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醉后迷情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44章 醉后迷情

秦俊鸟一脸无奈地说:“婶子,我只能再喝几杯,我刚才已经喝了不少了,要是再喝下去的话,我可就要醉了。” 冯寡妇笑着说:“俊鸟,跟我你就别装了,这男人可不能太小家子气了,男人在外边就得爽快大方一些,尤其像你这种场面上的人,别人想要跟你喝几杯酒,你都推三阻四的,以后谁还愿意跟你做生意啊,你看我说的是这个道理不?” 秦俊鸟只好端起酒杯,点头说:“婶子,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能驳你的面子,那我就陪婶子你喝个痛快,婶子你想咋喝酒咋喝。” 冯寡妇高兴地说:“这就对了吗,男人就该这样,不过就是喝几杯酒,没啥大不了的,就算喝醉了又能咋样,你没听那电视里说啊,一醉解千愁。” 秦俊鸟说:“婶子,你说的没错,喝醉了就喝醉了,人一醉了,就啥烦恼都没有了。” 冯寡妇也端起酒杯,跟秦俊鸟“叭”的一声碰了一下酒杯,抿嘴说:“那你还愣着干啥,快喝酒啊。” 秦俊鸟笑了一笑,说:“婶子,这杯咱们干了。” 冯寡妇笑呵呵地说:“干了,谁要是不干了谁就是骡子。” 秦俊鸟也附和着说:“对,谁要是不把酒干了,谁就是骡子。” 秦俊鸟和冯寡妇相视一笑,然后各自都把酒杯里的酒喝下去了,而且两个人都把酒杯里的酒喝得一滴不剩。 冯寡妇喝完酒后,吧嗒了一下嘴,夸赞说:“这酒真不错,一进嘴里就知道是好酒。” 秦俊鸟有些意外地看着冯寡妇说:“婶子,没想到你也懂品酒。” 冯寡妇得意说:“俊鸟,你可别小看了我,我在娘家的时候,我大哥开了一个酿酒作坊,我可是在酿酒作坊里长大的,不是跟你吹牛,是好酒还是兑了水的假酒,只要我用舌头尖试一下就知道。” 秦俊鸟哈哈大笑说:“没想到婶子你还有这样的能耐,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啊。” 冯寡妇伸手在秦俊鸟的肩膀上打了一下,笑盈盈地说:“你咋跟我还酸文假醋的,啥泰山不泰山的,我可听不懂你说的话,我就知道金山银山,你还是说些我能听懂的话吧。” 秦俊鸟说:“这话是啥意思,其实我也不太懂,我也是听别人说,跟人家学来的。” 冯寡妇说:“以后你跟婶子说话不用这么文绉绉的,有啥就说啥,你可千万不能学城里人那一套,满嘴骗人的漂亮话,就连放个屁都会拐弯。” 秦俊鸟连连点头,说:“婶子,你说的没错,以后我一定有啥说话,就算放屁也直来直去地放。” 秦俊鸟和冯寡妇一边喝酒一边说笑,很快一坛子酒就见底了,这时秦俊鸟和冯寡妇都有些晕晕乎乎的,冯寡妇的脸喝得红扑扑的,就跟抹了胭脂一样。 冯寡妇向窗外看了一眼,打了一个酒嗝,说:“这个刘镯子,一去就没影了,她咋还不回来啊?” 秦俊鸟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站起身来说:“婶子,时间已经很晚了,我该回家了。” 冯寡妇说:“我也该回家了,我跟你一起走。” 秦俊鸟有些为难地说:“婶子,要是我们们都走了,这屋子里一个人也没有,要是来了小偷可咋办啊?” 冯寡妇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笑着说:“你放心吧,小偷不会到刘镯子家里来偷东西的,她家穷的要命,没啥可偷的,小偷就算是来了也是白来一趟。” 秦俊鸟还是有些不放心地说:“婶子,我看我们们还是再等一等吧,我答应过镯子嫂子在家里帮她照看着,我要是就这么走了,跟她没法交待。” 冯寡妇说:“这有啥难的,一会儿我们们走的时候把门锁上不就好了,你好歹也是酒厂的大厂长,这脑子咋就一根筋呢。” 冯寡妇的话提醒了秦俊鸟,刘镯子这一走就走了两个多小时,也不知道她啥时候能回来,秦俊鸟总不能在她家里等一个晚上,要是刘镯子的男人回来了,看到他在屋子里,那他就是有一万张嘴也说不清楚了。 秦俊鸟把刘镯子家的门锁好,然后把钥匙送到了刘镯子的邻居家,有邻居帮着照看着,秦俊鸟就算回家了,这心里也踏实了。 秦俊鸟和冯寡妇一起离开了刘镯子家,秦俊鸟回家正好要路过冯寡妇家,所以秦俊鸟就顺路先把冯寡妇送回家去,然后再回家去。 