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苦命的姐姐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21章 苦命的姐姐

两辆警车很快就赶到了,几个刑警从警车上下来,把别墅周围的地方都控制了起来。 几个刑警在汪本全住的房间勘察了一下现场,并且给汪本全做了笔录,还询问了一些关于齐腊月的情况,然后用警车把他送去医院治伤了。 汪本全虽然没有伤到要害地方,不过他伤的也不轻,由于失血过多,他都快要休克了。 别墅里的每一个人都被刑警叫去问了话,秦俊鸟也在其中,秦俊鸟没有多说关于齐腊月的事情,刑警问啥他就回答啥,刑警问完话,做完笔录就走了。 行凶伤人的是齐腊月,齐腊月现在跑了,刑警们不能在顾连举的别墅里耽搁太长时间,犯罪嫌疑人确定了之后,下一步就是部署如何抓捕齐腊月了。 秦俊鸟本来是打算跟汪本全他们几个拉拉关系的,可是被齐腊月这么一闹,这生意也就谈不成了,他再继续留在顾连举家里也就没啥意思了。 秦俊鸟说:“顾老板,时间已经很晚了,我该回去了。” 顾连举说:“秦老板,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也就不好再留你了,你走路的时候要小心一些。” 秦俊鸟说:“顾老板,我会小心的。” 顾连举说:“要不我给你找辆车吧,外边天这么黑,你一个人回家不太安全。” 秦俊鸟摆了摆手,笑着说:“顾老板,不用了,公安局的人刚走,我不会有啥危险的。” 秦俊鸟出了顾连举家之后,沿着来时的路,他很快走出了顾连举家所在的别墅区。 秦俊鸟刚走出别墅区,还没有走出去多远,就看见前面的一棵松树后面人影一闪,一个人从松树后面走了出来。 秦俊鸟吃了一惊,急忙向后退了几步,他还以为又遇到打劫的了呢。 就在这时,那个从松树后走出来的人说了一句话:“你不用害怕,是我。” 听到这个人的声音后,秦俊鸟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齐腊月。 齐腊月快步走到秦俊鸟的面前,把他拉到不远处一盏昏暗的路灯下。 秦俊鸟向左右看了看,有些担忧地说:“腊月,你咋没有走啊?你的胆子也太大了,公安局的人刚走,你就不怕被公安局的人抓住啊。” 齐腊月满不在乎地说:“我为啥要走?我这点儿事情就是被抓进去了,我也有办法出来,我就说那个姓汪的想要欺负我,我是为了反抗他,为了不被他欺负,才失手把他给捅伤的。” 秦俊鸟苦笑了一下,说:“公安局的人可不是那么好骗的,人家天天都跟犯人打交道,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人家一听就知道。” 齐腊月说:“我知道公安局的人没那么好骗,不过我知道那个汪本全是不会一直追究下去的,过几天他就会去公安局销案的。” 秦俊鸟有些不解地说:“你咋知道汪本全不会追究下去,你都把汪本全伤成那个样子,他差一点儿就断子绝孙了。” 齐腊月说:“如果汪本全该死抓住我不放,那我就把他以前干过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都给他张扬出去,我看他还有啥脸活在这个世上。” 秦俊鸟愣了一下,打量着齐腊月说:“听你话里的意思,汪本全好像是有啥把柄在你的手里。” 齐腊月气愤地说:“汪本全他根本就不是人,他就是一个畜生,是他害了我姐,要不是他干的那些丧良心的事情,我姐也就不会出事儿,我要替我姐讨回公道。” 秦俊鸟越听越糊涂了,他皱着眉头问:“你姐姐她到底咋了?她跟汪本全也认识吗?” 齐腊月恨恨地说:“他跟我姐何止是认识,我姐这一辈子就是让姓汪的那个畜生给毁了,我恨不得把那个姓汪的给千刀万剐了。” 秦俊鸟一头雾水地看着齐腊月,说:“腊月,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啊?咋又把你姐给牵扯进来了?” 齐腊月说:“我做的这一切其实都是为了给我姐报仇,是那个汪本全害死了我姐,我要让他一命抵一命。” 齐腊月把事情的原委全都告诉给了秦俊鸟。原来这个汪老板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实际上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的大色狼,就喜欢玩弄女人,一看到年轻漂亮的女人就心痒痒,这一点儿倒是跟顾连举有些臭味相投。 