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各有所爱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19章 各有所爱

顾连举色迷迷地盯着女人的脸蛋,说:“这你就要去问汪老板了,他身边有那么多女人,为啥偏偏就对你一个人情有独钟呢。” 女人娇笑着说:“顾老板,你说的也夸张了,汪老板咋会对我情有独钟呢,我又不是仙女下凡,你就别跟我逗乐子了。” 顾连举说:“腊月,你究竟会啥勾魂的法术啊?能让汪老板对你这么着迷。” 女人说:“顾老板,我可不会啥法术,我要是有你说的那么厉害,我就不用这干一行了。” 顾连举说:“腊月,就凭你这张勾人的小脸蛋,你就是不会法术,男人见了都神魂颠倒的。” 女人说:“汪老板,你咋把我说的跟那专门勾引男人的狐狸精一样啊。” 顾连举大笑着说:“我看啊,你就是能迷死男人的狐狸精托生的。” 女人说:“汪老板,你可真坏,连骂人都拐弯抹角的,一个脏字都不带。” 顾连举咽了一口唾沫,坏笑着说:“你们没听人家说吗,这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女人微笑着说:“还有一句话你肯定也听过,男人没钱,女人不爱。” 顾连举说:“钱我虽然有一些,不过可没有汪老板的钱多,跟汪老板比起来,我那点儿钱就是九牛一毛。” 女人这时看了秦俊鸟一眼,说:“顾老板,这位老板是谁啊?你咋也不给我介绍一下呢。” 顾连举恍然说:“跟你说了半天话,我都忘了给你介绍秦老板了。” 女人说:“你现在介绍也不晚啊?” 顾连举说:“我看你们刚才在一起说话,你们俩就没有自我介绍一下吗?” 女人说:“我们们就是随便闲聊了几句,还不知道各自叫啥名字。” 秦俊鸟也急忙说:“是啊,我们们就是说了几句话。” 顾连举给两个人互相做了介绍,这时秦俊鸟才知道这个叫“腊月”的女人全名叫齐腊月,至于她是干啥的,顾连举没有说,当然就算是顾连举不说,秦俊鸟也心知肚明。 齐腊月冲着秦俊鸟甜甜地一笑,说:“秦老板,以后你可得多关照我啊。” 秦俊鸟也笑了一下,表情有些不太自然地说:“腊月姑娘,啥关照不关照的,你跟我不用这么客气,以后只要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你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我一定尽力帮忙。” 齐腊月笑着说:“这可是你说的,等我以后遇到难处了,找到你的时候,你可别翻脸不认人啊。” 秦俊鸟说:“你放心,我说话肯定算数,绝对不会不认账的。” 顾连举这时接话说:“我看我们们还是去客厅说话吧,那里有酒有菜,咱们边吃边聊。” 齐腊月说:“顾老板,我看我还是回去吧。” 顾连举愣了一下,说:“腊月,你这才刚来咋就要走呢。” 齐腊月说:“反正你这里有这么多别的女人,我留下来也是多余的。” 顾连举说:“腊月,你可不能走,你要是走了,汪老板还不跟我拼命啊。” 齐腊月说:“我在汪老板的眼里可没有那么重要,顾老板,你就别跟我说笑话了。” 顾连举说:“腊月,我可没跟你说笑话,你今天不管咋样都不能走,你要是走了,我跟汪老板实在不好交待。” 齐腊月想了一下,微微点了一下头,说:“那好吧,我不走了。” 顾连举高兴地说:“这就对了嘛,汪老板口袋里有花不完的钞票,你要是跟了汪老板以后还愁没有好日子过吗。” 三个人来到了客厅,客厅里还坐着两个女人,这两个女人正在对着化妆盒上的镜子化妆。 秦俊鸟在两个女人的身上扫了几眼,只见两女人的头发都有些乱,额头上还带着细密的汗珠,脸上泛着两抹淡淡的潮红。 秦俊鸟看她们两个人的模样就知道她们刚刚从顾连举的床上下来,不过让秦俊鸟没有想到的是顾连举这家伙竟然能同时应付两个如狼似虎的女人,不过他这么快就解决了战斗,看来他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已经雄风不再了。 汪本全他们四个人这会儿还没有露面,估计是他们还正在跟女人在床上激战,看来他们的战斗力要比顾连举强多了。 两个女人一点儿也没有感到害臊,两个人冲着顾连举暧昧的一笑,倒是把顾连举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两个女人对秦俊鸟的态度还像以前一样,甚至都不用正眼看秦俊鸟。 