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田黑翠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4章 田黑翠

秦俊鸟在石凤凰的家里住了一个晚上,他这一夜都没有怎么睡好。一想起明天就要回村里了,秦俊鸟的心里就有些激动,离开家这么多天了,他还真有些想苏秋月了,不知道他不在家的这几天苏秋月过得怎么样。 第二天石凤凰和大甜梨把他送到了车站,石凤凰把她给秦俊鸟和苏秋月买的东西都装在了一个黑色的大旅行包里让秦俊鸟带回去。 临走前大甜梨把一叠钱塞到秦俊鸟的手里,笑着说:“俊鸟,你来的时候我就说过不会让你白帮我的,这些钱是我的一点儿心意,你拿着。” 秦俊鸟推辞说:“梨子姐,这钱我不能要,我就是帮你看了几天录像厅,又没帮上啥大忙,我咋好意思要你的钱呢。” 石凤凰说:“俊鸟,梨子给你钱你就拿着,这钱是你应该得的,回去也好给你媳妇有个交代。要不然你出来这么多天,一分钱都没拿回家去,你媳妇还不跟你急啊。” 秦俊鸟想了想,觉得石凤凰说的也有些道理,说:“那好我收下,不过我不能全收,我要一半就够了。” 石凤凰点头说:“这样也行,你就拿一半吧。” 秦俊鸟收好大甜梨给他的钱后,跟石凤凰又说了几句话,然后坐上开往棋盘乡的客车。 秦俊鸟走到家门口时,苏秋月正坐在院子里晾洗完的衣服。看到秦俊鸟回来,苏秋月先是愣了一下,笑着说:“俊鸟,你回来了。” 秦俊鸟说:“我回来了。” 苏秋月说:“你吃过饭没有,我给去做饭。” 秦俊鸟说:“不用了,我吃过饭了。” 苏秋月一看秦俊鸟的手里拎着一个黑旅行包,看样子还挺沉的,把手伸过去说:“我帮你拿吧。” 秦俊鸟把黑旅行包递给苏秋月,说:“这是凤凰姐给你和我买的东西。” 苏秋月虽然没有见过石凤凰,但是也听秦俊鸟说过她的事情。一听说石凤凰也给她买东西了,苏秋月笑着说:“凤凰姐都给我买了啥好东西了?” 石凤凰给苏秋月买的东西秦俊鸟有些说不出口,他说:“凤凰姐给你买了啥东西,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苏秋月从秦俊鸟的手里接过旅包,把旅行包打开一看,只见里面是花花绿绿的胸罩和一包包的卫生巾,她的脸一下子就红透了,她拿起旅行包,低着头快步进了屋子里。 秦俊鸟看着苏秋月害羞的样子,脸上也有些微微发烫。 秦俊鸟没有跟着苏秋月进了屋子,而是向仓房走去,石凤凰给苏秋月买的都是女人用的东西,他要是进去了,苏秋月就更不好意思了。 秦俊鸟把仓房的火炕烧了烧,这几天他不在仓房里睡,怕仓房里太潮湿了。 炕烧热以后,秦俊鸟躺在炕上睡了一觉,从县城到乡里这一路颠簸他还真有些累了。 秦俊鸟醒来时,发现窗台上放着一大碗面条,面条上还有几个荷包蛋。 秦俊鸟知道这是苏秋月给他做的,秦俊鸟端过面条大口地吃了起来。 吃完面条后,秦俊鸟觉得肚子有些不舒服,可能是这几天好东西吃多了,消化有些不好,他急忙向厕所跑去。秦俊鸟刚跑到厕所里蹲下,就听到房门一开,先是苏秋月走出来说:“俊鸟在家不方便,还是去你们家吧。” 接着廖小珠走出来说:“中,正好咱们家没人。” 接下来是廖大珠说:“我听银杏姐说城里的女人现在都穿这种东西,就我们们山里的女人守旧不愿意穿它。” 三个人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大门口。秦俊鸟听到这里,心里已经明白了**分,他急忙擦了屁股,提上裤子,出了厕所。 这时,三个女人已经出了秦俊鸟家向村里走去,秦俊鸟蹑手蹑脚地跟在三个人的身后。 三个女人进了村以后,直奔廖大珠和廖小珠的家走去。 秦俊鸟等到三个女人都进了屋子以后,他才跳墙偷偷摸摸地到了廖家的屋后。 廖家的房子比较破旧,屋后的窗户已经破损的非常严重了。廖金宝平时忙着赌钱根本不管家里的事情,后来还是秦俊鸟帮着廖大珠和廖小珠把窗户用木板修好的,不过后窗户因为损坏的太厉害了,所以从外面透过窗户的裂缝就能看到屋里的情况。以前廖大珠和廖小珠不敢在家里洗澡就是怕别人在后窗户偷看。 秦俊鸟走到后窗户前刚想凑上去看看苏秋月她们几个在屋子里干什么呢,这时他忽然发现离后窗户不远的一个草垛动了一下,秦俊鸟心里一惊,急忙向后退了几步,眼睛盯着一眨不眨地盯着草垛。 