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我在上边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50章 我在上边

冯寡妇一脸忧虑地说:“俊鸟,这个麻铁杆把咱们俩的事情都告诉了武四海,武四海不是麻铁杆,他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秦俊鸟点了点头,说:“婶子,这件事情是有些麻烦,不过不要紧,我会想办法的。” 冯寡妇说:“俊鸟,武四海那个人心狠手辣,很多人都吃过他的亏,你可要千万要小心,别让他给算计了。” 秦俊鸟一脸轻松地说:“婶子,你放心吧,我跟武四海也算是老对手了,他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大家都是两个肩膀一个脑袋,我就不信他能掀起多大的浪来。” 冯寡妇说:“俊鸟,我还是要跟你嗦几句,武四海可不比别人,他这些年在外边做生意认识了不少人,很多都是有钱有势的,你可不能跟他硬碰硬,对你没啥好处。”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武四海又不是老虎屁股摸不得,我有分寸,眼下还是得稳住他,把他的嘴堵住,不能让他把咱俩的事情说出去,这才是最重要的。” 冯寡妇一跺脚,有些自责地说:“俊鸟,都是我把你给连累了,那天晚上我要是不让你喝那么多酒,也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了,都怪我。” 秦俊鸟说:“婶子,这件事情不能全怪你,那酒是我自己要喝的,你不用过意不去,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不用想那么多,该吃饭就吃饭该睡觉就睡觉,天塌不下来。” 冯寡妇非常后悔地说:“这酒真不是啥好东西,早知道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就不会喝那么酒了,人家都说喝酒误事,现在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假。” 秦俊鸟说:“婶子,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你歇着吧。” 冯寡妇说:“那好,我也不留你了,天黑,你路上小心一些。” 冯寡妇把秦俊鸟送到了大门口,目送着他走远了,才把大门关好,回到屋里睡觉去了。 秦俊鸟从冯寡妇的家里出来后,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他以前为了刘镯子曾经跟武四海闹过别扭,武四海是个有仇必报的人,现在他知道了自己和冯寡妇的事情,他肯定会利用这个机会打击报复自己的。 秦俊鸟原本以为抓到了麻铁杆,只要把他的嘴封住,他和冯寡妇的事情就算遮掩住了,可是谁知道节外生枝,麻铁杆竟然把他和冯寡妇的事情告诉了武四海,看来他和冯寡妇的事情是瞒不住了,他刚才跟冯寡妇说的那番话是为了宽慰冯寡妇,其实他心里一点儿底都没有。 武四海是啥人,秦俊鸟心里再清楚不过,他比那山里的狐狸还狡猾,比那树上的猴子还鬼精,就是十个麻铁杆都不如一个武四海。 秦俊鸟回到自己的帐篷里后,仰面躺在木板床上想着该咋样对付武四海,虽然他想了不少办法,不过都不太可行,最后想得他脑袋都大了,也没想出一个好办法来。秦俊鸟索性不想了,把被子蒙在头上睡了。 到了第二天,秦俊鸟把盖房子的事情安排了一下,又把那三万块交给了丁七巧,然后一个人去了村子里。 秦俊鸟想到村子里去看一看武四海在家没有,他打算跟武四海面对面地把事情说开了,不管武四海出啥招他都接着,只要武四海不把他和冯寡妇的事情说出去,就是让他跪在武四海的面前给他舔脚趾头管他叫祖宗,秦俊鸟都心甘情愿。 秦俊鸟来到了武四海家的院子前,院子的大门紧闭着,虽然现在已经是早晨九点多了,可是武四海家的院子里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秦俊鸟向左右小心翼翼地看了看,见附近没有啥人,纵身翻过院墙跳进了院子里。 秦俊鸟蹑手蹑脚地走到房子的窗户前,只见窗户上挡着蓝色的窗帘,秦俊鸟把耳朵贴在窗户的玻璃上听了听,屋子里没啥动静,秦俊鸟估摸着武四海可能还在睡懒觉,村里的其他人这个时候早就已经去地里干活了,武四海这些年做生意挣了不少钱,好几年不种地了,他根本就看不上种地挣的那几个辛苦钱。 秦俊鸟在窗户前听了一会儿,可是啥都没有听到,他转身刚要走,这时忽然从屋子里传来了一阵女人的咯咯笑声。 