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烤衣服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37章 烤衣服

丁七巧现在浑身发冷,嘴唇青紫,脸色苍白,只想烤火暖和一下身子,根本没注意到秦俊鸟正在偷偷地看着她的胸脯。 秦俊鸟知道自己不该这么看着丁七巧,丁七巧平时对他就像亲姐姐一样,他不该对丁七巧动那种念头。 秦俊鸟把目光从丁七巧的胸前收回来,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说:“七巧姐,你的衣服还湿着,你也烤一烤衣服吧。” 丁七巧摇摇头,说:“俊鸟,不用了,我这样烤一烤就好了。” 秦俊鸟知道有他在旁边看着,丁七巧咋会好意思把衣服脱下来烤火呢,他走到门口,看了一眼门外的大雨,说:“七巧姐,你在这里烤衣服,我到外边去,等你把你衣服烤干了我再进来。” 丁七巧急忙一把拉住秦俊鸟,有些过意不去地说:“俊鸟,外边现在下着雨,你咋能到外边去呢。” 秦俊鸟说:“外边的雨小了,我去外边待一会儿,不会有啥事儿的。” 丁七巧说:“那可不行,我在屋子里烤火,咋能让你到外边的雨里站着呢。” 秦俊鸟这时向里间的屋子看了几眼,说:“七巧姐,要不这样吧,你在这里把衣服烤干了,我去里间的屋子待一会儿,等你烤完衣服我再出来。” 丁七巧也向里间的屋子看了看,不过里间的屋子里黑漆漆的,啥东西也看不清。 秦俊鸟怕丁七巧不放心,说:“七巧姐,等我进了屋子,一定把门关好,你不用担心。” 秦俊鸟所说的不用担心,是说他不会在里面偷看丁七巧的。 丁七巧当然知道秦俊鸟说的是啥意思,她的脸微微一红,点了点头,说:“好吧,你先到里间的屋子里待一会儿,等我把衣服烤干了就叫你出来。” 秦俊鸟说:“那好,七巧姐,你快点烤衣服吧,湿衣服穿时间长了会着凉的。” 秦俊鸟说完走进了里间的屋子,秦俊鸟把门关上,房门因为年久失修漏了好几个大洞,秦俊鸟找了几块木板把房门漏洞的地方遮挡好,确保房门不漏进来一丝光线,好让丁七巧在门外放心地烤衣服。 其实丁七巧倒是不怕秦俊鸟偷看,不过有秦俊鸟在旁边,她实在是有些难为情,她总不能当着秦俊鸟的面把衣服脱光了,俗话说男女有别,尽管她在心里把秦俊鸟当弟弟看,可是不管两人的关系有多好,她也得有所避讳。 丁七巧先把外衣脱了下来在火上烤干了,接着是内衣、裤子,很快她就把衣服全都烤干了。 丁七巧把烤干的衣服穿好后,走到门前轻轻地敲了一下门,说:“俊鸟,我的衣服烤干了,你可以出来了。” 秦俊鸟随即推开门走了出来,他在丁七巧的身上和脸上扫了几眼,见她的衣服和裤子都已经干了,就是头发还有些湿漉漉的,脸色也红润了许多。 秦俊鸟没敢再去看丁七巧的胸脯,想起刚才自己对丁七巧动了邪念,他就在心里暗暗骂自己是混蛋。 秦俊鸟说:“七巧姐,看来咱们今天是去不了王家坪了。” 丁七巧点头说:“是啊,要是这场雨一直下个不停,咱们就是想回家都难了。” 秦俊鸟这时向窗外看了看,窗外的雨虽然下的小了,不过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 秦俊鸟有些无奈地说:“都是这场雨耽误了我们们招工的事情,这老天也太不长眼了,啥时候下雨不好,偏在这个时候下雨。” 丁七巧说:“这雨不知道要下到啥时候,要是到天黑还不停的话,我们们恐怕就要在这里过夜了。” 秦俊鸟说:“这荒郊野外的,我们们要是在这里过夜可是很危险的。” 丁七巧这时看了看屋外的天色,天空一片灰蒙蒙的,远处的景色也有些模糊不清。 丁七巧说:“俊鸟,看样子天就要黑了,我们们得想办法赶紧回村里去。” 秦俊鸟说:“七巧姐,我们们还是在这里等一等吧,这雨要是不停的话,咱们啥地方也去不了了。” 丁七巧说:“俊鸟,要不趁着现在雨下的小,咱们还是抓紧时间回村里去吧。” 秦俊鸟说:“咱们刚把衣服烤干了,要是现在就出去的话,那这衣服就白烤干了,我看还是再等一等吧。” 丁七巧一听秦俊鸟说的有道理,只好说:“那好吧,听你的,咱们再等一等。” 秦俊鸟说:“要是天黑了这雨还不停的话,咱们再想办法回村里去。” 天刚刚擦黑的时候,雨终于停了。 秦俊鸟和丁七巧本打算要去王家坪的,不过现在天已经黑了,所以只能返回村里了。 秦俊鸟骑着自行车先把丁七巧送回了家,然后回到了酒厂。 秦俊鸟刚走进酒厂的大门,就看到孟玉双急三火四地从陆雪霏的屋子里走了出来,陆雪霏也跟在孟玉双的身后出了屋子。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你咋来了?” 孟玉双一脸焦急地说:“俊鸟,你可算回来了,我等你一个下午了。” 秦俊鸟愣了一下,说:“咋了,玉双嫂子,你找我有啥急事儿啊?” 