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你知我知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45章 你知我知

秦俊鸟和冯寡妇在炕上疯狂地折腾着,直到最后秦俊鸟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他才从冯寡妇的身上下来,光着身子躺在冯寡妇的身边睡了。 到了第二天的早晨,当秦俊鸟醒来时,他只觉得头疼的就快要裂开了,全身的骨头就跟散架了一下,昨天晚上他和冯寡妇都喝了不少酒,两个人又在炕上狠命地弄了那么长时间,也就是秦俊鸟身强力壮,要是换了别人早就死在了冯寡妇的肚皮上。 秦俊鸟一骨碌身想坐起来,这时他发现自己的上半身赤裸着,下半身盖着一条绣着鸳鸯的被子,秦俊鸟掀起被子向下身看了一眼,他的身子竟然一丝不挂。冯寡妇光溜溜地睡在他的身边,雪白诱人的胸脯随着她的呼吸而高低起伏着。 秦俊鸟晃了晃脑袋,昨晚发生的事情一下子全都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想起昨晚他和冯寡妇在炕上翻滚的情景,心头一紧,心中充满了悔恨和害怕。 秦俊鸟这时觉得自己左边的一条胳膊发麻,他看了一眼胳膊,原来他的胳膊被冯寡妇压在了浑圆匀称的大腿下。 冯寡妇还在睡着,白嫩丰盈的身子上没有一丝遮掩,胸口处有几道淡淡的红印,显然是昨晚两个人在癫狂的时候留下来。 秦俊鸟怕惊动了冯寡妇,他小心翼翼地想地把胳膊从冯寡妇的大腿下抽出来,可他刚刚动了一下胳膊,就把冯寡妇弄醒了。 冯寡妇轻轻地翻了一个身,然后慢慢地睁开眼睛,她静静地看了秦俊鸟几眼,张大嘴打了一个呵欠。 秦俊鸟以为冯寡妇会大喊大叫的,甚至会破口大骂,可是冯寡妇却出奇地冷静镇定,就跟昨晚啥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冯寡妇慢悠悠地坐起身来,拿起衣服披在身上,又用手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头发。 冯寡妇在秦俊鸟的身上扫了一眼,口气淡淡地说:“天都亮了,你咋还不起来穿衣服啊。” 秦俊鸟万分后悔地说:“婶子,昨晚的事情都是我不好,我不是人,我不该对你做那种事情,我就是一个畜生。” 冯寡妇没有一点儿要生气的意思,她心平气和地说:“昨晚我们们两个人都喝多了,这事情不能全都怪你,你不用这样。” 秦俊鸟这时把被子向上拉了一下,拿起扔在一边的裤衩在被子里手忙脚乱地穿起来。 秦俊鸟一边穿着裤衩一边说:“婶子,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你想打我骂我都成,你就是去公安局告我,让我蹲监狱吃窝窝头,我也无话可说,是我罪有应得。” 冯寡妇笑了一下,一脸轻松地说:“算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好了,昨晚的事情你就当没发生过,我会把昨晚的事情烂在肚子里的,你也不能对外人说起昨晚的事情。” 秦俊鸟连连点头,说:“婶子,你放心,这件事情我绝对不会对外人说的,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说出去半个字的。” 冯寡妇拿起自己的裤衩,也不避讳,当着秦俊鸟的面把裤衩穿上,然后下炕一边穿鞋一边说:“好了,你快点儿把衣服穿好,趁着现在天刚亮,外边没有啥人,你快点儿回家去吧。” 秦俊鸟急忙穿好衣服,连脸都没顾得上洗,就跟在冯寡妇的身后出了屋子。 冯寡妇走到大门口,打开大门悄悄向左右看了看,见左右没人,回过头来说:“外边没啥人,你快走吧。” 秦俊鸟快步出了冯寡妇家的大门,这个时候村子里的人大多还都在被窝里睡觉,村里静悄悄的,路上连个人影都没有,只有几个落地找食的麻雀在泥土路上一蹦一跳的,看到秦俊鸟来了,叽叽喳喳地乱叫了几声,扑腾着翅膀向四处飞走了。 秦俊鸟走进院子里时,正好迎面遇到了丁七巧,丁七巧的手里拿着一个尿壶,看样子是要去倒尿壶。 丁七巧看到秦俊鸟走进来,放下手里的尿壶,说:“俊鸟,昨天晚上你咋没有回来睡觉啊?” 秦俊鸟撒了个谎说:“七巧姐,昨晚我在厂里跟二猛子他们挤了一个晚上。” 丁七巧笑了笑,说:“家里又不是没有地方,你跟那么多在人在厂里挤啥呀。” 