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举报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55章 举报

年轻男人在一旁察颜观色,他知道春雪的难处,春雪显然被他说动了。 年轻男人这时接着说:“春雪,你就回去上班吧,只要是你自己不愿意的事情,别人就算再逼你也没啥用,再说了也没人逼你啊,我也是替童老板给你传个话,你不同意就算了,那些话就当我没有说过好了。” 春雪想了一下,说:“王东,我可以回去上班,不过从今往后,你不准再跟我提童老板的事情。” 王东笑着说:“春雪,我向你保证,我以后绝对不会再跟你提童老板的事情了,我要是再说一个字,就让我的舌头烂掉变成哑巴。” 春雪撅着嘴说:“还有你以后别再让我去童老板的包间里,我不想再跟他有一点儿关系,更不想跟他见面。” 王东面露难色说:“春雪,这恐怕有些难度,你也知道我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领班不是老板,要是老板让你去的话,我可就没办法了。” 春雪说:“要是老板让我去的话,我自己会跟老板说的,不会让你为难的。” 这个时候一辆大卡车开到了两个人的身前,两个人正好站在大街的中央,挡住了大卡车的去路,大卡车的司机接连按了好几声喇叭,示意让两个人把路让开。 王东向卡车来的方向看了一眼,说:“春雪,咱们快回去吧,这街上车来车往的不安全,你要是出了啥意外,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春雪跟在王东的身后向夜总会走去,很快两个人就走进了夜总会。 两个人在说话的时候,秦俊鸟一直在不远处听着,他看得出来这个王东说话心口不一,他在跟春雪说话的时候眼睛眨个不停,一看就知道没安啥好心。 秦俊鸟再次走进了夜总会,他径直来到了武四海和童老板所在的包间。 秦俊鸟走到包间的门口时看到包间的门开着,包间里有两个女人正在和童老板喝酒,武四海并不在包间里。 秦俊鸟心里有些纳闷,武四海不在包间里陪着童老板喝酒,他会跑到啥地方去呢? 就在这时秦俊鸟看到王东从旁边一个包间里走了出来,武四海跟在他的身后也从包间里走了出来,两个人来到了夜总会的后门。 夜总会的后门比较安静,夜总会的后门平时是锁着的,只有公安局的人来突击检查的时候才会打开。 后门的上方有一盏昏昧的电灯,武四海和王东站在昏黄的灯光下,一边抽着烟一边在压低声音说着话,两个人在说话的时候非常小心,不时地向左右看看有没有人过来。 在距离后门不远的地方堆放着许多纸盒箱子,这些纸盒箱子都是一些国内外名酒的包装箱,看样子这些包装箱是夜总会卖完酒后还没来得及处li掉的废品,秦俊鸟悄悄地走到纸盒箱子的后面,偷听着武四海和王东的对话。 只听王东说:“四海哥,我把你的意思跟春雪说了,可是春雪死活不同意,我已经尽力了,你还是找别人吧,这事情我是办不成了。” 武四海把脸一沉,有些不高兴地说:“王东,你小子跟了我这么长时间,咋一点儿长进也没有呢,连春雪那个穷丫头你都搞不定,我看你就是一个饭桶。” 王东有些委屈地说:“四海哥,要是别的事情还好说,可是让春雪嫁给那个童老板,这事情确实有些难办,童老板那个年纪都能当春雪的爸了,要换了我是春雪,我也不会同意的。” 武四海说:“王东,我说你小子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啊,少在我面前扯这些没用的东西,童老板那可是财大气粗的阔老板,人家想要啥样的女人没有啊,他能看上春雪,那是春雪的福气,再说了春雪又不是你妹子,你替她操那份闲心干啥。” 王东说:“四海哥,我跟春雪是同学,我们们两家又是邻居,我实在不忍心做对不起她的事情,要是换了别人,我绝对不会犹豫的。” 武四海说:“春雪的事情咱们以后再说,童老板那里有一批货到了,明天晚上十一点你跟我去接货,到时候机灵点儿,别出啥意外。” 王东犹豫了一下,说:“四海哥,明天晚上我得值班,要不你找别人去吧。” 武四海没好气地说:“你不会请假啊?我看你啊就是一个榆木脑袋,我把你当成自己人,才让你跟我一起去的,你小子可别给脸不要脸。” 王东说:“四海哥,最近我这心里一直不踏实,我怕明天会啥事情。” 