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不能有这种想法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5章 不能有这种想法

苏秋月笑着说:“这姑娘的嘴可真甜,人长得也俊俏,一看就招人喜欢。” 秦俊鸟说:“秋月,黑翠遇到难处了,她得在家里住几天,就让她跟你一起住吧。” 苏秋月说:“中,就让她跟我住一起吧。” 田黑翠愣了一下,好奇地问:“咋,俊鸟哥,你和嫂子不住在一起吗?” 秦俊鸟有些尴尬地看了看苏秋月,说:“你到仓房里去住,你一个姑娘家住进来,我跟你们一起住不方便。” 田黑翠有些过意不去地说:“俊鸟哥,因为我你和嫂子还得分开住,我给你们添麻烦了。” 秦俊鸟笑着说:“这没啥,你就放心地住好了,心里千万不要有啥负担。” 田黑翠说:“俊鸟哥,你放心我不会白住的,我能干活,你家里有啥活就招呼我一声,我帮你干。” 苏秋月说:“家里没啥活,你就安心住下吧。” 田黑翠在秦俊鸟的家里住了下来。田黑翠是个勤快的姑娘,自从住进来之后,总是抢着帮苏秋月干家务活。 秦俊鸟一有空闲时间就去栗子沟村打听刘秃子的情况。原来这个刘秃子正带着人满世界地寻找田黑翠,他还让一些平时跟他关系不错的地痞无赖日夜守在通往乡里和县里的路口,看样子不抓住田黑翠刘秃子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为了不让田黑翠被刘秃子他们找到,秦俊鸟再三叮嘱田黑翠让她白天的时候一定要呆在屋子里,就算是上厕所也要快去快回,不能在外边停留太久了。刘秃子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村里人都不愿意招惹他,如果让他知道田黑翠就藏秦俊鸟的家里,不仅田黑翠好不了,秦俊鸟也得跟着倒霉。 这天晚上,秦俊鸟刚躺下要睡觉,忽然传来一阵非常急促的敲门声。 秦俊鸟吓得一骨碌身从炕上爬起来,他拿起挂在墙上的猎枪胆战心惊地走出仓房。 走到大门口后,秦俊鸟把猎枪的枪管对准大门,大声地问:“谁啊?” 敲门的人说:“是我,俊鸟,快开门。” 秦俊鸟一听到是苏秋林的声音,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他还以为是刘秃子知道田黑翠藏在他的家里找上门来了呢。 秦俊鸟把猎枪放到一边,然后给苏秋林开门。 门打开后,苏秋林一脸焦急地快步走进来问:“秋月在屋里头没有?” 秦俊鸟说:“在呢。” 苏秋林说:“咱妈病了。” 秦俊鸟急忙问:“咱妈病得咋样,严重不严重?” 苏秋林说:“我已经找人把咱妈送到乡里去了,我来就是通知秋月一声。” 这时苏秋月听到敲门声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他正好听到秦俊鸟和苏秋林的对话。 苏秋月关切地问:“哥,咱妈得的是什么病?” 苏秋林说:“咱妈还是老毛病,喘不上气来。” 苏秋月说:“哥,你等我一下,我去换件衣服,我跟你一起去乡里看咱妈。” 苏秋林说:“中,你快着一些。” 苏秋月跑回屋里头换衣服,秦俊鸟也跟着进了屋,说:“秋月,要不我跟你一起去看咱妈吧。” 苏秋月说:“还是我去吧,你留在家里照看着,家里不能没人。” 秦俊鸟有些不情愿地说:“秋月,你就让我跟你去吧,再说这个家里也没啥东西好照看的,咱妈病了,我这个做女婿得咋也得去看一眼吧。” 苏秋月看了一眼躺在被窝里的田黑翠,说:“咱俩都走了,黑翠咋办?” 田黑翠也被敲门声给吵醒了,她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呵欠说:“嫂子,让俊鸟哥跟你去吧,我一个人在家能行,你们就放心吧。” 秦俊鸟看了一眼苏秋月,只见她板着脸,他知道苏秋月不愿意让他去,他只好说:“好吧,我在家里照看着,你快去快回,替我给咱妈问个好。” 苏秋月不耐烦地说:“好了,我知道了。” 苏秋月换完衣服后跟着苏秋林一起出了家门。 秦俊鸟有些无奈地回到仓房里,他躺在炕上心里有些憋气,他知道苏秋月看不上他,结婚这么长时间,连个手指头都没让他碰过,自己这个男人当得真窝囊,早晚有一天他要让苏秋月对他刮目相看。 就在秦俊鸟胡思乱想的时候,仓房外传来了田黑翠的声音:“俊鸟哥,你睡了没有?” 秦俊鸟说:“还没睡,咋了。” 田黑翠犹豫了一下,说:“俊鸟哥,我一个人睡有些害怕。” 秦俊鸟说:“黑翠,有我在呢,你不用怕。” 田黑翠说:“俊鸟哥,要不你到我屋子里来睡吧。” 秦俊鸟说:“黑翠,这不太好吧,你一个姑娘家,我咋好跟你在一个屋里睡。” 