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世事难料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25章 世事难料

秦俊鸟说:“章爷爷,以后我要是想找您老人家的话,要咋样才能找到您啊?” 章懋之想了一下,说:“以后你要是想找我,就到这个地方来找收购站的老板,他会告诉你我在啥地方的。” 秦俊鸟本来打算好好劝劝章懋之,让他找个固定的住所,这样他就不用过这种四处流浪的苦日子了,咋说章懋之也是一把年纪了,身子骨经不起折腾。不过秦俊鸟跟章懋之虽然jiē触的时间不长,但是他对老人的脾气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章懋之是那种性格很固执的人,他认准的事情,是不会轻易改变主意的。 秦俊鸟几次话都到了嘴边,但是都被他硬生生给咽了回去,最后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三个人东拉西扯地聊了一会儿,眼看着窗外的太阳偏西了,天色也渐渐变得灰暗了。 就在这时收购站的老板推门走了进来,他冲着章懋之使了一个眼色,看样子是有话要对他说,有秦俊鸟和陆雪霏在场,他又不方便直接说出来。 章懋之站起身来,笑着说:“今天咱们就说到这里吧,我还有事情,就不能陪你们说话了。” 秦俊鸟随即也站起身来,说:“章爷爷,正好我们们也该走了,就不耽误您老办别的事情了。” 秦俊鸟和陆雪霏跟章懋之道别之后,一起回到了旅馆。 秦俊鸟进了自己的房间后,鞋也不脱就一头躺在了床上,他双眼直勾勾地看着天花板,心里边却在盘算着明天的事情。他来县城也有一段时间了,他本来打算通过顾连举的介绍跟汪本全他们几个人把生意谈成了,可是没想到事情出了意外,汪本全被齐腊月给捅伤了,所以谈生意的事情也就只能向后延期了。 秦俊鸟决定明天去医院看一看汪本全,虽然他被齐腊月捅了一刀,也算是罪有应得了,不过他的生意做的很大,秦俊鸟不想失去他这个财神爷,毕竟酒厂现在刚刚起步,任何机会对于秦俊鸟来说都是很重要的。 秦俊鸟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等到他再睁开眼睛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 秦俊鸟跟陆雪霏打了一声招呼,没吃早饭就出了旅馆。 秦俊鸟先给顾连举打了一个电话,问明了汪本全在哪家医院住院,然后到市场买了一些水果和补品直奔汪本全所在的医院。 秦俊鸟走进病房时,汪本全正仰面躺在病床上输液,他的大腿上包裹着一层厚厚的纱布,纱布上还有几点血迹,不知道是在包扎的时候不小心沾上的还是从伤口处沁出来的。 汪本全见秦俊鸟走了进来,急忙从床上坐起来,笑着说:“秦老弟,你咋来了?” 秦俊鸟见汪本全脸色红润,精神头很足,看样子腿上的伤没啥大碍了。 秦俊鸟把买的水果和补品放到床头柜上,笑了一下,说:“汪大哥,我来看看你,咋样,你腿上的伤严重不严重?” 汪本全看了一下自己的伤口,说:“这次算我命大,大夫说差一点儿就伤到了腿上的大动脉,还好有惊无险。” 秦俊鸟说:“没伤到大动脉就好,汪大哥你福大命大造化大,这点儿小灾小难挺一挺就过去了。” 汪本全点点头,说:“秦老弟,这话说回来,当初多亏你和顾老板进来的及时,要是你们晚来一会儿的话,估计我就得被齐腊月那个臭娘们给捅成马蜂窝了。” 秦俊鸟说:“汪大哥,你跟那个齐腊月究竟有啥深仇大恨啊,她咋对你下手这么狠啊?” 秦俊鸟这是明知故问,他当然知道齐腊月为啥跟汪本全动刀子,不过眼前的情况他只能装作啥都不知道。 汪本全一头雾水地说:“我咋知道啊,我跟她以前只见过一面,算上昨晚才见过两面,谁知道她咋那么恨我啊,刚跟我进了屋子,就拿出刀来捅我。” 秦俊鸟说:“她为啥无缘无故就拿刀捅你啊,她是不是疯了啊?” 汪本全哭丧着脸说:“谁知道她是为啥,我要是知道的话,就不会被她给捅伤了。” 秦俊鸟说:“汪大哥,我看你以后还是小心一些为好,少jiē触那些来路不明的女人。” 汪本全叹了一口气,一脸无奈地说:“我在外边混了这么多年,从来都没吃过亏,没想到这次居然栽在了一个女人的手里,我真是倒霉到家了。” 