秦俊鸟也懒得搭理她们,这种为了钱啥都能出卖的女人,秦俊鸟打心眼里看不起她们两个人,就算是她们长得再好看,在秦俊鸟的心里也跟丑八怪没啥分别。 齐腊月跟两个女人打了声招呼,看样子她跟两个女人是老熟人,不过两个女人对齐腊月却一点儿也不热情,甚至对她还有点儿敌视,这也很正常,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同行是冤家。 顾连举这时冲着两个女人使了一个眼色,两个女人倒是很识趣,一起离开了客厅,去了别墅的二楼。 顾连举笑着说:“腊月,你想喝点儿啥?红酒还是啤酒?” 齐腊月走到沙发前坐下,摆了摆手,说:“我今天身体不舒服,喝不了酒,你给倒一杯果汁吧。” 顾连举说:“腊月,在我的面前你就别装了,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了解你吗,你是有名的千杯不醉,我们们这里所有的人加在一起都喝不过你一个人。” 齐腊月笑着说:“顾老板,你就不要往我的头上戴高帽了,我可不是啥千杯不醉,我的肚子可没有你说的那么大。” 顾连举哈哈一笑,说:“腊月,在我的面前你还谦虚啥呀,你的酒量我可是领教过的,上次我可是醉了三天三夜啊。” 齐腊月说:“那都是啥年月的事情了,顾老板你就别再提了,当时我也是意气用事,一时头脑发热,现在想起来还真有些后悔。” 顾连举说:“后悔就不用了,一会儿你再陪我好好地喝几杯,就算是将功补过了。” 就在这个时候,汪本全从离客厅不远的一个房间走了出来,他一看到齐腊月,双眼顿时一亮,就跟饿狼看到了小羊羔一样。 汪本全的样子有些狼狈,他的脸上还挂着大粒的汗珠,衬衣的扣子也没有扣好,胸脯半露在外边,裤带也没有系好,裤子歪歪扭扭的,用手轻轻拉一下,裤子都能掉下来。 跟在汪本全的身后随即又从房间里走出来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也是衣衫不整的,她一看客厅里人挺多,有些难为情,就去了卫生间。 齐腊月冲着汪本全笑了一下,打招呼说:“汪老板你好,我们们又见面了。” 汪本全表情有些不自然地笑了一下,慌忙把裤带系好,有些尴尬地说:“腊月,你咋这个时候才来啊,想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啊。” 齐腊月说:“汪老板,实在有些对不住,我来晚了,让你久等了。” 汪本全说:“你来了就好,我就怕你不来,我这次来特意给你带了一样礼物,保证你会喜欢的。” 齐腊月说:“汪老板,我们们才见过一次面,我咋能要你的东西呢。” 汪本全说:“腊月,这东西无论如何你都要收下,你要是不要的话,就是不给我面子。” 齐腊月有些为难地说:“汪老板,你的心意我领了,可是我真不能要你的礼物。” 汪本全有些失落地说:“腊月,你就别推辞了,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跟你交个朋友。” 顾连举这时劝齐腊月说:“腊月,我看你还是收下吧,别让汪老板难堪,不过就是一件礼物,没啥大不了的。” 齐腊月只好说:“那好吧,我听顾老板你的,我收下。” 汪本全高兴地说:“你能收下太好了,我这就去房间拿礼物。” 齐腊月站起身来,笑呵呵地说:“汪老板,我跟你一起去吧。” 齐腊月跟着汪本全去了他的房间,客厅里只剩下了秦俊鸟和顾连举两个人。 顾连举叹了一口气,看了秦俊鸟一眼,说:“真是不知道这个齐腊月有啥好的,把汪老板迷得神魂颠倒的,要说这汪老板身边的女人一大把,比齐腊月好看的女人也多得是,他咋就对齐腊月动心了呢。” 秦俊鸟说:“这就叫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情,没有几个人能说的清楚。” 顾连举点点头,说:“要说这个齐腊月也是个很特别的女人,她虽然是靠卖屁股为生的,可是并不像其他的那些女人那么不要脸,只要有钱挣,就是让她们舔你的屁眼她们都愿意干,可是我一直摸不透这个齐腊月的脾气,她好像对钱不太感兴趣。” 顾连举的话音一落,忽然从汪本全的屋子里传来了一阵刺耳的惨叫声,听声音像是汪本全的声音。 秦俊鸟和顾连举都吓了一跳,两个人急忙起身向汪本全的房间跑去。到了汪本全房间的门口,秦俊鸟用力地推了一下门,可是根本推不开,看情形房门是从里面反锁上了。去分享

下一篇   第220章 深仇大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