齐腊月的姐姐叫齐正月,齐正月比齐腊月大两岁,人长得比齐腊月还要漂亮。 齐腊月的家在农村,她父母一直都体弱多病,没啥劳动能力,所以家里的生活基本上都是靠齐正月一个人支撑着,家里的日子过得非常苦。 后来齐腊月考上了省城的中专,为了供齐腊月上学,齐正月在县城的一个夜总会里当了服务员,在夜总会里当服务员虽然工资不高,不过经常会有一些出手阔绰的客人给一些小费,齐正月把这些小费积攒起来,再加上工资的钱,一个月的收入不仅要保障农村家里父母的生活,还要供妹妹齐腊月上学,日子虽然紧巴了一些,不过咬咬牙还是能挺过去。 齐正月知道夜总会这种地方不是啥好地方,她是背着她父母来夜总会上班的,农村人的思想都很封建,要是让她父母知道的话,就算她没干啥见不得人的事情,他们也不会让她在这里干下去的。 为了不让别人知道齐正月的真实身份,她就用了一个化名吴兰,反正夜总会这种地方人员流动性大,对服务员的要求也没有别的正规企业那么严格,像齐正月这么漂亮的服务员夜总会的老板当然是举双手欢迎了,她这张漂亮脸蛋可以给夜总会多招揽一些客人。来夜总会这种地方玩的男人,当然都喜欢看年轻漂亮的姑娘了,没有谁会愿意看丑八怪的。所以老板连齐正月的身份都没有核实,就给她安排了一个比较不错的岗位。 汪本全是在两年前认识齐正月的,他当时是跟几个一起合伙做生意的朋友来夜总会消遣,齐正月当时正好给汪本全所在的包厢送酒,汪本全一眼就看上了花容月貌的齐正月。 齐正月是正经女孩,不是那种为了钱啥不要脸的事情都干的下贱女人,汪本全虽然在齐正月的身上花了很多心思,不过一开始齐正月并不为所动,对汪本全不冷不热的,汪本全给齐正月送过几次贵重的首饰,不过齐正月都没有收下。 虽然被齐正月拒绝了,不过汪本全并没有灰心丧气,他的身边有不少女人,所以他对女人非常了解,他知道女人喜欢啥东西,咋样才能打动女人。 为了能够得到齐正月,汪本全干脆连生意都不做了,他在县城的宾馆开了一个房间,天天晚上都来齐正月上班的夜总会来玩,而且点名让齐正月专门给他服务,当然给他服务只是给他端端茶倒到酒,不是那种服务。 这样一来,齐正月跟汪本全jiē触的时间长了,她对汪本全就产生了好感。 要说这个汪本全也算是一表人才,虽然年纪比齐正月大了很多,不过他非常会讨齐正月的欢心,对齐正月百般献殷勤,出手也大方,不是给她买名牌衣服,就是给她送外国的化妆品,再加上他整天跟齐正月说一些甜言蜜语。齐正月毕竟太年轻了,社会阅历非常少,很快她的芳心就被汪本全给俘获了。 后来汪本找了一个机会把齐正月给灌醉了,然后把齐正月给睡了,齐正月醒来之后大哭了一场,可是事情已经这样了,她只好跟汪本全同居了。 不过汪本全并不是真心的喜欢齐正月,他追求齐正月,在她的身上花了那么多钱,其实就是图个新鲜,等那股子新鲜劲儿过去了,汪本全对齐正月也就渐渐冷淡了。 直到齐正月发现自己怀了汪本全的孩子,并且把自己怀孕的事情告诉了汪本全,谁知道汪本全只是态度很冷漠地给了齐正月一笔钱,让她把孩子打掉,这时齐正月才发现自己被汪本全骗了,而且从这以后汪本全就再也没有来找过齐正月。 齐正月不敢把自己怀孕的事情告诉父母,只好让齐腊月陪着她去小诊所打胎,结果因为小诊所的大夫操作失误,齐正月打完胎后开始大流血,最后死在了手术台上。 齐正月和汪本全的之间的事情是齐正月临死之前告诉齐腊月的,齐腊月听完后就在心里发誓一定要给她姐报仇。 齐腊月给齐正月料理完后事后就退学了,她一直想找机会接近汪本全,不过自从齐正月怀孕以后,他就很少来县城了。 齐腊月虽然通过各种关系打听汪本全,可是汪本全的生意做的很大,在全国各地跑来跑去的,齐腊月根本摸不准他的行踪。 不过皇天不负有心人,齐腊月终于得到了汪本全来县城的消息,不过当时他的身边人太多,齐腊月根本没有机会下手,不过齐腊月也算有收获,那就是汪本全看到她以后就对她动心了,对她一直念念不忘,而他这一次来县城其实也是冲着齐腊月来的。 齐腊月今天晚上来就是为了杀掉汪本全,不过她那一刀捅偏了,只是把汪本全的大腿捅伤了,根本没有伤到要害。去分享

上一篇   第220章 深仇大恨

下一篇   第222章 好心好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