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新规定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41章 新规定

秦俊鸟当然不能任由杜红喜和姚核桃在酒厂里胡来,如果继续放任下去的话,酒厂可就要乱套了。 柳家村的那些光棍汉们可都一群饥不择食的饿狼,万一要是哪天憋不住了,弄出啥事情来,那麻烦可就大了。 秦俊鸟这天下午把杜红喜和姚核桃叫到了他的办公室,他想给她们提个醒,让她们收敛一些,俗话说的好,一个巴掌拍不响,要是她们两个人老实了,那些光棍汉们也就安分了。 杜红喜和姚核桃先后走进了办公室,两个人都是满脸含笑,就跟捡到钱了一样,她们还以为秦俊鸟找她们来是有啥好事情呢。 杜红喜挺了挺高耸丰满的胸脯,用手撩了几下额头上的头发,抿嘴说:“俊鸟,你找我们们来有啥事情啊?” 姚核桃也喜笑颜开地说:“是啊,俊鸟,我们们来酒厂这么长时间了,你还是第一次找我们们来,都是自家人,你有啥事情就直说吧。” 秦俊鸟板着脸说:“你们先坐吧,暖壶有水,你们要是喝的话,就自己倒。” 杜红喜见秦俊鸟的脸上一点儿笑模样都没有,脸色微微一变,有些摸不着头脑地说:“我们们不渴,俊鸟,你把我们们两个人找来到底有啥事情啊?” 秦俊鸟用严厉的目光在两个人的脸上扫了一眼,杜红喜和姚核桃被秦俊鸟看得心里一紧,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僵住了,两个人心里都清楚,秦俊鸟用这种眼神看着她们,找她们来绝对不是唠家常的。 秦俊鸟说:“我跟你们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最近厂里有些关于你们的传闻,说你们经常跟柳家村的那些光棍们往一起凑合,我希望你们能离那些光棍们远一些,这样对谁都好。” 杜红喜恼火地说:“这是在谁背后乱嚼舌头啊,拿这种事情来编排我们们,她就不怕烂舌头啊。” 秦俊鸟把脸一沉,说:“无风不起浪,你们要是规规矩矩的,不给那些光棍们好脸色看,别人就是再说闲话也白费。” 姚核桃撅着嘴,气鼓鼓地说:“俊鸟,你可不能别人说啥就信啥,这种事情可不能乱说,得拿出真凭实据来。” 秦俊鸟说:“你们跟那些光棍们说了啥话,你们心里清楚,我想就不用我当着你们两个人的面把你们说过的那些话再重复一遍吧。” 杜红喜一脸委屈地说:“俊鸟,我们们可啥都没干啊,我们们不过就是跟那些男人多说了几句笑话,这说笑话不犯法吧,你这样说我们们,也让人寒心了。” 秦俊鸟说:“那些男人都是没媳妇的光棍汉,你们是有家的人,你们跟他们在一起瞎闹,就不怕传出去让人家笑话啊。” 杜红喜说:“我们们又没干啥见不得人的事情,谁爱笑话就让他笑话去好了,最好把他的大牙笑掉。” 姚核桃接话说:“俊鸟,你可不能听别人胡说八道,那都是别人往我们们身上泼脏水,我和大嫂可是清清白白的。” 秦俊鸟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那些光棍们咋不跟别人说笑话,为啥就喜欢跟你们说笑话,你们就一点儿错也没有吗?” 杜红喜说:“俊鸟,天地良心,你咋也这么说我们们呢,我们们可比那窦娥还冤啊。” 秦俊鸟没好气地说:“你们别在我面前装啥好人,我是给你们留着面子,有些难听的话我不想说出来。” 姚核桃一屁股坐到沙发上,说:“是啊,俊鸟,你把我们们想成啥人了,不管咋说我们们还是你的嫂子,你这么说话可就有些过分了。” 秦俊鸟冷笑几声,说:“我劝你们以后还是规矩一些,最好别跟柳家村的那些男人们搅和在一起,不然的话,可别怪我翻脸无情。” 杜红喜不高兴地说:“不是我们们要跟男人搅和一起,是那些臭男人死皮赖脸地缠着我们们,他们就跟那狗皮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 秦俊鸟说:“你们要是安分守己的话,那些男人能缠着你们吗,你们别总把责任推到别人的身上。” 杜红喜说:“俊鸟,你要是说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 秦俊鸟气愤地说:“你爱听也好,不爱听也好,都没啥关系,你要是还想在我这酒厂里干下去的话,就得遵守我这里的规矩,你要是坏了我这里的规矩,就得给我走人。” 其实秦俊鸟拿两个人也没啥太好办法,他只是想拿话吓唬她们一下,让她们不敢再像以前一样胡闹,他是不会真把她们赶出酒厂的。 杜红喜和姚核桃一看秦俊鸟生气了,都低下头不说话了。 