武四海瞪了王东一眼,说:“把你这张乌鸦嘴给我闭上,我看你是年纪越大越不懂事,你想咒我倒霉是不是。” 王东说:“四海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最近我听说县城里正在打假,风声紧得很,有好几个人都栽了,我看你还是避避风头吧,这个时候顶风上,风险太大了。” 武四海说:“你没听人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吗,我跟童老板合作这么长时间了,啥时候出过事情,这男人要想挣大钱,就不能怕东怕西的,看你这副没出息样子,我都替你脸红。” 王东说:“四海哥,你也知道我就要跟小薇结婚了,这个时候我不想出啥意外,我只想安安稳稳地和小薇把婚结了。” 武四海笑了笑,说:“王东,这次我要做一笔大生意,等你帮我把货安全地接回来了,我给你上次五倍的好处,你不是要跟那个小薇结婚吗?有了这笔钱,你娶两个小薇都够了。” 王东有些动心了,他低头想了想,说:“那好吧,四海哥,明天我去。” 武四海说:“那好,我们们说定了,还是老地方毕大牙的配货站,你去接货,我在路口接应你。” 王东说:“四海哥,我最近手头有点儿紧,你能不能借我点儿钱,下个星期天我要和小薇去买项链和戒指,我手里的钱不够。” 武四海这时从裤兜掏出一沓百元的钞票,他把手指放到嘴里蘸了一下唾沫数了一下,然后抽出十几张钞票给了王东,说:“跟我你还说啥借字,这钱你拿去花吧。” 王东从武四海的手里接过钞票,眉开眼笑地说:“谢谢四海哥。” 武四海把剩下的钱收好,笑着说:“王东,我这钱可不白给你,等咱们把这批货接回来后,你得想办法让春雪嫁给童老板,我都答应童老板了,一定把这件事情办成了,我不能说话不算话。” 王东皱着眉头说:“四海哥,这事儿你还是找别人吧,春雪她现在根本就不听我的话,我要是再跟她提这件事情的话,她非得跟我翻脸不可。” 武四海冷哼一声,说:“王东,我真不知道你小子是真傻还是假傻,那童老板是啥人啊,你要是真把这件事情给办成了,那童老板会亏待你吗,他从身上拔一下根汗毛都比你小子的腰粗,机会难得,你可别错过了。” 就在这时,从远处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叫骂声:“王东!王东!你这个臭小子死哪去了,你到109包间去看一下,那里有人捣乱。” 王东急忙把手里的烟掐灭,大声说:“老板,我马上就来。” 武四海说:“你去忙你的吧,我也该回去跟童老板喝酒了,童老板等了这么久,肯定不耐烦了。” 武四海和王东一起离开了后门,秦俊鸟在纸盒箱子后面等了一会儿,等到听不到两个人的脚步声了,才从纸盒箱子的后面走出来。 原来武四海说的老地方就是毕大牙的配货站,可秦俊鸟对县城并不熟悉,毕大牙的配货站在啥地方,他完全是两眼一抹黑。秦俊鸟转念又一想,就算他不知道,工商局的人应该知道,县城就那么大的地方,配货站也就那么几家,工商局的人应该了如指掌才是。 秦俊鸟想到这里快步出了夜总会,然后在街边找了一家公用电话亭给工商局的人打了一个电话,把武四海倒卖假烟的事情,还有明天在毕大牙的配货站交货的事情全都举报给了工商局。 秦俊鸟心中暗想,武四海让你小子猖狂,这次你就是不死也得脱层皮,你就等着到大牢里去吃窝窝头吧。 秦俊鸟给工商局打完电话后并没有直接回到小旅馆里,他拦了一辆车去了医院,他想去医院看看孟玉双和她的男人廖金清。 自从上次从县城回来后,秦俊鸟就一直没来看孟玉双和廖金清,也不知道廖金清的伤情恢复的咋样了,他想趁着这个机会问问孟玉双还有啥困难需要帮忙解决的。 秦俊鸟来到病房后,孟玉双正坐在床边跟廖金清说话,她一看秦俊鸟来了,急忙站起身来,笑着说:“俊鸟,你来了,快坐。” 秦俊鸟走到床边坐下,说:“玉双嫂子,我来看看你们,金清大哥的伤咋样了?” 孟玉双说:“大夫说伤口都已经愈合了,就是不能乱动,怕伤口再崩开。” 秦俊鸟这时从怀里掏出一沓钞票放到床上,说:“玉双嫂子,我来也没给金清大哥买啥东西,这是三千块钱你们收下,留着给金清大哥买些营养品补补身子。”去分享

上一篇   第254章 心生一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