秦俊鸟也笑了一下,有些心虚地说:“昨晚我跟二猛子他们说了些事情,看时间太晚了,就没有回来睡,跟他们挤在一起凑合了一个晚上。” 丁七巧说:“俊鸟,你还没有吃早饭吧,你等我一下,一会儿我就给你做饭。” 秦俊鸟说:“七巧姐,咋能老让你给做饭呢,今天你歇着,这早饭我来做。” 丁七巧说:“咋能让你做饭呢,还是我来做吧。” 秦俊鸟说:“七巧姐,你就别跟我争了,我不能在你家里白吃饭,也得让我出出力气不是。” 丁七巧笑盈盈地说:“也好,厨房里有肉有鱼还有鸡蛋,你想吃啥就做啥。” 丁七巧说完端起尿盆出了院子。 秦俊鸟走到厨房里,把脸和手洗干净后,把灶下的火点着,忙活着做起早饭来。 就在这时陆雪霏从屋子里走出来,一边打着呵欠一边走进了厨房。 秦俊鸟见陆雪霏眼圈发黑,有些无精打采的样子,好奇地问:“雪霏,你这是咋了?是不是昨晚没睡好啊?” 陆雪霏揉了揉眼睛,满脸睡意地说:“昨天晚上七巧姐的孩子哭闹了一个晚上,到了天亮的时候孩子才睡着,这一晚上我根本就没咋睡,你也不想想我能睡好吗。” 秦俊鸟说:“雪霏,你再忍耐几天,明天我就找人翻盖仓房,等仓房翻盖好了,你就搬过来。” 陆雪霏一脸无奈地说:“算了,不说了,要是让七巧姐听到了会多心的。” 秦俊鸟说:“雪霏,要不你再去睡一会儿,等啥时候睡够了再去厂里,你这个样子就是去了厂里也没精神做事情。” 陆雪霏摇了摇头,说:“不用了,我没那么娇气,等一会儿我用凉水洗把脸就有精神了。” 秦俊鸟说:“也好,你想吃啥,我给你做点儿好吃的东西,给你补充一下营养。” 陆雪霏说:“我现在没啥胃口,吃啥都成。” 秦俊鸟煮了一锅手擀面条,还做了肉酱用来拌面条吃,然后他又炒了一盘鸡蛋。三个人美美地吃了一顿早饭。 吃过饭后秦俊鸟就开始张罗着翻盖仓房的事情,眼看着苏秋月就要从县城回来了,而陆雪霏住在丁七巧的屋子里也是长久之计,所以他必须尽快把仓房翻盖好。 秦俊鸟现在的境况可以说是今非昔比了,以前他就是一个穷光蛋,现在不一样了,他有钱了,腰包鼓起来了,这盖房子就不能像以前那样马马虎虎了。 秦俊鸟找村里的几个手艺好的泥瓦匠商量了一下,决定把仓房扒掉,在原址上盖一栋气派的二层小楼。 到了第二天,秦俊鸟雇了几个村里人把仓房扒掉了,又让锤子带着几个人去乡里买盖房子用的砖和水泥等建筑材料。 秦俊鸟在丁七巧的住的屋子旁搭了一个简易的帐篷,在房子没盖好的这段时间里,秦俊鸟就住在帐篷里。 当然秦俊鸟住在帐篷里并不是没有地方住,他是为了在晚上照看盖房子的建筑材料,这段时间好几个村子里都闹贼,有的人家牛被偷了,有的人家粮食被偷了,弄得人心惶惶的。 秦俊鸟在乡里大小也算是一个名人了,难免会成为小偷光顾的对象,所以他不得不提防一些,虽然他买的这些建筑材料不值多少钱,可他也不想便宜了那些靠偷盗过日子的贼。 黄昏的时候下过了一阵小雨,湿润的空气中已经有了些许秋天的凉意。 秦俊鸟在丁七巧家里吃过饭后就来到了帐篷里,这两天忙着盖房子的事情,他有些累了,所以早早就睡下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秦俊鸟被尿给憋醒了,他从木板床上爬起来,睡眼惺忪地出了帐篷,走到一棵树下,把裤衩拉下,对着树干尿了一泡尿。 秦俊鸟把裤子提上,转身向帐篷走去,这时不远处一个人影忽然一闪,一个人鬼鬼祟祟地向帐篷走去。 秦俊鸟还以为是小偷来了,他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悄悄地那个人走了过去。 那个人蹑手蹑脚地走到帐篷的门口,把门帘掀开一条缝隙,向帐篷里面探头看去。 秦俊鸟这时快步走到那个人的背后,挥起砖头就向那个人的后背砸去,那个人可能是听到了秦俊鸟的脚步声,她忽然转过头来,惊慌地说:“你想干啥?” 秦俊鸟这时也看清了这个人的模样,她竟然是葛玉香。 秦俊鸟急忙顺势把手里的砖头扔到了葛玉香的身后,微微地皱了一下眉头,压低声音说:“玉香,你咋来了,我还以为你是来偷东西的贼呢。” 葛玉香有些不太高兴地说:“你说我咋来了,你从县城回来这么多天了,也不去看看我,我看你早就把我给忘了,你们男人都一样,良心都让狗给吃了。” 秦俊鸟说:“我这不是事情太多了,没抽出时间去看你吗。” 葛玉香板着脸说:“你就会说这些话哄我,我才不信你说的话呢。”去分享

上一篇   第244章 醉后迷情

下一篇   第246章 扬眉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