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半夜偷听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29章 半夜偷听

丁七妙说完之后眼圈儿一红,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一副要哭的样子。 丁七巧宽慰她说:“七妙,你就别难过了,事情到了今天的这个地步,也不全是你的错,我不恨你,咱爸咱妈在九泉之下会原谅你的。” 丁七妙抽泣着说:“姐,一想起咱爸咱妈,我这心里就难受,我这一辈子都会心里不安的。” 丁七巧的眼眶也有些湿润,她用手轻轻地擦了一下,说:“七妙,你也别太自责了,你要想开一些,不管咋说你也是咱爸咱妈的女儿,你应该放下这些思想包袱。” 丁七妙说:“姐,你现在还是一个人过日子吗?你就没有再找一个男人吗?” 丁七巧说:“我现在和孩子过得挺好的,我只想好好地把孩子带大,其他的事情我没想过。” 丁七妙说:“姐,你现在还年轻,你应该再找一个男人照顾你,这样以后也好有一个依靠。” 丁七巧说:“现在孩子还小,我根本就没心思也没精力去想男人的事情,还是等以后孩子大了再说吧。” 这个时候丁七妙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沓厚厚的钞票,然后送到丁七巧的面前,说:“姐,这是我的一点儿心意,你可一定要收下啊。” 丁七巧把钱推了回去,说:“七妙,我现在不缺钱花,你还是留着吧。” 丁七妙说:“姐,你就把钱收下吧,你要是不要的话,我这心里就更过意不去了。” 丁七巧笑了笑,说:“七妙,过去的事情你就别再想它了,以后跟贾明凯好好地过日子,只要你过得好,我也就放心了。” 丁七妙满脸惭愧地说:“姐,你说出这样的话,我真是无地自容,我欠你的实在太多了,估计我这辈子都还不清了。” 丁七巧说:“七妙,咱们俩谁也不欠谁的,就算没有你,我和贾明凯也会离婚的,男人和女人的感情是要讲缘分的,我和他的缘分已经尽了,离婚是早晚的事情。” 丁七妙说:“姐,你越是这么说我这心里就越不是滋味儿,你要是狠狠地骂我一顿,我这里心里还能好受一些。” 丁七巧说:“七妙,你还是把钱收起来吧,你的心意我领了,你和贾明凯过日子也要用钱,” 丁七妙点点头,只好把钱收起来说:“姐,我和明凯还想在这里住几天,我跟你提前打一声招呼。” 丁七巧笑了一下,说:“你到了姐这里,想住几天都成,姐的家不就是你的家吗。” 丁七妙说:“姐,你别误会,我们们不是要住在你家里,我们们在村里找了一个地方,晚上的时候我们们住在那里,白天的时候我们们在过来看你和孩子。” 丁七巧说:“我看你们就住在我这里吧,我这里还有空房间,你们住在别人家多不方便啊。” 丁七妙说:“姐,我们们已经跟人家说好了,就不在你这里住了,你一个人要照看孩子,我们们就不给你添麻烦了。” 丁七巧说:“一点儿也不麻烦,跟我你就那么客气了。” 丁七妙说:“姐,我们们还是不住你这里了,我倒是没啥,我就怕你跟贾明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惹你心里不痛快。” 丁七巧想了一下,觉得丁七妙说的也有道理,点头说:“那好吧,你们要住在哪里随便你们,不过饭一定要在我这里吃。” 丁七妙说:“好吧,那我们们就不跟你客气了,不过我们们不会白吃的,你只要做饭就好了,菜由我们们来买。” 丁七巧说:“咱们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不用你们买菜,你们在我这里就是吃上一年,也吃不穷我。” 丁七妙站起身来,走过去抱了抱丁七巧,笑着说:“姐,你对我可真好,你真是我的好姐姐。” 丁七巧也笑着说:“七妙,你们是咋找到这里来的?” 丁七妙说:“我去找了姜红光姜大哥,是他告诉我你住在这里的。” 丁七巧说:“你们能找到这里来,我一猜就是红光大哥告诉你的,除了他以外别人根本就不知道我住在这里。” 丁七妙说:“姐,你为啥要把家里的房子给卖了?那可是爸妈留给你的啊?” 丁七巧有些伤感地说:“爸妈都不在了,我一个人再住在那个房里也没啥意思了,正好我那个时候要用钱,所以就把房子给卖了。” 