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好心好报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22章 好心好报

秦俊鸟听完后,在心里暗暗把汪本全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心道这个汪本全也太不是东西了,把人家姑娘的肚子给搞大了,就一脚把人家给踢开了,真是禽兽不如,像他这样的混账东西,活该他被齐腊月捅了一刀。 秦俊鸟说:“腊月,你以后打算咋办啊,现在公安局的人正在满世界抓你呢?” 齐腊月说:“你放心,我有地方去,公安局的人一时半会还抓不到我。” 秦俊鸟说:“我劝你还是要多加小心,这种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 齐腊月说:“在没有给我姐报仇之前,我是不会被公安局的人抓到的。” 秦俊鸟说:“你要是实在没有地方去的话,可以到我家去躲一躲,我们们那里是山里,公安局的人是不会找到那里的。” 齐腊月感激地说:“刚才你已经帮过我一次了,我不想连累你,这是我和汪本全之间的事情,我不想把你也牵扯进来。” 秦俊鸟点点头说:“那好吧,既然你已经拿定主意了,我也就不多说啥了。” 齐腊月说:“我会永远记住你的,将来有机会的话,我会报答你的。” 秦俊鸟摆了摆手,笑着说:“报答就算了,我也没帮你啥,你不用记在心上。” 齐腊月说:“我不跟你多说了,我该走了,咱们以后还会再见的。” 秦俊鸟只是微微点了一下头,没有说话。 齐腊月一转身走进了路旁的一片黑森森的树林里,秦俊鸟不知道自己跟齐腊月还能不能再见,不过他还是有些替齐腊月担心,她一个柔柔弱弱的姑娘要想杀了汪本全谈何容易,更何况她这次已经失手了,下次再想接近汪本全就更难了,汪本全一定会小心提防的。 秦俊鸟回到旅馆时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多了,在路过陆雪霏的房间时,秦俊鸟趴在陆雪霏的房门上听了听,房间里一点儿动静也没有,想必是陆雪霏和乔楠已经睡着了,秦俊鸟没有惊动她们,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第二天早晨起来,秦俊鸟本来打算吃完饭后去医院看一看汪本全,就在这时有人敲响了房门。 秦俊鸟把房门打开,看到陆雪霏站在门外,陆雪霏冲着他甜甜地一笑,说:“俊鸟,你今天有啥事情没有?” 秦俊鸟说:“我今天没啥事情,一会儿吃完饭我想去街上买点儿东西,过两天我打算回村里去,来县城这么多天了,我们们也该回去了。” 秦俊鸟本来打算说要去医院的,后来一想还是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陆雪霏高兴地说:“太好了,一会儿我们们一起去,正好我也想买东西。” 秦俊鸟向陆雪霏的身后看了一下,说:“乔楠还在你的房间里吗?” 陆雪霏说:“昨晚同学聚会完了之后,她就直接回家去了。” 秦俊鸟说:“你等我一下,我去洗漱一下。” 陆雪霏点头说:“那好,我等着你。” 秦俊鸟和陆雪霏在街上逛了一个上午,两个人都买了不少的东西。 在走到一个路口时,秦俊鸟忽然觉得尿急,他把东西交给陆雪霏,说:“雪霏,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上个厕所。” 陆雪霏说:“你快去快回,我在这里等你。” 秦俊鸟向路口对面的一个居民小区走去,这个居民小区不算太大,房子都是比较老旧的筒子楼,在小区的门口有一个不太大的公共厕所,秦俊鸟进了厕所,解开裤带舒舒服服地尿了一大泡尿。 秦俊鸟尿完后,哼着小曲从厕所里走了出来,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迎面走了过来。 让秦俊鸟想不到的是这个人竟然是齐腊月,她还是昨天晚上在顾连举家里的一身打扮,就是脸色有些不太好看,看样子是昨晚没有睡好觉,显得有些憔悴。 秦俊鸟本来以为自己和齐腊月不会再见面了,可是只过了短短的一个晚上,他跟齐腊月就又见面了。 齐腊月也认出了秦俊鸟,她笑着说:“没想到我们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看来咱们两个人还是挺有缘分的。” 秦俊鸟向左右看了几眼,压低声音说:“腊月,你咋还敢留在县城里啊?你就不怕公安局的人来抓你啊?” 齐腊月说:“我已经买好车票了,明天晚上就到外地去避避风头,等风声过了,我还会回来的。” 