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数钱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95章 数钱

秦俊鸟想把廖小珠从他的怀里推开,可是他推了几下,都没能把廖小珠推开,廖小珠的手这时开始不安分地在他的身上摸了起来,秦俊鸟的心里忽然涌起一股异样的感觉,那感觉就像有几万只蚂蚁在他的心里乱爬一样。 秦俊鸟被廖小珠摸的有些招架不住了,他知道廖小珠是在勾引他,只要他愿意的话,现在他可以把廖小珠抱到炕上干啥事情都成,可是秦俊鸟知道他不能那样做,他对廖小珠虽然有过那种心思,不过现在他已经把这个念头给掐死了。 廖小珠虽然如花似玉娇俏可人,不过秦俊鸟已经娶了苏秋月,他不能做对不起苏秋月的事情。尽管苏秋月不在他的身边,可他也要把自己管住了。 秦俊鸟喘着气说:“小珠,你别这样,你快把手拿开,我们们不能这样。” 廖小珠的手还在秦俊鸟的身上摸索着,微微喘息着说:“俊鸟,你为啥不能抱我,抱我你又不损失啥,你的胆子咋比那芝麻还小啊。” 秦俊鸟的心头动了一下,呼吸有些急促地说:“小珠,我不能抱你,你快放开我,你这样做不好。” 廖小珠摇头说:“我不放开,我就要抱着你,不管你说啥,我都不会放开的。” 秦俊鸟慌忙抓住廖小珠的手,不让她再摸下去,如果让她再摸下去的话,秦俊鸟可就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秦俊鸟有些无可奈何地说:“小珠,你冷静一下,我和你要是真干出啥事情的话,那我可就成了猪狗不如的东西了。” 廖小珠还是不肯放弃,她有些气恼地说:“我就要跟你好,我今天要跟你一起睡,你哪里都别想去。” 秦俊鸟轻叹了一口气,说:“小珠,要我咋说你才能明白呢,我现在是有家有媳妇的人,咱俩不能做啥过分的事情,你能懂吗?” 廖小珠说:“秋月跟你是咋回事儿,你和我心里都明白,你少拿这个事情来哄我,你连秋月的身子都没碰过,她根本算就不上你的女人。” 秦俊鸟无奈地笑了笑,说:“小珠,你咋就不能好好静下心来想想呢,我就算是跟你咋样了,咱俩也不会有啥结果的,我不想害你。” 廖小珠说:“你不要我,想要我的人多的是,我现在就去村里找别的男人。” 秦俊鸟说:“小珠,你咋能这样想呢,你不能干傻事儿。” 廖小珠说:“我的身子愿意给谁,是我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不用你管。” 秦俊鸟劝廖小珠说:“小珠,你要是这样做的话,将来一定会后悔的。” 廖小珠说:“那好,你要是想让我不后悔,那就留在这里,你要是敢走的话,我可是啥事情都能做出来的。” 廖小珠说着放开了秦俊鸟,慢慢地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秦俊鸟一看廖小珠要脱衣服,急忙抓住她的手,把她敞开的衣襟拉上,说:“小珠,你不能脱衣服。” 廖小珠盯着秦俊鸟的眼睛,说:“我为啥不能脱衣服,我现在脱光了,我看你能不能扛得住。” 秦俊鸟说:“小珠,你就是真把衣服脱了也没有用,我的心里只有秋月,我是不会对任何女人动那种心思的,对你也不会的。” 听完秦俊鸟的话,廖小珠的眼中流出了眼泪,她有些伤心地说:“你为啥对我这么狠心,我这样对你,你咋就一点儿也不动心呢。” 秦俊鸟说:“小珠,你还是把衣服穿好吧,不管咋样,我都不能碰你。” 廖小珠用手背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抽泣着说:“我把自己的一颗心全都掏出来给你了,可是你的心却硬得跟快石头一样。” 秦俊鸟说:“小珠,不是我的心肠硬,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也是为了我好,以后你会明白我的苦心的。” 廖小珠满脸失望地说:“我知道你心里是咋想的了,我再死皮赖脸地缠着你也没啥意思,你走吧。” 秦俊鸟笑了笑,说:“小珠,你睡吧,我去隔壁的屋子睡了,你有啥事情就叫我。” 秦俊鸟说完出了屋子,来到陆雪霏住的屋子里睡下,不过这一晚上他都没有睡踏实,想着刚才的事情,心里虽然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可是他只能这样做。 