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还有更好看的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0章 还有更好看的

这还是秦俊鸟这辈子第一次在这么好的饭店里吃饭,以前他常听别人说城里好,还一直不太相信,如今看着满桌子的海鲜他终于相信了,城里人和乡下人的生活真是天上一个地下一个。 满桌子的海鲜几乎都是被秦俊鸟一个人吃光的,大甜梨根本没有吃多少,看样子是在城里经常吃有些吃腻了。 吃完饭后,大甜梨笑着说:“一会儿我带你到我的录像厅去看看,让你见识一下。” 秦俊鸟打了个饱嗝说:“中,我以前只听人说过录像厅,说那里面放的录像可好看了,可我一次都没进去过,这一次我一定要好好地看看录像厅究竟是啥样。” 大甜梨开的录像厅就在县城最大最热闹的一条街上,离他们吃饭的饭店不算太远,秦俊鸟和大甜梨边走边聊,很快两个人就到了大甜梨开的录像厅。 录像厅的门脸不大,房子也很老旧,看样子应该是七十年代盖的,而且录像厅也没有挂招牌,只是在门玻璃上用红色的油漆写了“录像厅”三个字。 秦俊鸟跟着大甜梨走进了录像厅。进了录像厅以后先是一个小屋,小屋的门口放着一张旧书桌,书桌上放着一叠零钱,一个老人正坐在木桌前看报纸。 老人见大甜梨进来冲她点了点头,大甜梨则冲老人笑了笑。 小屋里的里面就是看录像的地方了,小屋与里面看录像的屋子只是用一个厚厚的棉门帘隔开,不时有打斗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大甜梨掀开门帘走了进去,秦俊鸟也跟着走了进去。里面是一个非常大的屋子,屋子里摆放着一排排的木椅子,屋子里黑灯瞎火的,最前面靠墙的地方放着一个铁架子,铁架子上放着一台彩色电视,电视里正播放着一个古装的武打片。看录像的人不算太多,只有十几个年轻人,这些人有男有女,正看得入神。 秦俊鸟也被电视播出的画面给吸引住了,以前他只是去村长家看过几回黑白电视,看彩色的电视还是第一次。 大甜梨见秦俊鸟看的入迷,笑着说:“你要是喜欢看,天天都可以看,而且到了晚上还有更好看的。” 秦俊鸟说:“你让我来帮你,可我啥都不会,我能在这里干啥呀?” 大甜梨说:“你在这里啥都能干,不会你可以学呀。” 大甜梨带着秦俊鸟把录像厅的里里外外都走了个遍,让他熟悉了一下录像厅的环境。 天色很快就黑了下来。那个在门口卖票的老头到了五点钟就回家了,大甜梨让秦俊鸟接替老头在门口卖票,秦俊鸟别的不会干,收钱卖票还是能干的。 一到了晚上,来录像厅的人就多了起来,而且有很多都是建筑工地的民工,这些人背井离乡出来打工,吃完晚饭后到录像厅来看会儿录像消磨一下时间。 到了夜里的十点,大甜梨对秦俊鸟说:“俊鸟,你去把门锁上,放夜场的时间到了。” “中。”秦俊鸟走过去把门从里面锁上,但是他却并不知道什么是夜场。 门关好后,秦俊鸟忽然听到从放录像的屋子里传来了女人的哼哼声。 听到这种声音,秦俊鸟好奇地走进去,只见电视上正播放着两个外国人正光着身子搂在一起做那种事儿的画面,看到这种场面,秦俊鸟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心也“砰”“砰”地跳了起来,他现在终于知道大甜梨所说的夜场究竟是什么意思了。秦俊鸟没想到还有这种录像带,他坐下看了一会儿,觉得下身的东西有些憋得难受,就去厕所撒了一泡尿。 从厕所里出来时,秦俊鸟正好看到大甜梨从休息室里走出来,大甜梨笑着问:“夜场的录像好看吗?” 秦俊鸟有些尴尬地看着大甜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大甜梨说:“你都是有媳妇的人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秦俊鸟说:“梨子姐,这种事情都是悄悄地弄,咋好在电视上放出来啊。” 大甜梨说:“我也不愿意放这种东西,可是为了挣钱,我也只能这么干。” 秦俊鸟说:“梨子姐,要不换一个录像片看吧。” 大甜梨笑着说:“我倒是想换,可是里面的那些客人不会答应的,他们这些人出来打工的男人很多人媳妇都不在身边,有的都很长间没闻过女人味儿了,想女人都快要想疯了,你要是不让他们看的话,他们还不得跟你拼命啊。” 秦俊鸟虽然觉得大甜梨放这种录像不好,可是他知道里面的那些男人长时间不能碰女人的苦处,就像他一样,苏秋月天天都在他的眼前晃悠,可是他却只能干瞪眼看着。 秦俊鸟说:“梨子姐,我睡觉在啥地方睡啊?” 