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去游泳馆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10章 去游泳馆

廖大珠说:“没啥不方便的,你又不是啥外人,再说了我们们住的地方离这里也不远。” 秦俊鸟说:“你们过得好我也就放心了,我还是不去打扰你们了。” 廖大珠这时问:“俊鸟,小珠她现在咋样了?这么长时间没见她,也不知道她现在咋样了,过得好不好。” 秦俊鸟笑着说:“小珠她现在也在县城,而且过得挺好的。” 廖大珠高兴地说:“小珠她现在也在县城,她在啥地方啊?” 秦俊鸟说:“她在县城的宾馆里上班。” 廖大珠说:“小珠她在哪个宾馆上班啊?” 秦俊鸟挠了挠脑袋,有些过意不去地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忘了问她到底在哪个宾馆上班了。” 廖大珠说:“她现在过得好,我也就放心了。” 秦俊鸟说:“凤凰姐知道小珠在哪个宾馆上班,你可以去问凤凰姐,我一会儿吧凤凰姐家的地址告诉你。” 廖大珠埋怨说:“这个小珠,到了县城也不说来看看我,在她的心里就没我这个姐姐。” 秦俊鸟说:“小珠她又不知道住在县城的啥地方,她就是有心来看你,也找不到你啊。” 廖大珠有些惭愧地说:“你说的没错,我来县城以后一次也没有回家去看过她,我这个做姐姐的太对不住她了。” 秦俊鸟说:“你有你的难处,就算你不回去看小珠,小珠也不会生你的气的。” 廖大珠这时看了陆雪霏几眼,说:“俊鸟,这个姑娘是谁啊?我咋看着这么眼熟呢。” 秦俊鸟说:“她叫陆雪霏,原来在咱们村子里的小学当过支教老师。” 廖大珠想了一下,恍然说:“我想起来了,她就是在我们们村小学支教的那个大学生吧。” 秦俊鸟把廖大珠介绍给陆雪霏认识,陆雪霏很热情地跟廖大珠打了招呼,廖大珠不免又多看了陆雪霏几眼。 廖大珠向左右看了看,笑了一下,说:“俊鸟,我咋没看到秋月嫂子啊?她没跟你一起来县城吗?” 秦俊鸟说:“秋月她现在也在县城,她在会计学校上学呢。” 廖大珠一脸羡慕地说:“秋月嫂子可真有能耐啊,现在都当上会计了。” 秦俊鸟说:“大珠,你就别夸她了,这当会计也没啥了不起的,不过就是记账算账而已。” 廖大珠说:“俊鸟,我看咱们有啥话还是到我家里去说吧。” 秦家厚也说:“俊鸟叔,你就去我们们家里坐一坐吧,我们们好长时间没见面了,咱们两个人今天一定要好好地喝几杯。” 秦俊鸟说:“家厚,你和大珠的心意我领了,我看还是以后有机会再去吧,我现在有事情实在抽不开身。” 其实秦俊鸟说抽不开身,只是找一个借口,他不愿意去廖大珠和秦家厚住的地方,而他不愿意去的原因很简单,他不想给两个人添麻烦。 廖大珠现在怀了孩子,他要是去了他们住的地方,他们肯定会兴师动众地招待他,他不想让两个人破费。只要他们两个人过得好,秦俊鸟就安心了,这说明当初他帮两个人是帮对了。 秦家厚说:“那好吧,俊鸟叔,我们们不耽误你干正事儿,等你不忙的时候,可一定要到我家里来坐啊。” 秦俊鸟说:“等我有时间了,我一定会去的,你可要把大珠照顾好了,千万不能出啥差错,他现在可是一人两命啊。” 秦家厚说:“俊鸟叔,你就放心吧,我会好好对大珠,不会让她受一点儿委屈的。” 秦家厚又跟秦俊鸟说了几句话,并且把自己的住址告诉秦俊鸟,秦俊鸟也把石凤凰的住址告诉了廖大珠。 秦家厚扶着廖大珠走了。 秦俊鸟说:“雪菲,市场调查做完了,我们们还干啥去啊?” 陆雪霏想了一下,说:“俊鸟,天气这么热,咱们去游泳吧。” 秦俊鸟愣了一下,说:“游泳?” 陆雪霏用手擦了一下额头的汗珠,点头说:“对啊,这几天天气闷热,咱们去游泳凉快一下吧。” 秦俊鸟说:“我看还是不去了,我在村子里的时候,天天去村口的水塘里游泳,在这城里去咋地方游泳啊,你要是嫌热的话,去找一个浴池洗个澡就不热了。” 陆雪霏说:“这县城里有游泳馆,人家城里人游泳都去游泳馆里。” 秦俊鸟说:“游泳馆?这游泳馆和浴池还不是一样吗。” 