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别乱说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96章 别乱说

秦俊鸟拿着黄老板给的货款,乐呵呵地来到了姜红光的办公室。 姜红光正在坐在办公桌前打电话,他看到秦俊鸟走进来,向他挥了挥手,示意让他等一下。 姜红光又跟电话里的人说了几句,说的都是一些生意上的事情,说完后他就把电话挂断了。 姜红光站起身来说:“俊鸟,你快坐,我给你倒茶去。” 秦俊鸟说:“红光大哥,你不用麻烦了,我不渴。” 姜红光又坐了下来,说:“俊鸟,那个黄老板把货款都给你了吧?” 秦俊鸟点头说:“给了,一分不差。” 姜红光说:“这就好,你们酒厂正是用钱的时候,他给的这笔货款能给你们酒厂解决不少问题吧。” 秦俊鸟说:“黄老板的这笔货款可解决了我们们厂的大问题。” 姜红光说:“俊鸟,只要你和七巧好好干,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秦俊鸟说:“红光大哥,我们们酒厂能拿下这笔订单,多亏有你的帮忙,你可是我们们酒厂的大恩人啊。” 姜红光笑着说:“啥恩人不恩人的,我帮你的忙是应该的,你跟我不用这么客气。” 秦俊鸟说:“红光大哥,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顿饭。” 姜红光说:“我看吃饭就算了,你们酒厂的情况虽然好转了,不过以后还有很多用钱的地方,你还把钱用在需要的地方吧。” 秦俊鸟说:“请你吃顿饭也花不了几个钱,没有你从中牵线,我也挣不到这么多钱,这顿饭是我的一点儿心意,无论如何你都得吃。” 姜红光说:“这顿饭算你欠我的,等你们酒厂真正发展壮大了,到时候你再请我吃也不晚啊。” 秦俊鸟想了想,说:“那好吧,到时候我一定请你好好地吃一顿,啥东西好吃咱就吃啥,啥东西贵咱就吃啥。” 姜红光说:“那咱们就说好了,到时候你可一定要请我大吃一顿。” 秦俊鸟说:“红光大哥,你放心,我说话算话,肯定不会赖账的。” 秦俊鸟怀揣着黄老板给的货款回到了酒厂,这时天已经快要黑了。 秦俊鸟去县城给黄老板送货,丁七巧则留在酒厂照看厂里的情况,厂里的那些工人虽然有锤子在管着,不会出啥大乱子的,不过万一遇到啥紧急的情况,还得有一个能做主的人来拿主意。 工人们下班以后,丁七巧没有回家,她要等秦俊鸟回来以后才能走,如果她也走了,厂里就一个人也没有了。 锤子也没有走,他怕丁七巧一个人在厂里不安全,工人们走了以后,厂里就剩下丁七巧一个女人了,要是有啥坏人摸进厂里来,丁七巧一个人根本对付不了,所以锤子只好留在厂里陪着她。 锤子看到秦俊鸟回来了,笑着说:“俊鸟,看你春风满面的,这次去县里肯定收获不小吧。” 秦俊鸟说:“我收获大小跟你有啥关系?这么晚了你咋还不回家啊,你就不怕一会儿你媳妇找来了跟你闹啊。” 锤子说:“她敢?你要是敢跑到这里来胡闹,你看我咋样收拾她。” 秦俊鸟说:“看把你能耐的,小心让你媳妇听到了,晚上回家让你跪搓衣板。” 锤子说:“俊鸟,我在家里是啥地位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让她跪搓衣板就不错了,这女人就不能太惯着,要不然她还不蹬鼻子上脸啊。” 秦俊鸟说:“我看你呀就是能吹牛,回到家里谁知道你会变成啥样。” 锤子说:“俊鸟,你这次去县城给那个黄老板送货,肯定挣了不少钱吧。” 秦俊鸟说:“挣多少钱跟你没关系,你少打听这些事情。” 锤子看了一眼秦俊鸟那鼓囊囊的上衣口袋,说:“咋,你连我都信不过,对我还保密啊。” 秦俊鸟说:“你咋像村里那些女人一样,啥事情都想打破砂锅问到底。” 锤子说:“我不问还不成嘛,你说这话也太留口德了,咋能说我像女人呢,也太伤我自尊了。” 秦俊鸟瞪了锤子一眼,没好气地说:“现在我回来了,这厂里没你啥事儿了,你可以回家去了。” 锤子会意地一笑,说:“好,既然没我啥事儿了,那我就走了。” 锤子说完又看了一眼丁七巧,哼着小曲走出了酒厂,酒厂里只剩下了秦俊鸟和丁七巧。 秦俊鸟把钱掏出来,送到丁七巧的面前,笑着说:“七巧姐,这是黄老板给的货款。” 