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认死理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23章 认死理

齐腊月神色黯然地说:“俊鸟,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所以在心里瞧不起我。” 秦俊鸟说:“腊月,我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是你想多了。” 齐腊月笑了笑,说:“你既然不是那个意思,那你就留下来别走了。” 秦俊鸟说:“腊月,你快把衣服穿好吧,我真不能留下来。” 齐腊月有些不太高兴地说:“你这个人是咋了,我现在把自己都送到你的嘴边了,你倒正经起来了,你咋这么死心眼呢。” 秦俊鸟说:“腊月,有些东西我可以碰,有些东西无论如何我都不能碰,你还是别逼我了,不管咋样,我都不能跟你干那种事情。” 秦俊鸟的话刚说完,齐腊月的一双手就在秦俊鸟的身上摸了起来,一开始齐腊月似乎有些胆怯,手上的动作还有所保留,不敢太露骨,但是很快她就没有了任何顾忌,手上的动作也带有挑逗性。 秦俊鸟被齐腊月摸得有些受不了了,他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齐腊月的这种刺激无异于是在火上浇油,秦俊鸟尽量控制着自己,生怕自己会抵挡不住齐腊月的诱惑。 齐腊月喘息着说:“我的身上又没有啥脏东西,你有啥不能碰的。” 秦俊鸟的心“砰”“砰”跳的厉害,差点儿就失去了理智,他急忙抓住齐腊月的手,说:“腊月,你快停手,我跟你认识还不到两天,你这样做不合适。” 齐腊月说:“这种事情没啥不合适的,只要你情我愿,别人谁也管不着。” 秦俊鸟说:“腊月,你可不能有这种想法,女人和男人不一样,你可不能一时冲动干傻事儿,这会害了你的。” 齐腊月忽然把嘴压在秦俊鸟的嘴上,不顾一切地亲了起来,秦俊鸟的嘴被齐腊月的嘴堵得严严实实的,再也说不出话来。 齐腊月的舌头滑滑的软软的,就跟一条蛇一样在秦俊鸟嘴唇间游动着,弄得秦俊鸟情迷意乱的,心理的最后一层防线马上就要崩溃了。 就在这个时候,齐腊月家的房门忽然被人重重地敲响了。 齐腊月急忙放开秦俊鸟,神色有些慌张地看着房门,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秦俊鸟吓得脸色一变,压低声音说:“腊月,是谁啊?会不会是公安局的人找来了。” 齐腊月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小声地说:“别说话。” 秦俊鸟会意地点点头,把嘴闭上,不再出声。 齐腊月走到床边,伸手把床单掀起来,示意秦俊鸟躲到床下去。 秦俊鸟迟疑了一下,他不想躲到床底下,如果真是公安局的人找来了,他就是躲到床底下也会被揪出来的。 齐腊月见秦俊鸟有些不太愿意,有些急了,她跺了一下脚,狠狠地瞪了秦俊鸟一眼。 秦俊鸟没有办法,只好弯下腰,身子趴在地上,刚想往床下钻。 这时门外的人见屋子里没人应声,大声地说:“屋子里有人吗?我是收电费的。” 秦俊鸟和齐腊月一听说来人是收电费的,两个人提到嗓子眼的心才算放了下来,他们一开始还以为是公安局的人找来了。 秦俊鸟这时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向门口走去。 齐腊月走到门口把门打开,门外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男人的胳膊上挎着一个黑色手提包,手里拿着一把零钱,看样子是男人收上来的电费。 齐腊月没有跟男人多说话,从口袋掏出一张五十元面额的钞票递给了男人,男人把电费收据给了齐腊月,又给她找了零钱。 秦俊鸟趁着这个机会出了齐腊月家,有收电费的男人在门口,齐腊月不好把秦俊鸟硬拉回来,只能眼看着他走出家门。 等齐腊月把收电费的男人打发走了,秦俊鸟已经走出了筒子楼,齐腊月一路小跑追了出来,很快就追上了秦俊鸟。 齐腊月拦住秦俊鸟,气喘吁吁地说:“俊鸟,你不能就这么走了。” 秦俊鸟说:“腊月,你快回去吧,我得走了,你还是小心一些的好,最好走得远一点儿,这样公安局的人就不容易找到你了。” 齐腊月眼中含泪,情绪有些激动地说:“我不明白我到底哪里不好?你为啥看不上我?难道我就那么不招人喜欢吗?” 秦俊鸟说:“腊月,你是一个好姑娘,我根本不值得你为我这样做,你还是把我给忘了吧。” 