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我帮你脱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03章 我帮你脱

秦俊鸟虽然也担心自己会受到牵连,不过他转念一想,如果这次他帮了牛红旗,那就等于抓住了牛红旗的把柄,以后牛红旗就不敢在他的面前耍威风了,以后牛红旗就得乖乖地听他的话,要不然他就把这件事情捅出去让他身败名裂。 秦俊鸟和牛红旗吃完了饭,两个人又闲聊了一会儿,聊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牛红旗个这家伙是个老狐狸,对秦俊鸟存有戒心,所以他不过跟秦俊鸟说啥有价值的事情,更不会把自己的底细全都告诉秦俊鸟。 牛红旗这时看了一下手表,笑着说:“我在信用社还有一些事情要去处li,就不跟你聊了,咱们以后有时间再聊。” 秦俊鸟说:“牛主任,你就放心把钱存到我的户头上,要是别人问起来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说出去的。” 牛红旗拍了拍秦俊鸟的肩膀,有些不太放心地说:“俊鸟兄弟,那咱们就说定了,到时候你可不能反悔啊。” 秦俊鸟说:“牛主任,这事儿我知道对你很重要,我说过的话一定算数,我绝对不会反悔的。” 牛红旗站起身来,笑了笑,说:“那好,俊鸟兄弟,咱们这么说定了,我就不跟你说啥客套的话了,我回信用社去了。” 牛红旗走了以后,秦俊鸟也出了棋盘乡大酒店,他到集市上买了一些生活用的东西,然后回到了村子里。 秦俊鸟走进酒厂的大门时,丁七巧正好抱着孩子从酒厂里出来,而且离得老远秦俊鸟就闻到丁七巧的身上散发出一股刺鼻的尿骚味儿。 丁七巧看到秦俊鸟回来了,说:“俊鸟,你回来了。” 秦俊鸟走到丁七巧的面前,屏住了呼吸说:“七巧姐,你这是要干啥去啊?” 丁七巧苦笑了一下,说:“孩子把我的衣服给尿湿了,我想回家去换件衣服。” 秦俊鸟这时才发现丁七巧胸前的衣服湿了一大片,潮湿的衣服紧紧地包裹着她那两个傲人的双峰,里面的两个丰满浑圆的肉球隐隐可见,秦俊鸟的心一下子就抽紧了,一股热血直往脑门上涌。 秦俊鸟把目光从丁七巧的胸前移开,说:“七巧,你回去换衣服吧,厂里的事情有我在,你回家忙你的事情去吧。” 丁七巧也发现秦俊鸟的眼神有些不太对劲,不过她没有往深处想,点头说:“那好,我回家去了,厂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丁七巧抱着孩子走出了酒厂,很快就走远了。 秦俊鸟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脑子里还在回想着刚才的香艳情景,心里头有种痒痒的感觉。 秦俊鸟刚走到家门口,就看到葛玉香从一棵树后探出脑袋来,他皱了一下眉头,向左右看了看,说:“你咋来了,现在是上班时间,你不在车间里好好干活儿,跑到我这里来干啥来了。” 葛玉香从树后走出来,抿嘴一笑,说:“我的活儿都已经干完了,要是没干完的话,我这时候咋敢跑出来呢。” 秦俊鸟说:“你就是干完活儿了,也别到处乱跑,要是让人看到你跑到我这里来了可咋办。” 葛玉香说:“俊鸟,你干啥去了,咋才回来啊,我都等了你好长时间了。” 秦俊鸟说:“我去乡里办了点儿事情。” 葛玉香说:“俊鸟,你办啥事情去了,跟我说说咋样。” 秦俊鸟说:“我的事情你就别多问了,跟你没有关系。” 葛玉香有些不太高兴地说:“你的事情咋能跟我没关系呢,你都已经是你的人了,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秦俊鸟说:“玉香,你就别胡闹了,我从乡里回来这一路上挺累的,我还要去处li厂里的事情,你赶快回车间去吧,现在不是说闲话的时候。” 葛玉香说:“你咋一见见我的面,就想赶我走啊,你对别的女人热情的就跟一团火一样,唯独对我冷得就跟一块冰一样。” 秦俊鸟有些无可奈何地看着葛玉香,说:“我不是要赶你走,我是真有事情。” 葛玉香笑了一下,说:“那好,我不烦你了,今天晚上我来找你。” 秦俊鸟苦着脸说:“今天晚上不行,还是改天吧。” 葛玉香说:“我不管,今天晚上我非来不可,我都这么多天没跟你在一起睡觉了,我想你了。” 秦俊鸟说:“玉香,你这脑袋里咋一天到晚总想这些事情呢,你就不会想些别的事情啊。” 葛玉香说:“我就是一个啥都不懂的乡下女人,我就知道跟男人在炕上弄种事儿,弄完了我舒坦,别的事情我就是想也没用。” 