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一定帮忙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02章 一定帮忙

就在这个时候,廖银杏走进了酒厂的大门。 杜红喜一看廖银杏走了进来,急忙向后退了几步,跟郭老板拉开了一些距离,说:“老郭,我还要干活儿,就不跟你多说了,我得走了。” 郭老板有些不舍地说:“红喜,你别走啊,咱们再说几句话吧,我明天就要走了,你要是这就走了,咱俩以后可就没机会说话了。” 杜红喜笑着说:“这两座山没有碰到一起的时候,这两个人总有碰到一起的时候,咱们俩以后一定还会再见面的,有啥话到时候咱们再说。” 郭老板不太情愿地说:“等咱们再见面,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 杜红喜很不自然地笑了一下,有些不安地看了廖银杏一眼,说:“我不跟你说了,我回车间了。” 杜红喜说完快步走了,很快她就走远了。 郭老板看着杜红喜的背影,虽然觉得有些无奈,不过他的心里还是很期待的,他看得出来这个杜红喜是个嫌贫爱富的女人,只要有机会,他一定能把她给弄到手。 廖银杏一进酒厂就看到郭老板和杜红喜在说话,而且两个人有说有笑的样子,就跟多久没见面的老朋友一样。 廖银杏虽然不认识杜红喜,但是她了解郭老板的为人,能跟郭老板这种人打得火热的女人,估计也不会是啥好女人,俗话说的好苍蝇不叮无缝的鸡蛋。 郭老板背着双手,嘴里哼着小曲,装出一脸很轻松的样子。 廖银杏笑着说:“郭老板,你这是要干啥去啊?” 郭老板说:“不干啥,我的肚子有些不舒服,想去一下厕所。” 廖银杏向郭老板身后不远处的一个地方指了指,说:“郭老板,厕所在那边,你向这边走错方向了。” 郭老板有些尴尬地看了廖银杏一眼,说:“我对这里不太熟悉,我还以为厕所是在那边呢。” 廖银杏在心里暗自觉得好笑,脸上还得装出很正经的样子,说:“郭老板,你是不是拉肚子啊?要不要我去给弄点儿止泻的药啊。” 郭老板说:“不用了,我的肚子没啥事儿,我上完厕所就好了。” 郭老板说完进了厕所里。 郭老板在秦俊鸟隔壁的屋子里住了一晚上,到了第二天,廖银杏和郭老板一起回了县城。 送走郭老板和廖银杏后,秦俊鸟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他打算去乡里的信用社把黄老板给他的货款存到牛红旗的信用社里。要不是昨天郭老板从县城里来了,他昨天就把钱存好了。 秦俊鸟出了酒厂向丁七巧住的地方走去,他想跟丁七巧打声招呼,他不在酒厂的时候,让她在酒厂里照看一下。 吃过早饭后,丁七巧拿了一个板凳坐到院子里,然后把衣襟解开,露出两个雪白饱满的肉峰,用手端住一个肉峰,把肉峰尖端的肉疙瘩塞到了孩子的嘴里。 槐花嫂子的男人去山里头采石头去了,她这几天要在家里干农活,所以没有来帮丁七巧照看孩子,丁七巧只能一个人带着孩子。 孩子的小嘴吧嗒吧嗒地用力吮吸着丁七巧的肉峰,丁七巧看到孩子吃得很香甜,露出一脸满足的表情。 这时秦俊鸟走到了丁七巧家的大门口,大门是虚掩着的,透过门缝就能看到院子里的情景,丁七巧正袒胸露乳地在给孩子喂奶。 丁七巧那两个白花花的肉峰毫无遮掩地展现在他的眼前,秦俊鸟的心里顿时狂跳不止,脸上热得发烫。 丁七巧根本没有想到秦俊鸟这个时候会在门外偷看,她一边看着孩子吃奶,一边笑着说:“宝贝儿,多吃点儿,吃饱了好快点儿长大。” 丁七巧的孩子好像听懂了她的话似的,把含在嘴里的奶头吐了出来,依依呀呀地叫了几声,小手不停的挥舞着,把丁七巧逗得咯咯直笑。 秦俊鸟在门外悄悄地看着,这个时候他要是冒冒失失地推门进去的话,谁的脸上都会挂不住的,他只好默不作声地站在门外等着,等丁七巧给孩子喂完奶再进去。 大约过了一顿饭的工夫,丁七巧的孩子吃饱了,丁七巧把衣襟拉上,把衣扣扣好,站起身来,抱着孩子刚想进屋,这时秦俊鸟推门走了进来。 丁七巧见是秦俊鸟来了,笑着说:“俊鸟,你咋来了,找我有啥事情啊?” 秦俊鸟说:“七巧姐,我一会儿去乡里把剩下的货款存到信用社里,厂子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丁七巧说:“俊鸟,你去吧,有我在酒厂里,你就放心好了。” 