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心生一计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54章 心生一计

胖男人说:“武老板,我们们出来这么长时间了,也该回去了。” 武四海笑了几声,说:“咋了,童老板,你是不是有些等不及了啊,想马上就跟玲子到床上好好地亲热一下。” 胖男人说:“武老板,这男人还不都是一个德行吗,不过我对那个玲子不太感兴趣,像玲子那样的女人太脏了,我要找的话就要找一个干净的女人。” 武四海说:“童老板,你要想开一些,这男人和女人在一起,不就是逢场作戏吗,她为了钱,你为了舒坦,大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何必想那么多呢。” 胖男人说:“武老板,我跟你不一样,你比我年轻,玩几个女人不算啥,我现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武四海说:“童老板,放着玲子那样的女人在眼前,我就不信你能忍得住。” 胖男人说:“这有啥忍不住的,女人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儿吗,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了,就能看得开了。” 武四海说:“童老板,男人像你这个年纪正是大展雄风的时候,你咋还打起退堂鼓了,男人这一辈子可不能太委屈了自己,该乐呵的时候就要乐呵。” 胖男人说:“我都是五十出头的人了,该玩的都玩过了,该享受的也都享受过了,这辈子活得也值了,少玩个把女人也没啥委屈的。” 武四海说:“看来童老板是已经把啥都看透了,可是我这钱都花了,你要是不跟玲子好好地快活一下,是不是有些太可惜了。” 胖男人说:“我看还是算了,就当破财免灾了,一会儿咱们两个人好好地喝几杯,我这把老骨头可禁不起玲子那个疯女人折腾,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武四海说:“童老板,那我也就不勉强你了,一会儿我可要跟那几个女人好好地乐一乐,我的钱可不能白花。” 胖男人说:“武老板,春雪那件事情你还得多费心,别的话我就不多说了,免得你嫌我嗦。” 武四海说:“童老板,我看那个春雪也没啥太特别的,这里这么多女人,你咋就对她动心了呢?” 胖男人说:“武老板,不瞒你说,我现在就想找一个好女人结婚,然后好好地过日子,玲子那种女人解解闷还成,要是想成家的话,还得找春雪那种女人。” 武四海说:“童老板,那个春雪真有你说的那么好吗?到夜总会这种地方来挣钱的女人还不都是一样的货色。” 胖男人说:“春雪是这里的服务员,她跟玲子她们那种卖屁股的女人不一样,我问过春雪,她是因为家里生活困难才来夜总会当服务员的,到夜总会来上班的女人不一定全都是坏人。” 武四海说:“童老板,我看咱们还是走吧,要是再不回去的话,玲子那几个女人就得找过来了。” 秦俊鸟一看武四海和胖男人要出来,急忙躲到了包间旁边的洗手间里。 这时武四海和胖男人出了包间,两个人向原来的那个包间走去。 秦俊鸟听着两个人的脚步渐渐地走远了,才出了洗手间,他没有跟着两个人去包间,而是快步走出了夜总会。 刘镯子正站在夜总会对面的路边,一脸焦急地向夜总会的门口张望着,她见秦俊鸟走了出来,急忙跑过来,喘着气说:“俊鸟,你咋这么长时间才出来啊?我还以为你出啥事情了呢,你要是再不出来的话,我就要到里边去找你了。”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要是我进去的时间太长的话,你就不要等了,你咋还在这里等着呢。” 刘镯子说:“我怕你出啥事情,武四海可是啥坏事儿都能干得出来的,我有些担心你,所在在这里等你出来。”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我这不是挺好吗?武四海他不敢把我咋样,你不用为我担心。” 刘镯子说:“俊鸟,武四海那个坏东西跑到这种地方来,又跟那些狐狸精勾勾搭搭的,是不是干了啥见不得人的事情了?” 秦俊鸟没有回答刘镯子的问话,故意岔开话题说:“镯子嫂子,我看你还是先去旅店开个房间住下吧。” 刘镯子说:“俊鸟,你不是说要去买装修材料吗,现在时间还来得及,要不我陪你去买装修材料吧?” 秦俊鸟伸了一个懒腰,说:“今天不买了,我有些累了,明天再说吧。” 刘镯子点头说:“那好吧,我听你的。” 