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买个屁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52章 买个屁

饭馆的厨房做菜还需要一段时间,秦俊鸟和刘镯子面对面地坐着,这个时候秦俊鸟的肚子忽然“咕噜”“咕噜”地叫了几声。 刘镯子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了几个鸡蛋放到桌子上,笑着说:“俊鸟,你要是饿了的话,我这里有鸡蛋,你先吃几个填补一下肚子。” 秦俊鸟摆摆手,说:“不用了,镯子嫂子,这鸡蛋你还是留着回去的路上吃吧。” 刘镯子说:“俊鸟,你要是饿了的话,就把这鸡蛋吃了,千万别硬挺着,那样对胃不好。”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我能撑得住,一会儿饭菜就好了,你还是把鸡蛋收起来吧。” 刘镯子只好又把鸡蛋收了起来,这些鸡蛋是她早晨特意给秦俊鸟煮的,她从家里一路带到了县城,秦俊鸟却一个都没有吃,路上坐车的时候刘镯子吃了两个,剩下的鸡蛋她只能带回去了,这让刘镯子心里多少有些失落和无奈。 刘镯子向窗外的大街上看了一眼,说:“俊鸟,一会儿吃完饭了,咱们去四处逛一逛咋样,我这还是第一次来县城,我不知道县城里有啥好地方,你带我去开开眼界咋样?” 秦俊鸟有些为难地说:“镯子嫂子,吃完了饭,我得先去市场买装修材料,恐怕不能陪你去逛县城,实在有些对不住。” 刘镯子表情很不自然地笑了一下,说:“这没啥,等你买完装修材料回来了,咱们俩一起在县城里好好地逛一逛,也尝尝这当城里人到底是个啥滋味。” 秦俊鸟说:“我回来的时候恐怕天都已经黑了,咱们就是想逛县城也没啥地方可去了。” 刘镯子想了一下,说:“要不我陪你一起去买装修材料吧?反正我也没啥事情。”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我看你还是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吧,明天早上有回乡里的客车,你好好地休息一下,明天早上好回家去。” 刘镯子撅起嘴,有些不太高兴地说:“现在离天黑还有几个小时呢,你让我一个人待着,那我还不闹心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个就喜欢个热闹。”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要不你先找个录像厅啥的,看看录像打发一下时间。” 刘镯子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她盯着秦俊鸟的脸说:“俊鸟,你是不是不想跟我在一起啊,我咋觉得你是想故意把我支开呢。” 秦俊鸟急忙解释说:“镯子嫂子,你咋能这样想呢,我这也是为了你好,买装修材料得走好几个地方,我怕把你累着。” 刘镯子的脸色缓和了一些,她挺了挺高耸丰满的胸脯,说:“我又不是老太婆,你能去的地方我就能去,就这么说定了,一会儿我陪你去买装修材料。” 说话到这个地步,秦俊鸟只能让刘镯子跟他一起去了,要是他还不同意的话,那也太不给刘镯子脸面了。毕竟刘镯子现在不同以往了,她已经跟那些不三不四的男人断绝了来往,也算是正经女人了。尽管秦俊鸟在心里对她还是有些排斥,可不管咋说他都不能做得太过分了。 这个时候服务员把饭菜端了上来,两个人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两个人美美地饱餐了一顿,三个菜一个汤,再加上一斤饺子,都被两个人消灭的干干净净。 吃完饭后,刘镯子抢着要付饭钱,秦俊鸟当然不会让她付钱了,两个人争持不下,最后秦俊鸟有些急了,刘镯子见状不好再争了,只好让秦俊鸟付了饭钱。 两个人从饭店里走出来,大街上人来人往的,街道两边商铺林立,玻璃橱窗里摆放着各色精美的货品,刘镯子看啥东西都觉得新鲜,就跟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一双眼睛都不够使唤了。 刘镯子感慨着说:“怪不得人人都想进城里来生活,这城里的生活可真好啊,跟咱那个穷村子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跟这些城里人比起来,咱们村里的人可真是白活这一辈子了。”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这城里看着是挺好,实际上也不咋样,等你在这城里生活过就知道了。” 