到了第二天,秦俊鸟起来后回到自己的屋子里,这时廖小珠已经走了。 秦俊鸟吃完了早饭,出了家门,这个时候丁七巧也恰好经过秦俊鸟家的门口。 秦俊鸟说:“七巧姐,你咋来酒厂了,你孩子的病好了吗?” 丁七巧说:“孩子的病已经好了,我让槐花嫂子帮我带着,我来看一下厂里的情况。” 秦俊鸟笑着说:“七巧姐,你能来太好了,现在厂里就我一个人,我还真有些忙不过来了。” 丁七巧也笑了笑,说:“现在我来了,你有啥需要让我做的,你就尽管吩咐吧。” 秦俊鸟说:“啥吩咐不吩咐的,这厂子是咱俩的,又不是我一个人的。” 就在这时酒厂门口传来了一阵女人的说笑声,随后杜红喜和姚核桃肩并着肩走进了厂子。 秦俊鸟看到两个人走了进来,脸色一变,虽然秦俊鸟很不愿意见到杜红喜和姚核桃,不过以后她们要天天在厂里上班了,他就是再厌恶她们两个人,也只能硬着头皮面对她们两个人。 杜红喜兴冲冲地走到秦俊鸟的面前,抿嘴说:“俊鸟,我们们来上班了,我们们没来晚吧。” 秦俊鸟说:“没晚,你们来的正是时候。” 姚核桃笑着说:“俊鸟,你打算让我们们干啥工作啊?” 秦俊鸟说:“你们就去女工车间吧,那里现在正好缺人手。” 杜红喜点头说:“那好,我们们就去女工车间。” 姚核桃说:“我们们去女工车间之后一定好好干,不会给你丢脸的。” 杜红喜打量着丁七巧,说:“大妹子,我要是没猜错,你就是丁七巧吧。” 丁七巧点点头,说:“没错,我就是丁七巧。” 杜红喜拉着丁七巧的手,笑着说:“我早就听说过你了,你一个女人能跟俊鸟一起开这么大一个酒厂,真是让人打心里佩服啊。” 丁七巧说:“你过奖了。” 杜红喜说:“我们们村里的人都说了,你可不是一般的女人,你的肚子里啊全都是挣钱的道道,是天底下一等一的大能人。” 丁七巧说:“我可没你说的那么厉害,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不是啥大能人。” 杜红喜说:“你可不是啥普通人,你看你,这么年轻,又长得这么好看,还这么有能耐,我们们这些村里的女人根本没法跟你比,你就是那天上的凤凰,我们们就是那四处乱窜的家雀。” 秦俊鸟这时说:“大嫂,时候不早了,我找人带你们去车间,给你们安排一下岗位。” 杜红喜说:“那好,我和核桃这就去车间。” 秦俊鸟让锤子把杜红喜和姚核桃带到了女工车间,然后给她们分配一下工作。 杜红喜和姚核桃两个人高高兴兴地跟着锤子去了车间,锤子以前没有见过她们两个人,听说她们两个是秦俊鸟的嫂子,当然得另眼相看,所以就给她们两个分配一些相对轻松一点儿的工作。 秦俊鸟和丁七巧一边向办公楼走去一边闲聊,两个人聊的当然是杜红喜和姚核桃的事情。 秦俊鸟有些忧虑地说:“七巧姐,我这两个嫂子可不是啥老实人,把她们两个弄进厂里来,以后厂里肯定会麻烦不断的。” 丁七巧说:“我看她们也没啥,不像那爱惹事儿的人,你不用太担心了。” 秦俊鸟说:“我也希望她们不会闹出啥乱子出来,要是她们能规规矩矩地在车间里干活,那我可就谢天谢地了。” 丁七巧说:“你别把她们想得太坏了,这人的身上都有一些小毛病,世界上哪有十全十美的人啊。” 秦俊鸟笑了一下,用手摸了摸鼻子,说:“我也想把她们想成好人,可她们……算了,还是不说了。” 丁七巧看秦俊鸟欲言又止的样子,也不多问,她知道秦俊鸟有些话当着她的面不好说出来。 黄老板的那笔订单很快就赶出来了,秦俊鸟跟黄老板联了一下,两个人约好了在姜红光的酒厂里交货。 秦俊鸟雇了十几辆拉货的汽车,把酒厂里的酒送到了姜红光的酒厂,黄老板收到货后,二话不说就把货款一分不少地给了秦俊鸟。 秦俊鸟从黄老板的手里接过钱后,笑着说:“黄老板,这批货我已经按时交给你了,你看下批货你啥时候要啊。” 黄老板说:“等这些酒出的差不多了,我会跟你订下一批货的。” 秦俊鸟说:“那好,黄老板你可别让我等得太久了。” 黄老板说:“你放心好了,我下一笔订单肯定会比这一笔订单还要大的。到时候你可要有个心理准备,要是你不能按时交货的话,那可就会影响到我们们以后的合作的。” 秦俊鸟高兴地说:“黄老板,只要你下订单,我保证到时候按时给你交货。” 黄老板走后,秦俊鸟看着手里沉甸甸的货款,心里别提有多激动了,从小到大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钱,秦俊鸟用手指蘸着唾沫把货款数了好几遍,差点儿把手都数抽筋了。去分享

下一篇   第196章 别乱说