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麻铁杆还钱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42章 麻铁杆还钱

秦俊鸟说:“好了,我的话说完了,大家都去干活吧。” 工人们这时都散了,各自去自己的岗位干活去了。 只剩下锤子没有走,他走到秦俊鸟的身边,说:“俊鸟,我看那个二猛子贼眉鼠眼的,不像是啥安分的人,你还是让他走吧,你把他留在厂里迟早是个祸害。” 秦俊鸟看了锤子一眼,说:“我看那个二猛子挺好的,你咋总看他不顺眼呢?” 锤子冷哼了一声,说:“俊鸟,你也太相信二猛子那小子了,晚上还让他带着人睡在厂里,你就不怕他吃里扒外,干些偷偷摸摸的事情啊?” 秦俊鸟知道锤子是个爱面子的人,上次二猛子在酒厂门口跟他口角几句,他一直没有消气,所以想找二猛子的别扭,出一出心里憋的这口恶气。 秦俊鸟说:“锤子,你啥时候变得这么小心眼了,我知道你跟二猛子有过节,那不过就是一个误会,哪天我让二猛子给你道个歉,把你的面子给你找回来,你就别跟他计较了,不管咋说他还是一个孩子,你跟一个孩子较啥劲啊。” 锤子说:“二猛子那小子也太不懂事儿了,说话没大没小的,我看他就是欠揍,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早就大嘴巴抽他了,看他还敢不敢跟我叫板。” 秦俊鸟笑了笑,拍了一下锤子的肩膀,说:“算了,二猛子他们也挺不容易的,二猛子说话是没个轻重,不过他干活不惜力气,我让他干的活,他都干的不错,二猛子是块好材料,我把他留下来是留对了。” 锤子有些不太高兴地说:“你这个人就是喜欢和稀泥,我看你都快成泥瓦匠了。” 秦俊鸟说:“锤子,以后你别为难二猛子了,更不能给他小鞋穿,哪天我让他摆一桌酒席给你赔礼道歉,给你风风光光地找个台阶下,你也大度一些,跟他把事情说开了,大家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要是闹僵了对谁都不好。” 锤子有些不太情愿地说:“好吧,你是厂长,我听你的,你说咋办就咋办,我没意见。” 秦俊鸟说:“那好,咱们就这么说定了,以后你可不能再找二猛子的麻烦了。” 锤子有些不耐烦地说:“我知道了,我跟他又没啥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我不会为了一点儿芝麻大的事情跟一个毛头小子斤斤计较的。” 秦俊鸟说:“你去干活吧,等我跟二猛子说好了,一定让他当众给你道歉。” 秦俊鸟出了车间,他本来打算去办公室,不过他忽然想起来眼看着就要到月末了,再过几天该给工人们开工资了,他得回家去把工资单拿来,一会儿和丁七巧一起统计一下,到月末的时候好给工人们开工资。 秦俊鸟刚走到大门口,就看到麻铁杆站在酒厂的大门口贼头贼脑地向酒厂里张望着。 秦俊鸟快步走过去,冷冷地说:“麻铁杆,你咋来了?你是不是还想来干坏事儿啊?你马上给我滚蛋,不然的话我把你的狗腿打断。” 麻铁杆嘿嘿干笑了几声,有些害怕地说:“俊鸟兄弟,你误会了,我不是来捣乱的,我是来还钱来的。” 秦俊鸟这时才想起来,上次麻铁杆伙同秦俊河偷了酒厂的酒,还把酒弄到乡里卖了不少,后来麻铁杆被秦俊鸟和锤子顺藤摸瓜给逮住了。 秦俊鸟让麻铁杆赔偿他的损失,不过麻铁杆没有那么多钱,就给秦俊鸟打了一个欠条,说好了一个月后还钱。 现在正好到一个月了。要不是麻铁杆主动找上门来还钱,秦俊鸟早就把这件事情忘到脑后了。 秦俊鸟把手一伸,手掌向上摊开,笑着说:“算你小子还有点儿良心,把钱拿来吧。” 麻铁杆从怀里掏出一沓厚厚的钞票,他有些舍不得地看了钞票几眼,然后乖乖地把钞票送到了秦俊鸟的面前。 麻铁杆脸上的表情就跟被人用刀活生生地在他的身上割掉了一块肉一样痛苦,麻铁杆虽然在心里一百个不愿意把钱给秦俊鸟,可是他又不敢不给。 秦俊鸟知道麻铁杆即贪财又好色,是全乡有名的铁公鸡,钱要是到了他的手里就肉包子进了狗肚子里。 如此麻铁杆一下子就得赔秦俊鸟这么一大笔钱,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秦俊鸟看着麻铁杆一副跟死了亲妈差不多的表情就想笑,他这是自作自受。 秦俊鸟把钱拿到手里,然后蘸着唾沫数了一遍,钞票在他的手指间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 麻铁杆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秦俊鸟手里的钞票,说:“俊鸟兄弟,这钱你数好了没有?” 