秦俊鸟和刘镯子来到了刚才秦俊鸟看到的那家旅店,他让旅店的服务员给开了两个房间,他和刘镯子一人一间。 秦俊鸟进了房间后,仰面躺在床上,心里想着刚才听到的事情,怪不得武四海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就成了村里的暴发户,原来他一直在干倒卖假烟的生意,干这种勾当可是犯法的事情,要是被抓到了,弄不好就得判刑。 一想到“判刑”这两个字,秦俊鸟的眼前顿时一亮,他想到了一个对付武四海的办法,既然武四海已经知道了他和冯寡妇的事情,而且他还跟麻铁杆串通好了写信去敲诈冯寡妇,那么他早晚都会把秦俊鸟和冯寡妇的事情捅出去的,与其那样,他还不如去工商局举报武四海,让武四海尝尝吃牢饭的滋味,他要是被抓起来了,也就不会到村子里去胡说了,那样一来他和冯寡妇的事情也就不会传扬出去了。 秦俊鸟虽然觉得这个办法有些不光彩,不过转念一想,反正武四海也不是啥好人,石凤凰吃了他那么多的苦头,他在乡里还祸害了不少的女人,弄得很多家庭都妻离子散的,他这也算是罪有应得。 秦俊鸟心里打定了主意,起床出了房间。 武四海跟那个胖男人说好了明天晚上十一点去老地方接货,秦俊鸟想再去夜总会摸摸情况,探听一下武四海和胖男人说的老地方究竟在啥地方。 秦俊鸟没有跟刘镯子打招呼,一个人出了小旅馆,他穿过车水马龙的大街,又来到了夜总会的门口。 秦俊鸟迈步刚想进夜总会的大门,突然一个年轻的姑娘低着头从夜总会里跑了出来,秦俊鸟躲闪不及,肩膀被姑娘地重重地撞了一下,撞秦俊鸟的姑娘因为站立不稳,差点儿没跌了一个跟头。 姑娘这时急忙停下了脚步,调整了一下身子的平衡,抬头看了秦俊鸟一眼,一脸歉意地说:“对不去,我不是故意的。” 秦俊鸟用手摸了肩膀一下,打量了姑娘几眼,微笑着说:“没关系。” 这个姑娘虽说不是非常漂亮,不过个子高挑,皮肤白皙,一张干净的瓜子脸上看不出任何化妆的痕迹,姑娘给人一种很清纯很淳朴的感觉,秦俊鸟一看就知道这个姑娘不是那种在夜总会鬼混的人,不过看她的着装应该是夜总会里的服务员。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年轻男人紧跟着追了出来,他一边追一边说:“春雪,你别生气啊,我等等我,你听我把话说完了。” 原来这个姑娘就是胖男人看中的那个春雪,秦俊鸟心想怪不得那个胖男人看上春雪了,这个春雪姑娘的确很不错,谁要把她娶到家里当媳妇那可是前辈子修来的福气,同时秦俊鸟也感到很气愤,胖男人也太不要脸了,一个土埋半截的老男人竟然打起了人家小姑娘的主意,按照春雪的年纪都能当胖男人的女儿了,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胖男人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啥模样。 春雪听到年轻男人的话后,不仅没有等他,反而加快了脚步向大街对面跑去,连头都没有回。 年轻男人尾随在春雪的身后,加速追了过去。 春雪在跑到大街中央的时候被年轻男人给追上了,年轻男人伸手一把抓住春雪的胳膊,喘着粗气说:“春雪,你这是干啥,我不是在跟你商量吗,你咋还生气了呢。” 春雪把男人拉住,想跑也跑不了了,她挣扎了几下,想把年轻男人的手给甩开,不过年轻男人的手抓的死死的,她根本就甩不掉。 春雪愤怒地看着年轻男人,没好气地说:“王东,我跟你说过了,你少管我的事情,那个童老板我看着就恶心,我宁可一头撞死,也不会嫁给他的。” 年轻男人说:“春雪,你就算不同意也不用这样啊,你还是跟我回去上班吧。” 春雪说:“我不回去,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那个武四海早就商量好了,想把我给灌醉了,好让让那个童老板糟蹋我,我可没那么傻。” 年轻男人说:“春雪,你看你说的,我是你同学,我咋会害你呢,你说这种话也太让我寒心了。” 春雪说:“反正我不回去,让我嫁给那个童老板,你想都别想,我就是嫁给鸡嫁给狗,也不会嫁给他的。” 年轻男人说:“春雪,你要是不回去的话,你这个月的工资钱可就一分钱都拿不到了,你家里现在不是急等着用钱吗?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家里着想一下吧。” 年轻男人的这句话说到了春雪的软肋处,她登时哑口无言了。去分享

上一篇   第253章 黑心生意

下一篇   第255章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