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市场调查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09章 市场调查

顾连举拍了拍秦俊鸟的肩膀,打了一个酒嗝,满嘴酒气地说:“秦老板,钱的事情好说,我帮你这个忙,不是为了钱,而是真心想交你这个朋友。” 秦俊鸟说:“顾老板,只要我把这笔生意谈成了,到时候我一定会有重谢的。” 顾连举说:“秦老板,那些事情都是小事儿,等生意谈成了再说也不迟。” 秦俊鸟点头说:“顾老板,你说的有道理,这生意还没谈成,说啥也是白说。” 陆雪霏听着秦俊鸟和顾连举谈论着女人和金钱,脸色有些难看,她虽然不愿意听这些无聊的话,可是又不能把耳朵堵上,只能把顾连举说的话当成是放屁了。 顾连举说:“秦老板,咱们难得能再见面,一会儿我带你去找一个好地方放松一下。” 秦俊鸟面露难色说:“顾老板,我看还是以后再去吧,我这今几天事情太多。” 陆雪霏对这个顾连举本来就没啥好印象,现在他说出这种话来,陆雪霏对他就更厌恶了,顾连举所说的放松一下,当然就是指去找女人了。 陆雪霏虽然刚走进社会没多久,不过她不是傻瓜,对于生意场上的事情她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这个顾连举估计不会带秦俊鸟去啥好地方,肯定是去那些见不得光的色情场所。 顾连举笑着说:“秦老板,这生意要做,生活也要享受,男人挣钱为了啥,不就是为了日子能过得舒坦点儿,可别千万苦了自己。” 秦俊鸟笑了笑,说:“顾老板你说的太有道理了,可是现在酒厂刚刚有了起色,很多事情都没个头绪,我实在没有那个心情。” 顾连举说:“好吧,秦老板,我也不勉强你,等你的酒厂挣了大钱,到时候我带你去几个好地方,等你去了那里,你就会知道那里的好处了,我保证你这辈子都不会忘的。” 秦俊鸟说:“顾老板,对不住了,我这肩上的担子太重了,你就多担待一些吧。” 顾连举说:“男人嘛,就应该以事业为重,我能理解你,我年轻的时候跟你一样,一门心思地想挣大钱,对别的事情一点儿兴趣也没有。” 秦俊鸟趁机说:“你看我啥时候能跟你的那几个做白酒生意的朋友见面啊?” 顾连举微微想了一下,说:“他们现在都在外地,我帮你约一下他们,具体时间还不能确定,不过我会尽快的。” 秦俊鸟说:“那咱们说好了,我等你的好消息。” 秦俊鸟把自己的住址告诉了顾连举,让他到时候好通知自己。 秦俊鸟本来打算到外县去走一走的,现在看来是没法去了,只能在小旅店里再住上几天,等顾连举那边的消息了。 三个人吃完饭后,秦俊鸟带着陆雪霏回到了小旅店。 到了第二天早上,秦俊鸟和陆雪霏在小旅店旁边的饭馆吃了早饭。 吃完饭后,陆雪霏说:“俊鸟,你今天有啥事情要做吗?” 秦俊鸟打了一个饱嗝,说:“我今天没啥事情。” 陆雪霏说:“一会儿我们们去县城的批发市场去逛一逛吧。” 秦俊鸟好奇地说:“我们们去批发市场干啥?你想买东西啊?” 陆雪霏说:“去做市场调查啊。” 秦俊鸟挠了挠脑袋,有些困惑地看着陆雪霏说:“做市场调查?” 陆雪霏笑着说:“对啊,做市场调查。” 秦俊鸟还是第一次听到“市场调查”这个词,他一头雾水地说:“这做市场调查有啥用啊?” 陆雪霏说:“当然有用了,咱们酒厂生产的酒要想卖的好,就得到市场去调查一下别的酒厂的酒和咱们酒厂的酒有啥不同,总之一句话,这个市场调查要是做的好的话,那咱们酒厂的效益可是会有很大的提高的。” 秦俊鸟有些不太相信地说:“这个市场调查真那么有用吗?” 陆雪霏说:“当然有用了,做市场调查是企业经营很重要的一个环节,你只要把市场的情况摸清楚了,酒厂生产出来多少酒,就能卖掉多少酒,到时候会供不应求的。” 秦俊鸟说:“既然这个市场调查这么重要,那咱们现在就去吧。” 秦俊鸟付了饭钱,然后和陆雪霏出了饭馆,来到了县城的批发市场。 批发市场位于县城的中心繁华地带,批发市场虽说不算太大,不过里面的货品应有尽有,大到家用电器小到铁钉火柴,只要平时生活里用得着的物件,在这里都能买到。 秦俊鸟和陆雪霏来到了卖烟酒的地方,县城人口虽然不算太多,不过对烟酒的需求量还是很大的,所以卖烟酒的地方人很多。 