秦俊鸟立即停下脚步,在窗户前四处看了看,在窗户的右下角处找到了一条因为窗帘没挡严实而露出的缝隙。秦俊鸟透过缝隙向屋子里看去,缝隙很窄,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到屋子里的情形。 屋里的光线很暗,炕上光溜溜地躺着一男一女,男人当然就是武四海,躺在他身边的女人不是村里的人,秦俊鸟并不认识,不过跟武四海在一起鬼混的女人,应该也不是啥好女人。 窗户的隔音效果并不好,所以武四海和那个女人说的话,秦俊鸟在窗外能听得清清楚楚的。 武四海给自己点了一支烟,吸了几口,说:“苗子,你一会儿给我拿几件干净的衣服,明天早晨我要去县城一趟,得半个月才能回来,昨晚我给你的那些钱够你花些日子的。” 叫“苗子”的女人撅着嘴说:“四海,你又要走啊?你这才回来几天啊,我不让你走,我好不容易把你盼回来了,你得好好地陪陪我。” 武四海吐了一口烟,笑着说:“苗子,我也不想走,可是生意要紧,你要是不让我走,谁给你挣钱啊,以后你吃啥喝啥穿啥呀。” 叫“苗子”的女人哼了一声,有些不快地说:“我看你根本就不是去做生意,你是去县城里会你的相好的去了,昨晚我给你洗衣服的时候,你的衣服上全都是女人的香水味。” 武四海伸手搂着女人说:“苗子,你别总疑神疑鬼的,我就你这一个相好的,县城里的女人哪能赶得上你啊,在我眼里你就是杨贵妃。” 叫“苗子”的女人说:“你少说这些漂亮话来哄我,那县城里啥样的女人没有,我看你的魂儿早就被县城里的女人给勾跑了,那县城里的女人长得又白身子又香,你不就喜欢那样的女人吗?” 武四海苦笑了一声,有些无奈地说:“苗子,你这是吃哪门子的干醋啊?我去县城是去做生意去了,哪有心思跟女人胡搞啊。” 叫“苗子”的女人说:“你别以为我啥都不知道,你以前有过多少女人,恐怕你自己都记不住了吧,我可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烂女人,我既然跟了你,就是想跟你好好的过日子,你别想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 武四海说:“我知道你对是真心对我好,所以我才要给你多挣钱,让你吃香的喝辣的,要不咋能对得起你呢。” 叫“苗子”的女人说:“四海,我可是把啥都给你了,你可不能做对不起我的事情,你要是敢背着我偷别的女人,我可不饶你。” 武四海在女人的脸上亲了一口,一脸得意地说:“苗子,我不骗你,我这次真是要去谈一笔大生意,这笔生意要是做成了,我们们两个人的后半辈子都不愁了,你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给我生一个儿子,咱俩在一起的日子也不短了,你得争取早点儿怀上。” 叫“苗子”的女人说:“这生儿子生女儿又不是我说了算,我倒是想给你生个大胖小子,可是到时候我要是生个丫头片子的话,你可不能给脸色看。” 武四海把手放在女人那高耸丰满的肉峰上摸了几把,眯缝着眼睛说:“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咱们先生一个再说。我都这个年纪了,连个一儿半女的都没有,我这心里着急。” 叫“苗子”的女人把武四海的手从她的前胸拿来,把脸扭到一边,背对着武四海,有些不太高兴地说:“我看你跟我在一起就是想让我给你生孩子,你把我当成啥了,我可不是下崽的母猪。” 武四海在女人白花花的屁股上轻轻地拍了两下,说:“我就是想要跟你好好过日子,才要跟你生孩子的,等我们们有了孩子,你就跟你那个穷鬼男人离婚,我把你娶过来,咱俩正大光明地过日子,到时候我给你买名牌衣服,给你买小轿车,让你过上比城里的女人还要舒坦的日子。” 叫“苗子”的女人这时转过脸来,兴冲冲地说:“你说的是真话吗?” 武四海说:“我说的当然是真话了,只要你能给我生个孩子,你想要啥我就给你买啥,你就是想要天上的星星,我也上天给你摘去,这回你满yi了吧。” 叫“苗子”的女人在武四海的脸上亲了一口,笑着说:“这还差不多,算你有良心。” 武四海说:“时候不早了,我们们该起来了。” 叫“苗子”的女人说:“四海,你不是想要孩子吗,趁着现在咱俩再试试,说不定你回来的时候,我这肚子里就有动静了。” 武四海说:“我看还是算了,昨晚咱俩都弄了好几次了,再弄的话我有些吃不消了。” 叫“苗子”的女人说:“那你躺着不动,我在上边,保证不让你出多少力气,还能让你舒服了。”去分享

上一篇   第249章 四六分账

下一篇   第251章 去看守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