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夜半闹鬼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33章 夜半闹鬼

孟庆生说:“俊鸟,我不跟你说了,等给孩子治完了病,咱哥俩再好好说说话。” 秦俊鸟点头说:“庆生哥,孩子的病要紧,你快去吧。” 孟庆生和葛翠竹快步走进了村子里。 秦俊鸟看着葛翠竹的背影,还有她那一身花花绿绿的衣服,秦俊鸟忽然灵机一动,他想出了一个对付贾明凯和丁七妙的好办法。 这个葛翠竹喜欢装神弄鬼,秦俊鸟也可以跟她学学,用装神弄鬼的办法把贾明凯和丁七妙吓走。 在回酒厂的这一路上,秦俊鸟一直在寻思着该咋样才能贾明凯和丁七妙吓跑。贾明凯和丁七妙都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不是那么好吓唬的,所以他必须得想一个周密的办法出来,绝对不能让贾明凯他们看出啥破绽来。 秦俊鸟一边想着该咋样对付贾明凯和丁七巧一边加快脚步,很快就到了酒厂。 秦俊鸟刚走进了酒厂的大门,就看到锤子走了过来。 锤子笑着说:“俊鸟,听你说你又在县城里签了一个大订单,看来咱们车间又得加紧赶工了。” 秦俊鸟说:“锤子,你回去跟工人们说一声,让大家多受累了,等月末开工资的时候我不会亏待大家的。” 锤子高兴地说:“我回去一定你把你的话带给大家,让大家好好干,不会辜负你的一片心意的。” 秦俊鸟说:“锤子,酒厂现在的生产情况咋样,能不能按时给黄老板他们交货。” 锤子说:“现在厂里的生产一切正常,你放心好了,到时候一定能按时交货,不会耽误的。” 秦俊鸟说:“那就好,晚上我请你吃饭。” 锤子嘿嘿笑了几声,咽了几口口水,说:“俊鸟,你咋忽然想起来请我吃饭了,跟我你还客气啥。” 秦俊鸟也笑了笑,说:“锤子,这饭你可不白吃,等吃完了饭,你得帮我一个忙。” 锤子说:“你想让我帮你干啥,你就直说好了,还吃啥饭啊,你咋也学会城里人的那些弯弯绕了。” 秦俊鸟说:“你先去忙你的事情,等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再跟你详细说。” 锤子点头说:“那咱们说定了,等吃饭的时候再说。” 秦俊鸟说:“晚上你就别回家了,直接就到我这里来吃饭。” 锤子走了以后,秦俊鸟走到陆雪霏的门前抬手敲了几下房门,说“雪霏,你在屋子里吗?” 陆雪霏在屋子里应了一声说:“俊鸟,我在屋子里,你有啥事儿进来说。” 秦俊鸟推门走了进去。 屋子里陆雪霏正在对着镜子梳头,她看到秦俊鸟走进来,放下镜子说:“俊鸟,早上你干啥去了,我刚才去找你吃饭,看到你不在家里。” 秦俊鸟说:“我去找七巧姐说了点儿事情,现在刚回来。” 陆雪霏说:“俊鸟,你吃过饭没有,锅里的饺子还没凉,你要是没吃的话,我去给你端来。” 秦俊鸟说:“雪霏,不用了,我在七巧姐那里吃过了。” 陆雪霏说:“俊鸟,你来有啥事儿吗?” 秦俊鸟说:“我今天有点儿别的事情,就不去办公室了,酒厂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陆雪霏说:“你有啥事情啊?需不需要我帮忙啊?” 秦俊鸟说:“不用了,你把酒厂照看好就成了,一点儿小事儿我自己就能处li了。” 从陆雪霏的屋子里出来后,秦俊鸟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开始准备起来,不过很多东西他家里都没有,他又跑到村子里去找需要的东西,他在村子里找了半天,总算把需要的东西找齐全了。 秦俊鸟知道他想的这个办法有些阴损,不过对付贾明凯那种人,用啥办法都不算过分。 为了不出差错,秦俊鸟在心里头把晚上要做的事情默默地想了好几遍,确保到时候能把贾明凯吓得魂飞魄散屁滚尿流。 到了晚上工人们快下班的时候,秦俊鸟去村里的食杂店买了猪肉和香肠,又炒了几个好菜,准备了一桌很丰盛的酒菜。 到了下班的时间,锤子来了,他看着桌子上的酒菜,眉开眼笑地说:“俊鸟,你咋做这么多菜啊,咱们两个人又吃不了,多浪费啊,你现在虽然成了有钱的老板了,可这过日子也得节省一些。” 秦俊鸟笑着点点头,说:“咱们两个人要是吃不了的话,你就把这些菜拿回家里去,留着明天吃。” 锤子笑呵呵地说:“俊鸟,这不太好吧,我在你家里又吃又拿的,就跟鬼子进村一样。” 