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卖旧货的老头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05章 卖旧货的老头

秦俊鸟和陆雪霏在街边找了一个很便宜的小旅馆住了下来,秦俊鸟要了两间房,他和陆雪霏一人住一间。 虽然已经跟郭老板签了合同,不过秦俊鸟并不着急回厂里去,他想去县城的市场里去转一转,然后再到周围的几个县去看一看。秦俊鸟这次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所以他得抓住这几次机会,多走几个地方,多联系一些客商,这样可以打开酒厂生产的白酒的销路,给酒厂带来更大的利润。 秦俊鸟刚进了房间,肚子就开始咕咕地叫了起来,从早晨到现在,秦俊鸟水米未进,肚子早就饿得受不了了。 秦俊鸟出了自己的房间,走到陆雪霏的房间门口,敲了一下房门,说:“雪菲,我看旅馆的旁边就有一家饭馆,咱们先去那里吃饭吧。” 陆雪霏在屋子里应声说:“俊鸟,你等一下,我马上就出来。” 秦俊鸟站在陆雪霏的门口等了一会儿,约摸十分钟后陆雪霏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秦俊鸟顿时觉得眼前一亮。 原来陆雪霏在这段时间里换了一身漂亮的衣服,又化了一下妆。陆雪霏本来就长得非常好看,这样一打扮就更加招人喜欢了,把秦俊鸟看得神魂颠倒的。 秦俊鸟和陆雪霏出了旅馆,饭馆跟旅馆紧挨着,只隔了一道墙,两个人一起走进了饭馆。 饭馆里的客人不算太多,只有五六个客人。 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带着笑脸迎上来,说:“两位快请里边坐。” 秦俊鸟看了女人一眼,女人长得还算标致,个子高挑,身材丰满,胸前的两个东西圆滚滚的,看着就让人心痒痒。 秦俊鸟不禁在女人的胸前多看了几眼,暗自咽了几口唾沫。 秦俊鸟和陆雪霏找了一张干净的桌子坐下,女人拿了一个菜单放到两个人的面前,笑眯眯地说:“两位想吃点儿啥东西啊?” 秦俊鸟拿起菜单看了看,说:“老板娘,你们这里都有啥好东西啊?” 女人说:“我们们这里虽比不上那些大酒楼,不过我们们这里的厨师可都是做了多年菜的老厨师,做出来的菜保证好吃。” 秦俊鸟看了看陆雪霏,说:“雪菲,你想吃啥,尽管点,别怕花钱。” 陆雪霏说:“我吃啥都成,还是你点吧。” 女人看了陆雪霏一眼,笑着说:“大兄弟,这是你媳妇吧,你可真有福气啊,娶了这么一个漂亮的媳妇,真是让人羡慕死了。” 秦俊鸟的脸顿时一红,他刚想跟女人解释说陆雪霏不是他的媳妇,陆雪霏这时接过话茬说:“大姐,你咋知道我是他媳妇呢?” 女人说:“我一看就知道你们两个是小两口,一副恩恩爱爱的样子,肯定是结婚没多久吧。” 陆雪霏说:“大姐,你可真会说话,你做生意一定能挣大钱,你现在开的是饭馆,将来一定能开一个大酒楼。” 女人乐得合不拢嘴说:“妹子,你这嘴可甜啊,说出来的话让人听着就舒服。” 秦俊鸟说:“老板娘,其实我们们不是……” 陆雪霏打断秦俊鸟的话,说:“俊鸟,你还是点菜吧,有啥话吃完了饭再说。” 秦俊鸟说:“好,我这就点菜。” 秦俊鸟点了几个菜,他都是挑价格贵的菜点的,他本来打算多点几个菜的,不过被陆雪霏给拦住了,她怕点多了吃不了。 很快菜就端上来了,秦俊鸟和陆雪霏边吃边闲聊,女人说的话不假,饭馆的厨师做的菜味道非常不错,跟那些大酒楼的厨师比起来一点儿也不差。 秦俊鸟说:“雪菲,你一定要多吃一点儿,这一路颠簸,你肯定饿坏了吧。” 陆雪霏说:“你放心,我能吃多少就吃多少,你一下子点了这么多的菜,我要是不吃了的话,多可惜啊。” 秦俊鸟说:“那好了,你就敞开肚皮吃吧,要是不够吃,咱们再点。” 陆雪霏说:“这些就足够了。” 离秦俊鸟和陆雪霏的桌子不远处坐着两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两个人都喝得醉醺醺的。其中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打了一个酒嗝,拍了拍坐在他对面的胖子,笑着说:“老周,你啥时候跟家里的那个黄脸婆离婚啊?” 胖子苦笑了一声,说:“我早就想跟她离婚,可我要是跟她离婚了,我儿子可咋办啊?我们们家三代单传,我就是不心疼我自己,也得心疼我儿子啊。” 