齐腊月用手背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说:“你现在不要我,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地要我的。” 秦俊鸟叹了一口气,说:“腊月,你还是不要在我的身上费心思了,咱俩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齐腊月说:“这个世上没啥事情是不可能的,等我替我姐报了仇,我一定会来找你的,我就不信你是铁石心肠。” 无论秦俊鸟说啥,齐腊月就是不肯改变主意,秦俊鸟知道他再说啥也是白费口舌,齐腊月是那种认死理的人。 齐腊月虽然不愿意让秦俊鸟走,可是她又不好跟秦俊鸟死缠烂打,虽然她对秦俊鸟是一片痴心,不过她不是那种不要脸的下贱女人,她知道男女之间的事情不能勉强,得两厢情愿才行。 秦俊鸟说:“腊月,你好好保重,我得走了。” 齐腊月有些依依不舍地说:“你走吧,我看着你走,咱们这次分开,下次再见面还不知道猴年马月呢。” 秦俊鸟离开了齐腊月所住的小区,沿着原路去找陆雪霏。 陆雪霏正在路口向四处张望着,一脸焦急的表情。 让陆雪霏等着了这么长时间,秦俊鸟的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他快步走到陆雪霏的面前,笑着说:“雪霏,让你等着了这么长时间,你一定着急了吧。” 陆雪霏有些抱怨地说:“俊鸟,你干啥去了,害得我等了你那么长时间,也不见你回来。” 秦俊鸟解释说:“雪霏,我在路上到了一个熟人,跟她说了几句话,所以回来晚了。” 陆雪霏说:“你要是再不回来的话,我都要去派出所报案了,我还以为你出啥意外了呢。” 秦俊鸟说:“我一个大男人能出啥意外,我这不是完好无损地回来了吗。” 陆雪霏说:“我饿了,咱们找个地方吃点儿东西吧。” 秦俊鸟说:“好啊,正好我也饿了。” 秦俊鸟和陆雪霏找了一家小饭馆,要了两个家常菜,一边闲聊一边吃了起来。 两个人没吃几口,就看到一个头发胡子花白的老人迈着大步走了进来,一看到这个老人,秦俊鸟急忙放下手里的筷子,站起身来向老人走了过去。 这个老人就是就是在市场卖旧货的那个老人,他给秦俊鸟讲了不少生意经,是一个见多识广的老人,秦俊鸟在心里非常敬重他。 秦俊鸟笑着说:“老人家,没想到我们们又见面了,您老还记得我吗?” 老人打量了秦俊鸟几眼,高兴地说:“我当然记得,我还没有老糊涂。” 秦俊鸟说:“老人家,你是来吃饭的吧?” 老人点点头,说:“我正好路过这家小饭馆,想到这里来吃点儿东西,可没想到你也在这里吃饭,真是巧了。” 秦俊鸟说:“老人家,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就跟我一起吃吧。” 老人摆摆手,说:“这可不成,我咋能吃你的东西的。” 秦俊鸟说:“老人家,跟我你就不要客气了,咱们难道能在这里碰上,我请你吃顿饭也是应该的。” 老人说:“年轻人,我看还是算了,我们们不过就是见过一面,我又没有帮过你啥忙,我实在不好意思吃你的东西。” 秦俊鸟说:“老人家,你说这话就是见外了,咱们还能再见面说明咱们两个人有缘分,您老上次给我讲了那么多做生意的事情,我可是跟您老学到了不少东西,我请您老人家吃顿饭也是应该的。” 老人见秦俊鸟这么热情,也就不好再推辞了,他点头说:“那好吧,我今天就倚老卖老了,吃一回白食。” 秦俊鸟一听老人答应了,非常高兴地说:“老人家,您这可不是吃白食,我能请您老吃顿饭,那是我的荣幸。” 秦俊鸟把老人扶到桌边坐下,老人看了陆雪霏一眼,笑着说:“年轻人,她是媳妇吧,你媳妇长得可俊俏,你小子可真有福气啊?” 秦俊鸟有些不好意地笑了一下,说:“老人家,她不是我媳妇。” 老人有些过意不去地说:“你看我这张嘴,我也不问清楚,就信口胡说。” 陆雪霏的脸上没有一丝害羞的表情,她笑呵呵地说:“没关系,老人家,你已经不是第一个说我们们两个像夫妻的人了。” 老人哈哈一笑,说:“你这个小姑娘还挺大方的,我老头子就喜欢你这样性格的姑娘,一点儿也不扭扭捏捏的。” 秦俊鸟这时插话说:“老人家,你喜欢吃啥东西?” 老人说:“我年纪大了,牙口不好,吃不了那些山珍海味,就给我要一碗面条吧。” 秦俊鸟说:“老人家,这面条有啥好吃的,您老还是点儿好东西吃吧。” 老人说:“面条就挺好,我就喜欢吃面条,别的东西我吃不惯。”去分享

上一篇   第222章 好心好报

下一篇   第224章 居无定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