当秦俊鸟走到冯寡妇家门口的时候,他忽然觉得浑身滚烫就跟在开水里煮过了一样,喉咙里就跟堵住了一块灼热的火炭一样干渴难耐,脑袋里也跟灌满了浆糊一样,昏昏沉沉的。 冯寡妇掏出钥匙把大门上的锁头打开,随后回头对秦俊鸟说:“俊鸟,时候不早了,你快点儿回家歇着吧。” 秦俊鸟咽了几口唾沫,一脸难受的表情说:“婶子,我口渴的厉害,能不能去你家喝口水啊?” 冯寡妇把大门推开说:“跟我你还客气啥呀,我家里你又不是没来过,快进来吧,我家里有上好的茶叶,一会儿我给你沏茶喝。” 秦俊鸟说:“婶子,我看喝茶就算了,我喝口凉水就成。” 冯寡妇说:“随你的便,你喝啥都成,到了婶子家里就跟你到了自己家一样。” 秦俊鸟跟着冯寡妇进了院子,冯寡妇把房门打开,然后把电灯拉亮了。 秦俊鸟迫不及待地走到厨房里,拿起水瓢,在水缸里舀了一瓢水,一仰头“咕嘟“咕嘟”地喝了起来,秦俊鸟一口气就喝了满满的一瓢凉水。 秦俊鸟本来以为喝完水后会好受一些,头脑也能清醒一些,可是他喝完水后,忽然觉得脑袋沉甸甸的,上下眼皮直打架,两条腿就跟灌了铅一样,根本不听他的使唤了。 秦俊鸟揉了揉眼睛,有些含糊不清地说:“婶子,我有些累了,想进屋里歇会儿。” 冯寡妇这时也觉得有些头重脚轻的,浑身上下火烧火燎的难受,几股热流就如同小蛇一样在她的身体里四处乱窜,连呼吸都有些不太顺畅了。 冯寡妇伸手把衣领处的衣扣解开,微微地喘息着说:“俊鸟,你累了就去屋里的炕上坐一会儿,我身上有些热,想洗把脸凉快一下。” 秦俊鸟有些迷迷糊糊地说:“那好,我去屋里了。” 秦俊鸟的双腿这个时候都有些不灵便了,他的神志也变得模糊起来。 秦俊鸟歪歪倒倒跌跌撞撞地走进了屋子里,一屁股就坐在了炕上,他忽然觉得天旋地转的,全身的骨头就好像瞬间都被抽掉了一样,他急忙用力地掐了几下的大腿,好让自己的头脑能清醒一些。 冯寡妇打了一盆凉水,然后把凉水往脸上撩了几下,给自己滚烫的脸颊降了一下温。 冯寡妇拿过一条毛巾一边擦脸一边走进了屋子里,脸上的水被擦干后,她就把毛巾放在茶几上,走到秦俊鸟的身边坐了下来。 秦俊鸟看着冯寡妇的脸,忽然间秦俊鸟的眼前一花,他用力地睁大了眼睛,眼前的冯寡妇的脸一下子就变成了苏秋月的脸。 冯寡妇笑着说:“俊鸟,你咋样了?” 秦俊鸟还以为是苏秋月在冲着他笑,他伸手在冯寡妇的脸上轻轻地抚摸起来,深情地说:“秋月,你咋会在冯婶的家里啊,你不是在县城学习吗?” 冯寡妇急忙抓住秦俊鸟的手,解释说:“俊鸟,你认错人了,我不是秋月。” 秦俊鸟笑着说:“我没看错,你就是秋月,秋月你走了这么多天,我天天晚上都在想你,你今天终于回来了。” 冯寡妇伸手在秦俊鸟的脸上用力地拍了几下,大声地说:“俊鸟,你好好看看,我不是你媳妇。” 秦俊鸟此刻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他喘着粗气说:“秋月,我都快想死你了,我想要你。” 秦俊鸟把手从冯寡妇的衣领敞开出伸了进去,毫无顾忌地在她那两个丰满的肉峰上耍弄了起来。 冯寡妇没想到秦俊鸟会这么大胆,竟然把手伸进了她的衣服乱摸,她气愤地挥起手,想要去抽秦俊鸟的嘴巴,就在这时她的心里忽然升腾起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被她压抑在心底深处的那种对男人的渴求和盼望就像是汹涌的潮水一般漫延开来,把她最后的防线给彻底淹没了,她的体内只剩下了最原始的冲动。她是一个寡妇,也是一个需求旺盛的女人,她需要男人的抚慰,无论是心里上还是身体上。 冯寡妇放弃了反抗,任由秦俊鸟在她的身上索求着。 秦俊鸟把冯寡妇衣扣一个一个解开,然后将她的外衣脱掉,露出了里面白色的胸罩,秦俊鸟把那两个包裹在肉峰上的布罩拉了上去,冯寡妇的两个白花花肉嘟嘟的东西就毫无遮拦地呈现在了秦俊鸟的面前。 秦俊鸟用颤抖着的双手在冯寡妇的胸前揉捏着,冯寡妇发出了一阵阵痛苦而又欢愉的叫声。 秦俊鸟在冯寡妇的身上肆意摸了一会儿,猛地把冯寡妇压在身下,粗野地把她身上的所有的障碍都破除了,然后在她的身上猛烈冲刺起来。去分享

下一篇   第245章 你知我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