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敲诈信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47章 敲诈信

秦俊鸟点头说:“我听你婶子你的。” 冯寡妇说:“咱们去那边的树林里说吧,那里没啥人,咱们俩说话也能方便一些。” 秦俊鸟说:“好吧,咱们就去树林里说。” 秦俊鸟和冯寡妇在树林外绕了一圈儿,在确定树林周围没啥人后,两个人才小心翼翼地进了树林。 冯寡妇走到一棵高大的松树前,一脸严肃地看着秦俊鸟,问:“俊鸟,我和你的事情你有没有跟别人说起过?” 秦俊鸟摇头说:“这种事情我隐瞒还不及呢,咋会跟外人说呢。” 冯寡妇一脸困惑地说:“这就奇怪了,这件事情咋会有别人知道呢?” 秦俊鸟的脸色顿时一变,非常紧张地说:“婶子,你说别人知道啥了?” 冯寡妇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黄色信封,把信封交给秦俊鸟,说:“俊鸟,你先看看这封信。” 秦俊鸟从信封里掏出信纸,然后把信纸展开,只见信纸上歪歪扭扭地写着几行字:冯月季,限你明天天黑前把十万块钱放到村口的老磨盘下,不然的话我就把你和秦俊鸟干的那些丑事儿全都宣扬出去,让你没有脸在村子里住下去,你自己看着办,明天天黑之前我要是拿不到钱,我就把你和秦俊鸟在炕上弄的那些事情告诉全乡的人,让你们这对狗男女身败名裂,我说到做到。 冯寡妇的大名就叫冯月季,因为她年纪轻轻的就守寡了,所以村里人都不咋叫她的大名,在背地里都称呼她冯寡妇。 秦俊鸟看完信后,心里头一凉,把信纸放到信封里说:“婶子,这封信你是咋收到的?” 冯寡妇说:“今天早晨我起来的时候就看到这封信夹在了我家大门的门缝里,我特意打开大门去外边看了一下,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秦俊鸟眉头紧皱说:“看来写信的人应该咱们两个人的熟人。” 冯寡妇说:“是啊,这个人肯定也是村子里的人。” 秦俊鸟又把信还给冯寡妇,说:“婶子,这信上的字迹你能认出来是谁写的吗?” 冯寡妇摇摇头,说:“我认不出来,咱们村里的人都没上过几天学,写的字都跟狗爬一样。” 秦俊鸟低头沉思了一下,说:“婶子,这封信先放在你那里,你先把它收好了,千万不能弄丢了。” 冯寡妇又把信放在了原来的衣服口袋里,说:“我知道,我会把信收好的。” 秦俊鸟说:“还有以后晚上你不要一个人在家里睡了,最好是找一个人给你做伴,要不就去别人家睡,你现在已经被写信的人给盯上了,还是要小心一些为好。” 冯寡妇有些慌乱地说:“俊鸟,你说我该咋办啊?你说的办法也只能管一时,得想个长久之计才行。” 秦俊鸟说:“婶子,现在只能先顾眼前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冯寡妇说:“现在也就这能这样了。” 秦俊鸟说:“写信的人张口就要十万块钱,胃口大得很,看来写信的人是冲着钱来的。” 冯寡妇面露难色说:“可我手里根本就没有那么多钱,所以我才跑来找你商量的。” 秦俊鸟说:“这钱我倒是有,可这个写信的人摆明了是想敲诈,我们们这次给他钱了,下次他还会写信来要钱的,我们们有多少钱都填不满这个无底洞。” 冯寡妇一脸担忧地说:“可我们们要是不给他钱的话,他就会把我们们俩的事情给宣扬出去的,到时候咱俩的名声可就全都完了。” 秦俊鸟安慰冯寡妇说:“婶子,你先不用着急,我这就去想办法筹钱,先把写信的人稳住了再说。” 冯寡妇说:“俊鸟,我这些年也攒了一些钱,虽然不多,你都拿去吧。” 秦俊鸟说:“你的钱还是收着吧,你一个女人过日子不容易,留着这些钱以后救急用,钱的事情我来想办法。” 冯寡妇说:“这是咱们两个人的事情,咋能让你一个人出钱呢,不管咋说,我也得出一份力。” 秦俊鸟说:“婶子,你就别跟我争了,钱的事情你就听我的吧。” 冯寡妇想了一下,说:“也好,我就不跟你争了。” 秦俊鸟说:“婶子,你先回家去,我去拿钱,一会儿我到你家里去找你。” 冯寡妇点头说:“那咱们说好了,我在家里等着你。” 冯寡妇先出了树林,快步向家里走去。 等冯寡妇走远了,秦俊鸟才从树林出来,他向四处看了看,见没啥异常情况,才向酒厂走去。 