秦俊鸟说:“没啥不好的,咱们还是抓紧吃吧,要是再不吃的话,菜就要凉了。” 秦俊鸟和锤子面对面坐好,秦俊鸟把酒瓶打开,给锤子到了一杯酒,酒当然就是酒厂生产的丁家老酒。 锤子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咂了咂舌头,不住地点头说:“我在酒厂干了这么长时间,这还是第二次喝咱们厂的丁家老酒,这酒的味道可真不错,一点儿也不必那些好酒差。” 秦俊鸟说:“你要是喜欢喝的话,明天搬两箱回家,让你一次喝个够。” 锤子摆摆手,说:“算了,酒我就不要了,喝酒容易误事,再说了你嫂子她也不愿意让我喝酒。” 秦俊鸟给锤子夹了一大块红烧肉,说:“不喝也好,酒这东西喝多了对身体没啥好处,来吃肉,这红烧肉可是我专门给你做的。” 锤子说:“俊鸟,你今天找我来究竟有啥事儿啊,你这又是酒又是肉的,弄的我心里怪没底的。” 秦俊鸟说:“那我就跟你直说了吧,我想让你半夜的时候跟我一起去吓唬一个人。” 锤子睁大了眼睛,一头雾水地看着秦俊鸟说:“吓唬人?吓唬谁啊?谁跟你有过节,你跟我说一声,我带着厂里的弟兄们去把他的屎尿给打出来。” 秦俊鸟瞪了锤子一眼,说:“你这个人就是莽撞,就喜欢用拳头来解决问题,你要是把人家给打伤了打残了,你不得去蹲大狱啊。” 锤子挠了挠脑袋,嘿嘿笑了几声,说:“俊鸟,到底是谁得罪你了,你要半夜去吓唬他,亏你能想出这种馊主意。” 秦俊鸟说:“你就别问了,只要你照着我说的去做就行了,还有这件事情只有你知我知,绝对不能再让第三个人知道。” 锤子说:“俊鸟,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跟别人说,就是我媳妇我都不跟她说半个字的。” 秦俊鸟说:“等一会儿吃完饭了,我再告诉你今晚咱们该干啥。” 两个人酒足饭饱之后,秦俊鸟把自己的想好的办法告诉了锤子,然后告诉他该做啥,又让他演练了几遍,并且叮嘱他千万不能出差错,要是他把事情弄砸了的话,秦俊鸟这一天的工夫可就白费了。 秦俊鸟从衣柜里拿了两件宽袍大袖的戏服,这两件戏服是秦俊鸟跟村里的金柱借的,金柱自己办了一个小剧团,这种戏服有不少,秦俊鸟挑了一件绿的一件红的,他穿了那件红的戏服,让锤子把那件绿的戏服穿上。 秦俊鸟又从抽屉里拿出一盒化妆品,这盒化妆品是石凤凰给苏秋月买的,苏秋月用过几次,还剩下不少。秦俊鸟也不会化妆,拿着粉刷给自己和锤子胡乱涂抹了几下,把两个人的脸弄得花里胡哨的,就跟电视里演的吊死鬼差不多。 半夜十二点多的时候,秦俊鸟拿上手电筒,又把准好的几样东西带上,和锤子一起出了酒厂。 两个人摸着黑悄悄地来到了贾明凯和丁七妙住的房子前,屋里的灯已经灭了,看样子贾明凯和丁七妙已经睡着了。 秦俊鸟走到窗户前想看看屋子里的情形,不过窗户上挡着窗帘,他啥都看不到。 秦俊鸟又走到门前,用力地推了一下房门,房门虽然在里面闩上了,不过由于房门太老旧了,所以秦俊鸟用力这么一推,竟然把两扇门板给推了下来。 秦俊鸟急忙把门板扶好,不让门板发出一点儿响声出来,以免惊动贾明凯和丁七妙。 秦俊鸟这时拍了一下锤子的肩膀,示意走到窗户前。 锤子会意地走到窗户前,抬手很有节奏地敲了几下窗户,很快屋子里就传来了贾明凯带睡意的声音:“谁?” 这时又传来了丁七妙的声音:“睡吧,听声音像是野猫,别管那么多了,我刚睡着,就被你给吵醒了。” 锤子没有说话,还是不断地敲着窗户,而且节奏越来越快。 这个时候屋子里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窗帘被人掀了起来,锤子隐约能看到窗户里边站着一个男人。 锤子这时把手电筒对着自己的下巴,忽然把手电筒按亮了,装出一副呲牙咧嘴伸舌头的样子。 锤子的脸本来就涂抹的跟吊死鬼一样,再加上手电筒的光束在他的脸上这么一照,活脱脱就是恶鬼索命来了,就是胆子再大的人看了之后也会被吓一大跳的。 贾明凯更是一点儿心里准备也没有,他根本没有想到窗外会站着一个吊死鬼。 “鬼啊!” 贾明凯吓得尖叫一声,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丁七妙一听说有鬼,一骨碌身也从炕上坐了起来,她颤声说:“明凯,你咋了?” 贾明凯这个时候胆子都要被吓破了,他哭着说:“有鬼!窗外边有鬼!”去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