秦俊鸟和陆雪霏在买烟酒的地方转悠了半天,陆雪霏一边走一边问,而且手里还拿着一个笔记本不停地做着记录,一副很认真的样子。 批发市场里的白酒种类很多,尤其是一些外地的产的白酒几乎占据了七成以上的市场,本地的白酒虽然有几个品牌,不过据卖酒的摊主说销路不算太好,只有姜红光的酒厂生产的红光牌白酒的销量还算可以。 秦俊鸟说:“雪菲,你记这些东西干啥啊?” 陆雪霏笑着说:“我记这些当然是有用了。” 秦俊鸟说:“这些东西能有啥用啊?” 陆雪霏说:“这些东西可都是市场调查的第一手资料,酒厂的酒有没有销路全都靠它了。” 两个人在批发市场走了半天,秦俊鸟累得有些走不动了,他说:“雪菲,咱们找了地方歇一会儿吧,我这两条腿都快要抬不起来了。” 陆雪霏把笔记本收好,点头说:“好吧,那咱们找个地方坐一会儿吧。” 秦俊鸟向四处看了看,说:“这里人太多了,咱们还是到市场外边去坐吧。” 秦俊鸟和陆雪霏走到了批发市场外,两个人在离批发市场不远的地方找了一个长椅坐了下来,正好旁边有卖汽水的冷饮摊,秦俊鸟买了两瓶汽水,和陆雪霏一人一瓶喝了起来。 陆雪霏说:“我刚才在市场里观察了一下,市场里的高端酒都是一些名牌,我们们是无法跟人家竞争的,不过低端酒都是一些外地品牌,而且品质不算很好,不如我们们酒厂生产的丁家老酒,所以我们们酒厂的酒要是跟这些外地酒厂生产的酒竞争的话,会有很大的优势的。” 秦俊鸟说:“雪菲,你说的很有道理,可是刚才我看了一下那些外地白酒的价格都比我们们酒厂的丁家老酒的价格要便宜,我们们酒厂的酒一点儿价格优势也没有。” 陆雪霏说:“这个就是我们们要解决的问题,只要我们们酒厂的丁家老酒在价格上能跟这些外地白酒持平的话,我敢保证我们们酒厂的丁家老酒一定会非常好卖的。” 秦俊鸟说:“要想把我们们酒厂的丁家老酒降到跟那些外地白酒一样价钱的话,那我们们可就挣不到多少钱了,弄不好我们们还要赔钱的。” 陆雪霏说:“这个问题我也想了,不过我的办法要冒一些风险,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冒这个险。” 秦俊鸟说:“你有啥办法?说出来让我听一听。” 陆雪霏说:“我是这样想的,我们们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打开在县城的市场,所以我们们完全可以把丁家老酒的价格降到跟那些外地的白酒一个水平,这样一开始我们们会陪一些钱,但是只要我们们打开了销路,占领了县城的市场,到时候我们们把价格再提上来,这样的话不就一举两得了。”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你这个办法是不错,就是不知道管不管用。” 陆雪霏说:“不如我们们回去跟七巧姐商量一下,她干这一行的时间长,让她做决定咋样?” 秦俊鸟说:“那好,等我们们回去跟七巧姐商量一下,她要是说这个办法可行的话,那就按照你说的办法去办。” 就在这个时候,一男一女正好从秦俊鸟的面前经过,女人挺着一个大肚子,男人小心翼翼地搀着女人。 女人无意中向秦俊鸟这边看了一眼,不禁停下了脚步,惊喜地说:“俊鸟,你咋在这里啊。” 这个女人就是从村里逃婚出来的廖大珠,她身边的那个男人就是和她一起逃出来的秦家厚。 秦俊鸟一看是廖小珠,急忙站起身走过来,说:“大珠,没想到在这里能看到你,你这些日子过得咋样啊。” 廖大珠笑着说:“我过的好着呢。” 秦俊鸟的目光这时落到了廖大珠高高隆起的肚子上,笑着说:“大珠,你这肚子几个月了?” 廖大珠看了一眼秦家厚,有些不太好意思地说:“快五个月了。” 秦俊鸟说:“恭喜你了,大珠。” 秦家厚这时接话说:“俊鸟叔,我和大珠能有今天,多亏了当初有你的帮助,你可是我和大珠的恩人啊。” 秦俊鸟说:“家厚,你说这些话可就是跟我见外了,咱们都是一个村子的乡亲,我总不能眼看着大珠有难袖手旁观吧,那我成啥人了。” 秦家厚说:“俊鸟叔,你去我们们的家里坐一坐吧。” 秦俊鸟说:“我还是不去了,大珠现在怀着孩子,我去了不方便。”去分享

下一篇   第210章 去游泳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