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目不暇接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99章 目不暇接

丁七巧说:“郭老板,我可不是啥宝贝疙瘩,你就别逗我了。” 郭老板说:“我可没有说笑话,像丁老板你这样的女人,那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女人。” 丁七巧说:“郭老板,天底下像我这样的女人一抓一大把,一点儿也不难找。” 郭老板说:“丁老板,你就别跟我谦虚了,这天底下的女人的确是一抓一大把,不过要想找到丁老板你这样的女人可就难了。” 丁七巧岔开话题说:“郭老板,咱们还是吃饭吧,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郭老板点头说:“那好,咱们就吃饭吧,我还真有些饿了。” 秦俊鸟给郭老板倒了一杯酒,笑着说:“郭老板,你难得能到咱们酒厂来,今天咱们得好好地喝几杯才行。” 郭老板看了一眼酒杯中的酒,说:“秦老板,这酒我真不能喝,我最近身体不太好,医院的大夫不让我喝酒。” 秦俊鸟说:“郭老板,你的酒量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你可是海量啊。” 郭老板摆摆手,哈哈一笑说:“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好汉不提当年勇。” 秦俊鸟说:“郭老板,你的身体不好,那咱们就少喝一点儿,你要是一点儿不喝的话,那就是看不起兄弟我。” 郭老板一看秦俊鸟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只好答应说:“那我就少喝一点儿,不过我真不能喝得太多。” 秦俊鸟说:“酒这东西喝多了对身体不好,少喝一点儿能活血,对身体是有好处的。” 秦俊鸟端起酒杯跟郭老板碰了一下酒杯,秦俊鸟一仰头把酒杯里的酒喝干了,郭老板只是浅浅地喝了一口。 秦俊鸟也不在意,郭老板不管喝多喝少,只要喝酒了,就算是给他面子了。 郭老板的目光落到了丁七巧的身上,他自从第一眼看到丁七巧后,就对丁七巧产生了兴趣,像丁七巧这种年纪的女人,正是风韵尤存的时候,比起那些涉世不深的小姑娘更能吸引郭老板这样上了一些年纪的男人。 郭老板说:“丁老板,你现在是一个人带着孩子过日子啊?” 丁七巧说:“是啊,要不是有这个孩子,我也不会开这个酒厂的。” 郭老板说:“丁老板,那你为啥不再找一个男人呢,像你这样的条件,想找个男人过日子还不容易啊。” 丁七巧说:“再找一个男人说起来容易,可是要真找起来可就难了,谁愿意要我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啊。” 郭老板说:“丁老板,像你这样的女人可是抢手货,只要你到外边那么一站,啥话都不用说,那些男人肯定会排着队来找你。” 丁七巧笑了笑,说:“郭老板,我可不是啥抢手货,也没有你说的那么有魅力。” 郭老板说:“丁老板,我说的话可不是跟你开玩笑,你要是不信的话,明天就跟我去县城里走一趟,到时候你站到县城的大街上,你看看有没有男人要你,我保证那些男人会为了你打得头破血流的。” 丁七巧故意转移话题说:“郭老板,你就叫我七巧吧,别叫啥老板了,在你郭大老板的面前,我可不敢叫啥老板。” 郭老板说:“那好,以后我就叫你七巧了,你也别叫我啥郭老板了,我年长你几岁,你就叫我大哥吧。” 丁七巧说:“好吧,我以后就叫你郭大哥吧,这样叫起来也显得亲近一些。” 郭老板咧嘴大笑,说:“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妹子了,咱们以后相处的时间还长着呢,你当我的妹子是不会吃亏的。” 丁七巧说:“郭大哥,你以后可得照顾我的这个妹子啊。” 郭老板说:“那是当然的,以后只要你有用得着大哥我的地方,你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我一定帮你这个妹子。” 丁七巧说:“那我在这里先谢谢郭大哥了。” 郭老板说:“啥谢不谢的,哥哥忙妹子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秦俊鸟听着郭老板一口一个妹子的叫着,恶心得差点儿没吐出来,心想这个郭老板真不是个好东西,看到好看的女人就跟人家套近乎,真是个人面兽心的老淫虫。 郭老板端起酒杯,眯缝着眼睛说:“来,七巧妹子,我敬你一杯。” 