刘镯子叹了口气说:“我这辈子是没有那福分了,我就是一辈子吃苦受累的命,要是有下辈子的话,我一定要做个城里人,每天住高楼大厦,吃山珍海味。”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镯子嫂子,你现在还年轻,以后的事情谁都说不好,万一你哪天飞黄腾达了……” 刘镯子这时忽然打断秦俊鸟的话,指了一下不远处的一个夜总会的门口,说:“俊鸟,你快看,那不是武四海那个狗东西吗?他咋也在县城呢?” 秦俊鸟顺着刘镯子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武四海和一个五十多岁的胖男人在夜总会的门口有说有笑的,两个人的身边还站着几个年轻的女人,那几个女人都涂脂抹粉的,穿的衣服也坦胸露乳的,一看就不像是正经女人。 秦俊鸟在县城里看到武四海并不觉得意外,他在武四海家的窗户外偷听的时候就知道他今天要来县城来做生意,看样子他也是刚到县城不久。 秦俊鸟说:“武四海是个生意人,他来县城很正常,县城里的生意人多,他要是不来县城的话,咋能挣得到钱呢。” 刘镯子气愤地说:“武四海这个王八蛋,我以前可受了他不少气,我真想过去咬他几口,好好出出我心里的这口恶气。” 就在这个时候,武四海跟着那个胖男人走进了夜总会,那几个女人也跟在两个人的身后进了夜总会。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看看武四海到底在做啥生意。” 刘镯子说:“俊鸟,你还是别去了,武四海不啥好人,他能做啥正经生意,还不是干那些坑蒙拐骗的勾当。” 秦俊鸟向左右看了看,见马路的对面有一家小旅馆,他指了指那家小旅馆,对刘镯子说:“镯子嫂子,要是我一时半会儿回不来的话,你就到那家小旅馆住下,我会去小旅馆找你的。” 刘镯子说:“俊鸟,那个武四海可是啥坏事儿都能干得出来的,你最好离他远一点儿,不然你会吃亏的。” 刘镯子的话刚说完,秦俊鸟已经快步向夜总会的门口走了过去。 刘镯子跺了一下脚,自言自语地说:“这个俊鸟,他咋对武四海的事情那么感兴趣,我看他是对武四海身边的那几个狐狸精动了心思,这男人都没啥好东西,看到年轻好看的女人就现了原形,还说要去买装修材料呢,买个屁吧。” 秦俊鸟虽然听到了刘镯子说的话,不过他没有理会,他紧随在武四海他们的身后进了夜总会。 秦俊鸟刚刚走进夜总会,一个二十多年的漂亮女人迎了上来,满脸含笑地说:“这位老板,你是自己一个人来玩,还是跟朋友一起来的啊?” 秦俊鸟说:“我不是来玩的,我找人。” 女人板起脸来,语气不太客气地说:“你要找人的话应该去公安局,我们们这里是夜总会,是大家来吃喝玩乐的地方,你走错地方了。” 秦俊鸟的眼睛一直在盯着武四海他们几个人,这时武四海他们已经走进了一个包间里。 秦俊鸟知道在这种地方上班的女人都是为了钱,他从怀里掏出一张百元的钞票,在女人的眼前晃了几下,说:“行个方便吧,我要找个人。” 女人的眼睛顿时瞪的比铃铛还大,她从秦俊鸟的手里接过那张钞票,笑眯眯地说:“老板,你要找啥人啊?这夜总会里的人我都认识,用不用我帮你找啊?” 秦俊鸟说:“不用了,要是需要你帮忙的话,我会找你的。” 女人把钱收好,说:“那我就不打扰老板了,你有啥事情就招呼我一声。” 秦俊鸟走到了武四海所在的那间包间的门口,包间的门没有管好,秦俊鸟透过门缝向包间里看去,只见武四海一手搂着一个女人,他的大腿上还坐着一个女人,坐在他大腿上的女人手里拿着一个酒杯正在往他的嘴里灌酒。武四海把酒杯的酒全都喝掉了,然后在女人的脸蛋上亲了一口,笑着说:“玲子,这么多天没见面,你想我了没有啊?” 女人伸手在武四海的肩头打了一下,笑嘻嘻地说:“武老板,我想你有啥用啊,你从来都没把我放在心上,谁不知道你武老板身边的女人一抓一大把。” 武四海在女人的屁股上捏了一把,说:“我要是没把你放在心上的话,咋会来找你呢。” 女人说:“武老板,你说这话可哄不了我,我今天是沾了童老板的光,童老板今天要是不来的话,恐怕你这辈子都不会来找我的。” 武四海哈哈一笑,说:“你这张嘴啊,就是得理不饶人,我可说不过你。” 那个胖男人也笑了笑,说:“武老板,你咋把咱们玲子给得罪了,你也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 武四海说:“童老板,你是不知道啊,这玲子可不是一般人啊,人家别的女人要钱,她可是要人命啊,上次我差点儿没死在她的床上。”去分享

上一篇   第251章 去看守所

下一篇   第253章 黑心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