孟玉双这时忽然“扑通”一声给秦俊鸟跪了下来,泪流满面地说:“俊鸟,我家遇到难处了,我是逼不得已才来求你的,无论如何你都得帮帮我,帮帮我们们全家。” 秦俊鸟急忙把孟玉双搀扶起来,惊讶地说:“玉双嫂子,你这是遇到啥难处了,你跟我说说,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的,我一定帮你。” 孟玉双用手擦了擦眼泪,抽泣着说:“俊鸟,我男人在县城出车祸了,现在还躺在县城的医院里昏迷不醒,医院里的大夫说我男人要想保住命,必须得动手术,让我先交两万块钱的手术费,可是我家里根本拿不出那么钱来,我找亲戚们凑了一些,可是还差了一万多,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所以才厚着脸皮来求你帮忙了。” 秦俊鸟听明白了孟玉双的话,她男人现在躺在医院里生命危急,她是问秦俊鸟借钱来了。 秦俊鸟也没犹豫,孟玉双现在遇到难处了,他当然不能见死不救了,秦俊鸟说:“玉双嫂子,救人要紧,你还差多少钱,我这就给你拿钱去。” 孟玉双感动地说:“俊鸟,你的大恩大德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等我男人救过来了,我们们就是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 秦俊鸟说:“都是一个村里的乡亲,跟我你就别说这些客套话了,我帮你也是应该的,我们们现在还是赶紧去医院吧,救你男人要紧。” 孟玉双说:“俊鸟,还差一万两千多,等以后我家里有钱了,一定会连本带利还给你。”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还钱的事情以后再说,我现在就去给你拿钱去,你在这里等着我回来,咱们一起去医院。” 孟玉双点头说:“那好,我在这等着你。” 秦俊鸟急忙去了办公室,从保险柜里拿了两万块钱现金,然后跟陆雪霏交待了一下,随即他和孟玉双一起风风火火地去了县城。 秦俊鸟和孟玉双赶到县城的医院后,秦俊鸟先帮着孟玉双交了手术费,救人如救火,医院的大夫马上就开始给孟玉双的男人做手术。 大夫在给孟玉双的男人做手术的时候,秦俊鸟一直陪着孟玉双等在手术室的门外,孟玉双忐忑不安地在手术室的门口走来走去的,嘴上起了好几个燎泡。 秦俊鸟见状,宽慰孟玉双说:“玉双嫂子,你不用太担心了,大夫不是说了吗,手术成功的几率很大,你男人不会有啥事儿的。” 孟玉双满面愁容,唉声叹气地说:“家里头全都指着我男人呢,要是他残废了瘫痪了,家里的日子可咋过啊。”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这个时候你要想开一些,不能总往坏处想。” 孟玉双一脸忧虑地说:“我男人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和孩子就一点儿指望也没有了。”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天底下没有过不去的坎儿,这个时候你得挺住才行。” 秦俊鸟和孟玉双在手术室的门口等了三个多小时,就在孟玉双焦急万分的时候,手术室的门一开,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的大夫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 孟玉双急忙走上前去,说:“大夫,我男人他咋样了?他有啥危险没有?” 大夫说:“你男人的命是保住了,不过有一条腿伤的太重了,手术完以后可能会落下残疾。” 孟玉双听完大夫的话,脸色大变,她带着哭腔说:“大夫,我求求你了,无论如何你得保住我男人的腿啊,他可是家里的顶梁柱,他要是成了残疾,我和孩子可就没法儿活了。” 大夫说:“你现在先不要这么激动,你男人的腿是粉碎性骨折,我们们已经尽力了,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大夫说完转身又走进了手术室里。 孟玉双这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泪水一下子就涌了出来,放声痛哭了起来。 秦俊鸟这时走了过来,把孟玉双从地上扶起来,说:“玉双嫂子,你先别哭,大夫现在在给你男人做手术,你在这里哭会影响大夫给你男人做手术的。”去分享

上一篇   第236章 突来大雨

下一篇   第238章 大恩大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