丁七巧也跟着端起酒杯,说:“咋能让郭大哥先敬我酒呢,这杯酒得我这个做妹子的敬大哥才是。” 郭老板说:“咱俩谁敬谁都一样,我这个人没那么多讲究。” 丁七巧说:“不管咋样,也不能坏了礼数,你是大哥,我是妹子,理应是我给你敬酒才是。” 两个人轻轻地碰了一下酒杯,丁七巧一仰头把酒一滴不剩地喝下去了。 郭老板一看丁七巧把酒全都喝下去了,他也干脆把酒杯里剩下的酒也全都喝下去了。 丁七巧看着郭老板把酒喝没了,抿嘴笑着说:“郭大哥真是好酒量啊。” 郭老板也笑了一下,说:“不行了,我现在的酒量跟以前是没法比了,人不服老是不行啊。” 秦俊鸟这时又给郭老板倒了一杯酒,说:“郭老板,你咋能说自己老呢,你现在可是老当益壮,宝刀不老啊。” 郭老板说:“秦老板,你就别拿我说笑了,我这个岁数的人跟你们这些年轻人是没法比了。” 几个人边说笑边喝酒,郭老板是个老狐狸,无论秦俊鸟和丁七巧咋样劝酒,他都不肯多喝。 吃完饭后,秦俊鸟说:“郭老板,你今天晚上就在我这里睡觉吧,我这里正好有房间。” 郭老板看了廖银杏一眼,说:“这不太好吧,我咋好打扰你呢,我还是找别的地方睡好了。” 秦俊鸟说:“郭老板,跟我你就别客气了,咱们这里不比县城,没有啥旅店宾馆的,你就在我这里凑合一晚吧。” 郭老板说:“这里没旅馆,我可以去银杏家去住啊。” 廖银杏说:“是啊,俊鸟,我家里有房子,就让郭老板住我家吧。” 秦俊鸟说:“郭老板,我们们这是乡下,跟城里不一样,银杏还是一个未出嫁的姑娘,你住在她家里有些不合适,你也得为银杏想一想,可不能让银杏坏了名声。” 郭老板想了一下,说:“你说的有道理,那好吧,我就在你这里住一晚,明天我就回县城去。” 秦俊鸟说:“郭老板,反正我这里的房间空着也空着,你想咋住到啥时候都成。” 廖银杏说:“郭老板,你要是不愿意在这里住的话,就去我家吧,我不怕别人说闲话。” 郭老板说:“银杏,秦老板说的很对,我在啥地方住都一样,可是你不一样,你一个还没嫁人的大姑娘,那名声可是非常重要的,我不能把你的名声给毁了。” 秦俊鸟说:“银杏,你就放心吧,郭老板住在我这里,我一定把郭老板给照顾好了,不会让他出一点儿差错的。” 就在这时,刘镯子走了进来,她笑着对秦俊鸟说:“俊鸟,你们吃完了吧,我来收拾碗筷。”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我们们吃完了,你收拾下去吧。” 郭老板一看到刘镯子眼睛顿时就直了,他拉了秦俊鸟的衣服一下,说:“俊鸟,这位又是谁啊?” 秦俊鸟说:“她是我们们酒厂的工人,在食堂里上班。” 郭老板的目光在刘镯子的身上来回游走,从她的胸脯看到了屁股,又从她的屁股看到了胸脯,那副色迷迷的样子,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 秦俊鸟也觉察出郭老板看刘镯子的眼神不对,这个郭老板也太好色了,看到一个有姿色的女人就动坏心思,要不是看在他现在是酒厂的客户,秦俊鸟早就大嘴巴抽他了。 郭老板这时站起身来,走到刘镯子的面前,笑着说:“你叫镯子吧。” 刘镯子愣了一下,打量着郭老板说:“你是谁啊?你不是我们们这里的人吧,我咋看着你眼生啊。” 郭老板说:“我的确不是你们这里的人,我是从县城来的。” 刘镯子不解地说:“那你咋知道我的名字呢?” 郭老板看了秦俊鸟一眼,说:“我刚才听秦老板叫你镯子嫂子,所以我想你的名字应该叫镯子。” 刘镯子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恍然大悟说:“我看我这脑袋,你就是我们们厂长请吃饭的客人吧。” 郭老板点头说:“啥客人不客人的,我跟秦老板也是老相识了,我姓郭,你就叫老郭好了。” 刘镯子说:“老郭,你在县城里住啊?” 郭老板说:“是的,我在县城里开酒楼,你以后要是去县城的话,可以去我的酒搂吃饭。” 刘镯子说:“我一个乡下女人哪有那么多钱去县城的酒楼去吃饭啊。” 郭老板笑着说:“我是不会跟你收钱的,你要是真去了我的酒楼,我请你吃,你想吃啥都成。” 刘镯子说:“我跟你又不沾亲带故的,我咋好到你那里白吃白喝呢。” 郭老板说:“俗话说的好,一回生两回熟,我们们现在也算是朋友了,我请你这个朋友吃顿饭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秦俊鸟这时故意咳嗽了几声,然后冲着刘镯子使了一个眼色,刘镯子马上会意,端着碗筷快步出了屋子。去分享

上一篇   第198章 野味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