秦俊鸟说:“汪大哥,我劝你还是想开一些,谁都有阴沟里翻船的时候,再说了这次的事情还没弄明白到底是咋回事儿,你可不能钻牛角尖,” 汪本全说:“秦老弟,通过这次的事情我也看出来了,你这个人够朋友,关键的时候还是靠得住的。” 秦俊鸟谦虚地说:“汪大哥,你过奖了,其实我也没帮上你啥忙,要不然你就不会受伤了。” 汪本全感激地说:“不管咋说,这次我能侥幸躲过一劫,也有你的一份功劳,我是不会忘了你的好处的。” 秦俊鸟说:“咱们既然都是朋友,就不说这些见外的话了,你好好养伤,等你把伤养好了,我帮着你把那个齐腊月找出来,到时候你也捅她几刀,看她敢不敢跟你动刀子。” 汪本全摆摆手,说:“算了,等我的伤好了,我就回家去,我是个生意人,挣钱要紧,别的事情都不重要。” 秦俊鸟说:“汪大哥,你说的没错,这年月不能意气用事,挣钱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这男人的口袋要是没有钱,没有人会看得起你。” 汪本全说:“秦老弟,等我的伤了,我不会再到县城来了,跟你做生意的事情恐怕就要泡汤了,不过你不用担心,我走了,还有高老板他们三个人在,我已经跟他们交待好了,他们会跟你合作的,具体的事情你跟他们详谈。” 秦俊鸟听汪本全这么一说,心里顿时一乐,心想这次多亏有齐腊月这档子事情,要不然汪本全他们几个是不会这么痛快就答应跟他合作的,看来这个齐腊月也算是他的贵人了。 秦俊鸟虽然心里高兴得要命,不过脸上还不能表现得太明显,他假装有些惋惜地说:“汪大哥,不能跟你做生意真是太可惜了,不知道咱们以后能不能有机会在一起合作。” 汪本全说:“秦老弟,这次不成还有下次,等我的伤好了,咱们有的是在一起合作做生意的机会。” 秦俊鸟说:“汪大哥,那咱们说好了,等你的伤好利索了,咱们再合作。” 汪本全说:“秦老弟,不冲别的,就冲你这一次帮了我,欠你的这个人情我一定会还的。” 秦俊鸟跟汪本全又随便说了几句话,这时护士走进来要给汪本全的伤口换药,秦俊鸟也不好再留在病房里,他跟汪本全说了一声,然后离开了医院。 秦俊鸟本来打算过几天就回村里的,现在事情有了转机,他就得在县城里再耽搁上几天,等生意谈成了再回村里去。 秦俊鸟出了医院后又给顾连举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帮忙把跟汪本全一起来的那三个人约出来,他要请他们三个人吃饭,当然吃饭只是幌子,跟他们三个人谈生意才是秦俊鸟的真实目的。 顾连举当然知道秦俊鸟的用意,他帮着秦俊鸟把三个人给约了出来。 秦俊鸟让顾连举帮忙找了一家环境比较清静的饭店,他知道他们这三个人都是实力雄厚的大老板,所以请他们三个人吃饭必须得找上高档的地方,不能去那种路边的小饭馆,生意人就是这样,无论干啥都喜欢讲究档次,秦俊鸟虽然有些心疼钱,不过为了能把生意谈成,他也只能大手大脚一回了。 秦俊鸟没有让陆雪霏跟着他一起去,那三个人跟汪本全都是一路货色,看到漂亮的女人就心痒痒,陆雪霏要是去了的话,他们三个人哪还有心思谈生意啊。 在顾连举的撮合下,秦俊鸟跟三个人谈得比较顺利,秦俊鸟知道生意能谈得这么顺利还是汪本全起了关键的作用,这三个人是汪老板的铁哥们,他们可以不给顾连举的面子,但是不能不给汪本全的面子。 三个人都是非常有实力的白酒批发商,他们在全国各地都有销售网络,每天的销量非常可观,秦俊鸟要是跟他们三个人长期合作的话,酒厂的效益肯定是芝麻开花节节高。 最后几个人在价格上产生了一些争议,三个人因为出货量比较大,所以把价格压得比较低,如果按照他们说的价格的话,秦俊鸟虽然也能挣到钱,不过就是利润微薄了一些。 秦俊鸟当然不会对三个人让步,他笑着说:“三位老板,我给你们的价格已经很合理了,你们要是再压价的话,我就没钱可赚了,你们吃肉,咋说也得让我喝口汤啊。” 瘦得像猴子一样的高老板嘿嘿笑了几声,一脸得意地说:“秦老板,我们们给你的价格已经很高了,说实话,我们们也是在看在汪老板的面子上才给你这个价格的,要是换了别人的话,我们们会把价格压得更低的。”去分享

上一篇   第224章 居无定所

下一篇   第226章 唇枪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