田黑翠说:“俊鸟哥,家里也没有别人,你不说我不说,谁都不会知道的。” 秦俊鸟想了想,田黑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他觉得自己跟田黑翠一个大姑娘睡在一个炕上还是有些不妥,他说:“要不这样,你睡屋里,我睡厨房。” 田黑翠说:“厨房咋好睡人呢,你就到屋里来睡吧,反正嫂子也不在家,没人会知道的。” 秦俊鸟想了想,说:“好吧,我这就去。” 秦俊鸟起来穿好衣服,拿起自己盖的被褥走出了仓房。 田黑翠穿着衬衣衬裤站在仓房门口,冻得直打哆嗦。秦俊鸟看她冻成这个样子,急忙说:“黑翠,你赶紧回屋去,要是冻坏了可咋办。” 田黑翠笑着说:“我的身体好着呢,没那么容易冻坏的。” 秦俊鸟拿着被褥进了屋子,田黑翠也跟着走了进来。田黑翠说:“俊鸟哥,你还拿被褥做啥呀,你盖嫂子的被褥就中,反正你们俩也是一家人。” 秦俊鸟笑着说:“不了,她盖她的,我盖我的,你嫂子爱干净,她要是知道我盖了她的被子会跟我生气的。” 田黑翠诧异地看了秦俊鸟一眼,说:“俊鸟哥,你跟秋月嫂子到底是不是夫妻啊?” 秦俊鸟说:“当然是了,咋了?” 田黑翠摇摇头,说:“我觉得你们不太像,我在家时我哥跟我嫂子就一点儿也不像你们这样。” 秦俊鸟说:“他们不像我们们这样,那他们啥样?” 田黑翠说:“他们两个没事儿就黏糊在一起,可你们就算见面都客客气气的,一点儿也不像在一起过日子的小两口。” 秦俊鸟笑着说:“看你年纪不大,知道的事情还不少。” 田黑翠说:“俊鸟哥,你跟秋月嫂子结婚多长时间了?” 秦俊鸟说:“快三个多月了。” 田黑翠说:“那秋月嫂子怀上孩子没有?” 秦俊鸟说:“还没有。” 田黑翠说:“那你得抓紧了,我哥跟我嫂子结婚没到两个月,我嫂子就怀上了。” 秦俊鸟说:“这种事情急不得,生孩子不是想生就生的。” 田黑翠这时已经钻进了自己的被窝里,秦俊鸟把苏秋月的被褥叠好,又把自己的被褥铺好,脱了衣服钻进了被窝。 田黑翠忽然问:“俊鸟哥,你觉得是好看还看还是秋月嫂子好看?” 秦俊鸟说:“你们两个都挺好看。” 田黑翠说:“我知道我没有秋月嫂子好看,你这么说是安慰我。” 要是论长相的话,田黑翠的确比不上苏秋月,不过田黑翠比苏秋月年轻好几岁,女人年轻本身就是一种美。 秦俊鸟说:“可能是我看你秋月嫂子看的时间太长了,我没觉得她有多好看。” 田黑翠说:“秋月嫂子不仅人长得漂亮,胸脯那两个东西也大,她洗澡的时候我看见过,比我的要大好几圈呢。” 秦俊鸟听到这里,心里头忽然有些痒痒的。结婚这多天了,不要说苏秋月的身子了,就连苏秋月的脚他都没看过几次。 田黑翠说:“俊鸟哥,你摸过秋月嫂子的胸脯没有?” 秦俊鸟感到自己的脸有些发烫,他没想到田黑翠能问出这种话来,秦俊鸟说:“黑翠,你越说越不像话了,你个姑娘家咋好意思问这种事情。” 田黑翠“格”“格”笑了几声,说:“这有啥,我哥就摸过我嫂子的胸脯,还是当着我的面摸的,男人摸自己媳妇的胸脯天经地义,又不是耍流氓。” 秦俊鸟不想跟田黑翠说这个话题,他打了个呵欠,说:“黑翠,时候不早了,快睡吧。” 田黑翠说:“俊鸟哥,你还回答我的话呢。” 秦俊鸟说:“这种事情我咋好说出口啊。” 田黑翠说:“这么说你是摸过了,咋样,秋月嫂子的胸脯摸起来舒服不?” 秦俊鸟没有说话,因为他从来都没有碰过苏秋月的身子,虽然他做梦都想好好摸摸苏秋月的身子。 田黑翠看秦俊鸟不说话,笑着说:“秋月嫂子的胸脯摸起来一定非常舒服,她的那两个东西又圆又大的,摸起来一定跟刚出锅的白面馒头一样软和。” 秦俊鸟说:“你又没摸过你咋知道?” 田黑翠说:“我是没摸过秋月嫂子的,不过我摸过我嫂子的,还有我自己的。” 秦俊鸟又不说话了,田黑翠说她摸过自己的胸脯,秦俊鸟的脑子马上就浮现出田黑翠摸自己的动人情景,他心突突地跳了起来。 田黑翠说:“俊鸟哥,你想不想摸摸我的?我的虽然没有秋月嫂子的大,可是摸起来的感觉跟摸她的是一样的。” 秦俊鸟说:“黑翠,这种话可不能乱说,你咋能让男人随便摸你。” 田黑翠说:“俊鸟哥,别的男人要是想摸我,就算是打死我我都不会让他摸的,可是你就不一样了,我喜欢你,所以你要是想摸的话,我随便让你摸,你想怎么摸就怎么摸。” 秦俊鸟说:“黑翠,这话我就当你没说过,你把当我成啥人了。” 田黑翠有些不高兴地说:“俊鸟哥,你是不是把我当成那种不正经的女人了,我能跟你说这些话,是因为我心里有你,要是别人我理都不会理的。” 秦俊鸟说:“我已经有你秋月嫂子了,我这辈子就认准她一个了,你以后千万不要有这种想法了。”去分享

上一篇   第24章 田黑翠

下一篇   第26章 着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