丁七巧看了看秦俊鸟手里的货款,微笑着说:“这笔货款对于我们们的酒厂很重要,酒厂以后的运转全都得靠着这笔钱了。” 秦俊鸟说:“七巧姐,现在秋月不在厂里,这笔钱还是你收着吧。” 丁七巧没有接钱,淡淡笑了一下,说:“这笔钱的数目不小,放在我这里不安全,我看明天你还是把钱存到银行里去吧。” 秦俊鸟点头说:“那好,明天我就去乡里找那个牛红旗,把钱存到他的信用社里。” 丁七巧说:“就快要到月底了,你别忘了把工人们的工资钱留下来。” 秦俊鸟说:“你放心,这事儿我是不会忘的。” 丁七巧说:“工人们的工资单在我那里,明天我拿给你。” 秦俊鸟又跟丁七巧说了几句话,这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秦俊鸟送丁七巧回到了她住的地方,然后自己回了酒厂。 到了第二天,秦俊鸟早早就醒了,其实这昨晚一晚上他都没有睡踏实,身边放着那么多钱,要是换了别人也不会睡踏实的。 秦俊鸟刚刚洗完脸,丁七巧就抱着孩子来到了酒厂。 秦俊鸟说:“七巧姐,你今天咋来的这么早啊?” 丁七巧说:“我想尽快把工资单统计出来,这样你就能早点儿把钱存到银行里。” 秦俊鸟看了一眼丁七巧的孩子,好奇地说:“槐花嫂子呢,她咋没帮你看孩子啊?” 丁七巧说:“槐花嫂子她妈病了,她去看她妈了,得晚上才能回来,孩子只能我自己带了。” 秦俊鸟说:“七巧姐,你带个孩子在身边咋统计工资单啊,要不我一会儿找个女工帮你看孩子吧。” 丁七巧说:“这样也好,反正工资单我已经统计得差不多了,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统计完了。” 秦俊鸟说:“七巧姐,你吃过饭了没有?” 丁七巧说:“我吃过了。” 秦俊鸟说:“现在还不到工人上班的时间,厂子里没有啥人,要不你在我屋子坐一会儿再走吧。” 丁七巧说:“不用了,我还得统计工资单,等我统计完了,再来你家里坐。” 秦俊鸟说:“也好,你先去办公室,一会儿等女工们来上班了,我找个人帮你看孩子。” 丁七巧抱着孩子去了办公楼,秦俊鸟回到屋子里开始做早饭吃。 秦俊鸟吃完饭后,这时到了工人们上班的时间。 秦俊鸟等在厂门口,他想给丁七巧找个女工人帮她看孩子,让她能安心地统计工资单。 这个时候葛玉香骑着一辆老旧的自行车进了酒厂的大门。 秦俊鸟拦住葛玉香,笑着说:“玉香,你到屋子里来一下,我有话要跟你说。” 葛玉香刹住车闸,从自行车上跳下来,高兴地说:“俊鸟,你找我有啥事儿啊?” 秦俊鸟说:“你去把自行车停好,我们们到屋子里去说。” 葛玉香说:“你等我一下,我这就去停车。” 葛玉香把自行车推到车场停好,然后快步走到了秦俊鸟的面前,她笑着说:“俊鸟,你找我到底有啥事儿啊,还得到你的屋子里去说,你是不是想我了,想跟我……” 秦俊鸟急忙伸手捂住葛玉香的嘴,有些慌乱地向厂子门口看了看,幸好这个时候酒厂的大门口没有啥人。 秦俊鸟有些抱怨地说:“玉香,你说话这么大声干啥,你就不怕让别人听到啊。” 葛玉香吐了吐舌头,说:“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不该说这么大声。” 秦俊鸟把葛玉香拉进了房门,葛玉香不知道秦俊鸟找她来究竟是为了啥事情,一头雾水地跟着秦俊鸟进了屋子。 葛玉香一屁股坐到炕上,睁大眼睛看着秦俊鸟,说:“俊鸟,你把我叫到我的屋子里,是不是想跟我弄那个事儿啊,好几天没碰我的身子,你有些憋不住了吧。” 秦俊鸟说:“我找你不是为了那个事儿,我想让你帮个忙。” 葛玉香好奇地问:“俊鸟,你想让我帮你啥忙啊?” 秦俊鸟说:“七巧姐要统计工资单,我想让你帮七巧姐看一会儿孩子。” 葛玉香说:“我还以为是啥大不了的事情呢,原来是让我帮着看孩子啊,虽然我没生过孩子,不过以前我经常帮别人看孩子,孩子只要到了我的手里,保证不困不闹,老实的就跟那小绵羊一样。” 秦俊鸟说:“那就好,七巧姐的孩子还小,你可得用点儿心,把七巧姐的孩子看好了。” 葛玉香说:“你放心吧,孩子交到我的手里绝对不会出啥事儿的,我一定把孩子看好了。” 秦俊鸟说:“七巧姐和孩子在她的办公室里,你跟我一起去办公室去找七巧姐吧。”去分享

上一篇   第195章 数钱

下一篇   第197章 孩子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