这时,草垛又动了几下。秦俊鸟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硬着头皮走到草垛前,说:“谁?谁在里边?快点出来。” 草垛忽然又不动了。秦俊鸟高高地举起砖头,说:“你要是再不出来的话,我可要动手了。” 草垛还是没有反应,秦俊鸟抬高声音说:“我可要用砖头砸了,你要是不想死的话,就马上给我出来。” 秦俊鸟说完,一晃手里的砖头就要向草垛砸去,这时草垛忽然“哗啦”一响,一个人从里面钻了出来,这个人还没站稳就颤声说:“大哥,别砸,我出来了,我不是坏人。” 秦俊鸟一看有人从草垛里钻出来,手里的砖头就没有砸下去,他仔细打量了一下钻出来的这个人,让他有些意外的是这个人竟然是个年轻的姑娘。这个姑娘看起来年纪不大,也就是十**岁的样子,个子中等,头发乱蓬蓬的,脸色偏黑,不过模样还算俊俏。 秦俊鸟一看是个姑娘也就放心了,他松了口气说:“你怎么会在草垛里,看你眼生,你不是龙王庙村的人吧。” 这个姑娘忽然“噗通”一声给秦俊鸟跪了下来,恳求说:“大哥,你救救我吧,求求你,救救我吧。” 秦俊鸟愣了一下,急忙把姑娘搀扶起来,说:“姑娘,你遇到什么难处了,只要我能帮上你的,我一定帮你。” 姑娘眼睛一红,眼泪在眼圈里打转说:“大哥,我不是本地人,我是被人贩子给骗来的,那个人贩子把我卖个了栗子沟村的刘秃子当媳妇,那个刘秃子都五十多岁了,还是个瘸子,我不愿意给他当媳妇,就找机会逃了出来。” 秦俊鸟从小是在栗子沟村长大的,他认识这个姑娘说的刘秃子,刘秃子是栗子沟村的无赖,从小游手好闲好吃懒做,在乡里也是臭名远扬,所以没有那个姑娘愿意嫁给他,刘秃子就一直打着光棍,五十多了还没娶上个媳妇,他的腿是因为他以前偷看别人的媳妇洗澡被人给打瘸的。 秦俊鸟看着姑娘可怜的样子,同情地说:“这个刘秃子真是个畜生,你都能当他的女儿了,他就不怕作孽太多了遭雷劈。” 姑娘说:“大哥,我看你是个好人,你救救我吧,刘秃子现在正带着人四处抓我呢,要是让他抓回去的话,我就完了。” 秦俊鸟想了想,说:“姑娘,你家在哪里?” 姑娘说:“我家在南方的裕田县。” “裕田县?”秦俊鸟从来没听过这个地方,不过听这个姑娘口音的确是南方的。 姑娘说:“大哥,你能让我去你家里躲几天吗?等一有机会我就回家去,不会在你家住时间长的。” 秦俊鸟说:“好吧,你就到我家里住几天吧,到时候我送你回家。” 姑娘一听给秦俊鸟鞠了个躬,笑着说:“谢谢你了大哥,你真是个大好人,我一辈子都不会忘了你的大恩大德的。” 秦俊鸟把这个姑娘带到了他的家里,给她打了盆热水,让她好好地洗了一下脸和头发。等她洗完后,秦俊鸟问她:“你饿不饿,我给弄点儿东西吃吧。” 姑娘咽了几口唾沫说:“大哥,我已经两天没吃饭了。” 秦俊鸟说:“那好你等着,我去给你弄去。” 秦俊鸟给姑娘煮了一锅面条,又给她炒了三个鸡蛋,还炒了一个醋溜白菜。 姑娘真有些饿坏了,拿起碗筷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秦俊鸟怕她噎着,说:“姑娘,你慢点儿吃,吃光了,我再给你弄。” 姑娘很快就把饭菜都吃了干干净净,她用手背擦了一下嘴,说:“大哥,我吃饱了。” 秦俊鸟说:“这几天你就在我家里住下,白天的时候你也不要到外边去,就在屋里头,我会想办法送你回家的。” 姑娘点点头说:“大哥我知道了。” 秦俊鸟说:“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姑娘说:“我叫田黑翠。” 秦俊鸟说:“我叫秦俊鸟,以后你就叫我俊鸟哥吧。” 田黑翠说:“俊鸟哥,你以后就叫我黑翠吧。” 这时,苏秋月从廖家回来走进了屋子,她一看有一个不认识的姑娘在家里,问:“俊鸟,这个姑娘是谁啊?” 秦俊鸟说:“她是田黑翠。” 田黑翠打量了苏秋月几眼,看着秦俊鸟说:“俊鸟哥,她是谁啊?” 秦俊鸟说:“她是我媳妇。” 田黑翠笑着说:“原来是嫂子啊,俊鸟哥你真有福气,娶了个这么漂亮的嫂子。”去分享

上一篇   第23章 女人私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