大甜梨说:“这里这么大的地方,你想睡啥地方都行。如果你嫌这里太吵的话,也可以到我家里去睡。” 秦俊鸟说:“我还是在这里睡吧。” 大甜梨说:“那好,你就睡休息室吧,一会儿我回家去睡。还有这个录像带快要放完了,一会儿你要记着换一下录像带。” 秦俊鸟有些为难地看着大甜梨,说:“梨子姐,我不会换录像带。” 大甜梨说:“一会儿我教你,换录像带非常容易。” 这时,里面看录像的客人有人喊了一声:“老板,给我开一瓶汽水。” 大甜梨大声说:“好了,马上就给你送过去。” 大甜梨走到休息室旁的小仓库,从里面拿出了一瓶汽水,秦俊鸟接过汽水说:“我来送吧。” 大甜梨说:“中,你去送。你饿了吧,我去给你煮面条。” 秦俊鸟还真有些饿了,中午虽然吃了不少的海鲜,不过现在已经是夜里了,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吃进肚子里的东西早就消化的差不多了。 秦俊鸟把汽水给客人送去后来到了休息室。 休息室是一个只有七八平米的小屋子,里面放着一张单人床,地上堆放着很多录像带,几乎都没有下脚的地方。 秦俊鸟进了休息室以后,看到床头上挂着几件大甜梨的衣服,床上的被子也没有叠。 秦俊鸟走到床前,把被子整理了一下,忽然一个红色的东西从被子下面露了出来,秦俊鸟拿起来看了看,不禁愣了一下,他拿在手里的竟然是一个红色的三角裤头。 这个时候大甜梨端着一碗面条走了进来,看到秦俊鸟的手里拿着裤头,她笑着说:“你拿着我的裤头干什么,你不会是想媳妇了吧。” 秦俊鸟急忙把裤头放到床上,不敢去看大甜梨,红着脸说:“梨子姐,这些都是你的衣服吧。” 大甜梨点头说:“是我的,一会儿我收拾一下。” 秦俊鸟从大甜梨的手里接过面条,坐到床边吃了起来。 大甜梨问:“面条好吃吗?” 秦俊鸟说:“好吃。” 大甜梨又问:“有你媳妇做的好吃吗?” 秦俊鸟笑笑说:“有。” 大甜梨说走到门口把休息室的门关上,走到秦俊鸟的身边坐下,说:“我这里还有更好吃的东西,不知道你愿意吃不?” 秦俊鸟看了大甜梨一眼,问:“梨子姐,你还有啥更好吃的东西?” 大甜梨笑着说:“你说我还有啥更好吃的东西,女人的身上还能有啥东西男人能爱吃的。” 秦俊鸟不是三岁小孩,大甜梨的话他当然能明白,他说:“梨子姐,你是在跟我说笑话呢吧?” 大甜梨说:“你看我像是在跟你说笑话吗?” 秦俊鸟说:“梨子姐,你是有男人的人,我也是有媳妇的人。” 大甜梨说:“我是有男人,可是我那个男人现在跟我只是有个名分,他现在说不上是谁的男人呢,我现在恨不得一刀把他给剁了。” 秦俊鸟说:“梨子姐,你可不能干傻事儿啊。” 大甜梨说:“你放心,我不会的,虽然我恨死那个王八蛋了,但是我还年轻,我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为那种男人把我自己送进大牢里不值得。” 秦俊鸟放心地说:“梨子姐,你能这样想就好。” 大甜梨说:“俊鸟,乡里人都说你媳妇是破鞋,她到底是不是破鞋啊?她跟你做那种事情的时候野不野啊?” 秦俊鸟被大甜梨问得面红耳赤的,低下头说:“这种事情我咋好说啊。” 大甜梨撇撇嘴说:“这种事情咋不好说,我是过来人,啥东西我没见过,你有啥就说啥。” 秦俊鸟说:“梨子姐,我只能告诉你秋月她是好女人,她不是破鞋。” 大甜梨说:“俊鸟,除了苏秋月你还碰过别的女人吗?” 秦俊鸟摇了摇头说:“没有。” 大甜梨说:“一个男人这一辈子就碰过一个女人,你不觉得亏得慌吗?” 秦俊鸟说:“我不觉得,我只知道我不能做对不起秋月的事情。” 大甜梨把身子向秦俊鸟的身上靠了靠,几乎都快要贴到秦俊鸟的身上了,她说:“你现在就是做了对不起苏秋月的事情,她也不会知道的。” 秦俊鸟忽然站起来,说:“梨子姐,就算她不会知道,我也不会做的。” 大甜梨笑着说:“如果我现在就把衣服脱光了,你敢说你能管住你裤裆里的那个东西吗?” 秦俊鸟说:“梨子姐,你既然想让我给看录像厅,你就好好的,你要是再这样,我就回村了。” 大甜梨一看秦俊鸟说的挺坚决,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说:“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该回家去睡个好觉了。” 大甜梨教了秦俊鸟几遍怎么换录像带,直到把他教会了才回家去睡觉。去分享

上一篇   第19章 进城

下一篇   第21章 酒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