秦俊鸟说:“我去乡里还要买点儿东西,你有啥要买的东西没有,正好顺便我给你带回来。” 丁七巧想了想,说:“不用了,我这里啥也不缺,上次槐花嫂子去乡里的时候,帮我把要用的东西都买回来了。” 秦俊鸟说:“那好,七巧姐,我来也没啥别的事情,时候不早了,我该去乡里了。” 秦俊鸟说完,出了丁七巧的院子,去了乡里的信用社。 到了信用社,秦俊鸟找到了牛红旗,让牛红旗帮他把货款存好。 牛红旗帮秦俊鸟把存款办完后,秦俊鸟本来打算去乡里的市场逛一逛,买一些日常用的东西。 秦俊鸟刚走出信用社的大门口,牛红旗就把他给叫住了。 秦俊鸟以为牛红旗是要跟他说贷款的事情,想让他还贷款,他说:“牛主任,那笔贷款还款的日期还没有到,等到了还款日期我们们一定会准时把贷款还上的。” 牛红旗说:“我找你不是为了那笔贷款的事情,你不用害怕。” 秦俊鸟有些困惑地说:“牛主任,那你找我有啥事情啊?” 牛红旗笑了一下,说:“俊鸟兄弟,咱们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了,咱俩找个地方边吃边聊,你觉得咋样。” 秦俊鸟点头说:“好吧,我听牛主任你的。” 牛红旗说:“那咱们就去棋盘乡大酒店吧,这全乡的饭店也就那里还算上档次。” 秦俊鸟一听说要去蒋新龙的棋盘乡大酒店,心里有些不太愿意,不过牛红旗既然想去,他也不好硬拦着不让去。 秦俊鸟说:“牛主任,今天这顿饭我请你,最近酒厂的情况还不错,我这手头上还算宽裕。” 牛红旗摆摆手,说:“不用了,今天这顿饭我请你。” 秦俊鸟说:“咋能让你牛主任破费呢,这顿饭说啥也得我来请。” 牛红旗说:“你就别跟我争了,今天这顿饭我来请你,你要是想请我吃饭的话,以后机会多的是。”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那好吧,这顿饭你请我,下次我请你。” 秦俊鸟和牛红旗来到了棋盘乡大酒店,酒店刚刚开门,因为没有到饭口的时候,所以饭店里的人不太多。 秦俊鸟和牛红旗找了一个僻静的包间坐下。 牛红旗说:“俊鸟兄弟,你喜欢吃啥随便点儿,跟我别客气。” 秦俊鸟说:“牛主任,这点菜的事情一会儿再说,我知道你找我来不光是为了吃饭,你有啥事情现在说吧。” 牛红旗犹豫了一下,说:“俊鸟兄弟,我今天找你来,是想求你一件事情。” 秦俊鸟说:“牛主任,你说这话可就是跟我有些见外了,啥求不求的,只要我能做到的事情,我一定帮你。” 牛红旗说:“俊鸟兄弟,有你这句话,我打心眼里感激你。” 秦俊鸟好奇地说:“牛主任,说了这么半天,你到底想让我做啥事情啊?” 牛红旗叹了一口气,说:“事情是这样的,最近有人到县里把我给告了,县里现在正在调查我呢。” 秦俊鸟愣了一下,说:“谁这么大胆子啊,敢告你牛主任,他不想活了。” 牛主任说:“具体是谁告的我,我也不知道,不过这次我的麻烦可不小,尤其是在经济上面,告我的那个人掌握了不少我的详细材料。” 秦俊鸟说:“牛主任,既然你遇到了难处,你就说让我咋帮你吧。” 牛红旗说:“我想把的钱全都转到你的户头上,这样县里调查我的时候找不到啥证据,我就不会有啥大事儿的,这样就能度过这个难关。” 秦俊鸟有些担忧地说:“牛主任,这么做能行吗?” 牛红旗说:“这件事情我想了好几天了,现在没有别办法,只要县里的人查不出我在经济上有问题,就不会把我咋样的,这其它的事情就好办了。” 秦俊鸟说:“好吧,牛主任,这个忙我帮你,你让我咋样做我就咋样做。” 牛红旗说:“我一会儿回去把我所有的钱都转到你的户头上,只要挺过了这段时间,风声一过,我没啥事情了,我就会把钱转走的。” 秦俊鸟说:“我还以为让我干啥呢,就这么简单啊,没问题,牛主任,这个忙我一定帮你。” 其实秦俊鸟在心里恨不得这个牛红旗被抓起来,这个家伙在信用社干了这么长时间,肯定没少往自己的腰包里弄钱,像他这种人就是枪毙了也不为过,不过他现在帮了牛红旗,以后他的酒厂需要用钱的时候找牛红旗帮忙,牛红旗肯定也会帮他的。去分享

上一篇   第201章 下流念头

下一篇   第203章 我帮你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