂了,她挠了挠脑袋,说:“七巧姐,这男人遍地都是,我咋会不知道男人是咋回事儿呢。” 丁七巧说:“反正你的年纪也不小了,有些话我也就不藏着掖着的了,这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感情只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就是那种事情,两个人在一起过日子总要生儿育女吧。” 陆雪霏说:“这女人找比自己年纪小的男人也不耽误生孩子啊,只要两个人的身体健康,生孩子并不是啥大问题。” 丁七巧说:“你以为男人找女人就是为了生孩子啊,男人跟女人在一起更多的是为了那种事情,你也不想一想,你要是找了一个比自己小的男人,等你年老了,没有生育能力了,可你男人还壮得像头牛一样,你让他找谁弄那种事情去啊。” 陆雪霏说:“这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又不只是为了弄那种事情,只要两个人情投意合,那种事情就算不弄也没啥不好的。” 丁七巧说:“雪霏,这就是你不懂了,这男人跟女人不一样,男人不管有多累,到了晚上那种事情都不会耽误了,你要是不让他弄的话,他会不高兴的,弄不好他还会去找别的女人呢。” 陆雪霏说:“七巧姐,听你这么说,那男人跟动物有啥区别啊,不过就算我老了,也可以弄那种事情啊。” 丁七巧说:“这男人啊有些时候就跟动物是一样的,不过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如果有一天男人对女人的身子不感情趣了,那这个世界可就乱套了。” 陆雪霏犹豫了一下,说:“七巧姐,我听别人说女人第一根男人弄那种事情会很疼的,这是真的吗?” 丁七巧说:“第一次是很疼,不过以后就不疼了。” 陆雪霏好奇地说:“七巧姐,这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弄那种事情到底是啥感觉啊?你给我说说呗。” 丁七巧笑着说:“是啥感觉,等你以后结婚的时候就知道了,你让我说我也说不好。” 秦俊鸟在土墙后偷偷地听着两个人说话,脸上就跟火烤过一样滚烫,他没想到两个人会说这种话题,看起来斯斯文文的陆雪霏,竟然也对这种事情感兴趣,真是人不可貌相。 陆雪霏这时把手伸到丁七巧的胳肢窝摸了一下,说:“七巧姐,你的胳肢窝咋还有汗毛啊?” 丁七巧愣了一下,说:“有汗毛咋了,这有啥可奇怪的,你的胳肢窝不也有汗毛吗?” 陆雪霏说:“七巧姐,这你可就有些落伍了,现在城里的女人都把胳肢窝的汗毛刮掉了,这样看起来即美观又卫生,人家外国的女人现在都这样。” 丁七巧说:“你的汗毛也刮掉了吗?” 陆雪霏说:“当然了,不信我让你看看。” 陆雪霏把两个胳膊高高地抬起来,扭动了一下身体,把两个胳肢窝露出来,让丁七巧看了一下,她两个饱满丰挺的肉峰随着她身体的扭动微微地颤动了几下,把秦俊鸟看得眼睛里差点儿没喷出火来。 丁七巧用手指在陆雪霏的胳肢窝处轻轻地刮了一下,说:“你刮得可真干净啊,用手摸一点儿都不扎手。” 陆雪霏说:“七巧姐,等一会儿进到屋里,我帮你把汗毛刮干净,这样你以后穿没袖子的衣服就不怕胳肢窝露出汗毛来了。” 丁七巧这时拿着毛巾在身上擦了擦,说:“雪霏,我已经洗好了,我们们还是穿衣服吧,小心着凉了。” 陆雪霏说:“我也洗好了,咱们穿衣服进屋吧。” 两个人说完开始穿衣服,秦俊鸟怕被两个人发现了,就转身偷偷摸摸地溜回了帐篷里。 这一晚上秦俊鸟都没有怎么睡好,只要他一闭上眼睛,陆雪霏和丁七巧的身子一直在他的眼前晃悠着,害得他天快亮了才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没过几天,秦俊鸟的二层小楼就盖好了,按照村里的规矩,搬新房要宴请亲戚邻里的,秦俊鸟摆了几桌酒席,他把村里的男女老少都给请来了,反正龙王庙村也不大,全村加一起也没有多少人,把大家都找来好好地热闹一下,也让大家大鱼大肉地吃上一顿,给村里人解解馋。 就在小楼盖好的当天还传来了一个好消息,武四海因为倒卖假冒名牌香烟被抓了起来,因为数额巨大,很可能要判刑,村里人对武四海都没啥好印象,听到这个消息后都说他活该。 武四海被抓进去了,秦俊鸟和冯寡妇的事情也就不会有人知道了。听到这个消息,秦俊鸟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这个武四海恐怕做梦都想不到是秦俊鸟把他给举报了,武四海落到这个地步,也算是罪有应得。去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