满脸横肉的男人说:“还能咋办,当然你养着了,这老婆可以换,儿子可就一个。” 胖子摇头叹息了一声,说:“算了,还是别说那些闹心的事情了,你的生意最近咋样啊?” 满脸横肉的男人说:“还是老样子,不死不活的,每天挣的那几个钱都不够我喝酒的,这日子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胖子说:“这年月,钱难挣屎难吃,每天累得半死,挣的钱还不够人家那些大老板吃一顿饭的。” 满脸横肉的男人说:“老周,一会儿等咱们吃完饭了,我带你去找两个女人乐呵一下,把你肚子里的火气好好地放一放。” 胖子摇摇头,说:“我还是不去了,那种地方的女人没有几个是干净的,要是被她们传染上啥脏病可就坏了。” 满脸横肉的男人满不在乎地说:“你胆子咋那么小啊,那种地方我都去了很多次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胖子说:“兄弟,我劝你还是小心一点儿,要是真被那些女人给传染上啥病了,到时候你就是后悔都晚了。” 陆雪霏看了那个满脸横肉的男人和胖子几眼,一脸厌恶地说:“男人没有几个是好东西,家里头有老婆,还到外边去跟别的女人乱搞,良心都让狗给吃了。” 秦俊鸟苦笑了一下,不知道该说啥好,急忙给陆雪霏夹了一块羊肉,说:“雪菲,你吃一块羊肉吧,这羊肉做的非常不错,一点儿膻味儿都没有,可好吃了。” 陆雪霏盯着秦俊鸟的眼睛,似笑非笑地说:“俊鸟,你跟我说实话,你有没有跟别的女人乱搞啊?” 秦俊鸟的脸色一变,有些心虚地说:“雪菲,我是啥样的人,你还不了解吗,我咋会跟别的女人胡搞呢。” 陆雪霏说:“这样最好,秋月嫂子人那么好,长得又好看,你可不能对不起秋月嫂子。” 秦俊鸟说:“雪菲,你放心,我这辈子都不会做对不起秋月的事情的。” 秦俊鸟和陆雪霏吃晚饭后,秦俊鸟让陆雪霏先回旅馆里歇着,他一个人到旅馆周围转悠几圈儿,他发现旅馆的后面有一个旧货市场,旧货市场的人还挺多,叫卖声、讨价还价声交织在一起,场面非常热闹。 秦俊鸟好奇地向旧货市场里走去,他以前来过很多次县城,不过他一次都没有逛过旧货市场,所以他想看看这旧货市场里究竟有啥名堂,能吸引来这么多人。 秦俊鸟走了没多久,就看到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头在卖一些废旧的酒瓶子,而且都是一些名酒的酒瓶子,连茅台酒的酒瓶子都有。 秦俊鸟走过去,笑着说:“老人家,你这酒瓶子咋卖啊?” 老头看了秦俊鸟一眼,说:“我这些酒瓶子价格都不一样,你想要哪个牌子的酒瓶子啊。” 秦俊鸟说:“这个茅台的酒瓶子多少钱啊?” 老头说:“这个茅台的最贵,两块五一个,而且是一口价。” 秦俊鸟愣了一下,他没想到一个茅台酒的空酒瓶子会这么贵,他说:“老人家,这一个没用的酒瓶子咋这么贵啊?” 老头笑着说:“年轻人,这就是你不懂了,这废品在有的人手里就是宝贝,宝贝在有的人手里就是废品。我这些酒瓶子按照常理来说就是卖废品也卖不了几个钱,不过这些酒瓶子都是名牌酒的酒瓶子,所以用处就不一样了,价钱自然也就高了。” 秦俊鸟不解地问:“谁会花那么高的价钱买这些酒瓶子啊?” 老头说:“你没听人说吗,有卖的,自然就有人买,这做生意就是这样,不在乎你卖的东西有多好,而在于你会不会卖东西,能不能把东西卖出去。” 秦俊鸟仔细想了想老人说的话,觉得很有道理,竖起大拇指说:“看来你老是做生意的行家啊。” 老头摆了摆手,哈哈一笑,说:“我可不是啥行家,我要是行家的话,就不会在这个市场里卖旧货了。” 秦俊鸟说:“你老就别跟我谦虚了,我看得出来,你老人家可不是一般的买卖人,你可是高人啊。” 老头说:“我不过是一个卖旧货的老头,可不敢称啥高人。” 秦俊鸟说:“你老要是不嫌弃的话,咱们交个朋友咋样。” 老头说:“我都这么大年纪了,是个没用的糟老头子,你跟我交朋友会吃亏的。” 秦俊鸟说:“看你老说的,这交朋友贵在交心,啥吃亏不吃亏的,要是计较那么多的话,一个朋友也交不成。” 老头笑着说:“你为啥要跟我交朋友啊?” 秦俊鸟说:“不瞒你老说,我看你老是个做生意的高人,所以我想跟你老学几招。” 老头说:“那好,我看你也是一个实诚人,我就把我这些年悟出来的一些经验给你讲讲。”去分享

上一篇   第204章 长胖了

下一篇   第206章 裙子太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