秦俊鸟把钱收好,点头说:“数好了,一分不差。” 麻铁杆低声下气地说:“俊鸟兄弟,这钱我都还给你了,那欠条你是不是也得给我了。” 秦俊鸟说:“好吧,你跟我去家里拿吧,欠条我没带在身上。” 麻铁杆犹豫了一下,有些担忧地说:“俊鸟兄弟,我还是在这里等你吧,你家里我就不去了。” 秦俊鸟知道麻铁杆为啥不愿意去他的家里,麻铁杆这家伙比狐狸还狡猾,他是怕秦俊鸟给他使绊子下圈套,他已经栽在秦俊鸟手上好几次了,以前吃了那么多亏,所以他对秦俊鸟小心提防也很正常。 秦俊鸟微笑着说:“也好,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回家去给你拿欠条。” 秦俊鸟当然不会痛痛快快地把欠条拿来了,麻铁杆以前干了那么多坏事儿,秦俊鸟当然得好好地捉弄一下他了。 秦俊鸟先在住的仓房里睡了一觉,然后又跟丁七巧她们一起吃了晚饭,等到天快黑了,秦俊鸟才拿着欠条慢悠悠地去了酒厂。 秦俊鸟一去不回,让麻铁杆在酒厂的门口傻等了一个下午,秦俊鸟不露面,麻铁杆就拿不到欠条,麻铁杆只能像个木头桩子一样立在酒厂的门口一直等下去。 秦俊鸟来到酒厂的大门口时工人们都已经下班了,麻铁杆一看到秦俊鸟来了,急忙走过来,苦着脸说:“俊鸟兄弟,你咋才回来啊,这天都黑了。” 秦俊鸟找了一个借口说:“我忘了欠条放在啥地方了,我把家里翻了一个底朝上,好不容易才找到。” 秦俊鸟说着把欠条递给了麻铁杆,麻铁杆接过欠条,看了一眼,然后就把欠条给撕碎了。 麻铁杆把撕碎的欠条扔在地上,说:“俊鸟兄弟,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秦俊鸟话里有话地说:“那我就不送了,现在天黑了,你走路可要小心一些,山路石头多,你别摔倒了。” 麻铁杆也不多说话,转身快步走了。 秦俊鸟看麻铁杆走远了,就到厂里查看了一下,他走到食堂的门口时看到食堂里的灯还亮着,他好奇地向食堂里看了看,只见刘镯子从食堂里走了出来。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这天都黑了,你咋还不回家啊?” 刘镯子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说:“食堂的咸菜吃光了,我又腌了一缸咸菜,所以忙到了现在。” 秦俊鸟说:“你还是早点儿回家吧,腌咸菜的事情不着急。” 刘镯子说:“我这就回家。” 秦俊鸟说:“正好我也要回家,咱们一起走吧。” 刘镯子笑了一下,说:“俊鸟,我有个事情想求你帮忙?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帮。” 秦俊鸟说:“你有啥事情就直说好了,啥求不求的。” 刘镯子说:“俊鸟,你也知道,我家那个死鬼东西就知道喝酒,一天到晚不着家,昨天半夜我家院子进了小偷,把我家的门给撬开了,幸好我发现的及时,要不然的话家里的东西可就被偷光了。” 秦俊鸟关切地问:“家里丢啥值钱的东西没有?” 刘镯子说:“啥东西都没丢,就是房门被那个该死的小偷给撬坏了,所以我想让你帮我去把房门修一下。” 秦俊鸟点头说:“好吧,你家里有钉子和木板没有?” 刘镯子说:“我家里啥都有,我今天早上自己修了一下,不过没修好,你也知道这种活我们们女人根本干不来,要是我家的那个死鬼在家,我也就不麻烦你了。” 秦俊鸟说:“跟我你就别客气了,咱们快点儿去你家修门吧。” 刘镯子走到食堂里把食堂的灯关掉,然后和秦俊鸟一起向她家走去。 到了刘镯子家后,秦俊鸟先查看了一下房门,房门的门板漏了几个大洞,门玻璃全都被砸碎了,看房门受损的程度,根本不是刘镯子所说的被人撬坏的,分明就是被人给砸坏的。 好在门板的框架还完好无损,所以只要把门板的大洞补上,再把门玻璃换上,修完后的房门再用个三年五载的应该没有问题。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你去把锤子钉子和木板玻璃给我找来,我这就给你把门修上。” 刘镯子说:“你等一下,我这就去给你拿。” 刘镯子很快就把修门用的工具和钉子还有玻璃木板都找来了。 秦俊鸟先用木板把房门的大洞堵上,然后把玻璃上好,又在房门的里面钉上一层木板,这样一来可以加固门板,二来又可以防盗。去分享

上一篇   第241章 新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