秦俊鸟说:“反正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们自己好好掂量一下,人有脸树有皮,这脸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自己挣的。” 姚核桃小声嘟囔了一句:“以后我们们不跟那些男人说话了还不成吗,要是看到他们我们们就绕道走。” 杜红喜冲着姚核桃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大声说:“俊鸟,我们们知道错了,我们们保证以后不再跟那些男人说笑话了,更不会跟他们在一起瞎搅合的,你放心好了。” 秦俊鸟说:“我希望你们能说到做到,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们两个人好,不希望你们两个人坏了名声。” 杜红喜说:“可那些男人要是来缠着我和核桃咋办啊?到时候你可不能怪我们们。” 秦俊鸟说:“我会管好他们的,你们只要把自己管好就成了,别的事情你们都不用管。” 杜红喜一本正经地说:“有你这句话,我们们也就放心了,我们们以后绝对不会和那些男人多说一句话的。” 秦俊鸟说:“我还别的事情要处li,你们先回去干活吧。” 杜红喜和姚核桃出了秦俊鸟的办公室,秦俊鸟随后也出了办公室来到车间里。 锤子看到秦俊鸟来了,急忙小跑着过来,笑着说:“俊鸟,你来车间有啥事情啊?” 秦俊鸟说:“锤子,你让工人们都过来一下,我想跟大家宣布一件事情。” 锤子挠了挠脑袋,笑嘻嘻地说:“俊鸟,你要宣布啥事情啊,还这么兴师动众的,有啥事情你跟我说好了,然后我再给大家传达。” 秦俊鸟瞪了锤子一眼,说:“我让你去把工人们都找来你就去,你话咋这么多呢,婆婆妈妈的,跟个娘们一样。” 锤子吐了吐舌头,说:“好,我去还不成吗,谁让你是厂长呢,你发一句话,我就得跑断腿,我这辈子就是跑腿伺候人的命了。” 秦俊鸟说:“你少跟我阴阳怪气的,赶快去,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大伙说。” 锤子嬉皮笑脸地说:“我去,我马上就去,你的话就是圣旨,我敢不去吗。” 很快锤子就把工人们都叫了过来,工人们三三两两地向秦俊鸟围拢过来。 秦俊鸟站到一个木桌上,清清了嗓子,大声地说:“大家都静一静,我有件事情要跟大家伙说一下,耽误大家几分钟时间。” 一个工人说:“秦厂长,你有啥事情让锤子跟我说一声就成了,不用你亲自跑到车间来。” 秦俊鸟说:“我要说的这个事情非常重要,所以我必须得亲自跟大家说。” 锤子说:“俊鸟,你有啥就快说吧,我们们听着呢。” 秦俊鸟说:“大家都知道咱们酒厂既有男工人也有女工人,这男男女女的在一起时间长了,难免闹出一些花边新闻出来。按理说呢,在村子里这男人和女人在一起说几句笑话,打打闹闹的根本不算啥事情,可是我们们这里是酒厂,是工作生产的地方,不是田间地头,所以大家在厂里就不能像在村里那样随便,所以今天我想给大伙立个规矩,那就是在厂子里,这男工人和女工人不准在一起说笑话,更不准动手打闹,要是有人违反了这个规定,轻者罚款五十,重者直接开除。” 秦俊鸟的话音一落,工人们就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很多人都对秦俊鸟说的这条规定不理解,尤其是那些柳家村来的光棍们更是想不通,都纷纷表示反对。 秦俊鸟接着又说:“我知道这个规定有些不近人情,大家在厂里辛辛苦苦地干活,连句笑话都不让说,大家肯定有意见,我也不是啥笑话都不让大家说,大家在跟女工们说话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千万不能说那种让人听了脸红的黄色笑话,更不能堵在人家女工车间的门口跟人家说些不正经的话,不知道大家挺清楚了没有?” 工人中有人说:“秦厂长,在厂里的时候我们们不能跟女工人说笑话,那下了班说总可以了吧?” 秦俊鸟说:“不管是上班还是下班,只要是你在厂里就不能跟女工说那种笑话,不过要是出了酒厂的大门我可就管不着了。” 那个工人又说:“那这么说,只要是出了酒厂的大门,我们们就是把人带回家去上炕睡觉你也不管了。” 秦俊鸟笑着说:“你能把人带回家那是你的能耐,就怕到时候你媳妇把你堵在被窝里,把你光着屁股踢出家门。” 工人们听完哄堂大笑。 那个工人也哈哈大笑说:“不瞒你说,我现在还没媳妇呢。”去分享

上一篇   第240章 一举两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