在树林里的这段时间,秦俊鸟已经想出了一个对付写信人的办法,既然写信的人想要钱,那他就将计就计,把写信的人给引出来。只要写信的人现了原形,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秦俊鸟到了酒厂后,直接来到了丁七巧的办公室。 丁七巧正做坐在办公桌前低头算账,秦俊鸟推门走进来说:“七巧姐,现在厂里还有多少现金?” 丁七巧抬头说:“现在厂里还有三万多现金。” 秦俊鸟说:“七巧姐,你现在把这三万多都给我,我有用处。” 丁七巧见秦俊鸟有些着急的样子,好奇地问:“俊鸟,你是不是遇到啥困难了,说出来让我听听,看看我能不能帮上你啥忙。” 秦俊鸟说:“七巧姐,我没有遇到啥困难,这钱我想借用一下,过几天我就还回来。” 丁七巧说:“俊鸟,你要是有啥困难的话可别瞒着我,需要我忙帮的就跟我说一声,千万别跟我见外。” 秦俊鸟当然不会把冯寡妇被人敲诈的事情告诉丁七巧了,这种事情不是啥光彩的事情,所以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秦俊鸟笑着说:“七巧姐,我要是有困难的话肯定不会瞒你的,你放心,我好着呢。” 丁七巧说:“那就好,我这就给你拿钱去。” 丁七巧把保险柜打开,把里面的三万块钱拿出来交给了秦俊鸟。秦俊鸟用报纸把三万块钱包好,拿着钱出了丁七巧的办公室。 秦俊鸟一路小跑着来到了冯寡妇家的大门前,秦俊鸟没有直接敲门进去,而是在冯寡妇家的院子周围转悠了一下,在确定没有人暗中盯梢之后他才进了冯寡妇家的院子。 冯寡妇正愁眉苦脸地坐在屋子里,她见秦俊鸟来了,急忙站起身来,说:“俊鸟,你来了,快到炕上坐。” 秦俊鸟把用报纸包着的三万块钱放到冯寡妇的面前,然后把报纸打开说:“婶子,我把钱拿来了。” 冯寡妇看了一眼秦俊鸟拿来的三万块钱,说:“俊鸟,我看这钱好像不够十万块钱吧?” 秦俊鸟说:“婶子,你说的没错,这是三万块钱。” 冯寡妇说:“俊鸟,人家要十万块钱,你咋才拿来三万块钱啊?” 秦俊鸟说:“酒厂现在只有这么多现金,厂里的钱大部分都存在乡里的信用社了,眼看着天就要黑了,现在去乡里的信用社取钱根本来不及了。” 冯寡妇说:“俊鸟,我这里还是一万多块钱,你把我这一万多块钱也拿上吧。” 秦俊鸟说:“婶子,这三万块钱就够了,不用拿你的钱。” 冯寡妇眉头紧锁地说:“写信的人要十万块钱,你就给拿了三万块钱,那写信的人咋会满yi呢。” 秦俊鸟说:“婶子,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们这次要是给了他十万块钱,下次他要二十万,三十万,你难道也给他呀。” 冯寡妇苦着脸说:“不给钱还能咋办啊,那写信的人要是真把我们们的事情说出去了,咱们两个人谁都好不了,这名声可比钱重要多了。” 秦俊鸟说:“婶子,这名声比钱重要是不假,问题是我们们根本就拿不出多少钱,我的那个酒厂现在刚刚有了起色,要是让我拿出个十万二十万的还成,就怕写信的人尝到了甜头之后狮子大开口,没完没了地敲竹杠。” 冯寡妇说:“俊鸟,你说的也有道理,可是我们们要不给他钱的话,也没啥其他的好办法啊。” 秦俊鸟说:“婶子,我已经想出了一个办法,虽然这个办法有些冒险,不过我们们可以试一试。” 冯寡妇的眼睛一亮,说:“俊鸟,你有啥好办法,说出来让我听一听。” 秦俊鸟说:“我这个办法叫引蛇出洞,那个写信的人不是要钱吗,我们们就用钱把他给引出来,只要让写信的人现了真身,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 冯寡妇一脸怀疑地看着秦俊鸟,说:“引蛇出洞,这办法能行吗?” 秦俊鸟说:“现在只能用这个办法了。” 冯寡妇有些担心地说:“俊鸟,万一你这个办法不灵,没把写信的人给引出来咋办?” 秦俊鸟说:“写信的人既然是冲着钱来的,我们们只要把钱按照他说的放到村口的老磨盘下边,他一定会来村口拿钱的。” 冯寡妇说:“就算是你把写信的人给抓到了,也不能把他的嘴给堵上啊,他以后还是会把咱们的事情说出去的。” 秦俊鸟说:“只要能把写信的人给引出来,想要把他的嘴给封住也不是啥太难的事情,人都是有弱点的,只要抓住他的弱点,事情就好办多了。”去分享

上一篇   第246章 扬眉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