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好酒不一般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43章 好酒不一般

秦俊鸟拿着锤子修修补补,总算是把刘镯子家的房门给修好了,这时他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了。 刘镯子拿了一条毛巾递给秦俊鸟,笑着说:“俊鸟,快擦擦汗吧,把你累坏了吧。” 秦俊鸟接过毛巾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说:“镯子嫂子,门修好了,我该回去了。” 刘镯子一看秦俊鸟要走,急忙说:“俊鸟,你在我家里吃了饭再走吧,我这就去做饭。” 秦俊鸟把毛巾还给刘镯子,笑了一下,说:“镯子嫂子,我在家里吃过饭了,你不用给我做饭了。” 刘镯子说:“既然你吃过饭了,那咱们两个人喝几杯酒吧,我去弄几个下酒菜,你等我一下,很快就好。”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时候不早了,我得回去了,你早点儿歇着吧,晚上睡觉的时候小心一些。” 刘镯子说:“这天才刚刚黑下来,离睡觉的时候还早着呢,我家里正好有好酒,你在我这里喝几杯酒再回去吧。”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不太喜欢喝酒,我看还是算了,你也累了一天了,就别忙活了。” 刘镯子说:“平时我也不咋喝酒,今天你好不容易来我家一趟,又帮我把门修好了,咋说也得在我这里喝几杯酒吃几口菜再走,要不我这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我不过就是帮你把门修好了,这根本不算啥事情,你跟我不用这么客气。” 刘镯子说:“俊鸟,你就留下来喝几杯吧,我跟你说了这么半天,你就给我点儿面子吧。” 秦俊鸟有些为难地说:“镯子嫂子,我在家里已经吃过饭了,这酒我真喝不下去,你的心意我领了。” 刘镯子有些急了,含着眼泪说:“俊鸟,我家里的酒又没有毒,我就是想让你在我家里喝几杯酒,我没啥别的想法,你要是走了,就是瞧不起我。” 秦俊鸟看刘镯子这个样子,他要是就这么走了,那也太不近人情了。 秦俊鸟只好勉强同意说:“好吧,那我就喝几杯。” 刘镯子高兴地说:“那好,你等着,我这就去做菜,一会儿就好。” 刘镯子兴冲冲地走到厨房做菜去了,很快就把下酒菜端了上来,然后又从橱柜里搬出一坛子酒。 刘镯子小心翼翼地把酒坛子放到桌子上,说:“俊鸟,我家里也没啥好菜,你就将就着吃吧。” 秦俊鸟拿起筷子,看了看桌子上的菜,说:“镯子嫂子,这些菜就挺好了。” 刘镯子抱起酒坛子给秦俊鸟倒了一杯酒,笑着说:“俊鸟,你喝一口尝尝这酒的味道咋样,我不太懂酒的好坏,你看看好喝不好喝。” 秦俊鸟拿起酒杯喝了一口,他细细地品味了一下,这酒也没啥特殊的味道,根一般的酒没啥不一样,不过酒水从他的嗓子流进肚子里时,忽然有一股热流从他的胃里发散开来,一丝丝的热流就如同蒸气一样渗入到了他的全身,很快他的全身就跟被火烤一样热了起来。 秦俊鸟微微地皱了一下眉头,看了一眼酒坛子,说:“镯子嫂子,这是啥酒啊,咋我喝完了之后,浑身上下有些火烧火燎的感觉?” 刘镯子说:“俊鸟,这酒可是好酒,这酒是我娘家的一个亲戚给我送来的,我一直把这酒藏在橱柜里,今天正好你来了我才把酒拿出来喝的,要是别人我还舍不得给他喝呢。”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这酒你还是留着给你男人喝吧,我有点儿喝不惯。” 刘镯子又给秦俊鸟倒了一杯酒,说:“俊鸟,咱们俩喝咱们的酒,别提那个没良心的死鬼,他就是死在外边,我都不会掉一滴眼泪的,我这辈子让他给害惨了。” 秦俊鸟本来不打算再喝了,可是刘镯子一直劝他喝,秦俊鸟没有办法,只好又勉强喝了几杯。 刘镯子这时把衣服领口处的衣扣解开了,故意露出一道白花花的深沟,她的脸因为喝酒也变得红彤彤的,就跟那熟透了的苹果一样。 刘镯子把衣襟向两边拉了一下,她那两个雪白浑圆的肉峰大半都暴露了出来,秦俊鸟跟刘镯子面对面地坐着,刘镯子衣服里的春光秦俊鸟看得一清二楚。 刘镯子伸手在她那个呼之欲出的胸脯前扇了几下,满脸妩媚表情说:“俊鸟,这酒是有些不一样,我才喝了几杯,这浑身上下就热得受不了了。” 秦俊鸟慌忙把目光移向别处,尽量不去看刘镯子的胸口,他说:“镯子嫂子,这酒我也喝过了,我该回去了。” 刘镯子媚笑着说:“俊鸟,你着啥急啊,你家里又没吃奶的孩子等你回去喂奶,再说了你媳妇现在县城,你就是现在回家了,还是一个人守空房吗。” 