陆雪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这浴池和游泳馆可不一样,浴池是浴池,游泳馆是游泳馆,它们的功能不一样。” 秦俊鸟有些不解地说:“有啥不一样的,还不都是人洗澡的地方吗。” 陆雪霏说:“浴池是供人洗澡的地方,可游泳馆是供人游泳的地方。” 秦俊鸟说:“游泳和洗澡还不都是一个意思嘛,我在浴池的大池子里也游过泳,不过就是那个大池子太小了,根本施展不开。” 陆雪霏有些无奈地说:“我跟你说不明白,等你去了游泳馆就知道这浴池和游泳馆究竟有啥不一样的了。” 陆雪霏和秦俊鸟来到了游泳馆,因为天气比较热,所以来游泳馆的人比较多。 秦俊鸟掏钱买了票,刚要向游泳馆里走,这时陆雪霏拉了秦俊鸟一把,说:“俊鸟,等一下再进去,咱们得先买泳衣才能进去游泳。” 秦俊鸟抱怨说:“到这里游泳也太费事了,还得买啥泳衣,这要是在咱们村子里,我脱了衣服就能游泳,根本不用这么麻烦。” 陆雪霏说:“那是在村子里,你可以随便,想咋样就咋样,这里是游泳馆,是公共场合,当然不一样了。” 游泳馆的门口有一个卖泳衣的商店,秦俊鸟跟着陆雪霏进了商店。 商店里有几个年轻的姑娘正在挑选泳衣,秦俊鸟随便看了几眼,原来所谓的泳衣不过就是薄薄的袒胸露腿的清凉衣服,秦俊鸟在挂历上看过这种女人穿的泳衣,他在录像里也看过,不过他不知道这种衣服就是泳衣,那些挂历上外国女人穿着这种暴露的衣服摆着各种姿势,秦俊鸟每次看了都觉得脸红。 陆雪霏给自己挑了一件粉红色的女式泳衣,然后对秦俊鸟说:“俊鸟,你也挑一条泳裤吧。” 秦俊鸟皱着眉头说:“这是啥泳衣啊,不就是一个裤衩吗,我看还是别买了,我穿自己的裤衩就行。这钱不能乱花,得省着点儿。” 陆雪霏无可奈何地说:“到这里来游泳,就得穿泳裤,你穿的那是内裤,不是泳裤。” 秦俊鸟说:“这有啥不一样的,这泳裤也好,裤衩也好,还不都是一个模样吗。” 陆雪霏看了秦俊鸟一眼,从衣兜里掏出钱来,说:“你要是舍不得花钱的话,这钱我帮你出。” 秦俊鸟急忙拦住陆雪霏,一边掏钱一边说:“咋能让你给我卖呢,我有钱,我自己来买。” 陆雪霏把钱收好,说:“买一条游泳裤又花不了几个钱,而且这泳裤你以后游泳的时候也可以穿,你这钱不白花。” 秦俊鸟有些不太情愿地买了一条黑色的泳裤,然后和陆雪霏一起进了游泳馆。 秦俊鸟刚走进游泳馆,就迎面看到两个漂亮的姑娘走过来,两个人的头发和身上都湿漉漉的,看样子是刚游完泳。 秦俊鸟的眼睛在两个人的那白花花的大腿上扫过,然后又在两个姑娘那半露在外的胸脯上狠狠地剜了几眼。 两个姑娘说笑着在秦俊鸟的身边走过,没有一丝害羞的模样,秦俊鸟心想这些姑娘的脸皮可真厚,在男人面前穿着这么少的衣服,也不知道回避一下,真是没羞没臊。 进到了游泳馆里,秦俊鸟不禁愣住了,只见游泳池里有男有女,有大人也有小孩,女人都穿着露大腿和露胸脯的泳衣,在大庭广众之下一点儿也不觉得害臊,任凭别人在她们的身上看来看去的,她们却根本不在意。 秦俊鸟说:“雪菲,这游泳馆里咋不分男女啊?这男人和女人咋都在一个池子里啊?” 陆雪霏捂着肚子放声大笑了起来,而且笑得都快直不起腰了。 陆雪霏好不容易才止住笑声,说:“这游泳馆不是浴池,它是不分男女的。” 秦俊鸟说:“这男男女女的,而且还都穿着这么少的衣服,咋能混杂在一起游泳呢,他们就不嫌臊得慌啊。” 陆雪霏说:“俊鸟,让我说你啥好呢,这里是游泳馆,大家都穿着泳衣呢,又没有光着身子,你啊就是少见多怪,等你一会儿下到泳池里游几个来回就习惯了。” 秦俊鸟叹了一口气,说:“这些女人,都露着大腿呢,这不是摆明了让男人占便宜吗。” 陆雪霏无奈地摇摇头,说:“俊鸟,你就别替人家担心了,人家自己都没觉得吃亏,你何必为人家不值呢,你还是赶紧去换衣服吧。” 秦俊鸟走进更衣室去换衣服了,等他换好衣服出来时,陆雪霏已经在外边等他了。 秦俊鸟扭扭捏捏地从换衣间里走出来,用双手挡着裤裆,就跟干了啥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连头都不敢抬,更不敢去看陆雪霏。去分享

上一篇   第209章 市场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