秦俊鸟说:“腊月,我劝你还是找个隐蔽的地方住下来,最好不要在外边抛头露面。” 齐腊月笑了笑,一脸轻松地说:“没人知道我住在这个地方,公安局的人不会找到这里的。” 秦俊鸟说:“你可不能太大意了,公安局的人神通广大,万一要是找到这里来了,到时候你就是后悔也晚了。” 齐腊月说:“俊鸟,你到我住的地方去坐一会儿吧。” 秦俊鸟迟疑了一下,说:“我就不去了,那边还有人在等着我。” 齐腊月说:“你都到了我家的门口了,咋能不到我家里边去坐一坐呢。” 秦俊鸟有些为难地说:“腊月,我是跟朋友一起出来的,我不能耽搁太长时间,要是让她等时间长了,她会着急的。” 齐腊月牢牢地抓住秦俊鸟的胳膊,不管秦俊鸟说啥她都不松手。 齐腊月说:“俊鸟,你要是怕你的朋友着急的话,那就把他也叫过来,正好我可以跟他认识一下。” 秦俊鸟当然不会把陆雪霏叫过来,齐腊月现在有案子在身,秦俊鸟不能让陆雪霏也牵涉进来。 秦俊鸟有些难为情地说:“腊月,你快把手放开,咱俩在这拉拉扯扯的,让别人看到了不好。” 齐腊月抿嘴一笑,说:“咱俩又没干啥见不得人的事情,就算别人看到了也没啥,你不用担心。” 秦俊鸟说:“腊月,咱们这样不好,会被别人误会的。” 齐腊月满不在乎地说:“谁愿意误会就让他误会去好了,反正我不怕。” 秦俊鸟害怕自己跟齐腊月在这里你拉我扯的太惹眼了,万一把公安局的人招来可就麻烦了,他说:“那我就去你家里坐一坐,不过我不能在你家里待太长的时间,我坐几分钟就走。” 齐腊月一听秦俊鸟答应了,拉起秦俊鸟就向她家走去。 齐腊月的家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筒子楼的环境差,房间都不太大,而且走廊里的光线也不好,秦俊鸟跟在齐腊月的身后,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就跟走迷宫一样。 进了房间后,齐腊月把电灯拉亮,然后把房门从里面锁上了。 秦俊鸟向四处看了看,屋子里虽然没有啥像样的家具,不过打扫得非常干净,被褥叠得也很整齐。 齐腊月笑着说:“俊鸟,我这里也没啥好东西招待你,我给你倒杯水吧。” 秦俊鸟说:“不用了,我不渴。” 齐腊月说:“俊鸟,咱们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不过我看得出来你是个好男人,你跟顾老板和汪本全他们不一样。” 秦俊鸟说:“腊月,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好,你就别夸我了。” 齐腊月目不转睛地盯着秦俊鸟的脸,说:“我说的都是心里话,昨晚你能帮我,我感激你一辈子。” 秦俊鸟说:“算了,这些事情都过去了,咱们就不说了。” 齐腊月说:“你帮了,我没啥可谢你的,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就把我的身子给你。” 秦俊鸟急忙摆摆手,说:“腊月,这可万万使不得。” 齐腊月这时开始伸手去解上衣的衣扣,很快就把外衣脱掉了,露出了里面贴身的背心。 齐腊月挺了挺她那傲人的胸脯,眼神有些迷离看着秦俊鸟,说:“俊鸟,你放心,我的身子是干净的,我从来没有让男人碰过我。” 秦俊鸟慌忙把头转过去,说:“腊月,你这是干啥,你快把衣服穿上。” 齐腊月走到秦俊鸟的近前,咬着嘴唇说:“俊鸟,你好好看看我,你胆子咋这么小呢,我又没有脱光衣服,你咋连看都不敢看我了呢。” 秦俊鸟知道他要是再继续留在齐腊月的房里的话,她肯定会把衣服脱光的,秦俊鸟说:“腊月,外边还有人等着我,我该走了。” 秦俊鸟说完就要走,这时齐腊月忽然拦腰抱住了他,齐腊月胸前那两个丰满绵软的肉峰正好顶在了他的胸口上,秦俊鸟顿时举得浑身一阵难耐的燥热,心跳急剧加速。 齐腊月把嘴凑到秦俊鸟的嘴边,娇声说:“俊鸟,我今天就把自己交给你了,你想对我咋样都成。” 从齐腊月嘴里呼出的热气正好吹在了秦俊鸟的脸上,秦俊鸟觉得脸上有些麻麻痒痒的感觉,就跟有小虫子在乱爬一样,他的心里也跟有小虫子在乱爬一样。 秦俊鸟把脑袋向一边移动了一下,尽量避开齐腊月火辣辣的目光。 秦俊鸟说:“腊月,你咋能说这种话呢,我是有媳妇的人,你快放开我,让我走吧。” 齐腊月抱得跟紧了,她说:“我不让你走,今天你必须得要了我的身子,不然的话我是不会让你走的。” 秦俊鸟说:“腊月,你别这样,这种事情可不能胡闹。”去分享

下一篇   第223章 认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