秦俊鸟有些不太高兴地站起身来,他刚要张嘴说话,这时屋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紧接着门外响起了燕五柳的声音:“镯子,你在家里吗?” 刘镯子应了一声,说:“五柳,我在家呢,你进来吧。” 燕五柳快步走了进来,她看到秦俊鸟也在屋子里,说:“俊鸟,你也在啊?”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你来了。” 刘镯子笑着说:“五柳,你来的正好,跟我们们一起喝几杯吧。” 燕五柳说:“镯子,喝酒的事情以后再说吧,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话要跟你说。” 刘镯子看了秦俊鸟一眼,说:“五柳,你有啥事情就直说好了,俊鸟又不是啥外人,你有啥不好说的。” 燕五柳冲着刘镯子使了一个眼色,面露难色说:“镯子,咱们还是到我家里去说吧。” 刘镯子见燕五柳好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当着秦俊鸟的面不方便说出来,只好跟着她出了屋子。 刘镯子压低声音说:“五柳,你到底要跟我说啥呀,还弄得神神秘秘的。” 燕五柳拉起刘镯子的手说:“正好俊鸟在你家里,让他给你看家,咱们到我家里再详细说。” 刘镯子点了一下头,说:“那好吧,咱们就去你家里说。” 就在这时,秦俊鸟从屋子里走出来,说:“镯子嫂子,我得回家去了。” 刘镯子说:“俊鸟,你现在还不能走,有个事情还得麻烦你一下,我要到五柳家去一趟,你帮我在家里照看一下,一会儿我就回来。” 秦俊鸟有些不太情愿,可是又不好拒绝,只好说:“那好吧,你快去快回。” 刘镯子跟着燕五柳走了,秦俊鸟一个人坐在桌子前等着刘镯子回来,他看了看桌子上放着的那坛子酒,总觉得这坛子酒有些古怪。 这时屋外又响起了一阵脚步声,秦俊鸟以为是刘镯子回来了,他急忙站起来准备回家。 “镯子,你在家里干啥呢,我来了,你也不说出门来迎接我一下。”话音刚落,冯寡妇满脸笑意地走了进来。 秦俊鸟表情有些不太自然地笑了一下,说:“冯婶,你来找镯子嫂子啊。” 冯寡妇看到只有秦俊鸟在屋子里,有些意外地说:“俊鸟,你咋会在镯子家啊?”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家的门坏了,我来帮镯子嫂子修门,镯子嫂子非要让我在她这里喝几杯酒不可。” 冯寡妇向四处看了看,说:“俊鸟,镯子咋不在屋子里,她人呢?” 秦俊鸟说:“她去五柳嫂子家了,一会儿就回来。” 冯寡妇说:“这个刘镯子,真是不知道该说她好,家里来了客人,她这个主人却跑到别人家去了。” 秦俊鸟说:“这事儿不能怨镯子嫂子,是五柳嫂子来找她的,再说了我也不算啥客人。” 冯寡妇的目光落在了酒菜上,她走到桌子前坐下,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放到嘴里,边吃边说:“这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正好我还饿着肚子呢,这里有酒又有菜的,我先把肚子吃饱了再说,这人委屈啥都不能委屈了自己的肚子。” 秦俊鸟在一旁看着冯寡妇吃菜,他没有动筷子,刚才那几杯酒下肚之后,秦俊鸟觉得浑身滚烫,就像有无数的火苗子在他的身子里乱窜一样,而且脑袋也有些晕乎乎的感觉,不过这种头晕的感觉跟喝醉的感觉一点儿也不一样,秦俊鸟也说不出来这是一种啥样的感觉。 冯寡妇吃了几口菜,见秦俊鸟在一旁看着,说:“俊鸟,你看我干啥,快吃啊。” 秦俊鸟说:“婶子,我已经吃过了,你自己吃吧。” 冯寡妇说:“我一个人吃太没意思了,正好这里有酒,你陪婶子我喝几杯咋样?” 秦俊鸟苦笑了一下,摆摆手说:“婶子,刚才我喝过酒了,不能再喝了。” 冯寡妇拿起酒坛子给秦俊鸟倒了满满的一杯酒,然后拍了一下秦俊鸟的肩膀,笑呵呵地说:“喝过了,那就再喝几杯,咱们俩难得能在一起喝酒,你就破个例,跟婶子我痛痛快快地喝上几杯。” 秦俊鸟说:“婶子,我真的不能再喝了,要是再喝的话,我就回不了家了。” 冯寡妇说:“你少拿这种话来哄我,我可不是傻子,要是别人跟我说这种话我相信,不过你这个开酒厂的跟我说这种话,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信,开酒厂的不能喝酒,你这话也就能糊弄鬼。”去分享

下一篇   第244章 醉后迷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