秦俊鸟叹了口气,说:“我真是拿你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葛玉香说:“算了,我不跟你说了,有啥话咱们晚上的时候再说。” 葛玉香说完转身走了。 今天厂里几乎没啥事情,秦俊鸟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会儿,觉得有些闹心,就出了办公室。 在路过食堂的时候,秦俊鸟看到厨房的门开着,他忽然想起前几天刘镯子说厨房里的调料快要用完了,正好他今天去城里买了一些调料,他想告诉刘镯子一声,让她一会儿去他家里把调料拿到厨房来。 秦俊鸟走进了食堂,食堂里打扫的很干净,秦俊鸟向四处看了几眼,食堂里空无一人,刘镯子不知道去了哪里。 秦俊鸟穿过食堂的大厅,向食堂的厨房走去,想看看刘镯子是不是在厨房里。 秦俊鸟刚走到厨房的门口,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因为通风不太好,所以食堂的厨房里非常闷热,秦俊鸟没有走进厨房,就已经热得大汗淋漓了。 秦俊鸟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然后向厨房了张望了一下,厨房里也没有刘镯子的影子。 秦俊鸟有些纳闷了,现在还没到下班的时间,刘镯子不在食堂里头,她能跑到啥地方去呢。 就在这时,忽然从厨房旁边的库房里传来了一阵“哗”“哗”的水声,而且这水声时有时无的,里面似乎还有脚步挪动的声音。 秦俊鸟好奇地向库房走去,他走到库房的门口,只见库房的门没有关好,留有一条一指宽的缝隙。 秦俊鸟透过门缝,看到库房里好像有人影闪动,秦俊鸟刚想叫刘镯子,随即一想,要是里面的人不是刘镯子,而是来食堂偷东西的小偷咋办。 秦俊鸟想到这里,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前,把脑袋趴在门缝上向库房里窥探去,他想看看库房里的人到底是谁。 秦俊鸟这一看不要紧,他的全身顿时血流加速,一颗心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只见库房里的四周都堆放着东西,只有中间有一小块狭小的空地,刘镯子正蹲在空地上,她的面前放着一盆清水,她的一只手里拿着一条白色的毛巾,另一只手正在解上衣的衣扣。 刘镯子很快就把衣扣全都解开,随后把上衣脱掉,然后把上衣放到一个木头箱子上,她的里面穿着一个白色的胸罩,她那两个半露在外的肉峰几乎都要把胸罩给撑破了。 刘镯子把毛巾放到水盆里将毛巾浸湿,然后把双手伸到背后将胸罩的卡扣解开,将紧紧包裹在胸脯上的胸罩拿掉,也随手放在了木头箱子上。 刘镯子把毛巾里的水拧干净,将湿毛巾摊在手里,然后把湿毛巾贴到胸口上,在她胸前的那两个饱满的肉峰上轻轻地擦拭着,她的身子因为冷毛巾的刺激,微微地抖动了几下。 刘镯子在库房里的一举一动,秦俊鸟都看得很清楚,不过刘镯子却丝毫没有发现秦俊鸟就在门外看着她,她擦完了胸脯,又去擦后背,然后是胳膊…… 刘镯子是侧身对着门的,所以秦俊鸟只能看到一个肉峰的侧面,不过那个肉峰在秦俊鸟的眼前不停地颤悠着,把秦俊鸟心里的那团火焰彻底点燃了。 刘镯子的身子很白,也很勾人,任何正常的男人见了她的身子都不会无动于衷的,秦俊鸟当然也不例外。 就在秦俊鸟看得热血沸腾心乱如麻的时候,食堂外忽然传来了一阵说笑声,秦俊鸟怕被人发现,急忙转身出了厨房,向酒厂门口走去。 到了晚上,秦俊鸟躺在床上,心里头想着厂里的事情,最近厂里的情况有了很大的起色,他打算过几天去县城,跟郭老板把合同给签了。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了葛玉香的声音:“俊鸟,我来了。” 秦俊鸟没有起身,向窗外看了一眼,说:“门没锁,你进来吧。” 很快房门响动,葛玉香扭动着水蛇腰,笑眯眯地走了进来。 葛玉香看着躺在炕上的秦俊鸟,咬着嘴唇说:“俊鸟,你咋还不脱衣服啊,我都来了,你还等啥呢。” 秦俊鸟用有些哀求的口气说:“玉香,今晚咱俩好好说说话,还是别弄那种事儿了。” 葛玉香摇头说:“我来可不是跟你说话的,我来就是跟你钻被窝的,你快点儿脱衣服吧。” 秦俊鸟的眉头都快要拧到了一起,他说:“我不脱,我今天不想。” 葛玉香哼了一声,说:“你不愿意脱,我帮你脱,你今天不想,可是我想。”去分享

上一篇   第202章 一定帮忙

下一篇   第204章 长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