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去看守所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51章 去看守所

武四海笑着说:“没想到你懂的事情还不少,看来以前我小看你了,你跟你那个穷鬼男人肯定没少这么弄吧。” 叫“苗子”的女人说:“我又不是那没结婚的姑娘,这种事情我懂得不比你少,咱们在一起的时候你少提那个窝囊废,一想到他我这心里就堵得慌。” 武四海说:“那你在上边可得轻一些,我这身子骨可禁不住你瞎折腾。” 叫“苗子”的女人咯咯笑了几声,说:“你就放心吧,我的功夫你又不是没领教过。” 很快两个人就都不说话了,屋子里传来了哼哼唧唧的声音,两个人赤身裸体地在炕上耍弄了起来。 秦俊鸟有些看不下去了,武四海他们两个人在屋子里弄那种事情,场面不堪入目,秦俊鸟觉得心里一阵恶心,转身离开了窗前。 秦俊鸟跳过院墙,出了武四海家的院子,向酒厂走去。 秦俊鸟这些天一直都在忙着盖房子的事情,厂里的事情全都交给了丁七巧和陆雪霏,他想来看一看酒厂的情况。现在厂里一天二十四小时生产,晚上的时候他又不在厂里,他有些不太放心,厂里的工人们都是一些庄稼汉,平时都懒散惯了, 秦俊鸟刚走进酒厂,就看到刘镯子迎面急匆匆地走了过来。 秦俊鸟好奇地问:“镯子嫂子,你这是要干啥去啊?” 刘镯子停下脚步,喘着气说:“俊鸟,你来的正好,我想跟你请两天假。” 秦俊鸟不解地问:“请假?咋了,你家里有啥事情吗?” 刘镯子叹了一口气,说:“俊鸟,我也不瞒你了,我家那个死鬼被抓起来了,刚才村长来通知我,让我去县看守所一趟,给我家的那个死鬼送几件衣服。”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你男人咋了?” 刘镯子恨铁不成钢地说:“还能咋了,那个死鬼他在县城里偷东西被抓到了,听村长说他这次犯的案子可不小,公安局的人说最少要判三年。” 秦俊鸟说:“那你快去吧,这事情可耽误不得,不管咋说他也是你男人,现在他被进去了,你不能不管。” 刘镯子犹豫了一下,说:“俊鸟,有个事情我想求你,就是不知道你答应不答应。”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镯子嫂子,你啥话就直说好了,跟我你就别拐弯抹角的了。” 刘镯子说:“俊鸟,你也知道我从小到大从来没去过县城,那看守所的大门朝哪边开我都不知道,我一个女人没见过啥世面,我怕我找不着,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啊。” 秦俊鸟想了一下,点头说:“好吧,正好我还要到县城里去买装修房子用的材料,我先陪你去看守所,顺便再到市场把装修要用的材料买了。” 刘镯子高兴地说:“俊鸟,那咱们说好了,明天咱俩一起去县城。”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明天你在家里等着我,我去找你。” 刘镯子说:“俊鸟,你去忙吧,你的事情多,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 秦俊鸟在厂子里转悠了一圈儿,又到车间里走了走,工人们都在忙着生产,锤子正在比比划划地给新来的工人们讲生产操作的事情,秦俊鸟没有走过去打扰他,转身出了车间。 秦俊鸟见车间里一切都正常,也就放心了,快步向办公楼走去。 秦俊鸟来到了丁七巧的办公室,办公室的门开着,丁七巧正在办公室看报纸。 秦俊鸟直接推门走了进来,说:“七巧姐,你在啊。” 丁七巧放下手里的报纸,笑着说:“俊鸟,你咋跑到厂里来了?” 秦俊鸟说:“七巧姐,明天我要去一趟县城,厂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丁七巧问:“俊鸟,你去县城有啥事情吗?” 秦俊鸟说:“房子就快要盖好了,我想去县城买一些装修用的材料。” 丁七巧说:“那好,你去吧,厂里的事情有我在,你就踏踏实实地去买你的装修材料。” 秦俊鸟说:“还有一件事情我要跟你打一声招呼,镯子嫂子请了两天假,食堂的事情你先找个人顶一下。” 丁七巧说:“我看不用找人了,正好我这两天没啥事情,我来给工人们做饭吧。” 秦俊鸟点头说:“这样也好,你自己一个人要是忙不过来的话,就到女工车间找两个人帮你,千万别把自己给累坏了。” 丁七巧笑了一下,说:“不过就是多做几个人的饭而已,我要是连这点儿事情都干不好的话,那我也太没用了。” 