丁七妙不说话了,她知道丁七巧子所以把房子卖了,是想远离那里,把过去的事情都忘了。 就在这个时候,屋外传来了孩子的哭闹声。 丁七巧向窗外看了一眼,站起身来说:“孩子哭了,我出去看一看。” 丁七巧出了屋子,丁七妙跟在她的身后也出了屋子。 贾明凯正坐在石桌旁哄着孩子,可是不管他咋样哄孩子,孩子就是哭闹个不停,弄得他手忙脚乱的,样子十分狼狈。 丁七巧走过去说:“把孩子给我吧,孩子可能是饿了。” 贾明凯把孩子交给了丁七巧,眼睛却一直在盯着孩子,有点儿舍不得的意味。 孩子一到了丁七巧的怀里就不哭闹了,看来孩子是有些认生。贾明凯虽然是孩子的爸爸,可孩子从出生到现在还是第一次见贾明凯的面,哭哭闹闹也很正常。 丁七巧让槐花嫂子给孩子冲了一杯牛奶,等孩子吃饱了,她让槐花嫂子抱着孩子去屋子里玩去了。 热气腾腾的饺子端上了桌,几个人围着石桌吃起了饺子,不过这顿饺子吃得有些别扭。 秦俊鸟虽然很生气,不过他也有些无可奈何,毕竟这是丁七巧姐妹之间的事情,虽然贾明凯不是她的男人了,不过他还是丁七巧的妹夫,也还算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戚,他一个外人实在不好插手管人家的家务事儿。 不过秦俊鸟一看到贾明凯那张脸,就气不打一处来,吃饺子的时候他差点儿没把筷子给咬断了。 贾明凯虽然知道秦俊鸟对他有敌意,可是他又不能把秦俊鸟咋样,所以只能装作啥都没看见。他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根本不敢跟秦俊鸟较劲。 很快天就黑了下来,几个人这饺子也吃得差不多了。 秦俊鸟这时站起身来说:“七巧姐,我吃饱了,这天快黑了,我该回酒厂了。” 丁七巧说:“俊鸟,厨房里还剩了不少饺子,你走的时候拿回去一些,留着明天早上和雪霏一起吃。” 秦俊鸟说:“七巧姐,还是你留着自己吃吧,我就不拿了。” 丁七巧说:“我一个人咋能吃得了那么多饺子呢,你还是拿一些吧。” 秦俊鸟说:“那好吧,我就拿一些,不过你可别给我拿太多了。” 秦俊鸟又跟丁七巧说几句话,就和陆雪霏一起回到了酒厂。 秦俊鸟闭着眼睛躺在炕上,身子像烙饼一样在炕上翻来翻去的,可就是睡不着,他满脑子想的就是贾明凯那个混蛋,一想他那个德性秦俊鸟就更睡不着了。 秦俊鸟一翻身从炕上爬起来,抹黑穿上衣服,轻手轻脚地出了屋子,然后跳过酒厂的大门向村子里走去。 秦俊鸟想去看看那个贾明凯睡了没有,要是他没睡的话,就想办法在暗中教训一下,让他吃点儿苦头,也好为丁七巧出一口气。 贾明凯和丁七妙就住在村口的一排旧房子里,这排旧房子原来是生产队的办公室,后来生产队解散了,房子就废弃不用了。虽然房子旧了一些,不过还能住人,贾明凯和丁七妙给村长买了一些烟酒,反正旧房子也没人住,村长就让他们两个人在旧房子住下了。 贾明凯和丁七妙住在靠东边的一间房子里,秦俊鸟走到房子前时,看到屋子里隐隐有亮光,屋子里还是时不时有说话声传出来。 秦俊鸟悄悄地走到窗前,他刚想向屋子里偷看,就听到丁七妙抱怨说:“明凯,我看过两天咱们就回去吧,我可不想在这种地方住下去了,你看看这里是人住的地方吗,这屋子里连电都没有,又脏又潮的,都不如城里的监狱环境好。” 贾明凯说:“七妙,你再忍耐几天吧,我也不愿意在这种鬼地方住,可是咱们现在不是没有办法吗。” 丁七妙有些生气地说:“这事情说到底还不是怪你吗,要不是当初你让我打胎,我现在能连孩子都生不了吗,都是你害的。” 贾明凯说:“七妙,都是我不好,我是不该让你打胎,可是当时我也是没有办法啊,我那个时候还没有给你姐离婚,要是让你爸知道我把你的肚子弄大了,他不还得把我的腿给打断了啊。” 丁七妙冷笑了几声,说:“你这个人就是这样,色大胆小,有能耐跟我在床上弄那种事情,没胆子承认。” 贾明凯说:“谁说我没胆子承认了,我要是没胆子的话,我能跟你姐姐离婚,再跟你结婚吗?” 丁七妙说:“反正我不管,我要回城里去,这种地方我多一天都不想待了,晚上两个电视剧都看不着,一点儿意思也没有。” 贾明凯说:“七妙,咱们来的时候不是都商量好了吗,难道你都忘了啊?”去分享

上一篇   第228章 姐妹之情

下一篇   第230章 困死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