秦俊鸟没有跟丁七巧说刘镯子男人被抓进去的事情,这种事情是刘镯子的家丑,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到了第二天早晨,秦俊鸟吃过饭后来到了刘镯子家。 秦俊鸟进屋时,刘镯子正在对着镜子打扮自己,她脸上化了妆,身上也换上了一套很艳丽的衣服。 要说刘镯子也是一个模样俊俏的女人,虽然已经是三十多岁的年纪了,不过一点儿也不显老,一张勾人的脸蛋就跟那二十七八岁的小媳妇一样,尽管算不上花容月貌,可她以前能勾搭那么多男人,足以说明她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秦俊鸟见刘镯子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弄得要跟出嫁的新娘子一样,心里有些不太舒服,毕竟她的男人现在被关进了看守所,她不仅一点儿也不担忧,反而把自己打扮成这个样子,就跟要改嫁一样,她这么做实在有些欠妥当。 刘镯子放下镜子,笑眯眯地说:“俊鸟,你来了,快坐吧。” 秦俊鸟板着脸说:“镯子嫂子,我不坐了,时候不早了,我看咱们还是走吧。” 刘镯子说:“俊鸟,你吃过饭没有,我煮了几个鸡蛋,你吃几个吧。” 秦俊鸟说:“我吃过饭了,你自己吃吧。” 刘镯子说:“我也吃过了,这鸡蛋是我给你煮的,既然你吃过了,我就把鸡蛋带上,留着路上吃。” 秦俊鸟说:“车快来了,我们们赶紧走吧,不能再耽搁了,要不然我们们就赶不上去县城的客车了。” 刘镯子说:“那好,咱们走吧。” 秦俊鸟和刘镯子坐上了开往县城的长途客车,这一路上刘镯子显得很兴奋,跟秦俊鸟有说有笑的,惹得车上的男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她。 秦俊鸟本想提醒刘镯子一下,可是车上的人都把他当成了刘镯子的相好的,有几个男人甚至用一种嫉妒的眼神看着他,为刘镯子这么一朵鲜花插在了秦俊鸟这坨牛粪上感到不值。 秦俊鸟为了不让车上人的误会,只能尽量少跟刘镯子说话,不管她说啥,秦俊鸟都只是哼哈地答应着,可是刘镯子一直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就跟得了话痨一样,把秦俊鸟说得非常烦躁,他真恨不得拿东西把刘镯子的嘴给堵上。 客车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颠簸着,车里的人也随着车子的颠簸而左右摇晃着。 秦俊鸟和刘镯子紧挨着坐在一起,两个人难免在身体上有些不经意的jiē触,秦俊鸟的胳膊有好几次都碰到了刘镯子那圆滚滚肉嘟嘟的胸脯上,那种软绵绵的感觉不时地刺激着秦俊鸟,弄得秦俊鸟心里乱七八糟的。 刘镯子倒是不在意,她反而把身子向秦俊鸟这边挪动了一下,跟秦俊鸟的身子几乎都贴在了一起,有时她还会故意扭动胸脯在秦俊鸟的胳膊上磨蹭几下,让秦俊鸟哭笑不得。 这一路上秦俊鸟只能忍着,他又不好发火,毕竟是他占了刘镯子的便宜,他总不能得了便宜又卖乖。 到了县城后,秦俊鸟陪着刘镯子先去了看守所,看守所其实并不难找,县城里的很多人都知道。 秦俊鸟和刘镯子到了看守所后,刘镯子把她男人的衣服交给了看守所的民警,又跟看守所的民警了解了一下她男人的案情,原来刘镯子的男人和几个人合伙在县城里偷了一家工厂的铜锭,在销赃的时候被民警抓了个正着,因为铜锭价值几万块钱,刘镯子的男人因为犯罪数额巨大,所以被羁押在了看守所,等其他涉案人员全都到案了以后,就会被提起公诉。 在得知刘镯子来送衣服后,刘镯子的男人想要见刘镯子一面,不过刘镯子没有跟她的男人见面。 从看守所出来后,刘镯子说:“俊鸟,你饿了没有,咱们找个地方吃饭吧。” 秦俊鸟虽然早晨吃饭了,不过在山路上颠簸了那么长时间,秦俊鸟确实有些饿了。 秦俊鸟说:“好吧,咱们找个饭店先吃饭吧。” 秦俊鸟和刘镯子在大街上转悠了一阵,找了一家小饭馆走了进去。 一个女服务员给两个人倒了茶水,又给两个人拿来了菜单。 刘镯子拿起菜单看了几眼,又把菜单递给了秦俊鸟,有些难为情地说:“俊鸟,你来点菜吧,我不太认识字。” 秦俊鸟点头说:“镯子嫂子,你喜欢吃啥?我帮你点。” 刘镯子说:“我吃啥都成,你不用管我,你喜欢吃啥就点啥。” 秦俊鸟点了三个菜一个汤,菜是两荤一素,汤是黄瓜鸡蛋汤,然后他又要了一斤三鲜馅的饺子。去分享

上一篇   第250章 我在上边

下一篇   第252章 买个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